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九十章 六派试炼

第九十章 六派试炼

  与傅君蝶姐妹聊了一会,半个时辰后,陆旭就回到了药园,开始思量刚刚知道的六派试炼的事。

  此事的出现,实在大出预料之外。

  他原本以为还可以慢慢依靠丹药修炼几年,将修为提升到炼气期大圆满,然后再外出寻找炼制筑基丹所需的灵药。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一下子蹦出来了一个六派试炼,而且十大核心弟子必须参加。

  陆旭平时并不喜欢与人打交道,所以对六派试炼还真的一无所知。思虑了半晌后,他走出药园找到了那位负责炼气期弟子事宜的刘封师兄。

  说起这位刘师兄,陆旭对其还真有几分敬佩之意。真正接触了几年以后,从他平常的待人处世和一举一动中,可以看出其是真心实意的帮助所有师兄弟。所以一般有什么不清楚的事宜,陆旭第一时间就会去找他。

  一见陆旭,刘封就笑着道:

  “呵呵,恭喜陆师弟,晋级十大核心弟子。”

  陆旭闻言微微一笑的说道:

  “侥幸而已,也恭喜刘师兄!”

  刘封却是苦笑一声,他这一次却是只获得了留名弟子第十一名,距离核心弟子只差一步:

  “惭愧,惭愧,怎么,陆师弟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陆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道:“我是来问师兄关于六派试炼的事情的。”

  “哦,陆师弟不知道六派试炼?”闻言,刘封脸上露出诧异之色,随即又想到这位师弟的作风,这才为他讲解有关六派试炼的事情。

  原来这六派试炼却是和那修仙圣药筑基丹有关,炼制筑基丹所需的灵药在修仙界极为稀少,普通地方根本就消失匿迹了,就是有也只是凤毛麟角的一两种。现在唯一还能找齐所需灵药的地方,也只有那些所谓的禁地了。

  既然能被修仙者都称为禁地,这些地方当然都是极度危险,普遍都是那种环境恶劣地处偏僻的所在。有的还是一些妖兽的巢穴地,必须一路斩杀才可通过,还有的更是存在一些上古禁法,必须要费力破禁,才有希望进入其内。

  而紫霄宗等八国同盟的修仙宗派,获取筑基丹所需灵药的只要渠道就是出自一处禁地,那是一处类似于幽冥鬼地的所在。

  那处禁地的禁法非常的厉害,原本凭八国同盟的修仙宗派的力量是没有希望破除的。但是后来不知怎么这处禁地的禁法莫名的崩溃了,可让一定数量的人短时间入内。

  但是当禁法崩溃,所有修仙者都试图进去时,另一个意外出现了。

  筑基以后的修仙者全被里层的另一种古怪禁制挡在了外面,而炼气期的人则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其内,还采集到了大量的稀有灵药,并把它们带了出来。

  这个发现立即轰动了八国同盟修仙界,于是六派纷纷派遣一批筑基期以下的弟子进入禁地,去收集大量灵药,当然炼制筑基丹所需灵药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一开始时,各修仙派的弟子还能秋毫不犯、各自行事,对被选上的弟子来说,这是一次大大的美差。但随着历年不断的收集搜刮,禁地内的灵药渐渐稀少后,各门派间为了某株奇药互相争执、大大出手的事就开始不断发生。事情演变到后来,甚至有弟子在争斗中丧失了性命。

  杀人夺宝行为的出现,让各大派间彻底撕破了脸皮,干脆直接打起了弱肉强食的旗号,鼓励起门下弟子去抢夺他人,让禁地之行彻底染上了血色。

  如此一来,灵药在逐渐减少,而禁地内的争抢也一次比一次激烈,一次比一次血腥了。

  到了后来,由于厮杀的太惨烈了,能从禁地内活着出来的弟子还不足原先的三分之一,让各门派低阶弟子中的精锐都损失了不少!更让各派众弟子开始把禁地之行称之为“死亡试炼”,纷纷开始躲避不去,甚至一度出现了无一人愿去的尴尬场面。

  至于强行硬派,那当然更不行了。

  因为谁也不是傻子,若不是真心进入禁地寻药的弟子,那他肯定会敷衍了事,十有**会找个地方一躲,等大家都出去了就跟着出去。

  这样事情并非没有出现过,让派遣他们的高层气的七窍生烟,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人家原本就不愿去,是你硬把人派进去冒此奇险,那还能指责什么!

  于是,在八国同盟各派对灵药更加窥视,但自愿冒险弟子寥寥无几的情况下,所有门派都开始用重赏来招募禁地之行的弟子了,并把能从禁地内带出的灵药和重赏程度挂上了勾。

  别的门派不说,就以紫霄宗为例!

