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陷阱

第一百三十七章 陷阱

  陆旭微微一笑,袖袍一抖,半透明的月刃一现而出,往通道附近石壁顿时一阵狂斩而出。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陆旭从光阵的边缘另行开出一条小型通道,并通过其直接绕到了光阵的后面。

  这样就可以在不触碰到这些警戒精致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去了。不过这两人还真是谨慎。

  大约再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足足破除了三道那两人设置的警戒禁制,通道的地势走向又开始向上起来了。

  这一次他没有再碰到其他禁制,并在半刻钟后,终于看到了前方尽头处,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淡淡青光的巨大石门。

  此石门表面遍布许多青色灵纹,但本体却少了近半之多,并斜靠在通道出口处,仿佛是被人用蛮力硬生生破开的一般。

  陆旭见此情形,神色一动,单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掏出一颗变形丹,张口服下,幻化成了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青年。

  随后在身上拍出一张符篆,只听“噗”的一声,其身上当即被一层淡淡的土黄色光罩笼罩住了,接着身形一动,就无声的没入到了地底。

  他竟然直接动用了一张遁地符,从地底直接绕过大门上的禁制,通过时一点声音都未发出过。

  片刻工夫后,陆旭忽然停下了身形,单手一掐诀后,将强大神识一放而出。

  刹那间,其神识洞穿了上面的土层,扩散了出去,直接在神识海中现出一副清晰异常的画面来。

  从神识海中清晰的画面可以看到,那青色石门后,赫然是一个四五十丈长宽,十几丈高的巨大石厅。

  整个巨厅全用平整的青色石砖铺成,不过半数都已经碎裂开来,显得坑坑洼洼的。四周则有数根粗大的石柱,但大都被破坏的面目全非,只有几根还能保持完整的屹立在那里。似乎在里面曾今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导致大厅中被毁坏的极为严重。

  更让人有些吃惊的是,另有十几具穿着各色衣袍的尸体也东倒西歪的倒了一地,但一个个只剩下骷髅,丝毫气息没有,明显不知死了多久的样子。

  除了这些外,大厅角落中还一些残缺不全的阵旗,都已经被毁坏,似乎在里面曾今布置过一种厉害的阵法。

  而在大厅正对青色石门的地方,则有一个更加高大的银色石门。这石门一看就比前面的青色石门禁制高明的多,表面铭印着一个十分玄奥的银色纹阵,周边则全是密密麻麻的银色符文,不时地流光溢彩,闪动着危险之极的光芒。

  在这座银色大门前方,则站着一高一矮两个身着黑袍之人。

  其中高大的黑衣人,正从矮小的黑衣人手中接过那枚白莹莹的钥匙,双手激动的捧着,往银色巨门中心处一个凹槽中装去。

  白莹莹的钥匙方一放入其中,整座银色大门顿时嗡嗡声一响,银色符文开始狂闪不定。更有一片银色光华沿着银色纹阵向四面八方弥漫而开。

  原本就看似极为危险的银色巨门,此刻更是变得仿佛要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光华流转间一股浓烈的灵气四散而开。

  两名黑衣人见此情形,均都一惊的向后退出几步,做出了戒备姿态。

  就在这时,银色巨门表面光华一闪,神秘复杂的银色纹阵竟一下从上面飞出,滴溜溜的在虚空中飞快转动起来。

  每转动一圈,银色巨门表面散发的灵气波动就浓上一分。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银色光华就变的有如实质一般,让人看上一眼,都觉得仿佛是一条银色的河流,里面流淌的都是浓郁的银色液体。

  好在两名黑衣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虽然目睹此变化暗暗吃惊,倒也没有多少做出什么举动,而是更加死死的盯着银色巨门不放。

  “嘎嘣”一声响,原本紧闭的银色巨门终于缓缓的打开了。

  “成了”

  高大黑衣人一见此景,当即大喜起来。

  但其话音刚落,原本急转的银色纹阵突然间变缓了下来,同时表面光华一下黯淡起来。

  银色巨门缓缓的打开,现出了里面一层白莹莹的光幕。

  “好,差不多了,只要打破这层光幕就能进去了,咱们一起动手!”高大的黑衣人见此一喜,当即身躯一震,就猛然大步上前,手中黑色魔气一卷,就见一把黑色的巨斧狠狠劈在了光幕之上。

  同时,那矮小一些的黑衣人也是单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从中拿出一柄血色的弯刀出来。随着咒语的念动,弯道上血气越来越浓,最后化作一条血蟒飞射向光幕。

  光幕被二人的攻击打得一阵闪烁,渐渐的越来越稀薄。

  不到一会的功夫,就薄的好似只有一层纸片一般。

  这薄薄的光幕,在最后经过了那血色巨蟒肆虐了一番之后。

  终于发出一声闷响!

