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雨花青蛇

第一百三十三章 雨花青蛇

  葛芳见此情形顾不得拿下那少女,急忙走到张之栋身前,见其脸色发青,显是身中剧毒,连忙掏出一瓶解毒丹给他服下。

  站在葛芳旁边的秦姓青年,却是走到先前跑进来的那人身前,将人扶起,惊叫:“孙师弟,你……你怎么啦!”

  葛芳闻言一惊,抢上前去一看,只见那孙姓弟子双目圆睁,满脸恐惧之色,口鼻中却没了气息。

  葛芳大惊,忙施法相救,却发现已然无法救活。葛芳知道这孙姓师侄修为虽然不高,但也断不会被张之栋一撞之下登时毙命,那一定是进来之前已经身受重伤,忙解开他上衣查察伤势。

  衣衫解开,只见他全身赫然变得漆黑,隐隐的冒出一丝丝黑气,有见识的几人不约而同的大声惊呼:“魔气。”

  这名弟子浑身漆黑,身上丝丝魔气腐蚀之下,深陷肌肤。

  葛芳略一凝视,不禁大怒,手中拂尘一振,嗡嗡作响,喝道:“莫非是有魔道中人打上了门来。向光,去外面瞧瞧!”

  那秦姓的弟子,应声而出。

  这一变故使得厅中登时大乱,各人再顾不得去理会陆旭和那梁上少女,先将张之栋扶进去疗伤,然后再派人去通知昊天宗的金丹祖师。

  赵公璧沉吟道:“这到底是魔道入侵我八国同盟还是魔道邪修寻仇?”

  葛芳脸色难看的道:“我昊天宗从未得罪过什么魔道邪修,不可能是寻仇。日前我就曾听云罗宗的一个好友谈起,近日魔道那边似乎有所异动,只怕……”

  梁上那少女见众人都不理会她了,两只脚仍是一荡一荡的,却见陆旭一直在看着他,不禁笑道:“喂,你上来!”

  陆旭见那少女精致的面容,不知怎么的忍不住胯下一寒,摇了摇头道:“我不敢。”

  那少女闻言一愣道:“为什么?”

  陆旭也说话,只是瞄了瞄她小蛮腰上的皮囊,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那少女见陆旭古怪的神情,忍不住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笑嘻嘻的道:“放心啦,你又没凶我,我不会放小青咬你的。”

  陆旭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脚下轻轻一点,飞身上去坐在少女的旁边道:“你这小蛇倒是奇特,莫非是传说中的雨花青蛇。”

  那少女点了点头,从皮囊中摸出小蛇,双手捧着:“对,我养了好多年了。”

  陆旭见那青色小蛇,一双红眼寒光闪闪瞧着自己,甚是瘆人,问道:“雨花青蛇晋级到三级起码要上百年,要想祭炼成本命灵兽必须要从其幼年开始驯养,以你的年纪怎么可能?”

  那少女掏出一粒青色的丹药道:“本来是不可能,不过有了这灵兽丹就能加速生长啦。”

  “哦?”闻言,陆旭一愣,他倒是不知道灵兽丹还有这个效用,摸了摸鼻子道:“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啊。”这少女似乎没什么心机,爽快的将丹药递了过来。

  陆旭接过丹药,细细的一打量,发现这丹药不是普通的灵兽丹,似乎其中加入了不少其他的珍贵灵药。

  突然之间,那小蛇似乎是见自己的食物被陆旭拿走,咝的张开嘴冲陆旭射了过来。

  陆旭没提防,想起那张之栋的下场,忍不住胯下一寒,身子不自禁的向后一缩,就要跳下去。

  那少女连忙一吹口哨,那小蛇才不情愿的钻回了灵兽袋。

  那少女见陆旭怕怕的反应,笑道:“不用怕,小青不会咬你的。”

  陆旭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呵呵,但愿吧。”

  那少女晃悠的两条白嫩的长腿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又没什么好玩的?”

  陆旭正要反问,没什么好玩的你不也来了吗,忽得脚步声响,那秦姓弟子奔进大厅。

  秦姓弟子神色间颇有惊惶之意,走到葛芳跟前道:“师父,黑魔宗在宗外的护宗大阵前聚集,把守了各处出口。”

  葛芳脸色大变,急道:“什么,来了多少人?”

  秦姓弟子道:“足有数百人,而且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

  葛芳心中一沉道:“这么多人,他们想干什么?”

  秦姓修士道:“他们说限我们一个时辰内献宗投降,否则鸡犬不留。”

  陆旭见此情形,心中一动,低声道:“你是黑魔宗的么?”

  那少女闻言嗔道:“呸!我才不是呢,黑魔宗的那些人全都人不人鬼不鬼的?”

  陆旭道:“哦?那你恐怕有麻烦了。”

  那少女疑惑的道:“为什么?”

  陆旭摸了摸鼻子道:“黑魔宗大举来犯,你又正好在这里惹麻烦,你说他们会怎么想。”两人话音虽低,但这几句话厅上众人都听见了,一齐抬起头来,只见她兀自一双脚不住前后晃荡,浑不在意的样子。

  葛芳心中一凛,抬头向那少女道:“姑娘尊姓大名?乃是何门何派的?”

