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打上门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打上门

  陆旭打量了一下这个和他说话的人,三十岁不到,脸色黝黑。

  手里拿着一把样式很奇怪的长刀,头发披在脑后,呈现异样的黄色,似乎不像是本地人的样子。

  这人的修为到了炼气期第五层,不像是宗门弟子,倒像是散修出身。

  陆旭没有想到陆家竟然还有修仙者存在,在他的记忆中九邙山一带除了他父亲应该没有修仙之人存在的,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陆旭也不在意了,以他现在筑基期的修为,炼气期四五层的修士,一只手就能捏死。

  陆旭还在打量这个修士的时候,这人手里的长刀已经带着尖啸直接横劈向陆旭的腰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看他的样子就是想要一刀将陆旭劈成两半。

  虽然只是一刀,可是入眼的却是十几片刀影。陆旭暗叹,这人的战斗力还算不错,在炼气期中期已经算是顶尖了,就是身上的法器差了点。

  这一把长刀法器的威能,在下品法器当中确实是很少见了。而且看他出手的果决和狠辣,应该是经过不少的拼杀,手中的人命绝对不少。陆旭知道如果自己是个普通人的话,这一击就足够将他腰斩了。

  当然这点攻击在他看来还不够看的,充其量也就是蚊子叮咬,连他的护体真元都不可能击破。

  陆旭冷笑,和这种比他抵了几个档次的对手交锋,实在没有挑战性,对方的一举一动全部在他的预料之中。

  陆旭脚下轻轻一点,身形立刻爆退,这幻化出数十道刀影的长刀法器已经被他躲开。

  但是这面色黝黑的披发男子见陆旭躲开了他的长刀,不惊反喜。手中连连掐诀,伸手往地面一指,只见黄土铺平的地面突然破开,一道黑索冲出,笼罩了方圆两丈范围的地面,直射向陆旭。

  他的嘴角露出讥笑,任凭对方多厉害,只要他落地,就绝对躲不开他的捆仙索。

  陆旭原本可以不落地,可是他偏偏落地了,不过他的脚落在地上的时候,那呼啸而来的黑索消失不见,正好凑巧的被他踩在脚底下。

  这面色蜡黄的披发男子本来讥笑的脸立即就凝固住了,他从来都没有想到,有人可以将他的捆仙索轻易的破解了,还以这种不可想象的方式。

  震惊之下,这面色黝黑的披发男子立即就反应过来,单手掐诀一指,他想要将黑索抽出陆旭的脚底。

  陆旭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道传来,口中冷哼了一声,脚底光华一闪。

  黑索已经“崩”的一声断为两截。这面色黝黑的披发男子见此脸色一变,手里掐诀指挥着长刀丝毫不迟疑的攻了过来,长刀已经化成一道影子直接击向了陆旭的小腹,而他自己竟然紧跟在长刀后面,两手各拿着一把短刀刺向陆旭的胸口。

  陆旭没有想到这人除了是一个修仙者之外,竟然还有世俗的武功。

  此时长刀已经接近了他的小腹,陆旭脚下光华一闪,一脚就将长刀踢飞,随即单手一弹,一道风刃射出。

  披发男子脸色大变,手持双刀护在身前,想要硬抗风刃,毕竟他身上还加持这护体防御符篆。

  “咔嚓”一声,风刃仿佛切豆腐一般的切断了披发男子手中的双刀,同时斩在了他的护体防御符篆上。

  这男子退后数步,黝黑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的手腕被风刃的冲击力震断,护体防御符篆也是被破开,胸口已被斩的血肉模糊。披发男子心中大骇,要知道他虽然是炼气期第五层修为,但就是炼气期第六层的修士对上他也不一定赢他。可是眼前这个自己看不清修为的年轻人,轻而易举的破了他的黑索,不说,还一道风刃就震断了他的手腕,甚至还破开了他的护体防御符篆。

  忽然,披发男子想到一种可能,不禁心中大骇。莫非这年轻人乃是炼气期后期的修士,所以自己才看不透他的修为。

  陆旭冷冷的看着这披发男子说道:“身为修仙之人,你为何会帮助一个世俗的镇长。”

  陆旭有些想不通,按理来说以这披发男子的修为,就是在燕国皇室也能得到不小的地位,怎么会屈身到一个镇长家中的。

  “我……我师父曾今受过陆广之的恩惠,所以师父派我们师兄弟来保护陆广之家族十年的安全。”披发男子发白的脸上已经溢出了汗珠。

  “很好,那你就得死。”陆旭冷笑一声,单手一弹,射出一道风刃,直奔披发男子的咽喉。

  “噗”的一声,或者说如果不仔细,甚至都听不到这一声。

  这男子反应过来他的脖子给风刃直接给砍断的时候,陆旭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了。他惊恐的看着陆旭消失的地方,直到脖子上鲜血狂涌的时候,才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一道风刃只是那人随意踢出来的,竟然斩断他的脖子犹如切豆腐一般利落。他是谁?他到底是谁?竟然如此恐怖,如此厉害,他想要灭了陆旭家不要说他,就算是来十个他也不是此人的对手。这原本简单的保护任务,竟然遇见如此高手,这面色黝黑的披发男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心中想到的只有后悔。

  当初自己为什么要主动请缨来这里,为什么,为什么……

  “二三十个人,加上古仙师,怎么到现在人还没带来?嗣同,你去看看。”陆广之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无论那个踢坏了祠堂匾额的年轻人是谁,问清楚了后,依然要杀了他。陆家不是什么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陆广之突地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旭,陆旭的这个样子明显不是被人抓来的。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你怎么进来的?古仙师他们呢?”

