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战起 4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战起 4

  “不好。”那叫荆绝的修士这下真的大惊了,首次感到陨落的危险,但其兽魂附体后,实力可是直追金丹期修士。

  他只是一声大喝,手中巨剑顿时黑气滚滚浮动,顷刻间,就涨大了数倍。

  随即其面上狞色一现,猛的一咬舌尖,喷出一大团精血在黑色巨剑上,只见黑色巨剑泛起了一股浓浓的血光,迎着镇山印一斩而去。

  轰的一声。

  镇山印纵然强横无比,但被此黑色巨剑阻挡后,也不由的顿了一顿。

  那叫荆绝的修士脸色一白,见此情形,则身形猛然爆退。

  “嗖”的一声,就逃离了镇山印覆盖的范围。

  但纵然如此,也让那叫荆绝的修士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但再抬首向前方一望后,瞳孔又不禁一缩,就见陆旭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离其不过三丈远地方,正将一只包裹着青色火焰的拳头向其缓缓捣出。

  尚未真的击出,一股让这叫荆绝的修士为之心惊的庞然热浪就先一涌而出。

  那叫荆绝的修士想都不想的手臂一抖,就将一块黑色的盾牌挡在身前。

  “轰”的一声。

  被青色火焰包裹的拳头结结实实的击在黑色盾牌上。

  那叫荆绝的修士只觉双臂一麻,身躯忍不住向后蹬蹬的倒退出去,竟一时间无法止住身形。

  他面容先是一惊,但马上狞色浮现:“哈哈,有这面乌铁盾在,你想伤我根本是妄想之事。”

  就这时,对面陆旭捣出的那只被青色火焰包裹的拳头却蓦然五指一张,一朵青莲状火焰从中浮现而出,随即仿佛纹身一般的贴在拳头上,随之一捣而出。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一声闷响后,黑色盾牌就被拳头一击而碎,接着在一个模糊后,拳头重重击在了那叫荆绝的修士胸膛之上。

  这位驭兽宗修士一声惨叫,胸口当即凭空多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焦黑血洞,护体真元竟然丝毫效果没有,并且一涨一缩后,身躯就在满脸恐惧中被青色火焰焚化为虚无。

  这位筑基后期的驭兽宗修士,竟然就这般被陆旭击杀掉了。

  陆旭则单手往前方一招。

  “嗖”“嗖”几声,对方的储物袋连同那柄黑色巨剑从对面激射而回,被其袖子一抖的全都收入了其中。

  就在陆旭将对方的储物袋收好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暴怒的大喝:

  “可恶,你们竟然私自撕毁协约,派出金丹期修士出战。”

  这声音轰隆隆的仿佛雷鸣一般,却是站在战城上的紫霄宗掌门的声音。

  陆旭闻言,不禁脸色大变,这时才发现,不知何时魔道七宗大军后方数道模糊虚影鬼魅般的从远处激射而来,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了战场中。

  一路上凡是遇到的八国同盟修士则均被一斩而灭,顷刻间,就有十多位筑基期修士死于非命,炼气期的弟子就更是不计其数了。

  陆旭心中一沉,几乎想也不想的直接朝着自己这边的战城上激射而逃,开玩笑,金丹期的强者出场了,还留在这里岂不是找死。

  “嘿嘿,小辈,你的实力不错,可惜了遇到了本座!”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魔道金丹修士忽的出现在陆旭后方,一声低喝,袖子一翻,一手就向正在逃跑的陆旭虚空一抓而来。

  陆旭心中一惊,不假思索的祭出两柄上品法器,口中低喝一声:“爆”

  “轰轰”的两声,两柄上品法器自爆,产生了一阵恐怖的光华。

  但这络腮胡子金丹修士对陆旭自爆法器的攻击毫不在意,身上狂涌出一层厚厚的魔气,法器自爆产生的光华方一到近前处时,全被此魔气卷入其中化为了虚无。

  同时趁此机会已遁出十几丈远的陆旭,却只觉身躯一沉,一股巨大吸力从后爆发而出,竟让其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出去。

  陆旭大惊,两说飞快掐诀,猛然狂催体内法力,当即身躯一沉,就再次停在了原处。

  这一幕,让后面络腮胡子的金丹修士倒不由的轻“咦”一声,但随之面上狰狞一现,抓出五指当即微微一屈。

  “你敢?”

  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从后方传出,接着络腮胡子金丹修士上空一股森冷寒气滚滚而出,一只晶莹洁白的玉手从中闪电般一拍而来,直取络腮胡子金丹修士的头颅。

  络腮胡子修士脸色一变,原本探出手掌骤然方向一改,向高空玉手一抓而去。

  “轰”一声钟鸣般的闷响。

  黑掌和玉手手掌间当即爆发出了一惊人的气爆,当即一股飓风般震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附近战团中争斗之人波及之下,纷纷的东倒西歪,一些法力稍微弱些的,更是法决失灵的从高空坠落而下。

  更近些的陆旭,虽然还能勉强保持身躯不动,但在震波中也暗自叫苦不已,同时空气一紧,竟隐约有窒息的感觉。

  这让陆旭不禁有些悍然了。

  后面出手阻挡之人,听声音正是自己那位师尊玉玲珑,但能和其旗鼓相当的对手,肯定也是魔道七宗那边的金丹期强者了。

  此处乃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心念飞快转动后,陆旭立刻取出数张符箓往身上一拍,然后一个转身,就顶着数层光幕的在震波中向后拼命逃去了。

