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炼尸

第一百三十九章 炼尸

  陆旭见此,心中一喜,双手连连掐诀,天罗网更是金光闪烁,并且一个模糊后,更多的金丝就将孽虫缠了个结结实实。

  随之他单手一拍储物袋,一大叠的符篆就出现在手中,并顷刻间就全都祭出,冰冻符、土牢符、木笼符直接对准了下面被困的孽虫。

  远处高大黑衣人一见此景,脸色一变,急忙一掐诀,身前魔气护罩就一闪的溃散而灭,再单手一个翻转,手中就蓦然多出了一个黑色的大斧,并一抬手,就要冲陆旭连绵斩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他背后地面下蹿出一根近乎透明的细针,一个闪动后,就直奔其眉心射了过来。

  高大的黑衣人似有所觉,惊怒的身形爆退,只可惜来不及了。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

  就看到自己左臂上赫然多出了一个细小的黑孔,一层黑气从手臂向上面飞快一卷而来,同时一股奇痒感觉也正在手臂中蔓延开来。

  以高大黑衣人的见识,怎会不知道自己中了某种奇毒,要不是他在最后的时候避开了眉心要害,恐怕这一下就陨落了。

  不过他不愧是魔道中人,脸色只是一变后,就忽然单手一动,黑色的大斧就朝着其手臂闪电般一斩而过。

  漆黑手臂瞬间脱落而开,鲜血狂喷而出!

  同时高大的黑衣人身躯一震,滚滚的魔气就将其身躯包裹,同时一张符箓也飞快往断臂处一拍而去,当即点点黄光一闪而现,鲜血一下嘎然而止,同时伤口飞快愈合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陆旭单手一指,无影针滴溜溜的紧追而来,丝毫没有放过对手意思。

  高大的黑衣人强忍痛楚的治疗完伤势,一看此景后,当即又惊又怒,袖子一抖,就再次亮出了先前的那柄大斧,直接对着无影针,当即一片黑色匹练劈头盖脸的一砸而去。

  但无影针在陆旭的控制下却一扭,就消失在虚空之中,避开了黑色匹练的攻击,随之忽的出现在其身后,无声无息的破空射来,但却被其身上厚厚的魔气护罩挡住。

  就在这时,呼啸的破风声传来。

  赫然是陆旭又手中掐诀,指挥着月刃,幻化出十数道残月飞射而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仿佛雨打芭蕉叶一般,十数道残月同时射在那魔气护罩上,将魔气护罩削的越来越薄。

  同时无影针仿佛钻山打洞一般,抓准了一个地方持续的刺击,竟然钻入高大黑衣人的魔气护罩中不见了踪影。

  高大的黑衣人马上一声大叫后,就将手中大斧一抛的翻身栽倒在地,并不停惨叫的在地上狂滚起来,同时口中惨叫声不断,仿佛在经受飞针凌迟的痛楚一般。

  陆旭见此情形,自然不会客气,单手一指后,十数道残月狂风暴雨般射击。瞬间工夫就将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对手打成了筛子。

  陆旭看到此景,这才神色一松,目光一动后,就落在了另一边的战团中。

  此刻,利用血色弯刀中喷出的血蟒,正和虚空猿僵持不下的矮小黑衣人一见自己同伴转眼间就落败掉了,不禁大吃一惊,血色弯刀再喷出一道血蟒将虚空猿逼开几步后,就忽然化为一团虚影的向银色巨门外一扑而去。

  “哼,想跑。”陆旭冷哼一声。

  十数道残月激射而来,立刻就将矮小黑衣人打的连连后退。

  而就这片刻耽搁,虚空猿已经龇牙咧嘴的一飞而至,锋利的利爪席卷而来。

  半透明月刃也是滴溜溜一转,十数道残月浮现而出。

  刹那间,矮小的黑衣人就陷入了虚空猿、月刃的夹攻之中,纵然其血色弯刀所喷出的血蟒不停的疯狂反击,但也顷刻间就大落了下风。

  就在这时,陆旭则单手一指,透明的无影针也加入到了攻击的行列之中。

  如此一来,矮小的黑衣人自然更加无法抵挡了,一个躲避不及,肩头就无影针洞穿而过,当即一股奇痒从伤口处扩散开来。

  “住手,我投降,不要杀我,我有一个大秘密要告诉你?”矮小的黑衣人心中一骇后,忽然大叫起来。

  “大秘密?”陆旭听到这话,神色微微一动。

  “不错,道友不想知道灵火在哪里吗,还有,这里这么多的棺材,道友不想知道为什么吗?”矮小的黑衣人一边苦苦抵挡着虚空猿和月刃无影针的攻击,一边拼命大叫道。

  就这片刻的时间,他就感觉肩头彻底麻木了,连带一侧的手臂都无法动弹了,眼看就要无法抵挡眼前攻击了,心中惶恐可想而知。

  陆旭听到此话,眉头微微一皱,未见其有任何举动,但原本狂攻的虚空猿和两样法器忽然一停。

  矮小黑衣人见此,才心中一松,急忙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一口气倒出十多颗丹药的全服了下去。

  就这一小会工夫,他已经感觉半边身子都已麻痹,心中骇然可想而知了。

  “嘿嘿,说吧,灵火在哪,还有这里这么多的棺材是做什么用的。”陆旭缓缓走了过来,同时淡淡的说道。

  “道友,请稍后。”矮小黑衣人仍是不放心的在伤口贴了一张符篆,才接着道:“我也是听了我那同伴,才知道这昊天丹宫的秘密的。”

  “哦,到底是什么,快说,要不然……。”陆旭面无表情的说道,在此话出口的同时,虚空猿和无影针又蠢蠢欲动起来。

  “好好,在下马上就说。”矮小黑衣人见此,自然吓了一跳。

  “现在就告诉我灵火在什么地方?”陆旭盯着矮小的黑衣人冷冷说道。

  “灵火其实是在这间大厅的下方,并且被另外一个法阵封印着,不过打开此封印方法,我那同伴已经告诉我了。”胖黑衣人闻言,苦笑的回道。

  “那这些棺材是怎么回事。”陆旭听完后,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些棺材里装的都是僵尸。”这一次,矮小黑衣人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僵尸?”

