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战起 3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战起 3

  陆旭心中一惊,目光急忙四下一扫,但附近除了稍远些那些战团中的魔道修士外,哪还有任何敌人的踪影。

  但他只是目光闪动几下后,就忽然脸色一边的身形一晃,就带着一连串残影的向一侧虚空飞扑而出。

  “噗”的一声。

  一条长长的肉鞭,突然在陆旭原先站立处一卷而出,却只是卷到了空气,几乎只是紧挨陆旭身躯而过。

  陆旭一声低喝,单手一指,月刃瞬间激发出数道残月朝着肉鞭狂斩而出。

  “当”的一声巨响。

  一块黑色的盾牌在肉鞭前方浮现而出,竟轻易的将数道残月一挡而开。

  陆旭目光一凝,身躯瞬间倒射飞出。

  “轰”的一声。

  一柄黑色的巨剑狂风暴雨般的从高空一斩而下,却也落了个空。

  “咦,看来我小看你了,不过你敢杀我弟弟,就要有死亡的觉悟。”一个阴冷的声音从附近虚空中传出,隐约带了一丝诧异之色。

  “阁下乃是何人,不妨现身一战。”陆旭却盯着那肉鞭来处上方的虚空,双目微眯的问道,同时谨慎的将月刃往身前一横,整个身躯更是瞬间被青色火焰包裹的严严实实。

  肉鞭来处的黑云一阵滚动,一条数丈高的大象魔兽就凭空现身而出。

  此大象魔兽与陆旭先前斩杀过的几只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只嘴角生有两只长长的白色象牙。

  在大象魔兽上方,虚空略一扭曲后,一名披散着红色长发,手持一柄黑色巨剑的魔道修士显现而出。

  其面容,在陆旭看来确实有些熟悉!

  对了,这魔道修士的面容与陆旭先前斩杀的那位脚踏大象魔兽的魔道修士极为相似,莫非这二人是兄弟俩。

  “筑基期后期!”

  陆旭神识略一感应对方气息后,当即脸色一沉的做出了判断。他今天的运气还真是不好,先是一个筑基初期,然后是筑基中期,现在又来一个筑基后期,而且还与他有杀弟之仇。

  “在下驭兽宗荆绝,你杀了我弟弟,虽然我并不喜欢他,但你也绝无活命的可能。你实力不错,叫什么名字,我荆绝手下不斩无名之鬼”这叫荆绝的驭兽宗修士淡淡说道,并将手中黑色巨剑往身前一抖。

  “噗”的一声,一圈圈黑色气浪向四面八方飞卷而开。

  陆旭见此脸色一沉,口中却缓缓的说道:

  “在下陆旭,谁能活下来,还未可知呢!”

  话音刚落,他单手一指,身前月刃骤然间一个模糊,一口气幻化出十几道残月,并瞬间融合一体,化为一道巨大残月席卷而出。

  那叫荆绝的驭兽宗修士见此双目凶光一现,手臂一动,黑色的巨剑直接向前方一斩而去。

  “轰”的一声。

  巨大残月纵然犀利,但在黑色巨剑凶猛无比的一斩下,也顷刻间的溃散而灭。

  与此同时,那叫荆绝的修士脚下一点,其身下的大象魔兽狂嗷一声,一只长长的象鼻“嗖”的一声,带着一股狂风的一卷而出。

  陆旭只觉对面紫影一闪,那长长的象鼻就呼啸而至了,凶猛程度,以其的修为也不禁脸色微微一变。

  但他在象鼻袭到身前的瞬间,单手略一掐诀,身躯就轻飘飘的一荡而起,竟轻而易举的避过了对方一击。

  那叫荆绝的修士见此,眉头微皱,但当即单手冲前方虚空一抓。

  先前被陆旭避开的黑色巨剑,当即发出“嗡嗡”声的再次腾空而起,冲陆旭所在一阵劈头盖脸的狂斩而去。

  顿时附近虚空狂风大起,到处都是象鼻、巨剑闪动的虚影。

  不过纵然如此,陆旭却仿佛柳叶般的随风而荡,任凭附近攻击连环不断,却始终安然无恙。

  那叫荆绝的修士见此,冷哼一声,蓦然单手再一掐诀,身下的那只大象魔兽当即怒嗷一阵,就在阵阵紫光闪动中凭空不见了踪影。

  同一时间,那叫荆绝的修士手臂一动,赫然那黑色巨剑光华一闪的幻化成两柄巨剑,呼啸的朝陆旭袭来。

  转眼间,陆旭身边尽是重重剑影,其身法纵然玄妙,但也一下变得岌岌可危起来,数次都刚避开这一柄巨剑,下一刻又差点被另一柄斩到。

  不过最让陆旭心中大凛的,反倒是那只消失的紫色大象魔兽。

  此魔兽极为诡异,竟然懂得隐匿神通。

  陆旭心念飞快转动,当即单手冲额头一点,庞大之极的神识顿时一卷放出,同时身前的月刃一闪的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四颗碧绿色的圆珠,只是迎风掷出,就滴溜溜的悬浮在空中,喷出了大股的绿色浓雾。