  那少女道:“我的尊姓大名,可不能跟你说,你猜啊。”

  在这当口还听到两句话,葛芳怒火直冒,强自忍耐,才不发作,说道:“我看你行事肆无忌惮,莫非是魔道中人。”

  那少女笑道:“嘻嘻,你说是就是咯。”

  葛芳听她语声既娇且糯,长得一副娇滴滴的样子,行事却是狠辣,寻思:“这少女这个时候来我昊天宗捣乱,莫非是受了黑魔宗的指使,前来偷取昊天丹宫的钥匙。”那少女没出过手,无法从她功法中看出是不是修炼的魔功,便道:“姑娘,不管你是不是,如今魔道入侵,你又为何这么巧出现在此。”

  那少女笑道:“嘻嘻,我在路上听到了黑魔宗要来这里的消息,因此赶来瞧瞧热闹,嘻嘻,就凭你们,不是黑魔宗的对手。”

  这几句正说中了“昊天宗”的弱点,若凭实力厮拼,整个昊天宗,再加上几位前来作公证的筑基期修士,无论如何都敌不过黑魔宗。而且这些这几位来做公证的筑基期修士还不一定会出手共同御敌。

  葛芳听她口吻中全是幸灾乐祸之意,似乎“昊天宗”越死得人多,她越加看得开心,当下冷哼一声,问道:“姑娘在路上听到了什么消息?”她在昊天宗一向颐指气使惯了,随便一句话,似乎都叫人非好好回答不可。

  那少女小嘴一撅道:“不告诉你。”

  葛芳脸色微微发紫,若不是大敌在外,早已发作,当下强忍怒气,道:“姑娘在道上听到什么消息,若能见告,在下……在下感激不尽。”她为了探听消息,言语只得十分客气。

  那少女伸出左臂,拍了陆旭一下,道:“咱们走吧,待会黑魔宗的人打进来就麻烦了!”说完,拉着陆旭跳了下来。

  葛芳抢上一步,说道:“你先说清楚。”

  那少女道:“第一,我不想告诉你。第二,我要走了,不然待会黑魔宗的人打进来就麻烦了,我可不想在这里等死。”

  葛芳见此情况,当下身形一晃,拦在那少女和陆旭身前,说道:“说清楚再走,还有你这小子,莫不是也是黑魔宗的人。”

  那少女嘻嘻笑的凑到陆旭耳边道:“嘻嘻,你刚才还说我有麻烦,现在你和我一样了。”说着挽了陆旭手臂,向外便走。

  葛芳左臂微动,自腰间储物袋中祭出拂尘,说道:“姑娘,请留步。”

  那少女道:“你要动武么?”

  葛芳道:“我只要你将事情说明白。”

  那少女一摇头,说道:“我不告诉你,你就要杀我了?”

  葛芳道:“你这丫头来历不明,先前又抢夺我昊天宗昊天丹宫的钥匙,说不得我也就只好得罪了。”拂尘斜横胸前,拦住了去路。

  那少女向陆旭道:“这大婶要杀我呢,你说怎么办?”

  陆旭见着少女张口就叫人家大婶,还真是够毒舌的,忍不住笑了笑,摇了摇手中折扇,道:“当然是打出去咯。”

  那少女道:“你会帮我么?”

  陆旭摸了摸鼻子道:“那当然,我不帮你难道帮这大婶吗?”

  那少女听陆旭也叫葛芳大婶,不禁心中一乐道:“好,你这人很够朋友,也不枉咱们相识一场,走吧!”跨步便往门外走去,对葛芳手中银光闪烁的拂尘恍如不见。

  葛芳见着二人一口一个大婶,直恨的牙根痒痒,当下拂尘一抖,就射出了数十道银丝。

  陆旭见此袖袍一抖,五指迅疾的一分,将天罗网祭出。

  只见天罗网喷出大片的金光,一把将那数十根银丝网住。

  那少女见陆旭挡住了葛芳的拂尘,在腰间皮囊上一拍,嘴里嘘嘘两声,忽然间青影一闪,青蛇蓦地跃出,扑向葛芳掐诀的右臂。

  葛芳见陆旭一出手就化解了自己的拂尘攻击,不禁为之一愣。又见那少女的青蛇攻来,连忙手臂一震,只见一个银色的拳套出现在手臂上,伸手一把朝青蛇抓去。

  可是青蛇当真动若闪电,唰的一声,竟是无视那银色拳头,张口咬了上去。

  那拳头碰到青蛇牙齿上的青色毒液当即溶解开来,顷刻间已在她右腕上咬了一口,随即钻入了那少女腰间皮囊。

  葛芳大叫一声,拂尘落地,顷刻之间,便觉右臂麻木,叫道:“毒,毒!好厉害的毒……”说着连忙抓紧右腕,生怕毒性上行。随即张口服下一粒解毒丹,又不放心的在伤口上贴上一张符篆。

  昊天宗众弟子纷纷抢上,三个人去扶师父,其余的各御起飞剑,将那少女和陆旭团团围住,叫道:“快,快拿解药来,否则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那少女笑道:“我没解药。你们再不让开,我就叫小青每个人咬上一口。”说着从皮囊中摸出那青蛇来,捧在右手,左臂挽了陆旭向外便走。

  众弟子见师父的狼狈模样,均知凭自己的修为,万万避不开那青蛇迅如电闪的扑咬,而诸位筑基期的师叔又不在这里,只得眼睁睁的瞧着他二人走出练武厅。

  来昊天宗观比的众多修士眼见青蛇灵异迅捷,均自骇然。谁也不敢出头。就是赵公璧也是沉吟了半晌,还是打算明哲保身,毕竟外面还有黑魔宗大举进攻,这个时候消耗法力殊为不智。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