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似家不是家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似家不是家

  一走出码头,陆旭就让拉车的大汉把自己领到一处城内的客栈去,打算先好好歇息一下,再前往九邙山。

  那汉子满口答应着,拉着陆旭向城里方向走去,可一路之上七拐八转,走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见到柳州城的影子。

  陆旭悠闲的摇着折扇,可见到所走的路径,越来越偏僻,遇见的行人越来越少,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的记忆中通往柳州城的路可不是这么七拐八拐的,看着方向,倒是像去城外的窝棚区。

  果然,当被带到一片十分肮脏,到处乱糟糟的窝棚时,陆旭苦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应该是碰到了黑车,这是打算要图财害命的节奏啊。

  就在陆旭哭笑不得之际,前面的一处肮脏的巷子深处,突然闪出了十几条大汉,这些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好像在码头的棚子内都曾看见过。

  这些汉子,手持各种木棒、长刀,此刻不坏好意的注视着陆旭,而那名拉着人力车的车夫,也猛然间放下人力车,从怀里掏出一把尖刀,转过头来冲着陆旭嘿嘿奸笑着。

  陆旭叹了口气,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自己本来没打算惹麻烦的,毕竟是老乡吗,不要把老乡和老乡之间的关系弄得这么复杂。

  “小子,别怪我们心狠,谁让你带着这么多银子上路的,要怪就怪世道不好,我们也要养家糊口。”一声阴测测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陆旭转过身子一看,身后也出现了七八名壮汉,为首的二人,一个膀大腰圆的络腮胡子,一个瘦瘦的歪头鼠目,正是斧把子和薛霸。

  像这种谋财害命、杀人夺财的勾当,此二人也不是头一次做。他们都明白,虽然对方是读书人的身份有点麻烦,但只要把活干的干净利索脆,不留下什么痕迹,像这种不是本地人的失踪案,即使有人去报案,官府也肯定不会去理会。毕竟此地每年的失踪人口太多了,不可能一一费力去寻找。即使是最有身份的读书人,死了也不会闹出多大的动静。

  所以斧把子说完之后,便不在迟疑,冲那十几名汉子使了个眼色,那些人便挥舞着手中凶器,恶狠狠的向被包围的陆旭冲了上来。

  陆旭看着这些大汉嗜血的凶狠样子,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杀机,他最恨这些谋财害命的黑车了。前世的新闻里,就出现了不少女大学生坐黑车失踪的事情。

  “悟空,杀了他们,一个不留。”陆旭一拍腰间的灵兽袋,冷冷的向虚空猿命令道。

  虚空猿一出灵兽袋,低声吼了几声,吼声中夹带了一丝的兴奋,它猛然窜了出去,一下子冲进了迎面而来的人群中。

  “呼”的一下,它一爪抓出,快如闪电,抓在了一名大汉的头颅上,那名壮汉立刻犹如沙袋一样,斜着飞到了石墙之上,鲜血脑浆流淌了一地,脑瓜只剩下了半边。

  而这时,一把尖刀和一根粗粗的木棒,趁此间隙同时落向了虚空猿的背后。

  虚空猿身形一个模糊,就消失在虚空中,下一刻,尖爪一挥,划了个半圈,“砰”“砰”两声,那两名汉子的兵器刚和利爪一接触,便飞向了空中,他们的虎口鲜血淋淋了。

  紧接着虚空猿再一次消失,利爪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向后飞快的横扫了出去,那两名汉子立即被爪中腰腹,横飞到一丈多远,倒在地上被腰斩成了两截。

  这一幕,被其他人看到眼里,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这迷你小猴子的目光中更是露出了极度恐惧的惧色,纷纷踌躇不前。

  可即使他们停了手,虚空猿却毫不客气的连连出手,又破开了身侧两人的脑瓜,没有陆旭的命令,它是不会主动歇手的。

  薛霸和斧把子的脸色很难看,很明显他们走了眼,没想到这个文弱的书生,竟然身怀这么厉害的宠物。

  “杀了这只猴子,每人赏银一百两!”薛霸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急忙冲身边的几位手下,颁下了重赏。

  薛霸身边的人一听此言,脸上都露出了喜色。这些人虽都是脚夫,但俱都身强力壮,而且那种小猴子太小了。围攻之下也就没什么好怕的,还以为那小猴子只是速度快些,再加上偷袭而已,因此并没有什么惧意,现在在这笔重金刺激下,纷纷向虚空猿冲了过去。

  斧把子听了薛霸的话后,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便沉着脸一言不发,只是目光飘忽不定的向陆旭身上瞟来瞟去。

  斧把子此时,正在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刚刚死的这几个人可都是他的手下,而且结束之后的安置费就是一笔,否则可就会寒了兄弟们的心了。

