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梁上少女

第一百三十二章 梁上少女

  张之栋心中大怒,说道:“赵兄不必多言,今日这位陆道友不给在下个说法,就走不出我昊天宗的大门。”

  张之栋身旁一干弟子见师父发话,也俱都一跃而出,拦在陆旭身前。

  赵公璧心中也是苦笑连连,怎么一会的功夫就闹成这样了,连忙说道:“张兄何必如此,陆道友绝对没有那个意思,误会,误会。”

  张之栋却是板着一张脸,话也不说的直接伸拳便向陆旭面门击去,这一拳势夹劲风,幻化出一个硕大的拳影,眼见要攻到陆旭。

  陆旭心中也是懊恼不已,我已经给你面子了,怎么还不依不饶的,真当我怕你不成。刚要还击,不料张之栋拳到中途,突然面色一惊,回身一把抓向大厅供桌上放着的一个玉盒。

  只见那玉盒上空中不知何时飞下一件物事,缠住了那玉盒。这东西滑腻腻,一缠上玉盒,随即蠕蠕而动。

  场上众人看的俱都一惊,只见缠在玉盒上的竟是一条尺许长的青蛇,青色斑斓,甚是可怖。张之栋冷哼一声,拳影已经攻至。

  但那青蛇却甚是滑溜,一个翻腾躲过了一道拳影,不过另一道拳影却是将那玉盒打了下来,随即被另一边的葛芳张手抓在了手中。

  忽然站在供桌旁边的几个弟子大叫道:“蛇,蛇,有蛇!”,随即脸色大变,纷纷伸手插入自己衣领,到背心掏摸,但却掏不到什么,只急得双足乱跳,手忙脚乱的解衣。

  这两下变故古怪之极,反转之极,众人正惊奇间,忽听得头顶有人噗哧一笑。众人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少女坐在梁上,双手抓的都是一条条蛇。

  那少女约莫十五六岁年纪,身材娇小,上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青色短衫,下半身则是一件只包裹着翘臀的短裙,露出了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眉目如画,头上结着满头的小花辩,此刻正笑靥如花的看着众人。手中握着十来条尺许长小蛇,这些小蛇或青或花,头呈三角,一看就知道都是毒蛇。但这少女拿在手上,便如是玩物一般毫不惧怕,众人向她仰视,也只是一瞥,听到大厅中众弟子大叫大嚷的惊呼,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陆旭抬起了头望着那少女,见那少女双脚荡啊荡的,似乎对自己的处境毫不担忧,不由的心中暗叹:“这小姑娘才真是胆大包天呢。”

  那少女见陆旭愣愣的看着他,轻笑的对他做了个可爱的鬼脸,随即单手一招,将青蛇收进了袖中。

  就在这时,忽听得“啊”的一声,众人齐声叫唤。陆旭将目光看向大厅,只见张之栋御使飞剑,剑锋上微带血痕,一条青蛇被断成两截,掉在地下,显是被他挥剑斩死。而其他的几个炼气期的弟子俱都上身衣服已然脱光,光着膀子乱蹦乱跳,一条条小青蛇在几人背上游走,反手欲捉,抓了几次都抓不到。这些青蛇虽只是一级的妖兽,但却是极为滑溜,炼气期的修士还真是一时间难以对付。

  张之栋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谁来,沉声喝道:“所有人,站着别动!”

  几名弟子俱都一呆,随即飞剑白色剑影一闪,几人身上的青蛇已都被断为两截。张之栋出剑如风,而且飞剑又快又准,顷刻间已然全部斩断,而众弟子背上丝毫无损。

  那梁上的少女见此情形,娇声叫道:“喂,喂,你干什么弄死了我蛇儿,好大的胆子。”

  张之栋只觉今日事事不顺心,本来赢得比试的好心情已经消败的一干二净,怒道:“你是什么人,是谁指使你到这里来抢夺我昊天丹宫的钥匙的?”

  原来这供桌上放着的就是开启昊天丹宫的钥匙,这丹宫为了防止外人进入,被设置了数种威力极大的禁制,没有这枚钥匙,谁也打不开。张之栋心下暗暗纳罕,不知这少女何时爬到了梁上,凭着他们筑基期的修为,竟然谁也没有查觉。

  虽说各人都凝神注视两院的斗法,但众人俱都法力高深,总不能不知头顶上伏着一个人都没有丝毫的感觉吧。这件事如果传出去,那昊天宗的人可丢得大了,他张之栋在修仙界也没脸见人了。

  但见那少女双脚一荡一荡,穿着一双青色的小蛮靴,上面绣着几条青蛇般的图案,而且看其修为,郝然也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张之栋又惊又怒:“这小姑娘什么来头,如此小的年纪,就有这般的修为。”

  陆旭心中暗道:“原来这东西是昊天丹宫的钥匙,我要不要浑水摸鱼再加顺手牵羊呢,这昊天宗以炼丹闻名,昊天丹宫里肯定有不少的好东西,说不定就有自己苦苦寻找的丹方!”

