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零七章 乱斗

第一百零七章 乱斗

  在陆旭刚刚离开的山涧所在的西北方的一处巨峰的山脚下,就有三人为了两株陆旭先前早已经得到的七色花,正僵持不下着。

  这两株七色花,绿色的茎上长着七朵各种颜色的小花,郝然是已经成熟的灵药,并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异香。在这两株七色花的前方,还有数头青色的巨狼,俱都身首两分的躺在血泊之中,已死去多时了。

  而巨狼尸体的不远处,则有三个衣衫各异的人呈三角位置站立着,但谁也没有出手,似乎都对另外两人大为的忌惮。

  “你二人到底是何意?这只数头妖兽,可是我独自击杀的,这两株七色花应该归我才对!”终于三人中的一人满脸怒气的开了口。

  说话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黄袍青年,长的面目清秀、只是身材有些矮小。他一手持把红色长枪,另一只手托着一枚大印,两物上面灵光耀眼,一看就知是上品法器,难怪此人能独力击杀那数头看似不凡的巨狼妖兽。

  “徐兄,没想到咱们在这里又见面了,你我还真是大有缘分啊!”这次说话的是一位身着灰色长袍的年轻人,其国字脸,身材高大,手长脚长,一看就知道根骨极佳。但其对那黄袍青年的质问根本不加理会,反而和另一位身着玄色长袍的青年说上了话。

  “是啊,我也没想到,能在禁地之中碰到袁兄!”那玄色长袍青年背着一把带鞘的青色长剑,神情自若的说道,同样也没瞅黄袍青年一眼。

  奇巧宗的黄袍青年大怒,他自小资质不凡,在奇巧宗更是炼气期弟子中的佼佼者,从来到哪里都是被人瞩目的焦点,可现在却被这两个家伙如此的无视,怎能不让他恨意大生!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再说些什么,灰袍青年和玄色长袍青年下面的几句话,立即让他脸色大变,惊慌失措了起来。

  “叙旧可以稍后,铁剑门一向和我们云罗宗交好。如今这里有两株七色花,你我二人正好平分,一人一株如何?”灰袍青年没说什么废话,向对面的玄色长袍青年发出了联手瓜分灵药的邀请。

  玄色长袍青年闻言,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色,想也不想的,就点头应允道:

  “也好,你我二人实力差不多,拼斗下去也是个两百俱伤的结果,正该如此,我没意见!”

  奇巧宗青年把对面二人的对话,听了一清二楚,心里又惊又怒!

  对方二人一联手,他虽然自负手中法器威力奇大,但也知绝不是对手。但要就此放弃即将到手的灵药,他说什么也不甘心!

  于是一咬牙一跺脚,奇巧宗青年忽然身形向后激射,直奔那两株七色花而去,他要趁其不备直接抓起了七色花,再马上逃之夭夭。

  “大胆!”

  奇巧宗青年刚一行动,那云罗宗青年脸色一沉,一扬手竟把手中的紫色短锥扔了出去,化为了一条紫光直奔奇巧宗青年而去。这短锥所化的紫光太快了,就只那么闪了闪,就后发先至的到了奇巧宗青年的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奇巧宗青年大惊,这是什么品级的法器,怎么这么快?不过事已到此,他也不及多想,一抬手,手中的红色长枪就迎了上去,身形却丝毫不停的继续向前奔去,看来不拿到七色花,他是不会罢休的!

  “哈哈,已经迟了!小子,去死!”奇巧宗青年还没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铁剑门弟子阴测测的声音,紧随着就是一道青色的剑光斩了过来,让奇巧宗青年吓的魂飞天外!

  奇巧宗青年脸色煞白让开剑光,回头一看,果然那铁剑门就离他就只有一丈开外,正冷笑的望着他!

  脸色苍白的奇巧宗青年不再言语了,立即祭出一大把符篆,随即连头都不敢再回望一下朝着远处激射而去。他心知自己和这二人实力悬殊太大,再打那七色花的主意只是找死而已,还是先保住小命要紧!

  “嘿嘿!铁剑门的剑修果然厉害!”云罗宗的青年见铁剑门的这人出手速度如此之快,不禁赞起了对方。

  “没什么,雕虫小技罢了!”铁剑门弟子淡淡的望了一眼奇巧宗青年消失的背影,慢悠悠的说道。

  “不过你为何放此人离去,他身上那几件法器还是不错的?”云罗宗青年沉默了片刻后,突然开口道。

  “呵呵!试炼之行灵药为重,至于对方手中那几件法器,我还不看在眼中!”铁剑门弟子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呵呵,原来如此,你们铁剑门的人只怕除了手中的剑,什么都看不上眼!不过……”云罗宗弟子点了点头,刚要接着说什么,却突然感到胸口一痛,低头一看,只见对方那把青色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穿过了自己的胸口。

