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遇袭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遇袭

  “什么人?”

  陆旭心中一惊,脚下一点青色飞剑,身形蓦地急剧下落,避过了朝他飞射而来的寒光。随即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黑色的斗篷瞬间穿戴在身上,身形一阵模糊,就消失在了下方的密林中,不见了踪影。

  不一会,在陆旭刚刚停留的半空中,就见两个中年修士的身影激射而来。二人一声无声的交流之后,就朝着陆旭消失的密林激射而来。

  两人在密林某处停下,其中一人身着黑袍,身材高大,脸上有一道由额头到嘴角的狰狞疤痕,整个人显得极为凶恶。另一人身着黄袍,身形瘦削,面上戴着一个恶鬼的面具,似乎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

  看二人的修为,郝然是两个筑基期的修士。

  密林中的某处,陆旭裹着黑斗篷静静的趴在草丛中,脸色一阵变幻:“是拍卖会中的人还是其他杀人夺宝的邪修。”

  陆旭自觉在拍卖会中没有做出什么引人注意的事情,而且他服用了变形丹也不可能有人能认出他就是那个交换走天门金锁阵的人。那么就只能是自己在升级青色飞剑的时候,被有心人注意到了,毕竟为了这把青色飞剑,他可是花了上千灵石购买了不少的材料。

  那身材高大的修士将神识扩散出去,搜索了一圈,才微微有些失望的说道:“那家伙还挺机灵,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避过了我神识的锁定,在这处密林中消失不见了。”

  戴恶鬼面具修士的神识同样失去了陆旭的踪影,也是一阵懊恼的说道:“嗯,的确有点本事,可惜了。你看清楚了吗,他是一个人?”

  高大的修士点了点头说道:“是一个人,今日我看到他从炼器阁中出来,看那掌柜对他热情的样子,身上肯定有不少的宝物。”

  戴恶鬼面具的修士仔细看着周围的痕迹,说道:“这小子应该没有离开,而是利用了什么宝物隐匿了身形,躲在了某处。”

  这两个筑基期的修士乃是一对常年混迹在各个坊市中的散修,专门在坊市当中寻找身家丰厚的落单修士,在对方离开坊市之后拦截杀人夺宝。这些年干下来,倒是收获极为丰富。这一次那个高大的修士无意中发现陆旭购买了大量的珍稀材料,因此盯上了他,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了陆旭离开坊市的日子。两人一合计,就飞快的追了上来。

  跟踪,偷袭。这本来无往不利的手段,没想到在陆旭身上竟然被他躲过了。

  高大修士点了点头说道:“嗯,不错,可惜刚刚的偷袭没有成功,这小子的遁速太快了……”

  高大修士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身后灵气一阵波动,惊骇之下转头看去,只见一张金色的大网滴溜溜升到空中,化作数丈大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高大修士当头罩来。

  戴恶鬼面具的修士见此暗喝一声“不好”,快速的打出一张攻击符箓向金网来源处攻去,手中掐起一道法诀,口中念念有词,一把飞剑法器从储物袋中飞出,源源不断的法力向飞剑中注入,剑尖指向金网来源处,大有将对方一击毙杀的架势,正是围魏救赵的方法。

  轰的一声。

  符篆在密林某处爆炸开来,随即就见一道黑影一闪,一个模糊间,又消失在密林之中。

  那高大的修士不愧是筑基期的修为,大意之下猝然遇袭,依然祭起了一件圆盘状的法器,圆盘闪烁个几下,从中喷出一股巨浪,向金网冲了过去。

  只是有心算无心之下,金网喷洒出大片的金光,将圆盘喷出的巨浪禁锢住,随即朝着高大修士当头罩下。

  高大修士大惊,手中一掐诀,就要祭出另一件法器。却不料在那金网的覆盖之下,以往无往不胜的法器竟然失去了效果。

  高大修士心中一沉:“看来这次碰到硬茬了。”

  戴恶鬼面具的修士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一愣,随即脸色一沉,手中扣下一件短刀法器,暗自戒备。

  忽的,密林中某处一道半透明的利刃激射而出,直奔戴恶鬼面具的修士而来。

  戴恶鬼面具的修士面色一冷,双手掐诀,将手中短刀祭出,迎着半透明的利刃激射而去。

  短刀与半透明利刃在半空相接,各自闪烁出一阵耀眼的光华。

  短刀滴溜溜一转,幻化出几道刀影,盘旋的朝着半透明利刃斩去。而半透明利刃在半空中闪烁出一阵白莹莹的光芒,瞬间幻化出数道残月,迎着刀影攻去。

  刀影和残月在半空激烈的碰撞,引得虚空中一圈圈两色的震荡波纹朝着四周席卷而去。周围密林中的树木,被震荡波打得一阵颤抖。顷刻间,就有十多棵树木倒下。

  戴恶鬼面具的修士见此情形面沉似水,单手一引,将先前祭出的飞剑召回,在空中一个盘旋就要朝着半透明利刃发出的方向攻去。

  “看来今天碰到麻烦了,竟然到现在还找不到对方的位置,真是晦气。”戴恶鬼面具的修士心中暗生退意,本来以为以自己这方两名筑基期修士的实力,对付一个人还不是十拿九稳。没想到对方手段这么诡异,先是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隐匿了身形,接着又用那古怪的金网将自己的同伴禁锢住。

