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孽童

第一百三十八章 孽童

  那十数只黑色的小飞虫在发出一声声尖鸣后,就“噗通”一声的被金网禁制住,再无法动弹分毫。

  而趁此机会,陆旭单手一指,月刃幻化出十数道残月,朝着那童子再次射出的几柄黑色匕首一卷而去。

  只听“噗噗”的几声,将黑色匕首卷灭后,十数道残月一个呼啸,就发出“嗤嗤”声的直冲那童子激射而去。

  “道友住手,在下有话要说,请且住手。”高大的黑衣人一见此景,脸色大变的低喝一声,并同时身躯一动的主动停下了对虚空猿的攻击。

  另一边的矮小的黑衣人见此情形,也不由的手中攻击一缓。

  但是陆旭却犹如未闻一般,不但天罗网未停一刻,那十数道残月更在一个闪烁的到了童子身前,只是一个模糊,就化为密密麻麻利刃激射而出。

  此童子手忙脚乱的幻化出一大片的黑气防御月刃,但一个不防之下,还是被数道月刃洞穿而过。

  一声闷哼后!

  那童子满身鲜血的倒飞出去,但令人惊奇的是,其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痛苦之色,好似被残月洞穿的不是他的身体一般。

  “我的魔童!你竟敢伤我的魔童,我要杀了你,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抽皮扒筋!”高大的黑衣人一看到那童子,竟然这般被陆旭重伤,当即一声大叫,变得暴怒无比起来。

  “冷静,不要冲动,这小子不简单。”矮小的黑衣人见此情形,却吓了一跳,急忙出声提醒自己的同伴道。

  而虚空猿趁此机会,一个闪动,就兜了一个大圈的飞到了陆旭身边。

  陆旭则袖子一扬,让其一闪的没入袖口后,就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二人。

  “你知道什么,这魔童是我花费了……现在被其重伤,那我的多年的心血……算了,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肯不肯和我将这小子拿下?最多除了灵火之外,其他的东西都归你,包括那样东西。”高大的黑衣人一把将脸上黑巾撕下,露出一张坑坑洼洼的中年男子面孔的狠狠问道。

  “此话当真?”矮小的黑衣人闻言惊喜的道。

  “那是当然。”那高大的黑衣人却是脸上露出一个怨毒的笑容,随即一咬牙,单手一拍储物袋,从中掏出一只黑色的虫蛹,冲那回到其身边的童子命令道:“张开嘴。”

  童子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嘴巴张开,那高大的中年人脸上现出肉痛的表情,手一招,那条虫蛹就直接被塞进了童子的嘴里。

  陆旭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的动作,说实话他对这童子也是极为好奇,而且这个童子,总给他一种诡异的感觉,甚至给他的危机感要远远大于这个高大中年人给他的。

  那童子吞下那只虫蛹后,整个脸突然鼓了起来,接着全身也跟着膨胀了起来,就好像被充气的娃娃一样,陆旭都怀疑这童子会不会暴体而亡了。

  不过陆旭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了,那童子很快就盘腿坐在了地上,一股黑烟从他的头顶冒了出来,接着,陆旭看到了一副让他吃惊的画面。

  童子的头顶就好像一个西瓜突然被掰开了,头顶处竟然出现了一个大洞,而诡异的是,没有一丝的血液从这大洞中流出来,童子的脸上也看不到一丝痛苦的表情。

  看到这个大洞,高大的中年人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喉咙发出了咕噜般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像是在迎接即将到来的激动人心的一刻。

  “咕!”

