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九十二章 珍宝阁 下

第九十二章 珍宝阁 下

  周掌柜介绍完子母螺旋刀后,就不再开口说话了,反而大有深意的瞅了陆旭一眼,然后端起一杯灵茶,慢悠悠的品味起来,虽然桌子上还有两个盖得严严实实的锦盒未曾介绍,但他却只字不提了。

  陆旭微微一笑,深知这位周掌柜的用意,知道这是在掂量自己的财力,否则那最后两只锦盒里的宝物是不会轻易让他见到的。

  此次前来,为了以防万一,陆旭可是将全部的财产都带了出来。所以自认购买这三件法器还是绰绰有余的。当即将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里面装着一万低阶灵石。

  周掌柜一直都暗自留心着陆旭的举动,见此情景也不说二话,接过储物袋后灵魂力扫了一下,当即脸上爬满了笑容。

  陆旭展示了自己的财力,周掌柜自然识趣的把最后二个锦盒的中的一个掀开,并推到了的陆旭面前,笑吟吟的说道:“这个盒子内装着的,可是本阁的镇阁之宝。杨道友请看,可和你的心意!”

  陆旭好奇心大起,目光往盒内一望,顿时目瞪口呆起来,锦盒内竟然放着一张孤零零的符箓,上面还画着一块金色印章样的图案,金光闪闪,栩栩如生。

  在看清楚此物后,陆旭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道:“这是符篆?”

  周掌柜脸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随后扬声的说道:

  “呵呵,陆道友不认得此物也不奇怪,这宝物在低级修士中很少有人知道。这宝物是符篆也不是符篆。”

  陆旭听了后,苦笑了几声,心中暗道这家伙倒是会卖关子,直接说了是什么不就完了:

  “周掌柜还是明说吧,在下还真是不知道这是何物,还望赐教啊!”

  这番话陆旭说的全是真心话,他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呵呵,这宝物名叫符宝。”周掌柜得意的嘿嘿一笑道。

  “符宝?”陆旭眉头一扬,疑惑的道。

  周掌柜抿了一口灵茶,这才卖弄似的开始讲解“符宝”的由来。

  说起“符宝”,此物还真是大有来历,竟是金丹期以上修士才可制作的一种奇特物品。

  在修仙界炼气期修士以及筑基期修士斗法一般都是使用法器,唯有金丹期的修士才可以炼制法宝。而这“符宝”就是炼出法宝的高阶修士,把法宝的部分威力封入到特制符纸中,让其他修仙者也可暂时使出法宝威能的一种特制符箓,使其同时具有符箓和法宝的双重特性。

  这种“符宝”非常特殊,制作它需要金丹期以上修士才行,但使用它却任何阶层的修仙者皆行。而且视使用的修士修为的高低决定催动符宝的时间长短,以及符宝的威力。

  所以炼气期的修士虽然也可以使用符宝,但其真正的威能却是往往只能使出全部威能的几成。

  而筑基之后的修仙者由于体内法力液化,而且诞生了神识。能把“符宝”威力丝毫不剩的全部发挥出来,那威力虽然不能像真正的法宝那样惊天动地,移山倒海,但也足以蔑视其他所有的法器。因此筑基期以后的修士,人人都希望拥有一件“符宝”,这会让他们在斗法中大占上风,可傲视他人。

  “符宝”的威力虽然惊人,但其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使用起来会不停的消耗存在其内的法宝威能,如果威能消耗殆尽,那符宝也就彻底作废了。因此如何控制法宝的威能使用,这倒也是一件不容轻视的问题。

  另外“符宝”的制作,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法宝原本就是金丹期修士才可炼制之物,不但数量稀少,而且始终要在修士体内日夜用法力淬炼以增加其威力,轻易是不会拿出来示人的,所以更别说要用其制作什么“符宝”了。

  要知道制作“符宝”,可是相当于把法宝威能分去一部分的自损行为,每制作一枚“符宝”出来,法宝主人都要重新淬炼好久才能把威能再次炼回来,这可是典型的利人损己的行为。因此,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哪位金丹期以上修士会干这种傻事的。

  但俗话说的好,世事无常。炼制“符宝”这种看似愚蠢的举动,大部分高阶修士在大限来临之前,都会疯狂去做。为的只是能给后人或晚辈,留下一笔不小的助力。

  要知道前人遗留的法宝,都是经过原主人祭炼过的,新主人是无法做到与法宝心神完全合一的,原有法宝的威力无法完全使出,这还要求此人也必须达到金丹期才行。否则只能干瞪眼瞅着法宝,而无法运用分毫。如此一来,相比把法宝完整的留下来,还是炼制“符宝”对他们的后辈更为的适合。

  但是炼制“符宝”,其限制也是很多。

  首先每枚“符宝”能封印的法宝威力,最多只能是法宝威能的一成而已,只可减少不可增多。因此,即使根据同一件法宝所封印的“符宝”,其威力也是参差不齐,各不相同。

  其次,炼制符宝,不但会让法宝威力降低,还会让法宝主人元气大损元气,所以持续炼制“符宝”的情景是不可能出现的。每一次符宝的炼制,法宝主人都要恢复个三年五载才能恢复元气,这还是在其不浪费法力,不打算重新淬炼法宝的情况下,否则再加上温养法宝时间还会更加的长久。

  因此修仙界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

  大限来临前的高阶修士,通过坐化前的准备后,其去世后所留下最有价值的东西,往往就是一枚威力大减的法宝,和数枚封印着同样威能的“符宝”,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很无奈的事!