  正思量间,忽的背后感到一股瘆人的寒意,戴恶鬼面具的修士凭借多年从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野兽般的直觉,本能的感到背后有危险。想也不想的向侧面一跳,随即单手一指,将飞剑召回直刺而去。

  叮

  一声金铁相交的清脆声响传来,飞剑却是在虚空中碰到了一件近乎透明的东西,细细一当量,郝然是一枚近似透明的细针。

  戴恶鬼面具的修士见此心中一寒,要不是依靠惊人的直觉,这一下就会被这细针刺个正着。刚要祭出护盾防御,却不料身后一道黄色的残影一个模糊的从身边穿过,就觉脖颈间一痛,身体里澎湃的法力竟是提不起来。

  “什么,我明明在身上加持了防御符篆的?”戴恶鬼面具的修士心中大骇,本能的看向那黄色的残影,一看之下不禁一愣,这残影却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金黄色小猴子,此刻正卖萌似的看向他。这金黄色小猴子毛茸茸的手掌上,一枚枚倒钩似的利爪寒光四溢,随即就陷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当中。

  这一切都只不过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那被困在金网中的高大修士见同伴轻描淡写的就被解决,不禁心中大骇,惊恐的看向那只金黄色的小猴子。

  “你们为什么偷袭我。”

  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出,在高大修士惊骇的目光中,从密林的某处走出了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青年,真是陆旭。

  “我,我……”高大修士心中大急,只想立刻逃命。但却苦于被金网禁锢,一时脱不开身,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个所以然。难道说我们是看你小子有不小的身家,来杀人夺宝的吗,那还不被你五马分尸了。

  “算了,我也不想知道。”陆旭淡淡的摇了摇头,随即单手一指,月刃和飞针一个盘旋朝着高大修士激射而去。

  “啊”的一声惨叫。

  高大修士的身躯被飞针和月刃洞穿成了筛子,瞳孔中除了惊恐、骇然、还有无尽的悔恨,我是倒了什么血霉,竟然碰到这个煞星。

  陆旭毫不客气的将高大修士的储物袋拿走,然后转身向戴恶鬼面具的修士倒毙的地方走了回去。

  这时,戴恶鬼面具的修士上半截尸体通体冒着滋滋响的黄烟飞快消融起来,片刻间工夫就化为一滩血水。

  而尸体的下半身则顺着上面流下的血水,同样的飞快溶解开来。

  陆旭见此心中一喜,这虚空猿利爪之毒,竟然厉害如斯。

  放出两个火球将尸体毁灭了之后,陆旭将几样法器以及虚空猿收回,重新祭出青色的飞剑,朝着紫霄宗的山门激射而去。

  全力飞行的陆旭,不到半天的工夫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他二话没说,先把储物袋中的布阵玉简找了出来,再把心神投入进去,仔细阅读起那套布阵法器的用法。

  陆旭打算把其它的事先放到一边,先把洞府的护府大阵布好再说。毕竟没有任何仿佛的洞府,让他心里很没有安全感!

  这套天门金锁阵的布置非常简单明了。

  按照准确位置将阵旗和阵盘插好和埋入地下,将几块灵石按要求摆成个小型法阵的样子,镶嵌在阵眼处,给整座大阵提供足够的灵力。

  这样大阵立即就可运行起来,而阵法的主人只要稍微了解一些简单的操纵手法,就可用留在手中的主阵旗,催动大阵运转不同的阵法变化,困死迷幻禁锢敌人。

  陆旭将布阵法器按照要求该插好的插好,该深埋的埋下,然后一咬牙将几块中阶灵石镶嵌了上去。这是他特意在坊市中兑换好的一批中阶灵石,毕竟低阶灵石维持阵法的话,稍显单薄了一些。

  试了试大阵的运作,看起来很不错地样子。但困敌防御的具体威力怎样,这还要等外敌入侵时才可检验到。但光凭它能把洞府附近数十亩范围全笼罩在其内,从外面看不出丝毫的异样。这就让陆旭大感价有所值!

  陆旭这才稍稍安心下来,回到自己的卧室内,开始考虑自己接下来的修炼问题。

  要想有机会侥天之幸进入金丹期,首先必须满足几个条件,有个上好的功法、万中无一地资质、莫大的机缘等等。只有同时满足诸多条件,才有那么一丁点的希望。

  筑基的难度与其相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毕竟,筑基只要有足够好的资质和一两颗筑基丹的话,能成功筑基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而结成金丹,即使具备了上面的所有条件,真能结成金丹的修士,还是寥寥无几。所以每一名金丹期修士地出现,几乎都是一门一派召开庆典,进行大肆庆祝的时候,而且很快就会传遍了当地地修仙界。

  而紫霄宗,甚为八国同盟六大派之一的修仙大宗,金丹期的修士也就只有十余人,可想而知金丹期的修士多么稀少。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