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八十六章 大比 6

第八十六章 大比 6

  陆旭站在原地未动,但脑中却闪过这南宫逸的信息,这人是齐云峰的弟子,炼气期第十层的修为。

  手中一口金轮颇为玄妙,一般弟子面对这金轮时,似乎都没有办法阻挡其近身的。

  陆旭此刻身形看似未动,口中却已经开始默默念动咒语,并随手给自己施加了轻身术。

  这齐云峰的南宫逸,在听到擂台裁判宣布挑战开始后,冲陆旭所在阴阴一笑,随之单手一掐诀,手中金轮蓦地金光大盛,竟是飞速的旋转起来,同时金轮上散发出一道道淡淡的金色涟漪,远远看去仿佛一个金色的小太阳。

  陆旭见此诡异情形,心中一凛,不加思索的骤然两手一扬。

  顿时破空声大响,六七道风刃飞快的激射而出,只是几个闪动就到了金轮近前处。

  但南宫逸一声怪笑后,单手一指,金轮散发出的金色涟漪仿佛水波一般的荡漾开,风刃一触碰金色的涟漪,竟是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吞噬之力给吞噬掉了。

  这一幕,让下方观看众人都不禁吓了一跳,有些人更是惊呼出口。

  陆旭却只是眉头一皱,并未露出太吃惊神色来。

  对方金轮刚才看似不可思议一幕,也许能欺骗大半人眼睛,但又如何能瞒过其双目。

  风刃虽然看似被吞噬掉了,其实不过是金轮高速的旋转利用其散发的金光消磨掉了风刃而已,只是因为消磨的速度太快才造成这种错觉的。

  但对方金轮动作快到能从容消磨掉风刃术攻击,让陆旭也颇为头痛。

  就在这时,“唰”的一声!

  对面金轮在消磨掉了风刃后,金光一晃,竟幻化出一连串金色金轮虚影的直扑而来。

  陆旭见此情形,几乎想都不想的两手一扬,十指连弹,当即七八道风刃激射而出,并在下一刻,十指只是略一弹动,赫然又有一道道风刃凭空浮现,一弹之下,再次激射而出。

  陆旭竟然在如此短时间内,一口气放出了十数道风刃。

  远处金轮所化虚影,只是一阵诡异晃动,就将这般多风刃全都诡异的消磨一空,再一个模糊后,就冲到了离陆旭不过数丈远距离,飞射动作之快仿佛令人捕捉不到本体一般。

  陆旭心中暗暗吃惊,但想都不想的猛然袖子一抖,一把蓝色的飞剑弹射而出,直奔对面金轮虚影狠狠一斩而去。

  但那南宫逸一声冷笑传来,手中掐诀,金轮顿时激射出十几道金光一卷而来,狠狠的卷中了飞剑,接着其另一只手再一扬,一道红芒冲陆旭激射而来。

  陆旭冷哼一声,手臂骤然一抬,手腕上红色小旗一抖,当即数道火蛇在身前浮现而出,盘旋的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火蛇漩涡。

  那道红芒一钻入火蛇漩涡,顿时在里面左冲右突,漩涡中发出了一阵阵轰鸣声。

  “轰”

  火蛇漩涡爆裂开来,只见一根红色的铁锥发出一声金属碎裂般的声响,随着火蛇漩涡的爆炸化为了碎屑。

  就在这时,对面金轮飞速旋转,提溜一下就一下欺到了陆旭一侧近前处,连金轮上飞射出的一道道金光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陆旭脸色一沉,单足轻轻一点,顿时整个身躯猛的向后一滑而去,另一手再猛然往腰间储物袋一拍。

  “噗”的一声。

  其身前虚空灵光一现,下一刻浮现出一面半透明的光盾。

  但金轮射出的金光却对此视若无物,金光继续前冲的紧跟陆旭不放,同时金光在半空中一个闪动,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陆旭身前突然破空声大响,大片金光一下涌现而出,密密麻麻的全斩在了半透明光盾上。

  只是片刻间,光盾上灵光就变得极为暗淡,再仿佛下一刻就要碎裂开来。

  陆旭口中发出一声冷哼,手臂一动,收回了光盾。随即单手一指,蓝色飞剑当即一闪而回,同时一股蓝色的剑影自飞剑上一喷而出。

  对面金光被蓝色剑影席卷之后,纷纷化为虚无。

  陆旭双眼一咪,随即单手一招,一口黑色的小钟出现在手中。

  “叮”的一声刺耳的钟鸣。

  对面的南宫逸脑海中蓦地一痛,施法动作为之一滞。

  就在这片刻耽搁,还在向后滑行中的陆旭双手掐诀,蓝色飞剑就狂闪不停的在身前灵光大盛,只是单手一指,就一声爆鸣的一闪而逝。

  对面南宫逸这时才从惊魂钟的音波攻击中清醒,见一柄飞剑朝他激射而来,就是心中一凛,不加思索下,身形骤然向后倒射而去,同时手中掐诀指挥着金轮一个盘旋,一道道金光在身前浮现而出。

