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青莲业火

第一百四十四章 青莲业火

  再次回到宅院练功房中的陆旭,方一盘膝坐下,就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一个透明的盒子,里面郝然盛装着那一簇青莲状火焰,足有拳头大小。

  陆旭出神的望着不远处的火焰,丝毫不敢将盒盖打开,他知道一旦打开,恐怕其散发出来的高温就会直接将他焚化为虚无。

  这灵火的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大,据说就是元婴期的修士只要沾染上了一丝,都会神魂俱灭。更何况是他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恐怕只要稍稍靠近就会被融化。

  这灵火在修仙界可是大大的有名,从古至今现世的也不过两三种,但每一种灵火的现世,都在修仙界引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只不过,陆旭有些想不通的是,那绿毛铁尸得到了灵火这么久,竟然没有炼化过此物。虽然灵火威力强大,但借助一些法阵和特殊的材料,还是有机会可以炼化的。

  不过也幸亏这位绿毛铁尸没有炼化此火,否则还真没陆旭什么事了。

  陆旭忽然手中一拍储物袋,一尊数丈大的巨鼎在身前浮现而出,那天在地下大厅里他就发现了,这大鼎似乎是专门为了放置灵火炼制的,可以隔绝灵火的温度。

  半透明的盒子就被陆旭放进了大鼎之中,随即陆旭单手一掐诀,将半透明盒子的盒盖打开,下一刻,“噗”的一声,一阵炽热的高温就迎面扑来。

  寒光一闪。

  陆旭另一只手一个翻转,又抽出了一柄上品的短刀法器,并狠狠斩在了灵火上。

  “噗”的一声后,短刀在靠近灵火的瞬间,当即闪烁出一阵光华,随即仿佛纸片一般的被焚化为了虚无。

  见此情形,陆旭心中一惊,沉吟了一会,再一拍储物袋,从中掏出了一枚玉简,里面记载着一种提取灵火的能量炼化成火种的秘术。

  半晌之后,陆旭才双目一眯,抬首看了看在鼎中跳动的青莲状火焰之后,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复杂之极的神情。

  “青莲业火!没想到灵火榜上排名第十一的青莲业火,竟然被我得到了。”

  通过这枚玉简中的记载,陆旭终于知道这簇青莲状的灵火,竟然是灵火榜上赫赫有名的青莲业火。

  而现在陆旭才终于明白那绿毛铁尸为什么没有炼化这灵火了,不是因为他不想,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炼化。

  青莲业火,又称辟邪灵火,有净化万物的特效。任何邪灵魔道之物,只要被其沾上丁点就会被净化成一片虚无。甚至于这种灵火可以斩灭心魔,万邪不侵,对于辅助修士修炼更是有奇效,威力极为恐怖。这种灵火在天地间极为少见,只有一朵的存在,可谁也不清楚它在何方。

  绿毛铁尸不要说炼化青莲业火了,如果没有拿半透明的盒子与大鼎隔绝,恐怕一靠近它周边的范围就会被净化为虚无。想必那绿毛铁尸也知道这种情况,所以才特意打造了这么一个大鼎,用于提取灵火的能量修炼火种。其实那绿毛铁尸的青色火种,已经和青莲业火没有丝毫的关系了,因为陆旭在它上面,没有感受到一丝净化的神通,将它叫做尸火更贴切一些。也不知这绿毛铁尸是用什么办法,去除了那些火焰能量中的净化元素的,也许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能驱使的只有那么一丝火焰的原因。如果让它没有顾忌的提取青莲业火的能量炼化成火种的话,恐怕十个陆旭都死了。

  陆旭虽然得到了这青莲业火,但现在拿它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只有等到了金丹期甚至是元婴期,在借助外物的情况下才可能有机会炼化它。

  接下来的两天内,陆旭特意又服用变形丹改换面容的去了坊市的店铺几趟,并开始寻找和青莲业火相关的一些典籍,从而确定青莲业火的特性,以及寻找一些克制的火焰的材料。

  等到陆旭查找完了与青莲业火有关的典籍后,当即又花费数万灵石购置了一批辅助材料,再去炼丹房炼制了几颗辅助的丹药,就立刻在宅院中开始闭关起来。

  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绝不可能炼化青莲业火,但是像那绿毛铁尸一般提取青莲业火的能量修炼还是可以的,虽然其威力可能只有十万分之一都不到。

