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一十章 争夺

第一百一十章 争夺

  陆旭见对方惊愕的样子,冷然一笑,趁此机会单手掐诀,遥遥一指半透明月刃。

  月刃当即白光一闪,击退青色细针化作的细蛇,瞬间幻化出数道残月,激射向震惊中的云罗宗弟子。

  耳中听到破风声袭来,云罗宗弟子这才从震惊中清醒,当即脸色大变,急忙祭出护盾。只不过已经晚了,一道道残月犀利的切割开护盾,顷刻间就将这名云罗宗弟子的身体斩的四分五裂。

  “呵呵,这天罗网的名头还真是大啊。”陆旭苦笑一声的将天罗网收回,似乎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听说过这件法器。

  其实陆旭不知道的是,拿着天罗伞的赵毅本身虽然实力强劲,但也不至于让这人这么忌惮。但关键是这件极品法器是云罗宗的那位金丹期祖师当年所有之物,当年这位金丹期祖师拿着这件天罗网可是着实击杀了不少的天才,这才成就了天罗网的赫赫威名。

  陆旭单手一招,将对方的储物袋以及青色葫芦等法器收起,随即弹出一个火球将尸体毁掉。这才走到那株迷罗草的旁边,掏出一个玉盒,小心的将迷罗草连同根上的泥土一起挖出,放在玉盒中再贴上一张符篆,这才放进储物袋。

  随即他看了看岔道四周,确定没有其他灵药后,陆旭小心翼翼的走出岔道,来到另一处岔道上。

  岔道四通八达,连接着一处处另一个岔道,再加迷雾阻碍了灵魂力的扩散,比所谓的迷宫还要复杂,仿佛没有尽头存在。

  “还是到处走走吧!”

  陆旭实在理不出什么头绪,只有硬着头皮碰碰运气。

  一天后。

  一条条岔道……

  两天后。

  一处处十字岔道……

  前后左右后面连着前后左右……

  两天之内,陆旭也不知道自己走过了多少岔道,到了后面,已经彻底绕晕了,走到哪里算哪里。眼见试炼的时间就要结束了,不禁有几分焦急起来。

  ……

  另一处广大的岔道里。

  岔道中央是一片湿润的泥土,这处湿润的泥土不过几丈方圆,中央是两株白色的迷罗草,散发出一阵阵灵药的清香,隔着很远,已经能让人闻到。

  “哈哈,天助我也。”湿润的泥土旁,铁剑门于扬一眼就看到了那两株迷罗草,呼吸略微加速。

  恩!

  转过头,他看到了一个人。

  是百兽宗‘半兽人’崖虎。

  “崖虎,怎么,想和我争夺迷罗草?”于扬脸上带着邪气和杀气,大有一言不合,血溅五步的味道。

  崖虎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残忍的冷笑,开口道:“于扬,宝物无主,凭什么说是你的。”

  于扬阴冷一笑,“看来你不但想得到迷罗草,还想要和我较量一番,很好,今日你就留在这里吧。”

  “嘿嘿,谁死还不一定,难道你以为吃定我了,几年前一战你也没有胜过我。”两人都是凶名在外之人,实力也在伯仲之间,崖虎还真没怕过对方,更何况现在还有迷罗草的诱惑。

  “死!”

  于扬是什么人,为了追求剑道巅峰残忍嗜血不下于崖虎,只不过没对方那么喜欢杀人而已,此刻崖虎话一出口,他已经动了杀心,手中银色长剑出鞘,剑气如虹的斩向崖虎。

  “妖虎,给我灭。”

  崖虎早有准备,身体一震,一头妖虎从灵兽袋冲出,喷出一道黄光挡住了银色长剑的剑气。

  砰砰砰……

  双方气劲冲撞在一起,岔道里炸起大片的石渣碎屑。

  银色长剑光华一闪,于扬神情阴森,一连斩出十一道剑影。

  “给我死!”

  剑影撕裂空气,发出鬼哭狼嚎的恐怖咆哮,一眼望去,仿佛空气都被剑影抽空了,十一道剑影交错纠缠,宛如天罗地网,兜头罩向崖虎,欲要把对方切成数十截。

  崖虎桀桀森笑,“于扬,如果你仅有这点本事的话,还是把迷罗草让出来为好,否则今天你就是死路一条,我要拿你的脑浆喂我的妖虎。”

  说完,他仰天大喝一声,身上一股浓烈的法力扩散出去,随即其身后出现了一道妖虎的虚影,幻化出一道道虎影飞扑而来,仿佛永无休止。

  “嘿嘿,是吗,我看你能挡住我几剑。”

  两人都是狠人中的狠人,一个残暴嗜杀,一个冷血无情,死在他们手上的修仙者以及凡人不知有多少,可谓是杀人如麻,身上的杀气能把低级修士活生生吓死。

  此刻两人一交手,空气之中充斥着可怕的煞气,杀气,邪气,让人闻之肝胆俱丧。

  “去死!”

  战况焦灼之中,于扬突然施展秘术,将银色飞剑祭在半空,用尽全力喷出一口精血,无形有质的剑气顿时笼罩住崖虎,迅速凝实,最后形成一把银色巨剑,重重斩下。

  卡擦!

