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战起 1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战起 1

  只见这时的巨城四周,那上百座气势恢宏的高塔,全都开始散发出异样的光芒,同时上面的纹阵不停的闪烁,各自喷出一道道光华,并且每一座高塔喷出光华的节奏几乎一模一样,仿佛处于互相呼应之中。

  与此同时,以巨城为中心,上百座高塔为支点,一座巨大之极的护城法阵正在隐约形成之中。

  在远处天边处,则轰隆隆声大响,一道黑线凭空浮现而出,并且转眼间变粗变大,化为了一片滚滚而来的无边黑云。

  在黑云出现的时候,高空中传来一阵剧烈颤抖,滚滚黑气不停的狂涌而出,半边天瞬间化为了黑色。同时滚滚黑气中各种咆哮声传出,一头头奇形怪状的魔兽,纷纷在黑气中或隐或现,小的不过丈许大小,大的则仿佛小山一般。

  这时,空中黑云中才有一个个黑气环绕的魔道中人,纷纷出现,或直接脚踏黑云而行,或足踩某只狰狞魔兽,声势好不惊人。

  “陆旭师弟,掌门召唤在你我筑基期修士过去了。”

  就在陆旭看的出神时,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他低首一望。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披散着头发的筑基期修士正在下方城墙上冲其招手,郝然是和他一起参加六派试炼出来的铁男,只是不知何时他也筑基成功了。而紫霄宗掌门、白峰主玉玲珑等金丹期修士也均都站在那里,后面是一个个筑基期的修士。

  他轻吐口气后,就向那面城墙上一落而去了。

  “你们都听好了,因为各宗的增援力量都已经到了的缘故,所以我们几宗不打算保守的据守了,除了留下小半炼气期的弟子在城中外,其他人全都放出去和魔道七宗的人好好打上一场,以壮我方士气。刘封,陈集你们二人带部分修为不够的炼气期弟子留守城内,其他人全都跟唐潜、萧慕白等筑基期弟子出去。各宗金丹期前辈也会在城内坐镇,以防对方金丹期强者突然出手。大家都小心点,这些魔道七宗的人士气正旺,并且十分嗜杀,可不会排开阵势和我们多废什么话的。”紫霄宗掌门一等筑基期的弟子全部到来,立刻用吩咐的口气说道,似乎经过这些天的研究,其已经对魔道七宗的人十分了解了。

  陆旭等所有紫霄宗筑基期修士,自然没有不同意见,纷纷上了附近的飞行法器。而刘封等人在炼气期弟子中挑了一些修为不够的炼气期弟子留下,其余的人全部上了飞行法器准备参战。

  被选上留下的自然一脸的庆幸,准备出战的则是各个脸色沉重,毕竟这种大规模的群战,死伤最多的就是炼气期的弟子。

  而殷六奇等各宗的元婴期强者,则是自从那天开会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其他方向上,云罗宗、邀月宫等几家宗门,也都是同样的情形。一队队弟子或驱使飞剑而行,或上了飞舟战车,全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当陆旭也身形一动的上了一艘十几丈长的飞舟后,耳中却传来了紫霞宗掌门的声音。

  “所有的筑基期修士听好了,你们是大战的中坚力量,切忌要出尽全力,相互之间要互相扶持。如果有人敢怯敌避战,宗门法度可是不讲情面的,”

  陆旭闻言,看了一眼周围的众多筑基期修士,发现众人俱都脸色一肃,好几个人眼神都在躲躲闪闪的。

  他这一次出战,原本就没有打算在与魔道七宗众人争斗中冒险的意思。毕竟以他修为,也许同阶普通存在可以轻松战胜,但若遇到筑基期后期就很难有取胜希望了,主要还是以自保为主。他相信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没想到这位紫霄宗掌门早就拿话在这里堵住了众人的心思。

  这时,飞舟上七八名炼气期弟子恭敬的向陆旭见礼,在其一声吩咐后,和就其他紫霄宗飞舟般的向前激射而去了。

  转眼间,密密麻麻的诸宗前锋就和对面黑云就相隔不过里许远了。

  大战一触即发。

  只见,一阵巨大的剑鸣声从铁剑门所在处中传出,当即密密麻麻的剑光冲天一起,再骤然在空中一凝后,竟然化为了百余丈长的擎天巨剑,通体寒光四溢。并往对面虚空一落而去。

  “噗”的一声!

  巨剑在一斩而出后,寸寸的碎裂而开。

  大概里许远处的黑云却在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骤然从中间处分开,一道数里长的巨大沟壑凭空在地面上露出。

  附近被波及的魔道修士和魔兽,则瞬间就化为了血沫。

  与此同时,附近另一片黑云中却传出无数魔道修士的呐喊声,接着黑云上魔气翻滚。一团团黑色魔气漂浮而出,再往同一处凝聚而去后,特化为了一只魔气巨手,并五指一分的冲诸宗这边虚空一按。

