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柳州城

第一百二十六章 柳州城

  柳州是燕国诸州当中面积最大的州府,但论富足程度却是排在燕国的倒数,唯有州府所在地的柳州城算是繁华。它地处燕国南部,土地贫瘠,多荒山大岳。

  虽是贫困,但柳州城却是货真价实的柳州第一大城。贯穿燕国南北的青柳大运河就从此城中心穿过,再加上另外几条水陆干道也汇经此地,因此交通极为发达,可称得上是水运枢纽,商贸要道。每年从此经过的商户、旅人更是数不胜数,极大带动了此地的经贸活动,所以柳州城成为全州第一大城,并不一件稀奇的事。在整个燕国来说,柳州也仅有柳州城能拿得出手。

  在柳州城,大小车行、码头、船户极为繁多,遍布全城各处。从事这一行的车夫、苦力、船工更是多如牛毛,有数万人之多,薛霸就是其中一位靠码头为生的人。

  薛霸名字叫的响亮,人却是长的斜眉歪目,一副歪瓜裂枣的痞子模样,不过因为好勇斗狠、打起架来不要命,倒让他在码头上混成了一个帮派小头目,手下管着数十名苦力脚夫,靠帮过往商客搬运货物和行李,拉拉人力车为生。

  因此当今日一早,薛霸来到这小码头时,他的几名狗腿子急忙凑了过来,恭敬的称呼道:

  “霸爷早!”

  “霸爷来了!”

  ……

  薛霸听到这些称呼,人不禁有些飘飘然,毕竟能被人称呼一声“爷”,这也说明他在此地也算是个有身份的人物。因此他摆足了架子,从鼻子中哼了一下,就算是回应了这些手下的问候。

  “什么霸爷,不就是混子吗?”

  “就是,还是只疯狗!”

  “哈哈!哈哈!……”

  ……

  一阵冷嘲热讽的讥笑声,毫不掩饰的传进了薛霸的耳里。

  薛霸听闻之后,脸色蓦然沉了下来,心情在刹那间变坏了。薛霸虽然在柳州城上层上不得台面,但因为其性情乖张,一旦起了冲突混不要命。加上着实手下有几个从生死搏斗中走过来的兄弟。如果不能一下子将几人全部打死,后患无穷,所以平时倒是没什么人敢惹。

  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要弄死他很简单,但无论你花费了多小的代价杀了他,导致他手下的报复,都会觉得不值得。

  他慢慢转过头,向站在码头另一边的数十人望去,把目光落在了一位膀大腰圆的络腮胡子大汉身上,眼中闪过几分忌恨之色。

  要说这柳州城码头最让薛霸痛恨的人,这络腮胡子大汉绝对能排在前三位。假如有人告诉他,用他全部家财能换取这名络腮胡子大汉彻底从世间消失,薛霸可能不会同意。但如果改口只要他财产的一半,那他会毫不迟疑的答应下来。

  这络腮胡子大汉原名叫什么早已无人知道,码头的人要么称呼其“斧爷”,要么直呼其绰号“斧把子”。他是另一个小帮会“斧头帮”的帮主,说是斧头帮,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群城内的无赖加上码头的脚夫组成,只因帮众人手一把斧头,才称斧头帮。

  一山尚且不容二虎,何况这个财源滚滚的码头。因此两帮人从一开始就不太对头,再经过几次争夺地盘的冲突后,他们之间关系就更加的恶劣了。现在互相之间见了面,两帮人不是指指点点,就是推搡怒骂,时不时的就会来几次群殴。

  手下尚且如此,那就更别说做为此间地盘的最大获益者,薛霸和斧把子了。二人更是互相瞅着对方极不顺眼。但双方实力差不多,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打斗不下上百次,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因此二人虽然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独占此码头,但也只能暂时强行忍耐克制。不过他们自身积压的不满和怒火,通过手下们的口头冲突发泄出来,这倒成了二人每次见面的的必行惯例。

  这不,薛霸的手下没等他示意,就有几个牙尖嘴利的人,毫不客气的反击起来。

  “什么斧头帮啊,不就是一群劈柴的?”

  “就是啊!”

  “整天拿着把斧头就以为自己了不起啦?”

  “还斧头帮,狗屁!”

  “哈……”

  原本听着自己手下嘲讽对方,露出一脸得意之色的斧把子,听到此言后,腾得一下脸就黑了下来。而薛霸则笑了起来,他满意的拍了拍这几名手下的肩膀,以示鼓励。

  斧把子的手下不甘示弱,纷纷扬起身上必带的斧头,各种污秽不堪的恶毒话语全都成串的喷了出来。薛霸那边自不会客气,大家都是带把的爷们,谁怕谁啊!自然是什么不好听,什么难听,就拣什么加以反击。

  作为他们头头的薛霸和斧把子,则坐在一旁冷眼观瞧,他们可是有点身份的人,自然不能加入这泼妇般的骂战活动中。这两人都是残暴冷血之人,要么就怒而杀人,嘴上的口活可不屑于做。

  正当两拨人骂的天雷勾地火,秋水共长天一色之际,忽然薛霸的一名手下惊呼了一声:“有大船靠过来了!”

