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九十五章 杀戮

第九十五章 杀戮

  陆旭凝神望着密林某一个方向的阴暗处,眉头微微皱起,半晌,才扬声道:“不知哪位道友在前面,为何鬼鬼祟祟的不敢现身。

  “嘿嘿嘿,没想到竟然被你发现了。”一个灰色的身影从阴暗处走了出来,露出了其真面,竟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灰袍男子,两道眉毛微微竖起,嘴角带着一股冷笑,一脸的煞气。

  “炼气期第九层。”

  施展天眼术轻易看出了对方的修为深浅后,陆旭心中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这躲在暗处想偷袭的家伙,修为也就和自己差不多的样子,怎么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难道对方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和什么厉害的法器?

  陆旭正纳闷之际,灰袍男子冷哼了一声,突然双袖一甩,两道白光就从袖中飞出,直奔向陆旭而去。

  白光包裹着一对白色的尖锥迎面而来,忽的两道金光从陆旭处激射而下,在半路上就截下了白光,缠斗了起来。原来是陆旭早已将储物袋中的“子母螺旋刀”驱动了,两道金光就是其中两道子刀而已。

  陆旭微微一笑,一言不发的指挥着螺旋刃的缠斗,手持着母刀轻轻一抖,从储物袋中又飞出了一柄一模一样的螺旋刀,恶狠狠的扑向了对方。

  灰袍青年一见陆旭的法器似乎不凡,马上也扔出了一张符箓,化为了一道长长的火蛇,激射了过去。

  火蛇在半空与螺旋刀相撞,发出剧烈的轰鸣,螺旋刀被冲击的后退了好几米。

  灰袍青年冷笑了起来,张手轻轻一拍储物袋,一件金色的网状物品出现在了手中。

  他把金网轻轻一抛,一片金光自金网中喷射而出,网住了盘旋在半空的三把螺旋刀,让它们停在金网中滴溜溜的打转,再也无法落下,就如同被人施法禁制住了一样。

  陆旭眼都直了!这是什么法器?怎么这么逆天?竟能隔空网住法器,这还怎么打?他可是亲眼看到金网喷出一道金光,将分散开的三把螺旋刀全都吸了过去禁制了起来。

  “怪不得他和我修为相当,却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原来是身上怀有异宝啊!早知道,就直接逃命了!”陆旭已大感后悔,没有感觉到不对就直接逃命!

  灰袍青年见自己的法器生效了,网住了陆旭的螺旋刀,脸上露出了自得的神情。

  “嘿嘿,小子,身家不错嘛,竟然有成套的法器!”他讥笑着说道,但手上可没迟疑半刻,又翻手亮出了一杆黑色的小旗,把它祭了出去,停在了半空之中。

  随即手中连连掐诀,黑色小旗幻化出了大股散发着恶臭的浓雾,直向陆旭飘来。

  陆旭心里咯噔一下,不假思索的一抬手,十指连弹瞬间激发出数道风刃,风刃在半空爆裂开来化作了强风席卷而去。

  灰袍青年嘴角微微冷笑,十指掐了个奇怪的手印,往半空的黑色小旗打出了一道红光。

  结果吸入了法决的小旗立即黑光大冒,自动旋转起来,并喷射大股大股的浓烟,形成了一只黑色的巨蟒。

  强风朝着巨蟒吹了过来,但这黑色巨蟒似乎如有实质一般,丝毫不惧强风。

  陆旭见此犹豫了下,终究是没有动用符宝,而是一拍储物袋祭出一柄青色的飞剑,正是此次宗门奖励试炼之行陆旭挑选的上品法器。

  同时他又把另一件极品法器——无用搜魂针,也悄悄祭了出去,让其如同灵蛇一般的诡异,紧贴着地面无声无息的潜行过去。

  “去!”

  灰袍青年突然一指黑色小旗,黑色巨蟒顿时咆哮一声,向下飞去,直扑陆旭而来!

  看到这一幕,陆旭双目一冷,手中连连掐诀,身躯猛地一震,指挥着飞剑直扑巨蟒而去,同时口中低喝一声:“爆。”

  青色飞剑在和巨蟒对撞之后,猛然爆裂开来,一股剧烈的青光恐怖的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仿佛要将周围的空气燃烧一般。

  “哼,没想到你还有自爆法器的秘术,哈哈哈哈,等杀了你这秘术就是我的了。”灰袍青年一见法器自爆的恐怖威能忙贴上一张金刚符倒退了几步,离开青光席卷的范围,同时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陆旭见此冷笑一声,单手一指,只见一枚近乎透明的细针,闪电般的从地面疾射而来,竟一下将灰袍青年的护罩、连同灰袍青年本人,一起穿了个透心凉,让灰袍青年惨叫声都尚未发出,就横尸在了原地。

  陆旭见此心中一喜,流星赶月一样,身形闪了几闪,就到了灰袍青年的尸身旁。并一把扯下了他腰间的储物袋,再将落在地面的金网以及螺旋刀等物品捡起,发出几颗火球毁尸灭迹之后飞快的离开了此地。

