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龙象

第一百五十五章 龙象

  陆旭此刻面上丝毫表情没有,但体表白气却渐渐凝聚成形,隐约化为一条模糊的青眼白龙,缠绕其身躯数圈的游动不止着。

  再过半月后,他仍在洞府之中打坐不动,但体表青眼白龙腹部却生出四只爪子,背后两扇白色的肉翅也渐渐浮现,并且双眼中的青光越来越明亮,体表也隐约凝结出白色的鳞片状东西,身躯明显比先前清晰凝实了几分。

  与此同时,陆旭脸颊一侧,隐约有一些诡异白纹若隐若现。

  又一个月后,还是在那个洞府中,陆旭盘坐在地上默默施法修炼着,身躯上隐约一条栩栩如生的青眼白龙已经成形,并盘绕其身躯数圈的缓缓转动着,一副跃跃欲飞的样子。

  修炼无岁月,又一个月后。

  陆旭头顶处,一头丈许长的白象,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终于同青眼白龙一般的渐渐凝实了下来。

  离陆旭不远的地方,那只虚空猿正抱着一株千年灵药啃咬的不亦乐乎,时不时的就走到一边的果篮边,拿起一颗灵果。

  “噗”的一声!

  陆旭头顶上的白象和青眼白龙一阵颤抖后,身躯骤然的碎裂而开,再次化为滚滚的浓浓白气。

  一声叹息!

  陆旭当即睁开了双目,滚滚的白气如同活物般的一下钻入身躯内不见了踪影。

  “没想到这白龙白象之力,竟然这般难以凝聚,不过也快成功了。可是按照典籍上所说,若是想催生出龙象挪移功的神通必须借助一些外力,并也提供了几种方法。白象需凝聚阴魂之力,青眼白龙竟是需凝聚龙族精血。”他喃喃的自语两句后,满脸都是沉吟的神色。

  虽然陆旭等人安心的在此地守备灵石矿,但燕齐边境的战报仍每天会传送给他们。战城之中有了这三大宗门以及其他数个小宗门的加盟,八国同盟和魔道七宗的实力,总算不是悬殊太大了。八国同盟依仗着生力军的加入,还真硬生生的将魔道的攻势接了下来。

  如此一来,魔道七宗打算一鼓作气拿下八国同盟的企图,自然破灭了。双方的争斗,陷入了僵局,打成了消耗战。

  这样大的会战是少了起来,但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小规模的突袭战,在八国同盟和魔道七宗的后方不约而同的多了起来。特别是一些原料和灵石的产地,更是八国同盟和魔道七宗偷袭的主要目标。

  但陆旭守备的这座灵石矿,不知是不是离交战边界太远的缘故,竟然至今还未遭受过对方的骚扰,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要知道其他同等规模的灵石矿,都有了被偷袭三四次的纪录了,尤其是据说萧慕白去的那个大型灵石矿,已经被偷袭了六次,死伤了半数的守备力量才勉强坚持了下来。

  但是越是这样,八国同盟中人越是有些不放心此处,在半个月前又派了一支二十多人的修士前来支援,为首的是位奇巧宗的筑基后期的修士。

  这样一来,灵矿的防御自然大大加强了许多。但陆旭却从中感应到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对龙象挪移功的修炼更加勤快了不少。

  不过在这第二批来支援的炼气期修士中,陆旭竟然碰到了一个熟人,那位六派试炼中曾见过一面的奇巧宗张重。

  张重也认出了陆旭。

  但是听到了陆旭闯下的赫赫威名,面对这他则是脸色阴晴了数遍,惊讶、妒忌、不敢置信等诸多情绪的轮流露出,真是让陆旭心中偷笑不已。

  ……

  时间过得飞快,陆旭除了常规的轮值时间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龙象挪移功上。

  又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此时的陆旭,已清晰的感应到了龙象挪移功第一层即将圆满了。

  这让陆旭心中惊喜万分。

  虽然没有凝聚阴魂之力和龙族精血无法催生出神通,但想要施展神通至少要练到第四层,所以倒是不急。更何况,龙象挪移功的秘籍上可是说,要练成第一层至少要十年的时间,而自己一年不到就已经快达到了。

  可是今日,正当陆旭在洞府内打坐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利之极的尖啸声,接着就有人大声在外面狂喊道:

  “不好了,魔道的人来袭了!大家全都出来,做好接战准备!”