  一声嘹亮的鸣叫却是从童子的头顶上的大洞中传来,接着一只血红色的飞虫从童子的脑袋大洞中爬了出来,这只飞虫和先前这童子口中喷出的飞虫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它全身是血红色的。

  “孽童。”

  陆旭终于想起这诡异的童子是什么东西了,这童子竟然是高大中年人炼制出来的孽童。

  孽童是魔道特有的一种炼制魔虫的秘法,十分邪恶,炼制之方法灭绝人性,是人神共愤的一种邪术。

  炼制孽童要先找一百个三岁以下的儿童,必须都是阴时出生的,然后将这童子的父母杀死,每天喂这童子吃父母的肉,辅以一些特殊的秘术,持续三年,童子就会变得精神麻痹,有若行尸走肉。

  随后再将这些童子关在密室之中,让这些童子互相杀戮,到最后只剩下一个最强壮的童子。随后再每天喂养这剩下的童子吃其他被他杀死的童子的血肉,再将童子在各种加了各种灵药的药池中浸泡三年。

  而这也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给童子喂食大量的魔虫,必须是活的,直接让童子生吞,这些魔虫进入童子的体内,会咬噬童子体内的肉,但通过特殊的秘法控制,可以保证童子的五脏和一些关键的部位不受魔虫的噬咬,不至于死亡。

  这一步会持续三十年的时间,这时候童子体内几乎全是各种魔虫,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移动的魔虫库了。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步:血孽。

  将童子倒挂,以一利器置于地上,直接刺进童子的头颅之内,形成一个大洞,当然,这也是需要秘法的辅助的,不然一般人经受这一步早就死了。

  最后,就是吞噬,所谓的吞噬不是吞噬童子的身子,而是其体内的魔虫相互吞噬。最后,将最终活下来的魔虫置于童子的头颅之内,每日吞噬童子的精髓,直到某日魔虫破颅而出,这魔虫算是养成了,而这个时候的魔虫就成功进化成了孽虫。不过童子却也不可能再活下去,孽虫从孽童头颅出来,就代表他已经吸食掉了孽童的头内的脑髓。而刚才高大中年人喂给孽童的虫蛹,就是牵引孽虫开颅现世的诱饵,只不过由于陆旭重伤了孽童,对方迫不得已在孽虫未成熟之前,让其提前开颅现世。

  准确的说,孽童就是一个营养提供液,给孽虫提供营养的,而至于孽童自己,则每天必须吞噬魔虫保持体内做够多的魔虫好给孽虫吞噬,另外每月还要吸食十个活人的精血,用来补充自己的精血,以免在孽虫没有破颅之前,就已经成了人干。而恐怖的是,在孽虫开颅现世之前,孽童由于体内魔虫的不停吞噬血肉将永远不会长大。

  “没想到你竟然炼制孽童,就不怕遭天谴吗。”

  陆旭脸色难看,这只孽虫从孽童的颅内出来,必然是吸食干净了孽童的脑髓,这孽童断无生还的可能了。

  “这一次提前让孽虫出来,都是你逼的,要不是你伤害了孽童的肉身,本来我可以等到孽虫真正成熟的。”

  高大中年人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手指着趴在孽童脑袋上的孽虫,默念了一道咒语,接着又将手指指向陆旭,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去”。

  孽虫得到了高大中年人的指示后,半个脑袋大的眼睛盯着陆旭,陆旭只感觉全身一阵寒意,接着就是一道腥风飘入他的鼻中,那条孽虫眨眼之间竟然就到了他的跟前,速度之快竟然不下于虚空猿。

  陆旭连忙单手一挥,月刃飞射而出的迎了上去,两者相撞了一起,但是这一次,刚刚一往无前,削铁如泥的月刃竟然也没有能占到便宜,一阵金戈之声响起,双方各自退了一个大圈。

  孽虫的肉身竟然可以硬撼月刃的残月的劈斩,这一幕让陆旭是颇为的震惊,月刃可不是普通的法器,而是一柄极品法器,可就是这样,这孽虫身上竟然连一道伤痕都没有。

  “怎么,法器无效了吧,不怕告诉你,我这孽虫一旦现世,再厉害厉害的法器也不可能伤的了它的。”