  当陆旭在树林深处,利用遁地符在地底挖了一个地洞恢复法力的时候,整个禁地中迎来了死亡试炼中的第一次杀戮**。

  各种厉害的角色纷纷露出了獠牙,开始对附近的弱小之人进行残酷的灭杀,几乎有人的地方就有杀戮的存在。

  当然,偶尔有实力相当的“高手”碰在了一起,大战了几个回合发现奈何不了对方后,也会非常默契的相互罢战,擦身而过,现在还不是他们生死火拼的时候。

  说起来,禁地中的各派弟子,杀戮的**大致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刚刚进入禁地的时候,大家分散开来,两两相遇之后大多会直接杀人夺宝。

  第二个阶段就是即将试炼结束的时候,这时候众人身上的宝物最多,下手的收获最大。

  在这两个阶段中间会有一个相对安稳的时间段,经过最初的杀戮之后,生存下来的都是实力高超的修士。所以大家都默契的不再轻易动手,而是集中精力寻找灵药,毕竟这才是他们进入禁地的初衷。

  第一阶段的杀戮正在进行着,但因为陆旭杀了一个人之后就躲在地底恢复法力,所以没能波及到他。

  但是其他的弱者,可就没陆旭这么走运了,即便是强者也有许多被迫卷入到了杀戮之中,正想要苦苦挣脱出来,好保住一条小命!

  而紫霄宗的沐英就是其中一人。

  如今的沐英早已没有了在宗门内的意气风发,脸色苍白,正满脸惧色的望着对面之人,一位背着一柄黑色飞剑的银发青年。

  就是这人,当着沐英的面,以一剑击杀了其他两位聚到一起的奇巧宗弟子,在银发青年的黑色飞剑之下,不论是什么样的法器和防御护罩,似乎都不堪一击,如同薄纸一般的被一一击破,最后,甚至连人都被劈成了两半。

  不过,沐英也是倒霉,好死不死的正好碰到了这个杀神,当即一路落荒而逃。

  但可惜的是,银发似乎没有想要放过他的意思,竟然苦苦追了他半个时辰,终于在这里将他再次的堵上。这让他彻底绝望了!

  “嘿嘿,说吧,你想怎么死!”银发青年眼神冷冷的,毫无表情的说道。

  “谁死还不知道呢!”

  在绝望中的沐英终于爆发出他曾今紫霄宗十大核心弟子第一的气魄,爆发出了拼命的狠劲,一口气将身上仅有的两件上品法器,全都祭了出去。

  “来的好!”

  银发青年冷笑一声,接着黑色飞剑从背上一飞冲天,毫不费力的把两件法器击的粉碎,然后顺势把沐英斩为了两截。

  做完这一切后,银发青年看也不看沐英的尸体抓起对方的储物袋立即扭头就走。

  ……

  同样的,在一处沼泽的边缘地带,一名百兽宗的弟子,正大汗淋漓的指挥着一头灵兽,苦苦抵挡着一件红光闪闪的红菱,眼看不济就要抵挡不住了。

  “这位邀月宫的师姐,就不能放过我一马吗?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

  此人在生死关头,终于顾不得屈辱,做出了投降的姿态。

  “好,你把灵兽收起来,我答应你!”说话的是一位十**岁的美貌少女,长的颇为动人,唇红齿白,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但其下起手来却是毫不留情。

  说完此话后,此女就把红菱定在了半空中,然后面带媚笑的望着对方。

  百兽宗的弟子大喜,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将灵兽收了起来,就要说些什么。

  可惜尚未等他开口,貌美女子脸上突然面露杀机,手指猛然一指,红菱立即快若惊雷向下交错一剪,百兽宗弟子便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鲜血流淌了一地。

  “呵呵!若是你长的英俊一点,本姑娘说不定还真会放你一马,天天与臭烘烘的禽兽为伍,恶心死了!”

  貌美女子面带厌恶之色,将对方的储物袋抓走,就腾空而起的离开了。而对方腰间的灵兽袋,此女却是碰也不碰。

  ……

  密林内,一名云罗宗的弟子的尸体横卧在地上,附近则站着一名身披兽皮的男子,他狂笑一声的将两头猛兽收进了腰间的灵兽袋!

  ……

  一处草地上,一位面色苍白的黄袍人,正疯狂驱使十多只傀儡,围攻着一名身着玄色长袍的铁剑门弟子。

  ……

  一处山谷内,一个黑袍的青年身躯一震,体表银光大盛,一拳击穿了对面一个奇巧宗弟子的身体。

  “呵呵,找死,敢和我抢灵药。”黑袍青年冷笑一声,将山谷内的几株灵药一股脑的装进储物袋。

  ……

  一处清澈的水潭边,一个满脸淫邪的青年阴阴的看着对面的绝色女子,淫笑道:“小美人,哈哈,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就放过你。”

  “找死。”绝色女子一张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口中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半晌之后,满脸淫笑的青年整个人化为了冰棍,直挺挺的栽倒在了水潭里。

  ……

  就这样,禁地内像这样强者屠杀弱者的事件,此时比比皆是,陆旭虽然没有看到这一切,可也隐隐感到了一丝杀戮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而此刻,禁地内的第一天已经过去的差不多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