  陆旭心中一凛,脸色郑重的走出了洞府。

  此时,原本在各个洞府内静坐休息的六大派修士,都和陆旭一样肃然的走了出来,互望了一眼后,就纷纷走出了洞府。

  云罗宗的蒋庆和奇巧宗筑基后期的修士刘驰,正面无表情漂浮在四象阵的下方,向大峡谷的上方望去。

  在其身后当值的十几名修士,神色都有些惊慌失措,但见到支援的陆旭等人出来后,神情总算镇定了许多。

  而陆旭顺着蒋庆等人的目光,在大峡谷的上方果然发现了敌踪,人数似乎不多只有三四十人的样子。

  但是陆旭却很清楚,既然胆敢深入敌后这么远的距离搞偷袭,恐怕来人都是筑基后的修为,不可能会带炼气期的炮灰来的。要知道这可是敌后的特种作战,没有三两三可不敢上这梁山。

  所以,在实力上他们还是处于绝对弱势的,这一仗,恐怕不是这么好打的,弄不好可能要血拼。

  不过陆旭这方有八名筑基修士,七十余名炼气期弟子,虽然高阶战斗力少了一些,但是有四象阵做依靠,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的。

  所以在蒋庆刘驰的招呼下,陆旭等修士纷纷向上飞去,躲在四象阵边上默默注视着敌人的举动。

  魔道来犯之人的模样,陆旭此时才看得真切些!

  对方大都身穿红黑两色的衣衫,看清形似乎是黑魔宗和血魔殿的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披散着一头红发的黑衣青年人和一位四五十岁的红衣中年人。这两人的修为倒没什么惊人之处,分别是筑基中期和筑基后期的样子,正面带微笑的相互说着什么。

  “小心一点,这些人是黑魔宗和血魔殿的人。”众人都已和魔道七宗大战过,自然认识魔道七宗的衣服,蒋庆慎重无比的对左右修士说道。

  陆旭等修士闻言,自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越发的小心起来了。

  这时上面的红衣中年人停止了交谈,他转首淡淡的说了几句什么话语。

  陆旭等人因为离的太远,听不清楚。但那红衣中年人后面的红衣人全都飞身向前,缓缓向峡谷下方的四象阵靠了过去。

  与此同时,红发青年也默不做声的把手一挥,顿时他这一侧的黑衣修士化为了十几道黑光,直奔四象阵袭来,竟然有后发先至的意思。这让四象阵中的陆旭等人,都不觉屏住了呼吸,有些性急的就直接把法器亮了出来。

  这些黑衣修士当然不会傻傻的直接闯进阵中来,而是在离四像阵十余丈远的距离处,纷纷停下显出了身形。然后,各种法器从这些修士身上飞出,气势汹汹的直扑大阵而来。

  法器的奇光和四象阵的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禁制的碰撞,发出了阵阵的剧烈的爆裂声,让下面地六大派之人脸色微微一变。

  “一半人出手对付这些黑魔宗的人,不能让他们把大阵给破了。另一半的人则注意防范血魔殿的修士!”蒋庆沉吟了一下,就果断的说道。

  然后一跃飞出阵外,率先放出一柄金色的小剑,化为了一道金虹,在四象阵外挡住了一把长刀和一颗奇形圆环的法器。

  听到此话,跟随蒋庆一队的修士,也跟着放出各自的法器,冲出阵外接下了对方大半地攻势,陆旭自然也在其中,他单手一拍储物袋,放出了自己的半透明月刃。

  因为陆旭所挑选的此位黑魔宗的修士,和他一样都只是筑基初期的水准,所以打斗起来,虽然两种法器团团乱舞,似乎激烈之极,但实际上陆旭没有用全力,仍是很轻松的就控制住了场面,可以不时地偷眼向其他战团瞅去。

  情况似乎还可以!