  “你不是让我进来吗?你说的是那个脸黑的像块碳一样的家伙吗?他被我砍了头了,尸体就在祠堂里。”陆旭冷冷的扫了一眼陆广之,这才说道。

  “什么,这不可能,古仙师乃是仙人,神通广大,这不可能?”陆广之脑子嗡的一下,古仙师的本事别人不知道,他再清楚不过了。这人竟然说将他的头砍掉了,那这年轻人应该有多厉害?莫非这年轻人也是仙师不成?

  站在陆广之旁边的陆家大少爷陆孟却是面露冷笑,他当然也知道古仙师的厉害,现在听陆旭这么说他当然不相信。

  不过很快就有人冲进来在他的耳边报告了外面的事情,陆孟看向陆旭的脸色立即就变了。可以砍了古仙师头的人绝对是修仙之人。

  陆广之当然也听见了来人的报告,眼里露出凝重的表情,立即低声说道:“马上去请其他两位仙师来。”

  “你是谁?竟然敢如此嚣张,你不知道这里是陆家吗?竟敢在这里放肆。”陆孟已经听到了父亲的吩咐,心中大定,他首先叫了出来。

  陆旭淡漠的扫了一眼陆孟“我是谁,你们占用我家的宅院蓄养家畜,还敢问我是谁。”

  “你是那一家的那个小子?”陆广之也站了起来,有些吃惊的盯着陆旭。他当然知道这件事,当初就是他同意的,没想到这家的后人中竟然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就凭借他可以砍断古仙师头的本事,就知道他肯定不简单。

  现在,陆广之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打进陆家来了。

  陆广之此时再次冷静了下来,强压住内心的震惊,他坐了下来,看了看陆旭说道:“你既然是那家的后人,也是陆家的人,凭什么要踢陆家的祠堂匾额?”

  “父亲,这人刚才在外面杀了刘管家,还有数十位在他家蓄养家畜的人。”此时有一个护院来到陆孟身边,低语了几句。陆孟立即对着父亲说道。

  “什么?”陆广之看着陆孟面色大变的道。

  陆旭冷笑说道:“没错,今日我来这里就是想算一算这笔账。所有在我家里养过家畜的,都给我站出来,不然别怪我斩尽杀绝。我说到做到。”

  “这……,我们都是陆氏一族的人……”陆广之虽然表面上镇定了下来,可他的内心却无法平静。他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狠辣,动辄斩杀数十人。

  可是这件事本就是他理亏,只能通过大家都是陆氏一族的借口,尽量的拖延时间,等待那两位仙师赶到,再收拾这小子。

  见到陆旭的冷笑,陆广之继续说道:“就算你能斩杀古仙师,难道还能挡的住其他两位仙师的围攻不成?我已经通知其他两位仙师了。这两位仙师可是比古仙师还要厉害,如果你愿意道歉的话,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陆旭犹如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以他现在的修为和身上的诸多宝物,就是来的人是两个筑基期的修士他也丝毫不惧。

  见陆旭没有说话,陆广之还以为陆旭已经顾忌了,他正想接着说的时候,陆旭忽然从黑色袋子里拿出一大把的灵牌冷笑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既然你们做了初一,可就别怪我做十五了?”

  “你……你……想做什么?”见陆旭将陆家祖宗的令牌拿在手里,陆广之不由的叫了出来。不过立即就继续说道“你敢?两位仙师马上就到,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陆旭说完手上法力聚结,手中的一大把令牌竟然被他捏成了粉末。捏碎这一大把令牌后,陆旭才淡淡的看着陆广之说道:“我再说一遍,站出来,否则你们全得死。”

  陆家所有的人都呆住了,这可都是陆家祖先的灵牌,现在陆旭竟然直接将它们都捏碎了。还敢直接威胁要杀了所有人,难道他不怕那两位仙师的围攻吗。

  陆广之呆呆的看着变成粉末的祖先令牌,半晌字也说不出来,除了惊怒就是震惊。这年轻人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还敢如此狂妄大胆。

  “你……”陆广之用手指着陆旭,气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陆孟以及其他陆家人心里的震惊却多于惊恐,捏碎灵牌只要身手好的人就可以做到,如果用铁锤他们也可以锤碎,可是陆旭只是用一只手就捏成粉末了,而且还不止一块,这是什么本事?莫非他也是一个仙师不成?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