  高大中年人语气很嚣张,陆旭听后皱了皱眉,如果是这样,那这孽虫还真是很不好对付了。

  “孽虫!太好了。如此一来,这小子死定了,动手。”矮小的黑衣人一见同伴孽虫的威力,更是大喜。

  那孽虫张口喷出一根根漆黑的丝线,一把将月刃缠住,随即发出一声瘆人的嘶鸣,双翅骤然一震,就在一个闷响中一下消失在虚空中,下一刻,血红色的甲壳身躯就直奔陆旭一扑而来。

  另一边,那个矮一些的黑衣人,见此情形身躯一震,整个人就一个模糊的腾升而起,挥舞着血红色的弯刀一冲而来。

  陆旭只是看了矮小的黑衣人一眼,袖袍中的虚空猿,就发出一声怪叫的射了出去,尚未接近矮小的黑衣人,锋利的利爪就挥舞的抓了过去,顷刻间就和拿着血色大刀的矮小黑衣人斗在了一起。

  至于从空中一压而来的孽虫,陆旭只是双足一动,整个人就轻飘飘的一避而开,同时手中三柄螺旋子刀一抖,就要冲孽虫一劈而出。

  但就在这时,那孽虫却在空中先一步的冲陆旭张口一吐。

  陆旭一惊,就听“噗”“噗”两声,数根细细长长的黑色丝线就从孽虫口中一闪而出,带着一股魔气冲陆旭一射而来,。

  “不好,这丝线有毒。”

  陆旭见那黑色丝线上缠绕的魔气,不禁吃了一惊,身躯在又一扭后,才堪堪让数道黑色丝线从身旁一闪而过,但同一时间,其三柄螺旋子刀也一下向孽虫狂劈了过去。

  但让他心中一凛的是,三柄子刀劈斩在孽虫身上,其坚硬的身躯血光一闪,竟是在其身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子刀一斩而过,只发出了数声金铁相交般的声音。

  陆旭脸色一沉,不等子刀回收,忽然两手一掐诀,单手一指,三柄子刀便一个盘旋的绕过孽虫,直奔对面高大的黑衣人一斩而去。

  他很清楚,这孽虫固然厉害,但还是要依赖对方的操纵控制,只要能将其直接解决掉,这头坚硬似铁的孽虫的威胁也就不复存在了。

  就在这时,半空中一阵嗡嗡嗡的响动,那孽虫背上双翅飞快的震动几下,尖尖的利口一张,就冲其恶狠狠的一咬而来。

  但陆旭手中掐诀祭出一张的遁地符,就无声无息的遁入地下。

  这时,对面高大的黑衣人单手一扬,滚滚魔气一涌而出,一闪的化为一层厚厚的魔气护罩,将自己严严实实护在了其中。

  三柄螺旋子刀一斩到魔气护罩上,一阵寒光闪动,却无法奈何此防护。

  而那孽虫身形连连晃动,却是直接仗着肉身的强悍遁入地下,一直紧追陆旭不放,纵然地面也是颇为坚硬,但其利口一张,马上就直接破土而入。

  这让陆旭也不禁大感头痛不已,而且其遁入地下,没有了人驱动的三柄螺旋子刀自然停止了对高大黑衣人的攻击。

  倒是另一边的虚空猿,速度神通大展之下,身形忽隐忽现,和那挥舞着血色弯刀的矮小黑衣人斗了个难分难舍。

  不过当孽虫紧随其后的从地下一冲而出,飞扑而来的时候,陆旭忽的双手掐诀,遥遥一指,将先前祭出的天罗网一网而出。

  “噗噗”声一响后,大片的金光喷涌而出……

  孽虫不及防之下,再想躲避根本来不及了。

  它发出一声愤怒的嘶鸣后,就被此网一下罩了个结结实实,同时一根根金丝一卷而来,其肉身当即被一根根金丝缠住,让其动作马上凝滞不灵起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