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九十九章 解决

第九十九章 解决

  陆旭单手冲尸体一招,当即破空声一响,一根近乎透明的细针从虚空一闪而出,再一个模糊后,没入袖中不见了踪影。

  正是那根无影搜魂针!

  经过几次的生死相斗,陆旭感觉在修士当中最难缠的就是体修和剑修,尤其是剑修。其所有的攻击都在手中的飞剑之上,因为专一,所以心无旁鹫。剑修的战斗力往往要比一般的修士来的高,攻击力更加的强大,所以陆旭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先解决铁剑门的青年修士。

  这时没有人主持下,巨大的飞剑灵光一阵暗淡,飞剑本体重新显露而出。

  百兽宗弟子一见铁剑门青年尸体,当即一下失声出口,满脸不能相信的表情。

  难怪此人如此了!

  刚才铁剑门青年明明还施展强大飞剑秘术的大占上风,但一个转眼间就术破人亡的化为尸体,其中反差之快,任谁一时间也无法无法接受了。

  但当陆旭身躯一个回转,面无表情的向百兽宗望去时。

  百兽宗弟子又一下面色大变起来,他的圆形怪刃在金网的覆盖下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此刻才醒悟过来般的猛然一个转身,化为一团红光的向后激射而走了。

  但就在这时,陆旭却已经两手一掐诀,一合一分下,身前金网顿时喷出大片金光。

  手臂一抖,金网就朝着百兽宗弟子遁去的方向一罩而去。

  百兽宗弟子只觉耳中突然传来破风声后,当即一惊的猛然将手中圆形怪刃向后狠狠一挥而去。

  一道丈许长圆形刃影一闪而现的挡在了其身后处。

  但是下一刻,噗的一声后,金网就将刃影连同其本体怪刃一同网住,紧随其后的就是三柄螺旋刀激射而来。

  百兽宗弟子一声惨叫,高大的身躯就化为四截的从高空坠落而下,重重摔倒了地面上。

  陆旭在确定了其已无生气之后,才单手一招的将二人的法器收到手中,圆形怪刃倒是颇为普通,倒是那把青色飞剑明显的不是凡物。

  似乎是一件颇为上等的上品法器,剑长三尺,略一挥动就能激发一道青色的剑气。

  陆旭满意的将两件法器收起,并从百兽宗弟子尸体上又翻出了两个储物袋,其中一个里面有十来张符箓,数瓶丹药,另外还有两件中品法器。

  另一个储物袋却让陆旭双目一亮,竟是一个中品的储物袋,容量几乎是其身上下品储物袋的数倍。当即将储物袋一托手上,口中念念有词,另一只手接连打出数道法决,然后抓住储物袋往地上轻轻一抖。

  白光一卷而过!

  地面上顿时多出了一小堆东西,十数块看似有些价值的矿石和六七个玉匣。

  陆旭只是打量了那些矿石一眼,就将那些玉匣全都一一的打开,结果面上微微一喜。

  果然不出所料,装在匣子内的东西都是一些价值不菲的灵草灵药,虽然还无法和他得到了的七色花相比,但其中两株价值已经不在他得到的蓝灯草之下了。

  陆旭毫不客气的将这些东西全都装进了那件中品储物袋,然后再将自己的东西也装进了这个储物袋,算是换装备了。这才向铁剑门青年倒毙的地方走了回去,希望也能有所收获。

  这时,百兽宗弟子的尸身已经在陆旭放出几个火球之后,片刻间工夫就化为灰烬。

  片刻后,陆旭从铁剑门青年尸体上收获赫然比百兽宗弟子还要大上几分。

  那口上品的青色飞剑不提,他还从对方储物袋中找到了一批炼制筑基丹灵药的幼苗,就是成熟的灵药也有一株。

  陆旭大喜之下,当即不客气的取出此灵药,直接种植在了玲珑秘境之中。

  陆旭一颗火球将铁剑门青年尸体化为了灰烬后,再一掐诀的施展轻身术,腾空飞离了此地。

  一炷香的时间后,陆旭在离打斗地点十多里的地方再次激发遁地符,在地底掏了一个地洞开始恢复消耗的法力。

  ……

  半天后,两名奇巧宗的弟子,出现在了附近区域。

  二人方一靠近这片山林附近,瞳孔就微微一缩,目光再一扫后,就一眼看到了先前的激斗痕迹,并发现了陆旭所挖的地洞。

  二人略一犹豫后,围着这片区域飞快转了数圈,确定附近真没有其他人后,其中一人才跳入地洞中飞快检查了起来。

  但等那名钻入地洞的男子,再次从地洞中一飞而出的时候,另一个男子在附近俯身凝望了片刻,就露出一丝凝重的说道:

  “好厉害!也不知是哪一宗门下,这附近斗法造成的破坏可不简单,恐怕我二人联手也有所不及,咱们还是离开吧。”

  从地洞中钻出的男子点了点头,二人就方向一变的飘然离去了。

  ……

  第二日,陆旭出现在密林边缘一块巨大的沼泽地中,周边不是冒着灰色泡泡的沼泽,就是一棵棵古怪的植物,偶尔还能听到嘶嘶的古怪声音。

  “金心银边草!”