  云罗宗的青年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随即悔恨的喷出大口的鲜血,倒了下去。

  “嘿嘿,就凭你也想和我平分灵药,下辈子吧。”铁剑门弟子对着对方倒下去的尸体冷哼一声,随即拿起对方的储物袋,将两株七色花采走,扬长而去。

  同样的事情,还在另外几处地方同时上演,相互结盟,又瞬间背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不料苍鹰一直在空中伺机等待。

  一处遍布灵药的山谷中,四个人分为了两派,驱使着各种法器正在争斗着。

  其中两人身着黑色长袍,郝然是紫霄宗的弟子。

  年长些的二十五六岁一脸阴沉,手中持有一杆黑色的小幡和一颗绿气四溢的圆珠,一挥一展之间,鬼哭狼嚎。

  年轻的紫霄宗弟子周中拿着一个褐色的瓶子,,口中不停的念着咒语,正指挥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厉鬼,狂猛的攻击对方!

  而他们的对手,却是一对貌美的女子。

  一个体型丰满,身着白衣,此刻正挥舞着一块白绫,舞动间,一道道白色光华狂闪。

  另一位,则是一名相貌青春的少女,手持一柄三尺长的青尺。

  青尺在其身前舞动,光芒四射,一看就知不是普通法器。青尺幻化出一道道尺影,层层叠叠的舞在半空,不停的敲打半空中的厉鬼。

  “住手,不打了,我二人认输!这里面的灵药归你们了!”那年长的紫霄宗弟子首先支持不住,脸色已然变得有些苍白,连忙大声喝道。

  一旁的年轻的紫霄宗弟子听了,除了微带不甘之色外,并没有出言阻止。如果仔细看,就可以发现其额头已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显是驱使厉鬼对其是一件负担极大的事情,明显也支持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哼!你们说认输就认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那名丰满的白衣女子,闻言大怒,手中的白绫舞动的更加快了几分,恶狠狠的说道。

  “你想怎样,难道还想斩尽杀绝?就怕你们两个还没这个本事!”年轻的紫霞宗弟子一听,心头一怒,当即大声道。随即其猛的喷出一口精血,受到精血的补给,半空中的厉鬼当即攻击的更加凶猛了几分。

  如果陆旭在此处的话就会发现,这年轻些的紫霄宗弟子郝然是冥北峰的何冰。

  “好了!两位尽管走就是了,我们决不会为难的!”那相貌青春的白衣女子见半空中厉鬼的威势,微皱下眉头,立即用眼神制止了丰满女子想要反击的言语,然后神色平和对对面二人说道。

  双方默契的一同将自己的法器收回,停止了这持续了不少时间的斗法。

  “这次我二人领教了,如果有机会再赐教,我们走!”何冰双手一掐诀,将厉鬼收回褐色的小瓶,对着一旁的同伴道。

  说完这话,那年长些的紫霄宗与何冰二人,再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那山谷,就心痛的离开了此地,消失不见了。

  “师姐,为什么不杀了那两人,只要再努把劲儿,马上就可以灭掉他们了!”丰满地女子在目送二人离去后,终于忍不住转头,向清纯的女子问道。

  “没那么简单,咱们看似已将他二人压的岌岌可危了!可那个驱使厉鬼的小子所用的厉鬼应该是二级厉鬼,硬拼下去虽然可以击杀这二人,但恐怕我们也会损失惨重。”清纯的少女道。

  随即二人就一同走进了山谷,开始拿出储物袋中的玉盒收集灵药。

  某处密林内,一位身着兽袍的丑陋青年,咬着牙,指挥着一头白色的妖熊,正艰难的与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搏斗着,看情形竟是一时间难分上下,而在二人的身后则有一片密密麻麻的紫色藤丛,其上面结着数枚拳头大小的紫色果子。

  半晌之后,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脸色苍白的走到紫藤边,采下了几枚紫色的果子,在其身后,百兽宗弟子的尸体正躺在那里。

  身着灰色长袍的云罗宗弟子将紫色的果子收进储物袋,这才服下一枚丹药,正要破空而去。

  突然,一道黑影从一旁的大树上跳了下来,迅雷不及掩耳的割断了这名云罗宗弟子的喉咙,看其服饰郝然是一名紫霄宗的弟子。

  “哈哈,蠢货,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都不懂。”紫霄宗弟子将手中短刀收回,冷笑一声,将对方的储物袋拿走,正要清点一下,却不料,一柄带着血丝的飞剑突然穿透了自己的心脏,随即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嘿嘿,我看是你不懂吧,应该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个身着黄色长袍的青年在紫霄宗弟子身后,冷冷一笑。

  这黄色长袍的青年将几人的储物袋捡起,猛的一躲脚,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此刻禁地内的争夺已经达到了白热化,最后一波的杀戮已悄然开启,六派弟子正疯狂的互相厮杀,每个人都底牌尽出,稍有放松就有可能永远的留在这禁地之中。一时间,风起云涌,杀声震天,这是最残酷的战斗,只有最强的一小部分人才能够最终活下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