  “轰”的一声。

  在云罗宗这边的众弟子中,当即一股无形巨力一压而下,方圆里许内的飞车飞舟去,统统被一拍粉碎,上面弟子死伤一片。

  附近的几名云罗宗筑基期修士见此,脸色当即变得十分难看。

  百兽宗处却在数十名筑基期修士掐诀施法之下,一头身长超过数十丈的巨型飞禽妖兽在人群中浮现而出,双翅只是冲对面猛然一扇,当即密密麻麻的风刃子弹般的射出。

  “嗤嗤”声一响。

  魔道修士处当即一道道巨型风刃激射而来,化为片片的风刃雨,将大量的魔道修士和魔兽笼罩其下,躲之不及者,纷纷被风刃斩杀。

  另一边奇巧宗处,众多弟子则张手抛出数十颗圆球,幻化成了数十只七八丈长的巨型傀儡,并排列成一个个傀儡阵,并灵光一闪的喷出数十道白光激射而出。

  白光连接在一起,汇合为十几道粗大的巨型白光,飞射而去。

  只见虚空中破风声大起,对面黑云上十几道白光一闪而过后,凡身处白光路上的魔道修士和魔兽,全都身躯一颤的爆裂而开。

  而魔道七宗阵容中则多出了更多的魔气大手,毫不客气的冲诸宗这边纷纷反击而来。更有一片片的黑云中,幻化出一道道血河,迎着八国同盟倾泻而来。

  双方还未真正接触,就先有不少人当场阵亡了。

  不过以双方的冲锋速度,这种远距离隔空交战,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片刻间,八国同盟六大派和海魔道七宗就相距不过百余丈远了,最前方的弟子甚至都能看到对面黑云上一名名魔道修士的狰狞面容。

  “动手”

  一名邀月宫的美貌筑基期女修士,突然大喝一声。

  当即此宗近百名邀月宫弟子,纷纷取出一叠叠的符箓,冲对面狂扔而去。

  这些符箓只是狂闪几下,就化为一缕缕银色光华的倾泻在诸宗和魔道七宗间的半空中。

  随之邀月宫中弟子狂催法决不已。

  “轰隆隆”一阵怪响。

  前方半空中银光闪动后,一截截银色光墙竟然凭空浮现,并疯狂巨涨而起,硬生生化为一座十丈高两丈厚的银色光墙,并转眼间光墙仿佛凝实了一般,变得坚硬无比。

  对面滚滚魔气一打在厚厚光墙上,除了小部分从上方一卷而过后,大半魔气都不由的为之一缓,只能从光墙两侧涌过,原先魔气翻涌的惊人气势不由一顿。

  更有许多踏着黑云冲来的魔兽,躲之不及,直接低吼的撞到了光墙上。

  其中强大者只是身躯被反弹而回,脑袋略微眩晕片刻,弱小者则被撞得头破血流,纷纷掉落了下去。

  八国同盟诸宗这边的弟子见此,大喜之极,纷纷或催动,或释放法术,向光墙后的一干魔兽和魔道修士狂轰不已。

  “岂有此理”

  魔道修士中传来一声大喝。

  随之一名留着一头红色长发的阴魔宗筑基期修士,驾驭一头三十多丈长的魔兽从后面黑云中浮现而出,只是抬足一踩魔兽,当即魔兽愤怒的大吼一声,张口喷出数道浓郁的黑气。

  一阵巨响!

  前方光墙爆发出数团腥臭的黑气,接着碎裂声一响,光墙上凭空现出数个数丈大的巨洞。

  附近黑云当即从这些洞中一涌而入。

  同一时间,其他光墙前同样浮现出一个个大同,魔兽,魔气,魔道法器,也纷纷被驱使的将光墙破坏的七零八落。

  半空中当即再次被滚滚的黑云覆盖。

  一时间,整个区域全都被滚滚黑云包围。

  这时,诸宗弟子则早已纷纷舍弃了身下飞行器具,各持法器的攻了过来。

  魔道七宗这边,则漫天黑云骤然一阵剧烈的翻滚,从中也现出了无数骑着各种巨大魔兽的魔道修士,双方瞬间就仿佛潮水般的战到了一起,并方一接触的瞬间,就有数十道人影从空中坠落而下。

  一时间,战斗变的惨烈无比。

  陆旭身为宗内中层筑基期修士,自然不可能和炼气期弟子般,一窝蜂的冲在最前方,而是已舍弃了原先飞舟,正脚踏青色飞剑和薛钰彤铁男并肩站在了一起。而萧慕白却是孤傲的一个人背手立在一边,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在他们不远处,紫霄宗的那个叫唐潜的筑基后期修士正和其他筑基期修士神色肃然的看着前方大战。

  “刘师弟,葛师弟,你们去南边一下,那边是我们紫霄宗负责的区域,不能让他们冲到战城边。”片刻后,这位筑基后期的修士低声的吩咐道。

  刘姓修士和葛修士闻言,二话没有的立刻驱使法器向战场南边飞去。

  “杨师弟,向师弟,你们去西边,那边的本宗炼气期弟子死伤惨重,切忌,要先解决那几头魔兽。”

  “是”

  “萧师弟,你去东边,要小心,那边可有两个魔道筑基期的修士!”

  ……

  一小会儿工夫后,作为紫霄宗这边指挥官的唐潜就将筑基期修士全都分配了出去。

  这时,整个战场也彻底扩散了开来,并自发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战团。

  有些战团是十几名魔道七宗修士攻击数名八国同盟弟子,有些战团,却是数十名八国同盟弟子攻击几名魔道七宗弟子。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