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零八章 误会

第一百零八章 误会

  一处小树林内,一个长相英俊的青年正满脸淫笑的看着面前的绝色少女,阴测测道:

  “嘿嘿,我今天就要你生不如死”

  这少年身着黑色长袍,手持一柄绿色的细剑,郝然是紫霄宗的封玉郎,在其身后,另一名紫霄宗弟子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生气,看其面貌却是核心弟子中的光头青年方奇。

  “虽然你杀了我一个同伴,但你的极品法器已经灵性大损,束手就擒吧。”

  说完,他一指绿色飞剑,细剑立即光芒大射,发出了耀眼之极的绿芒,接着以势如破竹之势,毫不留情的向少女头顶狠狠斩去。

  少女此刻已经面色煞白,见此情形,银牙一咬,手中红色长鞭一个舞动,迎头挡去。

  “嘶啦”一声,这件已强弩之末的极品法器,竟被威力全开的绿色细剑,一剑击退,险些被斩断。而细剑光华一闪,在封玉郎操纵下毫不迟疑的,继续斩向了下面惨笑中的少女。

  “当”的一声金铁相交的响声,绿剑在少女头顶一丈远的地方,被一把从一侧激射来的半透明月刃拦了下来,然后在少女的上空舞成了一团虚影,死死的不让绿剑落下一寸。

  “谁?好大的胆子,给我滚出来!”封玉郎脸色一沉,一招手,收回了绿剑。然后双目如电的扫向了一侧,并死死盯着一块巨石不放,因为他看得分明,那把半透明月刃就是从此飞窜出来的。

  “呵呵!真是冤家路窄啊!”巨石后人影一闪,转出了一位裹着黑色斗篷的清秀少年,此人冲着封玉郎冷冷一笑的说道。

  正是见少女有性命之忧,及时出手,救下了白衣少女的陆旭。

  陆旭一见少女的容貌,就不加思索的出手相救。更何况对手是封玉郎,那即使不认识也要给对方捣乱一番!

  正好也能乘此机会除掉这个眼中钉,省的碍眼。

  “是你?”刚才生死相拼的二人,同时惊呼出声。

  白衣少女这时才看清楚了陆旭的面容,不禁掩住杏嘴惊呼了出来,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而封玉郎更是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盯着陆旭。

  陆旭冲着少女淡淡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转首对封玉郎继续说道:

  “封兄真是好兴致啊,光天化日之下,竟在这里欺凌一个弱女子!”

  “陆旭,这女子刚刚杀了我紫霄宗的一个同门师弟,你是紫霄宗弟子却帮着外人,是想叛出我紫霄宗不成?”封玉郎眼中寒光大盛,阴测测的说道!

  陆旭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口的应道:

  “哪有此事,我这是为紫霄宗清理门户,我看是你为了灵药残杀同门,正好被人家看到,这才杀人灭口才对……”

  “够了!岂有此理,陆旭,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你受死吧!”封玉郎未等陆旭说完,就面色阴沉的立即出言打断了他下面的话,他生怕自己再听下去会气得血管爆炸!

  “看招”

  封玉郎没等陆旭开口,立即指挥绿剑从少女方向一转,向陆旭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

  两人本就是仇人,陆旭也不多说话,就立即把手上的月刃一抖,毫不示弱的迎上了对方的绿色细剑。

  不过,陆旭同时将龟盾祭出,来给自己加持上防护。

  二人曾今在大比中交手过,见识过了对方绿剑的厉害,陆旭心里很清楚,对方这柄绿剑的威力实在颇为诡异!

  陆旭正思量之间,月刃已和绿色细剑纠缠在了一起,就如同一抹残月和一只绿蛇不停翻滚撕咬着,互不示弱!

  陆旭刚指挥月刃与绿剑一接手,便立刻重新感受到了对方绿剑的难缠,其挥发出的剑影,被斩断之后,竟是不会消散,而是化为了两段剑影持续的攻击。

  封玉郎这一柄绿剑只是上品法器,就能和极品的月刃战的不相上下。月刃幻化出的一道道残月,不停的切割绿色剑影,却是怎么也斩不完。反而在绿色剑影持续的打击下,残月一道道的消散!

  但这些对早已见识过绿剑威力的陆旭,不算什么。于是,陆旭一拍储物袋,子母螺旋刀祭出,三把子刃向封玉郎分射过去!

  三道子刃在陆旭操纵下,在空中一个盘旋,飞向封玉郎。谁知对方的绿剑却突然绿光大振,竟以剑柄为中心急速旋舞了起来,瞬间幻化出无数道细细的绿色剑丝,迎向了三把子刃。

  看到这一幕,让陆旭惊得目瞪口呆。等他清醒过来,急忙向对面封玉郎望去时,果然对方掐着奇怪的法决,正双手飞舞掐诀的比划着什么!