  抱着这种心思,陆旭更是巴不得局势越乱越好,不乱,他还没有机会呢。

  那少女笑吟吟的道:“我对你们昊天宗的昊天丹宫有点兴趣,所以想借钥匙进去看看。”

  张之栋闻言大怒道:“岂有此理,昊天丹宫乃是我昊天宗的禁地,岂能容你放肆。”他见这少女年纪轻轻,修为却是不凡,而且背后说不定有什么人指使。当下心中就是一沉,莫非是有什么势力在打我昊天宗的主意。

  那少女笑道:“我想看就看,你不给我看我越要看。”

  张之栋大怒道:“哼,那可别怪在下不客气了。”

  那少女道:“有本事,你就不客气给我看看。”

  张之栋乃一院掌座,被这小女孩言语戏弄,直气得脸色铁青,便向身边的道姑道:“葛师妹,这人想抢走昊天丹宫的钥匙,不知有什么阴谋,切不可让其逃脱。”

  葛芳点了点头,当下二人就要同时出手拿下这女孩,正要动手,那少女忽道:“嘻嘻,想抓我,先打过我的小青再说!”随即从左腰皮囊里掏出一团青色的物事,向众人掷了过去。

  二人只道是件古怪法器,不敢怠慢,忙向旁边避开,不料这团青色的东西竟是活的,在半空中一扭,扑在一个弟子背上,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只青色的小蛇。

  这小蛇与刚才不同,却是只三级妖兽,灵活至极,在几个弟子背上、胸前、脸上、颈中,迅捷无伦的奔来奔去。众人纷纷双手急抓,可是几人出手虽快,那小蛇更比他快了十倍,他每一下抓扑都落了空。急的几人都纷纷在自己背上、胸前、脸上、颈中乱抓乱打,那小蛇却仍是游走不停。

  陆旭心中暗道:“这青蛇的速度只怕比我的虚空猿还要快,不愧是三级妖兽。”

  这只小蛇身长不满一尺,眼射红光,一对尖牙甚是锐利,片刻之间,十多名弟子的上身已布满了一个个给小蛇咬出来的细血洞。

  忽听得那少女口中嘘嘘嘘的吹了几声,青影闪动,那小蛇扑到了张之栋身前,一对冰冷的红眸向他眼上扫去。

  张之栋连忙身躯一震,双手幻化出一对爪影急抓,但小蛇早已奔到了他颈后,竟是一时间奈何不了小蛇。

  一旁的葛芳见此情形,连忙双手一掐诀,掏出一柄银色的拂尘,拂尘倏地递出。但这时那小蛇又已奔到张之栋脸上,张之栋单手一指,飞剑斜斜的向小蛇刺去。

  那小蛇身子一扭,仿佛忽的消失在虚空中,下一刻,又早已奔到了张之栋后颈。这时旁边葛芳的拂尘正好攻来,拂尘的丝线刚好到张之栋的眼皮前才险之又险的停下。

  这一拂尘虽没打到小蛇,旁观众人却都无不叹服,只须拂尘多递得半寸,或者葛芳控制拂尘的能力稍稍有一点点偏差,张之栋只怕就要危险了。

  刷刷刷刷,另一边,张之栋连连续幻化出数道剑影,只可惜,剑影虽然迅捷异常,那小蛇终究还是快一步。

  那少女叫道:“嘻嘻,你们是抓不到小青的。”口中尖声嘘嘘两下,那小蛇往下一窜,忽地消失不见了,张之栋一呆之际,当即脸色大变,原来那小蛇从地下瞬间撕破了他的护体真元,已从裤脚管中钻入他裤中。

  陆旭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心中颇为解气,拍手说道:“今日当真是大开眼界,张掌座,把裤子脱了吧,这可是三级妖蛇,剧毒无比。”

  张之栋心中大骇,眼角余光看到刚才被那小蛇咬到的众弟子全都脸色发青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其脸上颜色一阵变幻,随即一咬牙,身躯一震,就将长裤震成碎片,露出两条生满黑毛的大腿。

  那少女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两只白嫩的小手像海狗一般的连拍数下,叫道:“羞也不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裤子!”又是嘘嘘两声口哨,那小蛇也真听话,迅雷般的爬上了张之栋的左腿,立时钻入了他内裤之中。

  此刻大厅上有不少女子,张之栋身为一派掌座这条内裤是无论如何不肯脱的,满脸通红的身躯一震,一股浓郁的浓雾滚滚而出,瞬间将张之栋包裹的严严实实。

  他刚要施法抓住那小蛇,忽然门外抢进一个人来,砰的一声,撞在张之栋身上。这一下,势道甚是奇急,即使以张之栋筑基期的修为也不禁踉跄后退,门外进来那人更是不堪,仰天横飞出去,摔倒在地。

  张之栋一愣,失声叫道:“孙师侄!”

  刚一出声,裤中那只小蛇兀自从左腿爬到右腿,又从右腿爬上屁股。张之栋脸色一变,当即在身上拍出一张护体符篆。但那小蛇却极为强悍,竟是无视护体的符篆,突然爬到了他那话的要紧所在。

  只听张之栋“啊”一声惨叫,那声音之凄惨,让陆旭听了不禁胯下一寒。

  梁上那少女见此格格娇笑,说道:“嘻嘻,来抓我呀!”

  随即“嘶”的一声口哨,那小蛇从包裹张之栋的浓雾中钻了出来,身躯一个扭动,奔到梁上,青影一闪,回到那少女怀中。

  那少女赞道:“小青真乖!”随即自储物袋中掏出一粒丹药,在青蛇面前晃动。那青蛇猩红的信子一探,将丹药裹住,张口便吃。

  陆旭能感觉到那丹药上灵气四溢,似乎是专门为喂养灵兽炼制的,颇为奇妙,似乎是自己曾经在典籍上看到过的灵兽丹。随即就见那小蛇吃完一粒丹药,钻入了那少女腰间的皮囊。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