  纵然陆旭一向稳重,闻听此言也一下失声了。

  “不错,据我那同伴所说,昊天宗曾今有两位金丹期祖师,这两人是叔侄俩,其中一人正当壮年,就是现在昊天宗的太上长老。而另一位却是寿元将至,又无法晋级到元婴期,不久就要坐化。不过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这位金丹期的修士斩杀了一个炼尸宗的修士,得到了一种秘术。这秘术极为诡异,可以将修士自身炼成僵尸同时保留神智,从而获得无尽的寿元,不死不灭。那金丹期修士寿元将至,所以才在此建立了这间暗处的昊天丹宫,修炼炼尸之术。我们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这具金丹期僵尸和灵火两样东西。”矮小的黑衣人既然将此秘密揭开了,干脆也不在隐瞒什么的全说出来。

  “哦,如果真有这种秘术,金丹期的炼尸,又岂是你们能够收服的。”陆旭神色一动的道。

  “嘿嘿,道友有所不知,这金丹期修士一旦将自己炼制成炼尸,将会沉睡千年才能醒过来。只要趁其沉睡之时,以控尸之术让这具金丹期炼尸认主,就可以驱使它了。”矮小的黑衣人嘿嘿一笑道。

  “很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所说是否属实?不过在此之前,我还需先做另两件事情才行。“陆旭心中一惊,恢复镇定的说道。

  他早就听说过炼尸宗的诡异之处,没想到还有这种将自身炼制成僵尸还能保留神智的秘术。可想而知,一个金丹期的僵尸,如果能控制它,岂不是说明其多了一个金丹期的打手,难怪他们会动心了。

  “什么,道友的意思是……”矮小的黑衣人一怔的问道。

  但未等其作何反应,旁边的无影针忽然一摆,破空声一响,就笔直的冲其激射而来。

  矮小黑衣人见此,脸色一变,但目光一扫附近跃跃欲试的虚空猿后,当即苦笑一声的在原地不动了。

  结果“噗”的一声后,无影针瞬间没入他身体内,并滴溜溜的停留在其微微跳动的心脏上方,让其不觉一寒。

  随即陆旭将怀中的镇山印符宝取出,盘膝坐在一旁,驱使镇山印将那被困在天罗网中的孽虫压的粉碎,这才服下几粒丹药恢复消耗的法力。

  “阁下在开启封印的时候,最好老老实实的,否则我一个念头过去,飞针就会将你心脏搅碎。好了,你现去将此地封印打开吧,金丹期的僵尸先不管,先找到灵火再说。”陆旭将消耗的法力恢复的七七八八,才站起来开口道。

  “好,道友稍后。不过我打开那封印,还需要先从这些棺木中取一样器物才行。”矮小的黑衣人低首看了看没入胸膛中飞针的位置,苦笑一声的道。

  “你要拿什么器物,在哪一具棺木中?”陆旭闻言问道。

  “是一杆封印阵法的主阵旗,应该是在最上面的那一口棺材中。”矮小的黑衣人冲大厅最前方的一口黑色棺木一指的说道。

  陆旭听闻此话后,目光一扫,也就立刻看清楚了此棺木。

  他略一沉吟,就浮在身前的月刃一抖,一道残月一卷而出,远远冲那具棺木一劈而去。

  “当”的一声,银色残月劈在棺木上。

  随即就听“轰”的一声巨响!

  黑色棺材盖子在残月一斩之后,生生的炸裂开来,同时一股浓浓的尸臭味道从中一传而出。

  陆旭眉头一皱,身形一动的腾空而起,向那具棺材缓缓飞去,并在离其数丈处的虚空中一下停了下来,低首向下方棺材中打量了几眼,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讥讽的笑容,袖子一抖,一连串火球从空中激射而下。

  “砰”的一声,凶猛火焰一下在棺材中爆裂而开,并卷起一道赤红火柱来。

  下一刻,一声怪叫从中棺材中传出,竟从中跳出一具青面獠牙的僵尸来。

  它身后背着一面黑色的阵旗,在滚滚火焰包裹中跌跄的冲出十几步,就在破空声中,被一道激射而至的风刃将头颅一斩而下。

  在炼尸当中,僵尸是最低级的存在,其实力一般只有炼气期,厉害一些的僵尸,能够达到炼气期后期甚至顶峰。这种炼尸不惧阳光,力大无穷,而且本身速度奇快,对炼气期修士来说还是极难对付的。

  僵尸后面就是铜尸,其实力相当于筑基期修士;铜尸后面是铁尸,相当于金丹期的存在,到了铁尸这个阶层,就会在体表生出坚硬的绿毛,所以又称绿毛铁尸;铁尸后面就是飞天毛僵,相当于元婴期的存在,这个时期的炼尸体表会生出白毛,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