  “没想到这家伙才这么短的时间不见,就又多了这样一个厉害的秘术。”陆旭不及多想,手指一点,月刃再一次幻化出数道残月,直接向封玉郎激射而去。

  封玉郎虽然手上没闲着,却将陆旭的举动看地分明。他冷笑了一下,突然手上的法决一变,绿剑再次幻化出十数道绿丝缠了过来。

  “噗”“噗”两声,绿丝与残月不断的碰撞消耗。

  陆旭微微一愣。他万万没想到这才多久没见对方竟然强大了这么多,其实陆旭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在大比中输给了他,封玉郎才下定狠心不惜重金的升级了一番绿剑。此刻绿剑虽然还是上品法器,但其威能却已经达到了极品法器的地步,而且在极品法器中还是不错的存在。

  “嘭”地又一声爆裂声传来,绿丝和残月,绿丝和子刃在半空发生激烈的碰撞。

  见此情形,陆旭冷笑一声,不再迟疑,右手一翻,天罗网出现在了掌中。陆旭往天罗网中急速注入了法力。然后对准空中一抛,顿时一片金濛濛的光华从金网喷出,立刻把那绿色细剑所化的剑影禁制住,并把绿剑和子刃以及月刃都一同的困在了金网之中,无法动弹分毫。

  封玉郎原本得意的眼神,在见到陆旭的金网时,马上消逝的无影无踪,并神色大变的失声大叫道:

  “天罗网!此物怎会在你手上,如果这是天罗网,那,那这月刃就是飞月轮了?”

  封玉郎说完之后,就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陆旭,似乎他做了什么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般。

  “哎,这两样东西还真是有名啊。”陆旭苦笑一声,怎么好像每个人都认识这两件法器似的。

  旁边那白衣少女看到陆旭祭出的这两样东西也是脸色大变。

  “这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杀的了他们……”封玉郎神情呆滞的望着半空中的金网喃喃自语,忽的,其眉心突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红点,随即其面色一僵,蓦地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竟忽然的没有了呼吸。

  陆旭冷笑的望着封玉郎的尸体,单手一招,一根透明的细针飞进了其袖中,竟是他刚才趁其失神的瞬间,祭出了无影搜魂针!

  “你为什么救我?”

  陆旭踢了踢封玉郎的尸体,确认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忽然听到背后传来这么一句有些嘶哑的话语,声音里充满了疑惑与感激。

  白衣少女凹凸有致的身子,苍白柔弱的面容,和眼中的感激之色,在陆旭转身微微侧目一扫的刹那间,全清晰的映进了眼内。

  他没有回复少女的疑问,而是一低身,把封玉郎尸体上的储物袋捡了起来,接着指尖一弹,一团不大的小火球打在尸体上,瞬间将其化为了灰烬。然后单手一招,将天罗网困住的绿色细剑一收,收进了袋中。

  这时陆旭才掉过头来,笑吟吟的向少女走去。

  “莺儿,别来无恙!”这白衣少女却是陆旭在大环山遇到的柳莺儿,只不过其换掉了招牌式的红衣,穿上了邀月宫的白色制服!

  “为什么救我,他不是你的同门吗?为了我?”柳莺儿怪异的看了陆旭一眼。

  “额……不是,我和这家伙有仇,正好顺手救了你!”闻言。陆旭一愣,看着其看着自己的怪异目光,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道。

  “哦,原来如此。”柳莺儿点了点头,这才将看向陆旭的怪异目光收回。

  “对了,还是先将灵药采了吧!省得夜长梦多,再有其他人到此!”两人一时间有些尴尬,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陆旭摸了摸鼻子突然说道。

  柳莺儿一听,先是连连的点头,但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

  “陆兄,这一株炼尘草……”

  “给你吧!”陆旭微微一笑道,反正他只需要这里的幼苗,一株成熟的灵草,索性就给了她。

  “啊……”柳莺儿一听,当即心中一喜,但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古怪的看了陆旭一眼,脸色突然变得一片通红。

  半个时辰之后,柳莺儿手捧着一株炼尘草,脸色通红的看着远处陆旭离开的方向。

  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变的更加红润,轻啐一口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接着一跺脚,朝着远处另一个方向飞射而去。

  陆旭盘膝坐在一处隐蔽的山洞里服下一颗火阳丹,准备开始恢复消耗的法力,蓦地,突然长叹了一声,这下误会可闹大了。

  想着最后柳莺儿一脸怪异的神色,以及羞红的脸颊,陆旭不禁哭笑不得,他是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不过这也难怪,他先是为了救她不惜杀了自己的同门,然后又将唯一的那一株筑基丹灵药让给了对方,这样几次三番下来任谁也会误会的。

  偏偏他还没法解释,柳莺儿在陆旭离开的时候那个怪异的眼神,就差没直接说“你是想泡我吗”了。

  一个时辰之后。

  陆旭将消耗的法力恢复的七七八八,才开始估算了一下自己禁地之行筑基丹灵药的所获。在得到了阴葵草之后,他又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前往了一处生有赤瑶果的所在以及另一处生有筑基丹灵药的所在。在击杀了数头一级妖兽之后,总算有惊无险的得到了两批幼苗,再加上刚刚得到的炼尘草的幼苗,这样炼制筑基丹所需的灵药就只差一味了。

  而陆旭所得到的资料中,明确记载了禁地之内生有那一味灵药的地点,就只有一处。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