  陆旭这边出手的修士,大多只是炼气期地修为,法器也远比不上人家,大约七八个人合力才能勉强抵挡一位筑基期修士的攻击。但因为有大阵地庇护,危机时这些炼气期弟子随时可以躲入阵中,因此一时还没出现伤亡。至于同为筑基期的其他几位修士,自然和他一样一人拦住一名黑魔宗修士而打得有声有色。

  “不对啊,有古怪。”

  陆旭觉得有些奇怪,他也算是和魔道修士大战过不少次,他们不可能就这么点实力。看黑魔宗的进攻不像是势在必得的破阵,倒像是在敷衍了事。

  他正想着,血魔殿的红衣中年人终于带着人磨磨蹭蹭的到了四象阵地旁边,这让下面还没有出手的奇巧宗刘驰等修士,立即警惕的注视着他们,一些年轻些的六大派修士更是紧张的满头大汗。

  红衣中年人并未立即加入战团,而是彼此之间站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型,接着在其中一人的吩咐下,人人都掏出了一柄血色的大幡。上面一片血色,甚是瘆人,一看就知是什么邪魔之物。

  “不好,拦住血魔殿的人,他们要放血河恶鬼,快阻止他们!”

  奇巧宗刘驰见这些血魔殿修士不慌不忙的样子,心里就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当他们站成了阵势并抽出了血色大幡时,顿时想起了当日参加燕齐边界大战时所亲眼目睹的惊人一幕,不由的脸色刷得变白的大喊道。

  接着此位奇巧宗修士,不假思索的冲出了阵外,并将腰间的一个皮袋急忙抛了出去,立刻从袋中飞出了数只一丈长的傀儡猛兽来。

  这数只傀儡猛兽浑身都是由金属打造,看起来气势汹汹,在刘驰连连掐诀之中,眼冒凶光的向那些血魔殿修士冲了过去。

  其他尚未出手的六派修士听了刘驰的话,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血河恶鬼,但这位筑基后期的领队都这样勃然变色,肯定是非同小可的事情,所以没有犹豫的紧跟着出了手。

  特别是几位筑基期修士,其身形更是紧跟在刘驰身后,而他们的法器也同样随着数只傀儡冲到了血魔殿修士的身前。

  此时,十余名血魔殿的修士还在手握血色大幡的口中念念有词,身体纹丝不动,对到了眼前的攻势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这让奇巧宗刘驰等修士大喜。

  最先到了这些血魔殿修士上空的数只傀儡中的一只,大嘴一张,一股白色的光华就要狠狠的喷出了口。

  可就在这时,让人震惊的事发生了!

  这只傀儡的白光尚未出口,其身上闪烁起了数道细长的黑色光芒,接着顺着这些光芒的痕迹,其身体突然四分五裂了开来,被切割成了一块块的掉落了下来。

  尚未等目瞪口呆的六大派修士反应过来,同样的一幕马上又发生到了另几只傀儡身上。这下让刘驰脸色大变,身形急忙停了下来,并掏出了一面小盾直接祭出,当在了身前。

  其身后的其他修士,也骇然的各种防御法器和符箓齐出,生恐步了那数只傀儡的后尘。

  但是更加离谱的事发生了!

  那些紧随傀儡之后而到的一些法器,正想攻击时,前方却凭空出现了一层厚厚的光幕,一把将这些法器给挡了个严严实实,无法突进分毫。并且光幕之中不停的有一道道黑芒闪过。任何接近光幕的物体都会被黑芒攻击。

  如此一来,这些刚冲出了大阵的六派修士,都惊愕的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不好,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在那里布置了阵法。”一名似乎是精通阵法之道的筑基期修士,惊骇的叫道。

  这几句话,让其他的修士全都恍然大悟起来,但是阵法岂是那么容易被破的,而且等破了阵,恐怕对方早就已经施法完毕了。

  但此刻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刘驰等修士在发现了对方有阵法防护之后,只得狂催各种法术法器,对着光幕猛打。可还是被阵法光幕给挡的死死的,短时间内根本攻破不了。

  陆旭一边应付对面的修士的进攻,一边注视着那边血魔殿几人的动静。

  “不好!”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