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九十七章 镇山印

第九十七章 镇山印

  陆旭机灵的打了个冷战,踌躇了一下后,一咬牙,悄悄的拨开一片灌木,他要弄清楚怎么回事,免得自己也落了个同样的下场。

  当陆旭拨开灌木望过去时,潭边已多出了两名面目凶恶的男子。看其身上白色的衣衫打扮,应是邀月宫之人。

  此时,他们正兴高采烈的翻着黄袍青年的储物袋,而黄袍青年,浑身上下已多出了十几个大的窟窿,死的不能再死了。

  “大哥,这主意太妙了,守着这几株蓝灯草,然后守株待兔,从背后给这小子来一下狠的,一下子就干掉了他。这人恐怕到死都没想到,会有人在设局。不过,这家伙身价还真丰厚啊!大哥,不如我们照方抓药,还一直潜在这里,等其他人上钩好了,这些蓝灯草就是鱼饵!”其中年纪较轻的男子,狠狠踢了一脚黄袍青年的尸首,有些贪婪的说道。

  “哈哈哈哈”年长的男子狂笑一声,然后一调头,又对年轻的男子讲道:

  “不过时间可不多了,守在这里可就不能去找灵药了!”

  年轻的男子听了,双肩一耸,不在意的说道:

  “没事,大哥,反正咱们已经找到了七色花,可以向宗门交差了!”

  “哈哈,不错!”闻言,年长的男子沉吟了片刻,大笑一声的说道。

  “嘿嘿,大哥,咱们的运气还真是不错,一进禁地就找到了七色花,可惜只有两株成熟了!”年轻的男子有些可惜的道。

  陆旭在一旁,把二人丝毫不避讳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待到听到七色花的时候,心中升起一阵狂喜。

  这七色花,正是炼制筑基丹的一味主药,看其话语中的意思还找到了一些幼苗。

  这可辣手了,此二人既是兄弟,肯定对联手对敌比较默契,比普通人的临时联手可难应付多了。

  陆旭不禁大为郁闷,可对方身上有七色花,怎么也要拼上一把!

  “看来只有出雷霆手段,先重点解决一位,剩下的另一个就好办多了!”陆旭暗自盘算了一阵,一咬牙悄悄自储物袋中拿出了几样东西。

  陆旭仔细的观察了两人身上的灵压,当即决定先对付年轻的那一个。

  看到两人中那个年长的正在处理黄袍青年的尸体,而另一个年轻的却是将储物袋拿到一边开始清查里面的宝物,一点也没留意到自己的存在,陆旭心中大喜,知道有机可乘!

  接着,就不加思索的将手中的金网,突然扔向了年长的男子。

  结果,金网在半空中化为了一道金光,激射到了对方的身上,竟在年长男子身周,形成了一个泛着金光的罩子,将其牢牢困在了里面,无法再动弹分毫。

  突如其来的偷袭让年长的男子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把储物袋口打开,似乎要放什么法器出来。

  可当他拿出法器时却发现根本激发不出去,法器似乎被金网禁制住了,年长男子才神情大变,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连连试了好几件法器都不起作用,年长男子见此心中大急。暗自决定一旦脱困,定把偷袭之人的骨头一根根抽出来,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陆旭根本没有理会被困住的敌人,而是身形一闪,冲向了年轻的那人。其身法之快,令他一路上若隐若现,甚至还带出了一连串的虚影出来,显得鬼魅之极。

  同时,他的手往腰间的储物袋上轻轻一拍,三柄“子母螺旋刀”瞬间激发。

  此时,年轻的那人终于从突如其来的状况中惊醒,一眼就看见了对方的法器攻向自己,不由得脸色大变,急忙往后倒退起来,并一翻手掌,一张符纸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这时,陆旭离他至少还有数十丈的距离,这让他心中一宽,因为有足够的时间施展符箓了。

  可是,还没等他用法力激发起符箓,就惊讶的看见,冲过来的陆旭,突然冲他神秘的一笑,接着一只手冲着他轻轻的一点。与此同时,他也感到了眉心上微微一痛,似乎有蚊虫叮咬了一口。

  年轻的男子一怔,尚未明白怎么回事,就一阵的天旋地转,接着两眼一黑,人事不知了。

  “弟弟!”

  站在另一侧的年长男子,两眼圆睁,将这一切都看得分明,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他亲眼见到,陆旭冲到弟弟十数丈远的距离时,只是把手轻轻一点,明明法器还没有攻到,弟弟就头颅一歪的栽倒在地。

  年长男子,感到自己手足冰凉,背后寒气直冒。

  对方杀死弟弟的手段,太诡异了!怎么隔空就把人杀了,他可看的很清楚,对方可真的一点法术都没用。

  “小子,你敢杀我弟子,等我出去,我要把你千刀万剐!”虽然感到了丝丝的冷汗从额上渗出,但杀弟之仇还是让其狠的咬牙切齿。

  可实际上,他内心早已决定,只要一挣脱这古怪的金网,就立即远遁而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总有机会为弟弟报仇的。

  眼前的小子太邪门了,不但有这古怪的金网,还能杀人于无形,实在不好对付!为弟弟报仇固然重要,但自己的小命似乎更加着紧!