  环视一圈,陆旭目光定格在十数丈外,那里是一块灰色的疙瘩土块,土块中央,一株长满银边金心的小草屹立在那里,顶上还带着一丝金银色的光晕,散发出细密的毫芒。

  “此灵草价值七八百灵石,罕见无比,居然能在这里随意看到。”陆旭多少有些惊讶,这一株灵草的价值达到七八百低阶灵石,在外界可谓是罕见之极,炼制成丹药的话,价值更是会翻倍,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随便乱逛的就看到了一株。

  没有任何迟疑,陆旭手一招,金心银边草自动脱土而出,飞到他手上,不过他还未细细打量,疙瘩土块突然猛然抬起,两侧开了两道口子,森冷的光芒汇聚成束,锁定住他。

  这哪里是疙瘩土块,分明是一头形如河马的妖兽。

  哗啦!

  河马妖兽破水而出,数丈长巨大的身体带着强烈的腐臭妖气扑向陆旭,凌空张开獠牙密布的大嘴。

  陆旭不慌不忙,单手一弹,一道风刃打在河马妖兽的身上。

  铿锵!

  锋利的风刃,竟然只是让河马妖兽倒飞数步,连轻伤都不曾出现。

  “尼玛!”

  一道风刃无果,陆旭衣衫猎猎作响,袖袍一抖,一柄青色的飞剑轰在河马妖兽的腹部。

  噗嗤!

  这一剑不仅迅疾无比,更蕴含着无坚不摧的锋芒,一下子把河马妖兽来了个对穿,鲜血染红了沼泽地。

  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盒,装着金心银边草放进了储物袋。

  把储物袋紧紧扎在腰间,陆旭身形一闪,往深处进发。

  没走多少路,危险再次出现。

  从两旁扎根于沼泽的植被地下,飞掠出数十头形状像蚂蝗,却足足有数丈之长的怪物,怪物发出嘶嘶的鸣叫声,从四面八方攻向陆旭。

  “找死!”

  青色飞剑祭出,伞状剑影遮掩住陆旭的身形,恐怖蚂蝗有如撞在锋利的绞肉刀片上,纷纷被弹了出去,被剑影一绞,黑血四溅,身躯断裂,下雨般落进沼泽中,渐渐沉了下去。

  “这禁地果然处处都是危险,不光有试炼弟子的袭击,禁地中的妖兽也是一个个颇为不简单啊!”

  根据妖兽气息的强弱,陆旭很容易分辨出河马妖兽是一级妖兽,恐怖蚂蝗也丝毫不比河马妖兽来的差。只是和外面的妖兽相比,这里的妖兽厉害了三分不止,防御异常强悍,连单纯的法术都打不死它们。

  沼泽地不知道有多大,陆旭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依旧没看到边缘地带。

  这一路中,突袭的各种妖兽多不胜数,比之密林中更为危险。就在之前,一头汽车般大小的怪鱼妖兽向他喷了一口粘液,这股粘液不但十分粘稠,如超强胶水一般,还带着毒气,若不是陆旭反应快,避开的同时闭住呼吸,只怕就要中招。

  最后,这头怪鱼妖兽被陆旭一剑削掉脑袋,几乎每一次攻击都要出动青色飞剑,可想而知怪鱼妖兽的强大。

  一步踏在一块黑色的巨石上,陆旭收回前倾的身体,转头望向旁边数十米外的泛着腐气的平地。

  平地上立着一柄金色的大斧,插入土中,只露出一尺来长的后半部分。

  “咦!”

  陆旭眼睛一亮,大斧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灵光波动,普通武器可没这个效果,他可以肯定。

  这是一件法器。

  难道有试炼弟子在这里陨落了?

  轻身术施展,陆旭的身影消失在巨石上,再次出现时,已然站在大斧之前。

  伸手握住斧柄,陆旭用力一拔。

  噗!

  金色灵光不停的闪烁。

  这不是一把普通的武器,而是一柄金色的大斧,长四尺有余,斧面带有刻画的螺旋纹,斧刃颇为锋利,刃口有血槽。

  “上品法器,好东西!”

  陆旭能够感受到大斧中有灼热的灵气流动,只要稍稍催动法力,这股灼热的灵气便会喷薄欲出,杀伤敌人。不过与他手中的青色飞剑相比,就逊色了一大截。想想还真觉得有些荒唐,在外界一件上品法器对宗门低阶弟子来说都是至宝,在禁地中却是随便游荡就可以捡到。

  握着大斧,陆旭皱起眉头。

  如此不俗的一柄上品法器都丢在了这里,看来它的主人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陨落了!

  这沼泽地里不简单啊!

  陆旭摇摇头苦笑。

  数百米外,二名分散搜索的试炼弟子看到陆旭手中的大斧,一个个眼神闪烁,毫不犹豫的掠了过去。

  “有人过来了。”

  陆旭准备离开的身体定住,几个次呼吸后,在他周围,两名云罗宗的弟子出现,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他手中的上品法器和腰间鼓鼓的储物袋,贪婪之色不言而喻。

  “小子,把法器和储物袋放下。”

  “自废修为,可以饶你不死。”

  “这法器是我们丢失的,岂是你可以拿走的。”

  二人慢慢逼近过来,想要围攻杀人夺宝。

  陆旭冷笑,这二人俱是炼气期第九层的试炼弟子,从气息上判断,就差一步就可以进阶大圆满。

  “呵呵,找死。”

  没有杀气,没有煞气,陆旭双眼一咪,浑身散发一股无坚不摧的锋芒锐气。

  “狂妄!”

  距离陆旭最近的云罗宗弟子出手了,扬手就是一拳击出,手臂拳套上激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压迫过来。

  陆旭冷冷一笑,手臂一抖,一剑刺出。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