  半个月后,身处练功房中的陆旭,脸色苍白的盘坐在一块蒲团上,而地上以其为中心铭印着一个淡金色法阵,法阵各处则插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中阶灵石。

  陆旭双目紧闭,身前有一尊大鼎悬浮在那里。

  而大鼎里面隐约有一簇青莲状的火焰,而在其上方,一个表面遍布丝丝青色的小型青莲状焰火,随着陆旭的法诀,微微跳动不定着。正是陆旭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提取到的一丝青莲焰火的能量,里面含有微小的一丝净化神通。至于直接提取一丝青莲业火的火苗炼化,陆旭是万万不敢的。

  随着时间流逝,陆旭脸色渐渐恢复了一些红润之色,这才双目一睁,张口喷出一团精血来。

  “砰”的一声,精血瞬间爆裂而开,化为一团血雾的将那小型青莲状火焰罩在了里面。

  整个练功房中,一时间血腥气大起。这时候,陆旭骤然单手一掐诀,地面上法阵一下大亮而起,浮现出一枚枚金色符文来。

  与此同时,血雾围着青莲状火焰滴溜溜一转后,就全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在淡金色光芒中,青莲状火焰表面骤然多出了十几根新出现的血痕,并和其他血痕隐约形成了一个十分复杂的纹阵。

  就在整个血色纹阵形成的一瞬间,青莲状火焰光芒大放,并嗡嗡声中围着陆旭上下盘旋飞舞起来。

  原本静止不动的青莲状火焰,竟仿佛一下活过来了一般。

  “成了”

  陆旭见此情形,精神大振。

  下一刻,未见他有任何施法,青莲状火焰则“嗖”的一声,慢慢的向其靠近。

  “噗”的一声!

  青莲状火焰忽的化为了青色火焰般存在,接着一个卷动后,就离陆旭只有几丈之远。

  “啊”的一声痛呼,火焰一靠近,陆旭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高温,身上的皮肤一阵刺痛,眉头紧皱,身体竟是微微颤抖。

  陆旭连忙手掌微曲,一个小玉瓶吸进掌心之中,倾斜着玉瓶,一枚龙眼大小,隐隐透着许些光泽的将浑圆丹药,滚进手中。

  这是一颗血元丹,乃是陆旭特意为炼化青莲业火的能量准备的,他将之放在鼻下轻嗅了嗅,一股奇异的味道,缭绕在鼻尖,那种冰凉地感觉,让人精神为之一震。

  目光紧紧地注视着这枚丹药,陆旭拳头猛然紧握,然后闭上眸子,将之一把塞进了嘴中。

  血元丹刚刚入嘴,便是化为一股略微有些阴寒地能量,迅速的钻进陆旭体内各处经脉之中,最后犹如一层层血膜一般,缓缓的渗透着经脉以及骨骼之中。

  随着血膜的渗透,陆旭的身体忽然一阵剧烈的颤抖,一丝丝鲜血,从毛细孔中不断的冒腾而出,只是眨眼时间,陆旭的身体,便像被涂上了一层殷红的鲜血,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这些鲜血,在出现之后的不久,便被渐渐靠近着陆旭的青色火焰炙烤的急速凝结,最后构成了血色的角质层,这些角质层,不仅包裹着陆旭的手与脚,就是连眼睛,也是被完全的封闭在了其中。

  血色角质层,犹如是构建成了一套密不透风的血色铠甲,将陆旭严严实实的保护在其中,保护其不会被青色火焰焚烤而死。

  缓缓的伸出被血色角质层包裹的手掌,陆旭手中连连掐诀,一道道法诀,冲着青色火焰一冲而出。

  随着法诀的打入,慢慢靠近陆旭身躯的青色火焰,骤然跳动不已,眨眼时间,一股恐怖的毁灭力量,便是犹如苏醒一般,缓缓的从青色火焰之中扩张了出来。

  视线死死的盯着身前越来越庞大的青色火焰,陆旭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就要到了。

  明亮的练功房之中,青色火焰,剧烈的翻腾着,随着那簇簇火苗的腾烧,火焰周围的空间,明显是出现了许些显眼的扭曲痕迹,没想到,青莲业火的意思能量,竟然就如此恐怖。

  半空之中,青色火焰迎风暴涨,眨眼时间,便是将自身的体积扩大了将近上百倍,而随着其体积的变化,原本温顺的火焰,也是变得狂暴了起来,火焰呼呼翻腾之间,发出嗤嗤的声响,周围的空气,也是被炽热的青火,烧成了一片虚无。幸好陆旭早就在宅院中布置下了天门金锁阵遮掩,否则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