  陆旭当然不知对方的想法,他刚刚祭出的子母螺旋刀只不过是迷惑对方的手段罢了,真正杀人的却是早已偷偷祭出的无影搜魂针。

  “噗噗”金网上的光华一阵闪烁,在试遍了所有的法器都不管用之后,年长的男子终于发现在金网中符篆并不受限制,心中大喜,连忙祭出数丈符篆攻击金网!

  “嗯?,看来金网困不住对方多久。”

  意识到这一点的陆旭,当即取出了符宝“镇山印”,单手托送到了眼前,用双目死死盯着,凝神就要驱动它。用别的法器,陆旭实在不放心!对方毕竟是炼气期大圆满的高手,如果一击无法打死,等他脱困后可就有麻烦了!况且他也想试试符宝的威力,眼前这个瓮中之鳖不就是最好的试验对象。

  虽说,他刚刚出其不意的用无影搜魂针干掉了一个炼气期第九层的家伙,可这并不代表着已有防备的年长男子,也会让他如此轻易的得手!

  金网覆盖下的年长男子,看到了陆旭手托符宝的奇怪举动,心里紧张起来,又祭出了几张符篆!可金网的金色光罩,实在是太厉害了!即使上面金光不断的闪烁,可仍坚强的保持着坚韧性!让年长男子,几乎气的要吐血了!

  这时,他突然感动一股惊人的灵压,从陆旭那边冲天而起,不禁动作一缓,抬首望去。

  只见,陆旭的手上金光大放,一个金光灿灿的长方形物体慢慢升起,漂浮在了半空中。而冲天的灵气就是从此物上传来的!

  “符宝”

  年长男子,脸色大变,恐惧的叫了起来。他竟然看出了镇山印的来历。

  可是他不知道,陆旭这时也脸色苍白,一脸的惊恐。因为漂浮着的那个镇山印,正拼命的抽取他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连绵不绝,根本就无法停下,大有不把陆旭吸成人干而不罢休的架势。

  暗暗叫苦的陆旭,一边苦挨着,一边咒骂,“这哪里是什么符宝,分明是个要命的催命符!”

  不过,当全身法力被抽取了近三成时,符宝终于停止了疯狂举动,变得平静下来,控制权再次回到了陆旭的手中。

  这时,陆旭一点都没犹豫,用手一指,那镇山印符宝立即激射出去,直奔向了还困在金网中的年长男子,让其惊得脸色如土,魂飞魄散。

  陆旭手指一点,瞬间将金网收回,符宝的威力还未可知,可不要将金网给毁了。

  金色大印迎风见长,眨眼间就变成一座轮船般大小,上面灵气环绕,金光四射,声势实在惊人了。当其到了年长男子的头顶时,大印就如同小山一样,毫不客气的直直拍了下来。

  “嘭”

  “啊”

  一声巨响和年长男子的一声惨叫后,整个地面都一阵的剧烈晃动。

  陆旭又惊又喜,脸上的神情还有点古怪。

  难道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灭掉了炼气期大圆满的修士,陆旭不禁有些难以置信

  他把符宝一收,那镇山印立即恢复了原形,飞回到了陆旭的手中,而大印砸下之处,一个十几丈大,一丈多深的炮弹坑出现了!而年长男子早已成了一团烂泥,看不出人形了。

  面对镇山印,纵然其加持了好几张防御符篆,都如同不存在一样,没能阻挡了分毫,也一同压的粉碎。

  砍瓜切菜啊!陆旭有些目瞪口呆。

  倒底是年长男子是个纸老虎,还是这“镇山印”威力太大了?陆旭一时无法判断出来,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大炮打蚊子!

  陆旭只恍惚了一小会儿,就清醒了过来。他把那两具尸体一毁,就带着意外搜到的七八个储物袋,离开了此地,飞速的向远处激射。

  刚才镇山印闹出的动静太大了,陆旭马不停蹄的激射出了好几里远,才激发一张遁地符,遁入地下开始恢复下损失的法力。

  大半日之后,陆旭才将使用符宝消耗的法力恢复的七七八八,心中暗诌:“看来这符宝以后要谨慎使用了,虽然威力巨大,但也是个极为消耗法力的吃货。”

  调息了一阵,陆旭这才将这次出手的收获拿了出来,俗话说的好,马无夜草不肥。杀人夺宝果然是发夹致富的最佳途径,足足有八个储物袋,再加上先前得自灰袍青年的储物袋,加起来就是九个。

  将储物袋一一打开,陆旭不禁为眼前的财富惊呆了,灵石倒是普普通通,重点是数十株各种各样的灵药,还有各种中品上品的法器,各种颜色的秘籍玉简。

  其中最令陆旭兴奋的就是那数十株七色花的幼苗,以及那两株成年的七色花。

  此花乃是炼制筑基丹必须的一位主药,绿色的主茎上生长着七朵不同颜色的小花。此灵药极为难得,生长环境极为苛刻,每百年生出一种颜色的花,七百年为成熟期。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