  光幕闪烁了一下爆裂而开,化作了点点灵光,这银色巨门后的阻碍终于被这二人攻破了,但后面赫然另有一层厚厚的白茫茫浓雾浮现而出,让人无法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何东西。

  旁些高大的黑衣人一散法决,手臂上的黑气当即翻滚的没入到其身体之中,消失不见。

  同时,那矮小些的修士,也一张手,将血色大刀收进储物袋。

  但这矮小些的黑衣人却是看着眼前的浓雾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怎么里面还有浓雾笼罩,莫不是里面还有什么禁制不成。”矮小的黑衣人转过头来说道。

  “嘿嘿,不会,后面没有什么禁制了,放心,我们进去吧。”高大的黑衣人似乎对这些浓雾浑不在意,说完大步向银色巨门内一走而去。

  矮小的黑衣人望着高大黑衣人的背影,目中一丝杀机浮现,但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又瞬间的恢复如常,并无声的跟了过去。

  结果二人一前一后,顷刻间一晃的没入白色浓雾中,竟没有丝毫障碍的样子。

  过了一小会儿后,大厅某处一块很平常的地面上淡淡土黄色光华一亮,陆旭就一闪的从地底冒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大厅中。

  他双目一扫大厅中情形后,再看了看不远处的白色浓雾,脸上浮现出一丝沉吟之色来。

  就在这时,银色巨门内白色浓雾中蓦然一声惨叫发出,接着一个惊怒之极的声音传来:

  “你……你竟然对我下手,为什么,没有我你是找不到灵火的!”

  听声音正是那高大的黑衣人。

  “嘿嘿,既然已经进入了昊天丹宫了,你也没有用处了。灵火只有一簇,我还是觉得我一个人享用更好一些。啊……你竟然在我身上下了毒……不可能的……你什么时候下……”矮小的黑衣人先用阴沉声音说了两句话,但马上也一声惨叫发出,话语一下变得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嘿嘿,你想不到吧,我早就已经防着你了,大不了同归于尽。”高大的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随后浓雾笼罩着的银色巨门之内,激烈的打斗声大起,其中还不停掺杂着二人互相咒骂的声音。

  忽的,一声剧烈的声响后,就所有声音嘎然而止!

  被白色浓雾笼罩的银色巨门内一下变得寂静无声起来了。

  陆旭听到这里,双眼微微一眯,忽然单手一拍腰间灵兽袋,一个金黄色的残影一冒而出,随即龇牙咧嘴的出现在陆旭的肩头。

  正是虚空猿!

  “去里面看看,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在搞鬼。”

  他拍了拍虚空猿毛茸茸的脑袋道,以虚空猿的速度,即使里面有什么埋伏,也决计攻击不到它。

  虚空猿闻言,双腿一弹的消失在陆旭肩头,下一刻,就一闪的的投入白色浓雾之中。

  但下一刻,里面骤然呼啸声大起,隐约传来虚空猿龇牙咧嘴的怪叫声。

  “果然如此,哼,想埋伏我,你们还嫩了点!”

  陆旭听闻此动静,倒是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表情,喃喃的低语了一声。

  接着,他才身形一动,化为一道虚影的冲入白色浓雾之中。

  等穿透过那一层厚厚的浓雾后,陆旭就将眼前一切全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大出预料之外的是,此刻在他面前并非是放着一尊尊丹鼎的炼丹房,而是一个足球场般大小的大厅,而且看起来阴森森的,大厅两边竟是密密麻麻的放着一口口的棺材。一眼望去,足有上百口,每口棺材上头都贴着一张黄色的符篆,似乎在镇压着里面的什么东西。

  而大厅的中心处,虚空猿正化作一团金黄色的残影,在半空中左冲右突,躲避着一道道攻击,看其仿佛戏耍一般的样子,颇为游刃有余。

  而那两名黑衣人则紧追着虚空猿狂攻不停,一个手持一柄血色弯刀,从中喷出一道道血色巨蟒,一个手持一柄黑色大斧,幻化出滚滚黑色的魔气狂攻不已。

  不过除此之外,加入攻击的还有一个不到一米高的童子,双手振动之下,隐约放出无数黑色匹练般的光束。

  不过这三人的攻击纵然暴风骤雨般凶猛,但在虚空猿惊人的速度下,一时间倒也奈何不了此猴。

  但等陆旭也出现在大厅中后,高大的黑衣人顿时面色一沉,忽然从怀中掏出一口黑色的小钟,轻轻一摇。

  那个矮小的童子闻听后,忽然一个掉头,就带着一股腥风的直奔陆旭一冲而来。

  几乎同一时间,陆旭单手一张,一个半透明月刃在半空一闪而现,冲那童子狠狠一斩而去。

  那童子见此,猩红的眼珠子一个闪烁,两手一搓,就幻化出数道黑色的匕首直射而来。

  “砰”“砰”几声!

  那数柄黑色的匕首被月刃幻化的残月一卷而中,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光华一闪的溃散开来,赫然都是魔气凝聚而成。

  那童子见此,张口一喷,竟是从口中喷出十数只黑色的小飞虫,嗡嗡嗡嗡响的朝着陆旭这边飞扑而来。

  但下一刻,就见陆旭单手五指一张,天罗网浮现在半空,喷射出大片的金网,仿佛捕鱼的渔网一般的将那十数只黑色小飞虫网住。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