  目光注视着半空中的庞大青火,陆旭面色凝重的深深吸了一口炽热的空气,被血色角质层所覆盖的手掌遥遥的对准青火,然后连连掐诀。

  随着一道道法诀的打入,青色的火焰缓慢的移动着,而且每道法诀打入青色火焰中,只能坚持两三秒时间,便会被它那炽热得有些可怖的温度焚烧成虚无。

  所以,虽然陆旭与青色火焰火间的距离不过短短几米而已,但其中所消耗的法力,却是极为庞大。

  眼睛紧紧地盯着那缓缓移过来的青色火焰,陆旭呼吸略微有些急促,额头之上,布满着汗水,汗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在血色保护膜的反射之下,犹如是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一般。

  随着青色火焰的逐渐接近,其中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恐怖热量,让陆旭脸上露出一丝骇然。这在灵火榜上排名第十一位地灵火,仅仅只是其一丝的能量,竟是如此恐怖。如果要是让其炼化一缕火焰的话,恐怕早就被焚烧为了虚无,而如果妄想炼化整个青莲业火,那就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了。

  当庞大的青色火焰停留在陆旭面前一米左右时,即使宅院内部已经被天门金锁阵的禁锢之力所隔离,可它所散发出来的恐怖高温,依然是让练功房内部的一些坚硬砖石,逐渐的迸裂。片刻后,练功房的墙壁都化为一块块小小的碎石,而碎石,则被焚烧成了一堆堆地细小粉末。

  而就在这时,紧皱着眉头的陆旭豁然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那越来越近地青色火焰,略微有些颤抖地手掌微微张合,连续打出了数个古怪的法印。

  只见那巨大的火焰中一缕细小的青莲状火焰从中渐渐剥离了出来,随即滴溜溜一转的撞向了陆旭,瞬间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青莲状火焰入体,陆旭立刻眉头一皱,而与此同时,浑身犹如被雷击一般,剧烈得猛的一颤,本来尚还有些血色的脸庞,骤然变得惨白了起来。

  强忍着体内传出来的阵阵灼热之痛,陆旭眼眸缓缓闭上,神识逐渐的沉进体内。

  神识沉入体内,顿时,一片雾气蒙蒙的感官界面,便是出现在了陆旭心中,此时体内的诸多经脉之内,那进入其中的青莲状火焰,已经分化成了一缕缕细小的青色火焰,这些蕴含着恐怖能量的青色火焰,在经脉之中胡乱的穿梭着,一切阻拦在面前的东西,都会是被它们在瞬间焚烧成一片虚无。

  随着这些青色火焰的穿梭,虽然陆旭的经脉有着血元丹所凝结而出的血膜保护着,可那恐怖的高温,依然是缓缓的渗透了进去,虽然这些渗透的余温并不是如何的炽热,不过对于人体最脆弱的经脉来说,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些高温的熏烤之下,原本宽敞坚韧的脉络,已经扭曲得犹如麻花一般,看上去极为怪异与恐怖。

  当然,经脉被熏烤得这般扭曲,所造出来的疼痛,更是直接让陆旭的身体不断的间接性抽筋着,浑身肌肉紧绷,一条条犹如蚯蚓一般的青筋不断的耸动着,惨白的脸庞,没有丝毫血色。这就是境界不到所造成的后果,如果陆旭现在是金丹期修士的话,肯定不会这么痛苦。

  经脉之中,青色火焰疯狂的穿梭着,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陆旭的体内,几乎便是被破坏得一塌糊涂,而且,最糟糕的,还是那血元丹的药力,已经在与火焰的消耗中,逐渐的被挥发完毕,那些消散的血膜,已经再没有足够的药力来支撑它们修补。

  在有着血膜的保护的前提下,陆旭的体内尚还是被恐怖的火焰搞成了这般近乎残废的状态,若是血膜一旦消失,陆旭体内的所有东西,经脉,骨骼,心脏等等,几乎将会是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被青莲状火焰焚烧成虚无。而到时,失去了这些维持生命的重要器官,陆旭即使是筑基期修士,也唯有死亡一途。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