  陆旭听完了周掌柜的话后,这才对符宝有了一定的了解,不禁又打量了一遍锦盒中的这枚符宝。

  “这张符宝乃是取自一件威力极大的法宝——镇山印,是本阁的镇阁之宝,而且丝毫未曾动用过,符宝的威能完好无损。本来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在下看道友第一次来,这才忍痛将其取出。”周掌柜砸吧砸吧嘴,连声说道。

  陆旭暗自冷笑了一下,一点也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忍痛个屁,恐怕不知道向多少人推销过了吧。

  随即,周掌柜又将另一个锦盒打开,只见里面郝然也躺着一张符宝,上面画着一根金色的金刚杵模样的东西:

  “此符宝名叫金刚杵,威力不下于镇山印。怎么样,杨道友准备购买哪几样物品啊?”介绍完两件符宝,周掌柜终于笑着问道。

  陆旭闻言,犹豫了一下,有点拿不定主意。他本想再多跑几家商铺,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法器。可眼前的这几样东西的确都很不错,很合他的心意。特别是那两件符宝,那对他六派试炼的帮助就更大了,他一定是要拿下一件的。

  “嗯,这几样东西都很不错,不知这符宝怎么卖!”思虑的一会儿后,陆旭才道。

  “呵呵,三千灵石!”周掌柜听了陆旭的话,指了指锦盒道。

  咝!

  陆旭倒吸了一口凉气,沉思了半晌,随即从一旁装着各种符篆的锦盒中挑出一批,这才咬牙道:“在下要这镇山印符宝、土龟盾、以及子母螺旋刀,还有这一批符篆。”

  “好,杨道友爽快,在下给杨道友凑个整数,一共六千灵石。”周掌柜闻言大喜。

  于是,周掌柜和陆旭分别交换了物品和灵石,收好了各自的东西后,双方皆大欢喜。

  而陆旭,就此告辞离开了珍宝楼,也不再多逛,就直接走出了坊市,离开了此地。

  因为害怕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人暗中跟踪自己,他并没有大摇大摆直接往紫霄宗飞去,而是换回了本来面目兜了个大圈,才飞回了宗门。

  三个月后。

  紫霞山脉的某一处山峰上,站着数十名高高矮矮的黑袍之人,他们衣衫迎风飘动,年纪还各不相同。大一些的一脸沧桑,已到而立,小的只有十几岁,面目稚嫩,但全都默然无语,有秩序的站列着。

  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着紫色长袍的老者,此人倒背着双手,两眼微微眯着,似乎正在欣赏着远处的景色。在他后面,是四个蓝袍中年人,神态肃然,个个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压。

  在五人的后面,是两排站立整齐的黑袍弟子,这些人神情各异,有的神色紧张、局促不安,有的神色兴奋、左顾右盼,还有的微笑不语,自信内敛。

  而在左边一排的最后,有一位身材修长、相貌勉强算是清秀的少年。两手交错在身后,微微低着头,不知在嘟囔着什么。

  如果有人靠近就可以看出,这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家伙,此刻正在心中腹诽不已,一肚子的怨气。

  此少年不是旁人,正是陆旭,而这一行黑袍之人,则就是参加六派试炼的紫霄宗众弟子了。

  而陆旭之所以满腹怨气,其实是因为,由于今日就要参加六派试炼生死难料。所以昨天陆旭特意去找傅君蝶告别,两人在房间里你侬我侬的互诉衷肠,后来情到深处忍不住倒在床上激烈的热吻了起来。

  直吻到傅君蝶情动的意乱情迷之时,陆旭的贼手忍不住钻进了内衣里,就要施展龙抓手。谁知大手刚一握上那一团柔软的丰盈,正飘飘欲仙的时候,傅舞蝶突然跑了进来。

  原本陆旭是不在意的,毕竟小姨半个妻,小姨子算是姐夫的半边屁股嘛。可是傅君蝶显然不这么认为,一见妹妹进来撞破两人的亲热,顿时面红耳赤的将陆旭推开,飞快的整理敞开的内衣。

  傅舞蝶一进门就见到这幅情景,当即惊叫一声的跑了出去。陆旭见捣乱的人走了,正要继续,可傅君蝶却是怎么也不肯让陆旭得逞了。

  无奈,陆旭只得满腹怨气的回到药园,心里将小姨子咒骂了半天,暗自决定晚上在梦里一定要将小姨子按在床上禽兽一百遍,方解心头之恨。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