  在其背后的妖虎虚影被击破,崖虎危在旦夕。

  “于扬,让你尝尝我真正的压箱底绝招。”崖虎双目圆睁,身上暴虐的气息冲天而起,雄壮的身躯仿佛突然胀大了几分,其脸上一阵扭曲,竟是生生变成了一个半人半虎的怪物。

  轰隆!

  银色巨剑被抓碎,半人半兽的崖虎冲天而起,势如破竹的飞扑而来。

  “可恶,原来这就是你半兽人名号的由来。”于扬见自己的银色巨剑被破,脸色一阵苍白,突然祭出一大把的符篆,随即朝着另一个岔道激射而逃。

  “于扬,算你逃的快,不过下次再让我遇到你,必会杀你。”眼见于扬已经借助大把符篆的掩护遁走,崖虎当即狂笑一声的道。

  “可恶。”

  于扬脸色苍白的在岔道里狂奔,似乎对刚才的战斗还是耿耿于怀。这两人算是六派之中齐名的人物,双方不知大战过多少回,每次都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没想到这次自己竟然输给了对方。

  于扬一走,崖虎当即走到那两株迷罗草前,只见黄光一闪,两株迷罗草就出现在其手中。

  ……

  又是半天过去。

  陆旭多少有点疲惫,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心灵上的疲惫,这无穷无尽的岔道在迷雾的笼罩之下仿佛一模一样,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继而心生烦躁,控制不住情绪。

  再加上试炼的时间就要结束了,时间已经不多了。

  不知又过去多长时间,陆旭走路的姿势定格,一股浓郁的药香传进了鼻中。

  “是迷罗草,而且还不止一株!”

  脚步加快,陆旭衣袂飘飘,身形左拐右拐,顿时没了人影。

  片刻过后。

  陆旭来到一个椭圆形的小空地边,没有多做犹豫,他抬起脚步,一步踏了进去。

  这片空地,空旷旷一片,大概有一个篮球场般大小,呈椭圆形,另一边还有两个岔道能够通往这里。

  而空地的边缘一角有一处湿润的泥土地,泥土上赫然是一株株的迷罗草,只有两株是已经成熟的,除此之外还有二十多株小小的幼苗。

  “迷罗草幼苗!”

  陆旭心头火热,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而且还有二十多株,加上这一批幼苗,炼制筑基丹的灵药就全都凑齐了。

  将这些灵药采集了之后,陆旭禁地之行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即使马上就出去也没关系。

  紧走几步,陆旭来到那片湿润的泥土边,一拍储物袋就要采集迷罗草幼苗。

  哧!

  这个时候,一道红光横扫过来,力道极度凝练,尚未临身,陆旭就感觉浑身肌肉骨骼收紧,一股血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

  陆旭不惊不慌,手指并指为剑,轻轻一点,月刃随之激射而出。

  轰!

  红光湮灭,陆旭看向浓雾的某处。

  “阁下是何人?”

  陆旭神色冰冷,对方出手就施展杀手,看来打算彻底击杀自己,要不然自己反应够快,这一击就能让自己重伤垂死。

  一个身影在岔道口闪出,这人大概二十出头,脸色微微有些异样的苍白,身着一件黄色长袍,面无表情道:“哼,这里的迷罗草都是我李云峰的。”

  “你的?笑话,有本事就来拿。”对方既然已经下杀手,陆旭自然也不会和他客气。

  李云峰目中有冷芒闪烁,对方只不过是一个炼气期第九层的紫霄宗修士,如果是那罡灵根的萧慕白或许他还会忌惮几分。

  “马上离开,我可以饶你一命。”李云峰暗暗扣下一物,为雷霆一击做好准备,语气淡漠道。

  “想要迷罗草,或许你没这个命。”陆旭双目一冷,单手一指,月刃激射而出。

  “好,既然你要找死,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李云峰身体不动,单手一抛。

  无声无息,一把黑色的短剑破空击出。

  啵的一声!

  短剑与月刃自半空相接,双方剧烈的交缠在一起。

  “残月。”。

  “黑蝠。”

  李云峰大喝一声,双手连环掐诀,黑色的飞剑闪烁出一阵剧烈的黑气,幻化出一只只黑色的蝙蝠。

  陆旭并指为剑,冲着月刃遥遥一点,月刃表面闪烁出一大片白蒙蒙的光晕,瞬间幻化出数道残月,席卷而出。

  黑色蝙蝠不停的喷吐出黑气,疯狂绞动气流,利用旋转之力,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黑色龙卷风。但意外的是,龙卷风在遇到激射而来的残月之时,仿佛遇到了克星,竟是被残月瞬间击穿。

  顷刻之间,密密麻麻的黑气被残月击破的干干净净,数道残月更是一个呼啸的,直奔李云峰激射而来。

  “什么,不可能。”李云峰见自己黑剑幻化的蝙蝠龙卷风被破顿时一愣,随即脸色变得铁青,重重一拍储物袋,祭出一把黄色的大伞。

  大伞撑开,喷射出一阵黄光,挡向激射而来的残月。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残月击打在黄色大伞上发出了一阵仿佛雨打芭蕉叶的声音,竟是被黄色大伞硬抗了下来。

  “可恶。”李云峰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收起黄色大伞,当即以一拍储物袋,只见四枚圆珠出现在手中,双手更是连连掐诀。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