  这时,又一柄巨剑带着呼啸声的迎头斩下。

  陆旭却身形一闪的消失在浓雾之中,不见了踪影。

  “轰”的一声。

  巨剑狂卷而下,将周边的绿色浓雾一斩而散,不过却是斩到了空处。

  远处那叫荆绝的修士见此,一声长啸,两手飞快掐诀一催。

  “噗”的一声。

  另一柄巨剑也一个模糊的出现在绿色浓雾上方,并狠狠的一落而下,正好落在了前面一柄黑色巨剑上。

  两柄巨剑威能瞬间合二为一,当即一声爆鸣后,就将周围的浓雾一击而散。

  但下一刻,对面催动两柄巨剑的驭兽宗修士,却瞳孔一缩。

  这一大团绿色浓雾中赫然空空如也,哪有对手的半分人影在。

  就在这时,在离那叫荆绝的修士不远处的虚空中,忽然一大片绿色浓雾浮现而出,再中间一聚后,一道人影在里面若隐若现。

  那叫荆绝的修士猛然一个转首,死死的盯住了那团绿色浓雾中的人影,嘴角却泛起一丝冷酷之色。

  “噗”的一声。

  一只长长的象鼻在绿色浓雾附近浮现,再闪电般一合后,就将其从腰部一卷而去。

  正是那只隐匿起来的大象魔兽。

  但未等那叫荆绝的修士脸上方泛起一丝笑容,那团绿色浓雾却一闪被象鼻击中,并就此消散在了虚空中,里面郝然仍是空空如也。

  这时,大象魔兽完整身躯才在附近一闪现出。

  “岂有此理,待我将这绿雾驱散,看你能躲到哪里去。”那叫荆绝的修士见此,脸色变得铁青,手中连连掐诀,就要施展秘术驱散周围所有的绿色浓雾。

  就在这时,大象魔兽上方一大团绿雾凭空浮现,一个身影在里面若隐若现,同时里面传出一声闷响,只见青光一闪,一只被青色火焰包裹的拳头就从中一捣而下,狠狠砸在了下方大象魔兽的头上。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团青色火焰瞬间在下方爆裂而开。

  大象魔兽一声哀鸣后,整颗头颅就此一炸的粉碎而开,无数焦黑的血肉碎骨从中迸射四溅,残缺尸体带着一股炙热的火焰当即一软的从空中坠落而下。

  显然此大象魔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接着绿色浓雾中才模糊身影一晃,陆旭从中平静的现身而出。

  “你竟敢杀我爱兽,我要将你抽魂炼魄,受尽天底下最残酷的酷刑。”那叫荆绝的修士目睹此景,却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当即脸色一白的狂吼一声。

  这只能隐匿的大象魔兽乃是他的本命灵兽,是他费了无数力气才培养起来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有一丝开启灵智的潜力,如今就这般在眼前被人打爆而亡,怎不令其暴跳如雷。况且本命灵兽死亡,其反噬也令他受伤不轻。

  那叫荆绝的修士两手飞快一掐诀,远处黑色巨剑顿时一个闪动的倒射而回,再一个模糊后,就稳稳的落在了其手中。

  这驭兽宗的修士当即将手中连连掐诀,再口中念念有词。

  滚滚魔气从其身周浮现而出,一道大象魔兽的虚影在其身后出现,随即猛地大嗷一声,附在了其身上。

  同时这位驭兽宗的修士身躯骤然一涨,竟一下拔起数倍之高,滚滚的浓郁魔气将整个身躯紧紧的包裹。

  随即,这叫荆绝的修士,当即大步一动,高举着黑色巨剑直接向陆旭走去。

  无数黑色魔气环绕在巨剑之上,向四面八方缭绕而去,声势好不惊人!

  “这是兽魂附体秘术!”

  陆旭一见此景,脸上不禁现出几分忌惮。

  要说世间万般秘术中,能有什么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修为,那兽魂附体秘术就是其中赫赫有名的一种。

  这种秘术乃是取一只金丹期的灵兽的兽魂加以炼化,在关键时刻让兽魂附体,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一个阶层。

  看来他不全力以赴的话,今日可能走不出这战场了,兽魂附体之下,这个驭兽宗的修士修为直追金丹期强者。

  陆旭脸色一沉,心中再没有任何犹豫,袖子一抖后,当即镇山印符宝从中一飞而出,一个闪动的落在了手掌中。

  另一手飞快掐诀,当即四颗碧绿色圆珠灵光一闪,大股大股的绿色浓雾喷涌而出,瞬间将其身形掩盖住。

  但那叫荆绝的修士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仍足踩虚空的向那一大团的绿色浓雾一步步走来,每一步都异常沉重,转眼间其就离其不足数丈远处了。

  眼看其双臂向前一挥,夹带着滚滚魔气的黑色巨剑,就可将面前的绿色浓雾斩开。

  但里面却是不见陆旭的踪影。

  那叫荆绝的修士见此大怒,一柄黑色巨剑对着周围的绿色浓雾就是一阵狂斩,不到一会的功夫就将四周的绿色浓雾肃清。

  但在另一边,一大股一大股的绿色浓雾却是在不同的地方不断涌现。

  那叫荆绝的修士见此,身躯一动,犹如打地鼠一般的不停横扫着不断出现的绿色浓雾,但却始终不见陆旭的踪影。

  但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灵气波动在虚空某处四散而开,随即就见一尊小山般大小的大印浮现而出,滴溜溜一转,就朝着其一砸而来。

  “不好。”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