  从上几次就开始,门内就已明文规定,只要报名参加的弟子,就可获得数块中阶灵石和门内一件上品法器的事先赐予,以资鼓励。

  等真能从禁地内带出灵药后,门内还会视其所带东西的多少和质量的高低给予更加丰盛的重奖!从灵石到法器、丹药应有尽有,甚至更高的奖励还包括了门内秘藏的筑基丹,这足以让低阶弟子拼上一把的东西。

  这样高的重赏,果然让修仙派一度出现了汹涌报名的景象,但这样的情形也只不过维持了短短两三次,就彻底低落了下来。

  血腥的现实让众弟子清醒的认识到,这个重赏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因为原先没用重赏刺激时,能在禁地争夺中生存下来的人还有三分之一,但重赏之后能走出血禁试炼的竟连四分之一都不足了,并且活着的弟子中,能够带出灵药的人更是少中又少,大部分人除了一身重伤外,根本就是毫无所获,更不要说换取筑基丹了。而与此同时由于进入禁地的次数太多,里面的灵药越来越稀少,甚至灵药都没有生长的时间。

  针对这种形势,八国同盟的六大派高层聚在一起商量,最终制定了一个共享禁地的办法。

  六大派将禁地封印起来,每十年举行一次六派试炼,这样就可以给与灵药生长的时间。然后将所有的灵药都统一的收集炼制成筑基丹成品,按照每一宗门获得灵药的多少,再行分配筑基丹。

  也因为六派试炼事关筑基丹的分配,所以六大派每一次试炼都将门下最强的炼气期弟子派出,使得试炼的难度更加增加了几分。

  听完刘封的解释,陆旭不仅心中一沉。他没想到,六派试炼竟然要去什么禁地,并且还要和其他门派弟子进行厮杀,最后胜出后才可以脱身出来。而且幸存下来的比例更是悬殊的惊人,只有四分之一不到的人才能走出这所谓的“死亡试炼”。

  这所冒的风险也太大了点吧!他可不是什么高手,虽说这次大比得到了核心弟子的名额,但禁地里的血腥厮杀可不是擂台比试。

  而且由于大比的消耗,自己现在唯一可以凭仗的也就是那几件还算不错的法器了。

  可仅靠这些,陆旭怎么也不会认为肯定能成为最后活着的幸运儿中的一员。

  如果可以的话,陆旭是绝对不想去的,可偏偏紫霄宗掌门明确指示十大核心弟子必须参加。想想自己为了获得核心弟子的名额,不惜消耗了几件趁手的法器,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最后,满肚子心事的他,在问清楚了六派试炼的具体时间后,就在刘师兄同情的目光下回到了药园。这位老好人的刘师兄,却是当着陆旭的面明确表示了他不会参加这次六派试炼,至于筑基所需的筑基丹,他表示宁愿多花点时间外出寻找,反正只要找到五种就能兑换一颗丹药。

  接下来的数日内,陆旭甚至没心思和傅君蝶卿卿我我,整天无精打采的想着这件事。反复掂量着试炼可能遇到的风险以及自己的不足之处,试图在试炼之前将自己武装到牙齿。

  而且就筑基丹而言自己也必须在禁地里有所收获,虽然参加试炼活着出来的弟子都可以得到一颗宗门赏赐的筑基丹。但很显然,以他的灵根资质一颗筑基丹肯定是不够的。而在禁地以外的地方,想要找到那些灵药绝对是千难万难,堪比西天取经。否则六大派也不用每十年血拼一次,进行对内的自我削弱了。

  陆旭如果不在里面找到足够的灵药,那就只有寄希望于禁地以外的其他地方还能找得到灵药,否则筑基就彻底无望了,在百余年后要成为一堆白骨。而且他还必须找到大量的灵药幼苗,因为成熟的灵药是必须上交宗门的,他必须找到幼苗在玲珑秘境之中种植,这就使得陆旭不能在禁地之行划水了,必须全力以赴。

  但如果这样的话,四分之三还多的死亡率也太大了点吧!他死在里面的可能性实在是奇高无比!

  经过几夜辗转未眠的折磨之后,陆旭的长生向道之心还是战胜了恐惧,毕竟这是他的第二次生命,绝不甘心就这么庸庸碌碌的过此一生!

  有了事关生死的明确目标后,陆旭就开始为即将到来的试炼之行做准备了。他要在这短短时间内,让自己实力更上一层,好使生存的机会更多上一些。

  修为虽然有丹药的辅助,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突破到大圆满了。如果要增强实力,他能打的主意也只有多掌握几种法术以及添购些强力符箓、法器了。

  法术上面倒还好说,凭借他的风刃术也还勉强够用。而且凭他的资质,短时间也顶多是多学两种初级下阶法术,或勉强掌握一种初级中阶法术,至于高阶法术那是想也不要想的事了。因此提升实力最快的途径,还是在符箓和法器上。

  法器,陆旭虽然还有一些,但明显不够用。其中能派上大用场的,除了无影搜魂针和惊魂钟以及红色小旗外,就全都消耗掉了。

  而在符箓上,陆旭就极为缺少了,在五龙坊市购买的一批符篆大多在大环山寻找九叶朱阳草的时候消耗掉了。储物袋中残存的寥寥无几,尤其是缺少防御性的符篆。

  面对恐怖的死亡试炼,仅靠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陆旭决定出宗门一趟,到附近的坊市,增补一批法器和符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