  两边的金丹期修士突然出手,这让战场上正在拼杀的六大派修士和魔道七宗修士,都不禁面面相觑,纷纷下意识的朝自己的阵营潮水般退去。

  随即,战场半空中,数十位金丹期修士展开了捉对的厮杀,一时间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半日后。

  双方的金丹期修士勉强的打了个平手,再互相放出了几句狠话之后,就各自退回了己方的阵营。于是诸宗联军,纷纷放出飞舟战车,再收拾略一翻战场,并将战死同门尸体找到后,就一同带上的向据城中滚滚而回了。

  虽然这次双方之战并不太长,但也各自死伤弟子上千人之多,让一些和死伤者相熟之人都不禁有些神色黯然。但由于魔道那边先一步派出了金丹期强者,使得八国同盟这边筑基期的修士足足意外死亡了近二十人,算是吃了一个大亏。

  一回到城中,紫霄宗掌门在清点了一番宗门的伤亡情况后,就匆匆离开和其他几宗的高层相聚开会去了。

  陆旭自然更没心思应付其他人,在和几个同门的师兄弟寒暄了几句后,就匆匆回到了自己住处。

  他方一在石屋中盘膝坐下,就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今天要不是玉玲珑及时出手相救,他这次肯定陨落无疑了,想想还真是有些后怕。

  金丹期强者的出手,竟然有这般恐怖威力,怪不得双方都约定不允许金丹期强者参战了,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今天的这一幕也告诉他,在修仙界没有什么约定协议之说,弱国无外交,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指望不平等的双方遵守协定,还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

  陆旭默默思量了片刻,心神稍加平静后,才掏出几颗疗伤的丹药,开始治疗今日大战留下的几处小伤。

  待将伤势都恢复了之后,才袖子一抖,拿出那个从驭兽宗修士处得来的两个储物袋。

  陆旭只是单手一招,就将其中一只储物袋一抓而下,略一打量后,将神识往其中探去。

  “咦”

  陆旭诧异一声,但下一刻,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

  “噗”的一声。

  一股霞光飞卷而出后,当即身前浮现出一大堆东西来。其中大半都是各色中高阶灵石和一些材料,小半则是一些药瓶符箓,还有数件上品的法器。

  但其中最惹眼的,却是一枚巴掌大小的符篆,表面遍布紫红色灵纹,上面铭刻着一把紫红色小剑,并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气息,一看就不是一般凡物。

  陆旭见此,同样有些意外,单手一捞,就将符篆稳稳的吸到了手中。

  但在手指一接触符篆的瞬间,一股惊人的灵压从上面四散而开。

  陆旭顿时一惊。

  这符篆竟然是一张符宝。

  仔细观察了一会,陆旭在才兴奋的将手中这张符宝放进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盒中,将盖子一合后,并十分凝重的用数张符箓贴在上面。

  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竟然得到了一件符宝。

  至于他打开另一只应该是两人中弟弟的储物袋后,里面东西就普普通通了,也是一些灵石丹药和一些没什么用的法器,并无其他太过珍稀东西。

  但就这样,这两名魔道筑基期修士的收藏也让陆旭大感满意了。

  不说其他东西,光是那些中高品灵石就有数万之多了,让他手上一下大为宽松了起来。

  这也难怪,毕竟是两名筑基期修士珍藏,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

  接下来的时间,他双目一闭,服下一颗青阳丹,开始继续修炼龙象挪移功起来。

  同一时间,陆旭在此战中一举斩杀三名魔道筑基期修士,其中有一人是筑基中期,甚至还有一人是筑基后期,也在整个巨城中传扬开来。

  许多紫霄宗炼气期弟子向其他宗门弟子说起这位新进的“陆师叔”,自然得意洋洋,大感自傲。

  其他宗门弟子,则大半将信将疑,小半则根本不信此事。

  不过在两日后,当专门负责清点战绩的战功榜在巨城各处张贴出来后,陆旭赫然排在八国同盟六大派第一,一下震惊了诸宗。

  这倒不是说其他人没有能力斩杀同阶筑基期修士,但是他们大都已经在以前大战中显露过实力,弱点的魔道修士自然绝不会主动上来送死的。

  并且,魔道对于六大派中的远超同阶的存在,都做出了针对性的处理,不会给他们留下空子。

  一时间,陆旭之名在诸宗炼气期弟子和筑基期弟子间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更有人将萧慕白、薛钰彤、陆旭这三个紫霄宗新晋冒出的筑基期修士并成为紫霄三杰,直接承认了其和萧慕白、薛钰彤等变异灵根的修士一般拥有笑傲同阶的强大实力。

  陆旭对这一切自然不太清楚,而是一直默默的修炼龙象挪移功。

  至于他得到的战功点,是六大派联合用来和魔道七宗争斗中立功之人而用的,故而能换取之物也是六大派共同开放的。其中种类五花八门,既有功法,也有丹药符箓等各种东西,许多都是平时宗门绝不可能开放的宝物。

  这就使得一些垂涎这些宝物而又没有战功点的修士,开始找战功点富足的修士交易战功点。

  而令陆旭兴奋的是一个云罗宗的修士来找他,希望能交易一些战功点给他,为此其甚至愿意拿出数张筑基期丹药的古方交换。这种买卖,陆旭自然没有不答应的理由,让其朝思暮想的数种筑基期丹药丹方就这么到手了。

  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