  就在此时,“噗”的一声,蓝色飞剑一闪而现,将大片金光一斩而灭,随即再一个闪烁后,就冲南宫逸一斩而来。

  南宫逸万万没有想到蓝色飞剑竟然这般厉害,速度来的如此之快,大惊之下再想避开已经晚了,只能猛然将金轮往身前一横,同时另一手一下祭出袖中的一张防御符篆。

  “轰”一声。

  南宫逸只觉一股犀利的剑光一闪而至,手中一热,金轮就一下脱手飞出。

  随之蓝色飞剑狠狠斩在了其身前骤然浮现的金光罩上,一阵嘎嘣乱响后,金光变得极为暗淡。

  南宫逸见此情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背后寒气直冒。

  他刚才若是防御符篆稍微激发慢了半分,岂不是真要被一斩两截了。

  这时,不远处陆旭身形一晃,竟一个晃动的出现在了南宫逸身前,单手一招。

  一道黑色的锁链镰刀席卷而出,将被飞剑击飞的金轮困在了锁链之中。

  南宫逸见此脸色一沉,心念一转就想做什么举动时,其身上闪动的金刚罩蓦地光芒一闪,全化为点点灵光的一散而灭。

  南宫逸身形一下没有丝毫防御的显现而出,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陆旭却没有因此有丝毫的迟疑,二话不说的两手再一掐诀,蓝色飞剑在半空一个盘旋,就要冲对手一斩而去。

  “不用比了,在下认输!”

  南宫逸一见此景,终于一个激灵的反应过来,竟马上大叫一声的主动认输了。

  这让陆旭和台下正看的惊心动魄的其他人,全为之一怔。

  不过再一想想,这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南宫逸先前之所以能表现的那般难缠,大半都是靠了手中金轮诡异的吞噬能力,现在金轮被锁链困住,再斗下去自然再无丝毫的胜算了。

  “这一场比试,丹阳峰陆旭获胜,下一次挑战要等陆旭恢复了法力方可。”擂台裁判却从空中一落而下,淡然吩咐一声,不过目光扫向陆旭的时候,其中的惊奇之色流露无疑。

  陆旭微微一笑的说了一声“承让”,袖子一抖,将飞剑收回,同时抬手朝着困住金轮的锁链一招,就回到擂台边角盘膝坐下。

  但附近擂台上的其他几名弟子,看向陆旭的神色不禁微微有些忌惮了。

  台下众多弟子更是兴奋异常,纷纷议论这场比试的过程,傅君蝶姐妹更是喜形于色。

  这时其他的几处擂台也纷纷有人上前挑战。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一个长相颇为英俊的青年,点名挑战第二处擂台的薛钰彤。

  薛钰彤闻言,脸上丝毫表情没有。仍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在擂台裁判宣布挑战开始后,只是缓缓走到了擂台中心处,但其身周隐约有淡淡寒气流转不定起来。

  英俊青年见此一个激灵,二话不所的将事先准备好一盏黄色的铜灯拿了出来,手中连连掐诀。

  刹那间一层红濛濛光幕在其身上浮现而出。

  “哈哈,薛师妹,我知道你的寒冰诀有莫大威力,但是我这辟寒灯,可是专门防御冰寒之力的攻击的。你现在的寒冰诀,对我可没有多大作用了。”英俊青年狂笑的说道,随之从身上抽出一柄长枪,就往少女一走而去。

  “是吗,我倒也试试这辟寒灯是否真是这般管用。”薛钰彤站在原地未动一下,只是身周冰寒气息骤然间大盛而起了。

  一盏茶的工夫后,薛钰彤仍然站在原地未动一下。

  英俊青年却已经直挺挺的倒在了其七八丈远的地方,手中铜灯已然熄灭,整个身躯已然被冰霜冻结,深陷昏迷起来……

  等擂台裁判飞下来宣布获胜者后,薛钰彤当即无声的转身而走,回了原来地方盘膝坐下。

  而此刻无论台上还是台下,全都一片鸦雀无声。

  这位挑战者一开始看似信心十足,但是只不过方走出了几步,就受到薛钰彤冰寒之力影响的行动迟缓起来。

  虽然他顶着铜灯的辟寒之力勉强向前继续行进,但一步比一步走的吃力,甚至最后整个人都变得僵硬。

  并且当他走到现在的位置上,忽然整个被冰封,并最终直挺挺的昏迷倒下。

  如此诡异情形,让众多多弟子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让薛钰彤更加显得高深莫测了几分。

  擂台裁判略微救治了青年一下,就让人将其一抬而下,接着宣布挑战继续。

  这时,一直在一旁默默观察的何冰走了出来,指名挑战第六的一名面容蜡黄的青年。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