  而且当他一看到那小猴子出手,心便咯噔一下,沉到了底。他想到了以前听说过的一些传言,这只小猴子恐怕不是一般的宠物,不会是碰到那些传说中的灾星了吧。

  但此刻说什么都晚了,为了能够活命,看来只有打那个文文弱弱的书生的主意了,很显然这读书人不像什么练家子,只有把此人胁为人质,才有可能制住那小猴子。至于那笔银子的主意,他此刻顾不着了,能有这么厉害的宠物在身边,恐怕不是什么普通人。

  斧把子想到此处,便趁着那几名手下也冲了上去之时,向薛霸递了个眼色后,便悄悄向坐在车上的陆旭靠去。

  陆旭正背对着斧把子,悠哉悠哉的看着虚空猿发威,斧把子虽然把脚步放的极为轻微,但怎么可能瞒过陆旭的神识。

  所以当斧把子离陆旭只有数步远,开始凶神般的猛扑过来时,陆旭身子轻动了一下,整个人突然诡异的变成了面朝斧把子而坐,望着冲过来的斧把子微然一笑。仿佛先前就是这么面对着他坐着一般。

  斧把子大吃一惊,但人已扑了上去,根本无法后退,无奈之下,只好大喝一声,伸出两只粗大的大手,狠狠的向对方抓去。他心里祈祷这书生真的是个文弱的读书人,能被他的凶狠模样给震住,让他一下能得手。

  陆旭见这名络腮胡子大汉仍不知死活的向自己动手,脸色蓦然一沉,唰的一下,单手轻轻一弹。

  斧把子暗叫不好,急忙收住了脚步,想回头就跑,但忽然觉得脖颈一凉,一条血线从他喉咙处浮现了出来。斧把子急忙用手拼命捂住喉部噗噗的冒血部位,却不料刚一碰,头颅就掉了下来,人就瘫倒在了地上。

  薛霸的脸色已变得煞白,他亲眼看见那个书生,只是手指轻轻一弹,然后斧把子的头就诡异的掉了下来。

  那书生似乎感应到了薛霸的注视,他抬起头,冲薛霸轻笑了一下。

  薛霸立刻如同见到了混世魔头一样,急忙把目光收了回来,他如今对斧把子这个对头的死,不但没有丝毫高兴之意,反而心中充满了兔死狐悲之感。

  他现在也完全醒悟了,这书生哪是什么肥羊,分明是催命的黑白无常。而自己这些小鬼,竟然稀里糊涂的自动往这些黑白无常手心里撞了去,这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薛霸此时唯一的指望,就是那些手下能制服那名小猴子,这样或许还能依仗人质,不,依仗猴质,和对方谈谈条件,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可薛霸看清楚那小猴子那边的情形时,呆若木鸡了。

  二十余名大汉,如今浑身是血的全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而小猴子正抓耳挠腮的跳到那书生的怀里。

  而且那些死去的大汉尸体上俱都冒着滋滋响的黄烟,顷刻间就消融成了血水,让他的脸色一下变得有如白纸。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陆旭摇了摇头,手指一弹,射出一道风刃。

  “不要啊,我投降,我愿意把全部家财贡献给公子,我愿意给公子当牛做马……”薛霸见陆旭的动作顿时吓得屁股尿流,连忙跪下求饶,可话还没说完,头颅就掉了下来。

  九邙山说是山,但只是一个概称,还包括了山脚的一个小镇。虽然地处偏僻,但却也市井繁荣,算是个极大的镇子。不过此处家家户户俱都熟识,再加上山野之地人口流动不大,一旦镇子里来了什么生人极为明显。因此陆旭一进镇子,就引起了镇中人的注意。

  陆旭静静的走在镇子里的小道上,激动地看着九邙山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每当看到一处与他记忆中离开时毫无变化的地方,心中总有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或许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把自己当做是这个世界的陆旭了。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父亲,你在天有灵,亲眼看着,我筑基成功回来了。”

  陆旭熟络的走大街穿小巷,渐渐走到了两棵大槐树迎客的一条长巷中。巷中第三处院落,就是他的家。父亲虽是修仙之人,但除了去坊市外倒是大部分时间还是呆在这里。

  眼看着院门近了,陆旭刚要打开大门,忽地见那院门儿轻启着一条缝隙,不由得一怔:“怎么回事?家里也没留下人了呀,难道遭了贼了。”

  陆旭眉头微微皱起,猛地一推院门……

  院中很乱,地上丢着许多杂物,一进门不远,就是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面满是各种动物家禽的粪便。再往右看,当年父亲亲手栽种的一些灵药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草棚,棚中养的有牛有驴,贴墙则是猪圈和羊圈。

  而里面,那三间大瓦房,房顶的瓦已经没了,露出掺了稻草的黄泥顶盖儿,窗户和门也没了,一只鸭子正在空荡荡的窗台上嘎嘎的叫嚷着。而另一边,一大群的鸡鸭鹅正凌乱而吵闹的在院子里乱走。

  陆旭脸色一沉,攸而又变得铁青,身子微微颤抖着,额头蚯蚓般突起一道道青筋:“这是谁?这是谁?把我家当做了养牲口的地方?是谁拆了家里的门,不好,灵位呢?”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