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零九章 迷雾谷

第一百零九章 迷雾谷

  不过,先前陆旭一直害怕自己情报不实,不敢真去那个地方,因为如果整个禁地之内只有一个地方有那种灵药的话,那其争夺将会极其激烈,可想而知,几乎所有的高手都会扑向那里。可现在陆旭在查看了众多死在自己手上的试炼弟子的资料后,发现所有人的资料都显示真的只有这一处才有。

  “没办法了,必须得去了。”

  陆旭无语的将资料收进储物袋,略休息了片刻后,就立即腾身而去。

  一处臭气四溢的沼泽地内,一名身着灰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单手一招,将不远处的一株灵药收入手中。这人大概二十五六岁,长相极为普通,最惹人注目的恐怕就是其一对红色眸子,妖异非常。其背后背着一张红色的长弓,另一只手上提着两根带着血丝的长箭。

  在其身前不远处两个身着黑袍的试炼弟子躺在沼泽中,身子已经大半被沼泽吞噬,早已没有了生息。两人一般无二的都是喉间有一个圆圆的伤口,像是被什么利刃穿透而过。

  如果陆旭在此地的话,就能认出这二人中的其中一个郝然就是何冰,另一个就是在进入禁地之前其招募的盟友。

  说来也是倒霉,何冰在与那两位邀月宫的女弟子争夺灵药失败后就来到这片沼泽地,花了极大的功夫才找到一株灵药,没成想在采集灵药的时候,被不知从何处射来的一根羽箭穿透了喉咙要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身上的护体防御更是丝毫不起作用。

  这身着灰袍的男子见沼泽将二人的尸身吞噬下去了之后,才体表灵光一闪的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另一处密林之中,一个邀月宫的女弟子衣衫凌乱的躺在厚叶上,脖间有一处狰狞的伤口,显是早已死去,看起身上的累累伤痕,显是死前受到了残忍的凌辱。

  在其身前,一个敞着兽袍的少年正在提着裤子,这人生的极为丑陋,三角眼,朝天鼻,一口黄板牙在淫笑中显露出来,颇为恶心。

  这人伸手弹出几个火球将邀月宫女弟子的尸身毁灭了之后,这才身影一晃的离开了此地。

  一处山谷之内,一名玄色衣袍的铁剑门修士正跪在泥土中,其右手握剑杵在地上,微风吹过几缕发丝迎风摆动。如果有人近前查看的话,就可以发现这名铁剑门弟子早已死去多时,其之所以能保持跪着的姿势,全靠手中的长剑支撑。

  在其身前不远处,一个身着黄袍的少年倒在地上,胸口有一个硕大的窟窿,人早已没有了生息。

  令人奇怪的是,这两人身上的储物袋以及法器全都好好的在身上,没有被人拿走。也不知是杀死他们的人不屑于拿走这些东西,还是根本就没有凶手,这两人是同归于尽的。

  迷雾谷是禁地之中的一处奇怪的所在,终年被浓雾覆盖,谷内有如迷宫一般岔道极多,加上浓雾的干扰,极少有试炼弟子会主动进入其中。但偏偏里面却生长着一种筑基丹所需的灵药——迷罗草,而此刻,迷雾谷外,十数名试炼弟子正在围攻三头数丈长,浑身脓包的巨蛤。

  这三头巨蛤都是二级妖兽,异常强悍,哪怕面对十数名试炼弟子的围攻,依旧凶威赫赫,纵横无敌。普通攻击连它的表皮都破不开,就是破开了,里面也都是剧毒的脓液。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试炼弟子来到此处,纷纷加入了攻击的行列。

  “这毒蛤不简单啊,咱们各自为战肯定不行,不如暂且联手,明确分工。”说话的是陆旭曾今见过的张重,此刻他正指挥着傀儡喷射出一道道白光攻击一只妖兽。

  “张重说的没错,大家暂且联手对付这毒蛤。”

  其他有声望的试炼弟子知道继续这样的话,不知道要磨到什么时候,一个个利用自己的威信,统一各个方位的同宗弟子。

  陆旭刚一来到此地就见到了这样一种情况,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熟人,像公孙贺、步锋、张重以及同宗的萧慕白、薛钰彤、铁男等人。

  看了片刻后,陆旭就走向了紫霄宗的所在,此刻来到此地的紫霄宗弟子只有不到五六人,也不知是都死了还是没来趟这趟浑水。

  萧慕白等人看到陆旭来到,俱都愣了一下,显是没有想到他也敢来这里,要知道敢来迷雾谷的试炼弟子,莫不是一等一的高手,才有信心来争夺。

  嘶嘶嘶嘶……

  这三头毒蛤不愧是二级妖兽,在各个宗门的联合打击下,依旧强悍无比,不时有两三名试炼弟子被喷出的毒气击中,忙退下去疗毒。

  不过到了现在,它们已经是困兽犹斗,各宗中几乎每一宗都有几个实力超强的人,毒蛤虽强,又怎能抵挡得了众人联手,时间一长,便被打的节节败退,无法阻止有效的攻击。

  “杀!”

  “杀!”