  这句话立刻让骂得热火朝天的近百余名大汉,呼啦一下,全都收了声,同时扭头朝河边望去。毕竟这年头,什么也比不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要吵架,每天都可以,别耽误了挣银子。

  当大汉们看清楚靠上码头的那条船时,俱都兴奋起来,那只是一条楼船,看情形里面能坐下不少商客的样子,肯本是大生意上门。

  这也难怪,这个码头虽小,但位置却是极好,时不时的就会有大船来此处。当商贸旺季时,更是出现过每个时辰来一条大船的盛况。

  这只大船,在码头停住之后,从船上当先走下来一个人。看起来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相貌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这个年轻人身穿普通文人青衫,看起来像个书生,正是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赶到此地的陆旭。

  陆旭从宗门出发,坐上了这条大船,直奔九邙山附近的柳州城而来。

  结果一个月的时间后,陆旭一路顺风的来到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出生地,踩上了这个不起眼的码头上。

  这个码头给陆旭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还是这么烂。

  和脑海中的记忆一样,整个码头全部都用简易的木板搭制而成,不但地方狭小简陋,而且东一处西一角的堆得到处是烂筐、破袋子,显的脏乱无比。而在码头上搭建的唯一两座竹棚内,各站着数十名精壮的汉子,这些汉子上半身要么光着膀子,要么只穿一件短褂,全都透露出一股汗酸的味道。竹棚边是一排排的类似于黄包车的人力车,由于码头离城里有一段距离,这些人力车就是载人用的。

  现在这些汉子,此刻全都不眨眼的注视着陆旭,有些人眼里还露出了热切的眼神。

  陆旭愣了一下后,但随即微微一笑。

  这记忆中码头就是这样,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上岸的客商携带的物品多少,都要花钱雇本码头的一辆人力车进城。如若不然,就会遭遇到这些苦力脚夫的不善对待,甚至会被毒打一顿也说不定。

  陆旭这次来是打算回九邙山看看的,并没有打算惹什么麻烦,因此他很老实的招呼了一声:

  “我要雇辆车,有没有人来啊!”

  薛霸这时已收回了目光,通过刚才一番审视,他心里已认定这个刚下船的年轻人,多半是个书生。这样的读书人,每年都会在柳州城出现许多,这种人一般身上都有不少的银子。因为只有家境富裕的人家,才能读得起书。

  不过这样的读书人也最好面子,喜欢讲排场的,是极品的冤大头。只要稍微恭维他们几句好听的,这些读书人自矜身份往往除了付说好的车钱外,一般还会额外给不少的赏钱。所以对被雇上的人来说,还是门油水很足的生意。而且看对方腰间那两个黑色袋子鼓鼓的样子,恐怕还是头流油的肥羊。

  对于这样的肥羊,薛霸和斧把子是有过约定的,双日是薛霸,单日是斧把子。如果要图财害命的话,就两人一起,得到的财物平分。今日正好是单日,轮到斧把子了。

  想到这里,薛霸望了对面一眼,只见斧把子对着四周的手下,低声说了几句,随后一名汉子兴高采烈的跑出了人群,向那年轻人冲去。

  “这位少爷,您去哪啊?”汉子拉着辆人力车跑了过来道。

  “进城。”陆旭啪的一下将手中的折扇打开道。

  随即,人力车拉着陆旭直往柳州城走。

  薛霸看着那书生渐渐远去的背影,终于收回了垂涎欲滴的眼神,他压住了心中的惊喜,不禁转头和对面的斧把子对视了一眼。他有预感,对方腰间的那两只黑色的袋子里肯定有着不少的油水。

  果然斧把子也是面带惊喜,此时他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冲薛霸使了个眼色。薛霸立即心领神会的和其走到了附近的一个破旧的方桌边。对方是个读书人,还是一个人,而且身上带着大量的财物,这简直就是在勾引他们谋财害命啊。

  “五五分账!”薛霸低声的直奔主题。

  “四六分,今日是单日,这本来就是我们这边的生意”斧把子毫不客气的一口拒绝。

  “哼,你莫非是忘了我们的约定,这种事情咱们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我薛霸以前可是都五五分账。”薛霸阴着脸,一针见血的说道。

  “这……”斧把子犹豫了起来,这样的肥羊可是不多见啊。

  “哼!你再想一会儿,恐怕其他帮派之人,就盯上了这只肥羊了。”哼了一声后,薛霸冷冷的道。

  “好吧!就这么定了,按约定办事。”斧把子咬了咬牙,终于应允了下来。

  “好了,我们快追上对方,别这小子进了城,可就不好动手了。”薛霸急忙催促道。

  “嘿嘿!你放心好了,我让那手下,带他走了城外的窝棚,现在赶去,正好堵住他们。”斧把子奸笑道。

  “这太好了,哈哈哈!”薛霸表面上露出了惊喜之色,心里却一凛,暗自对斧把子加强了几分提防之心。如果这次自己没来说,恐怕这厮就要吃独食了。好你个斧把子,老子早晚要收拾了你,还不知你在背地里背着老子干了多少回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