  一片片的各色落在三头毒蛤身上,绽放出朵朵血花,至于各宗顶尖高手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极品法器,杀伤力是普通试炼弟子的数倍不止,明显是攻击主力。

  大约半刻钟过去,三头毒蛤先后哀鸣一声,巨大恶臭的身体如山般倒塌,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轰!

  毒蛤的死去仿佛吹响了进发的号角,刚才还协同作战的众人,当即一哄而散,争先恐后的激射进迷雾谷之中。

  陆旭将龟盾祭出护住身周,也随在众人身后射进了谷内。

  迷雾谷果然谷如其名,里面整个被浓雾笼罩,让人看不清事物。而且里面岔道纵横,一个岔道连接着一个又一个岔道,错综复杂,难以计数,有时还有十字岔道通向上或者左右的方向,让人摸不出头脑。

  不一会,众人就四散而开,在岔道之中乱窜起来。

  陆旭进入一个个岔道,然后走出,又进入另一个岔道,如此循环……。

  嗡!

  不知过去多久,前方传来一阵灵力波动。

  这阵波动来的如此突然,好像是有人在前面斗法。

  “难道有人发现了迷罗草?”

  重重吐了一口气,陆旭掉转身形,进入下一个岔道,往灵力波动的所在飞身而去。

  前方的灵力波动越来越清晰,陆旭没费什么功夫,就来到了一处广大的岔道中。

  这个岔道颇为宽广,四周生长着不少的植物,在岔道中央的一处泥土中,一株白色的仙人掌状的灵草郝然生长在哪里。

  “迷罗草?可惜只有一株。”

  陆旭心神一动,这株迷罗草还未成熟,虽然只有一株,但这可是个好兆头。

  往前走了几步,陆旭忽的心生警觉,,刚才明明具有强烈的灵力波动,怎么这会就不见人了。仔细一阵搜索,果然在迷罗草的不远处,有一处焦黑的泥土,似乎有尸体在此处被焚烧过了,他心中一沉,连忙往右侧避开。

  哧!

  泥土下无声无息的冒出来一根两米长的白色光刺,光刺速度极快,发出锐利的破空声,若不是陆旭灵魂力感知敏锐,说不得也要被刺个对穿。

  站在原地没有动弹,陆旭祭出青色飞剑与白色光刺交缠在一起。随即凝望着迷雾中的某处,忽的手指一弹,一道风刃激射而出。

  噗

  风刃击在岔道的岩石壁上。

  随即就见迷雾中人影一闪,出现了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

  郝然是一个云罗宗弟子。

  这人见到陆旭竟然看透了自己的伏击计划,微微有些惊讶,其事前解决了一个与自己争夺灵药的奇巧宗弟子,听到后面的动静后当即决定隐藏起来伏击。这株迷罗草还未成熟,价值不大,还不如伏击其他弟子得来的财物更加丰厚。

  “小子,看来我小看你了,不过既然碰到了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名云罗宗的弟子看着陆旭冷冷的道。

  “是吗?”

  陆旭嘴角一勾,忽的右手并指为剑,轻轻向前一点,一块半透明的月刃旋转的激射向这名云罗宗弟子。

  “嗯?极品法器。”一见陆旭的出手,云罗宗弟子当即一愣,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拥有极品法器,这下可麻烦了。不过下一刻,一股火热的贪婪就淹没了其心中的迟疑。

  其单手一拍储物袋,拿出一只青色的小葫芦,手中掐诀,忽的一拍葫芦口。

  只见青色的葫芦上灵光一闪,一枚枚青色的细针自葫芦中飞射而出,细针在半空中链接在一起,形成了一条青色的细蛇,当即与月刃交缠在一起。

  青光与白光交缠,闪烁出剧烈的光华。

  随即,这名云罗宗弟子又自储物袋之中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篆,略一念动咒语,就将符篆贴在了青色的葫芦上。

  黄色符篆随着咒语表面黄光一闪,随即化作一道黄光钻进了青色的葫芦之中。

  那青色的葫芦在黄光钻入其中之后,光滑的表面剧烈的闪烁了几下。云罗宗弟子见此大喜,手中连连掐诀,忽的一拍青色葫芦。

  只见青色葫芦口灵光大盛,下一刻无数的青色细针从葫芦中激射而出。这些细针围着云罗宗弟子一个盘旋,忽的,在半空中一根根的整齐排列成了一面针墙,呼啸的朝着陆旭袭来。

  陆旭见此面色一冷,单手一拍储物袋,天罗网就出现在掌面之上。略一催动法力,就往针墙袭来的方向一抛。

  只见金网在空中喷出大片的金光,顷刻间就射出一道道金丝,构造成一张巨大的金色巨网。金光一个闪烁后,就将对面射来的针墙尽数网住。

  针墙在金网之中再也保持不住整齐的队列,当即四散而开企图突破金网的封锁。但左冲右突之下,却发现方一靠近金网的边缘,就仿佛有一道金色的屏障挡住了去路,怎么也突围不出去。

  “什么,天罗网。”那云罗宗弟子见到陆旭祭出的金网当即脸色大变,其身为云罗宗的弟子自然知道这件大名鼎鼎的宝物,不过这天罗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紫霄宗的小子手中,难道……不会的,不可能。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