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河恶鬼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河恶鬼

  就在这时,刘驰的一声焦虑之极的叫声,让陆旭心里一颤,急忙仔细望去。只见那些血魔殿修士已停止了念决,而且同时把手中的血色大幡斜举向天,幡面上已隐隐涌出了大片的血水。

  “这就是那血河恶鬼。”陆旭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不断涌出来的血水,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而眼见对方即将做法成功的刘驰,其心一点点的往下沉去,可是眼前的这层光幕根本就不是一时半时可突破的了的。

  “退回去,所有人都退回大阵!”刘驰眼见那些大幡上涌出来的血水越来越多,情急之下忽然大喊了一声,就率先身形往回一抽,朝后面的大阵遁去。

  其身边的修士闻言,立即下意识的跟着这位领队往回撤。

  蒋庆见此情景,毫不迟疑的同样下了回撤的命令。

  但是陆旭这边的修士,除了少部分稳占上风可以随时抽身而去外,其他的人却不约而同的遭到了敌手的拼命纠缠,根本无法得以脱身。而陆旭的那位对手同样疯狂般的发动了攻势,试图拖住陆旭。

  但陆旭冷笑了一声,不搭理你就算了,还蹬鼻子上来脸了。他单手一指月刃,瞬间激发出数十道残月,暴雨般的倾泻到对方的身上,随即轻巧的返回了大阵。让这黑魔宗的修士,只好面露悻悻之色的在阵法外停住了脚步。

  蒋庆见到自己这一队的人还有大半在阵外无法脱身,反而斗得更加激烈了,心知不妙。就想和其他修士出去援助一二,但是身形刚动人就被脸色凝重的刘驰一把给拉住了。

  “已经迟了!血河恶鬼已经被对方召唤出来了!”刘驰脸色铁青的摇摇头说道。

  同样听到此话的陆旭才注意到,那些手持大幡的血魔殿修士召唤出来的血河中已爬出了一只只狰狞的恶鬼。这些恶鬼每只都有一丈多高,一张血盆大口占了身躯的一半还要多,四肢奇长,红色的肚子圆鼓鼓的。

  “这?”

  蒋庆一怔后,接着就要说些什么。但是那些血魔殿修士下面的举动,立即让他面色难看之极。

  那些血魔殿修士双手掐诀指挥着恶鬼分别向还在阵外被缠住的六大派修士一指,顿时巨大的恶鬼发出“昂”的一声鬼叫,纷纷脚踏着血河,直扑向了这些修士。

  这些狰狞的恶鬼速度极快,转眼就气势汹汹的飞射到了六大派修士的面前。

  这些人自然早发现了血河中的异变,大部分人不约而同用各种法器去迎击狰狞恶鬼,极少数的则用了一些符箓进行法术攻击,都试图击落此恶鬼。

  可惜地是,这狰狞恶鬼不仅面貌恐怖,实力更是十分可怕。

  无论是法器、还是法术的攻击,一接触到其身周的血河就如同掉进了沼泽地,无声无息的被血河吞噬了进去。

  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这些修士脸色煞白的犹如一张白纸。

  没等他们细想,数十只恶鬼就同时扑到了他们身上,其体外的护盾护罩类法术统统一触即灭。人更是在接触的瞬间就被恶鬼的大口吞了下去,没有在这世间留下丝毫的痕迹。

  剩下还未被攻击到的修士见到这恐怖地情景,哪还有丝毫的迟疑。拼着被对面的黑魔宗修士给予重创或者干脆连纠缠中的法器都不要了,直接就往大阵遁去。

  但这样一来,顷刻间就有数人心一慌,直接死在了黑魔宗修士的法器之下。

  如此一来,防守灵矿的六大派一方和对方刚一接触,就已损失了数十名炼气期弟子和两名筑基期修士,可谓损失惨重。

  可是血河恶鬼的威力并不仅仅如此!

  这些血河恶鬼在血魔殿修士地操纵下,竟然融为了一体,紧接着就化为了一只十数丈大的巨型恶鬼脚踏着血河直冲向四象阵而来。

  这下躲在阵中的所有人,脸色都大变起来,惶惶不安的情绪传遍了所有地修士。

  蒋庆见此,紧皱着双眉,直截了当向刘驰问道:

  “刘兄,这血河恶鬼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巨型恶鬼的气息直追金丹期强者,这四象阵的禁制能不能挡住?”

  刘驰听了对方一连串的提问,不禁苦笑了起来。但看到其他修士都凝神的注视着他。只好无奈地解释道:

  “不瞒诸位道友,刘某当日在边界交战时,只是偶尔见过这血河恶鬼的可怕,这四象阵恐怕挡不住它。不是他的蛮力可以直接破开大阵,而是那血河具备污染腐蚀法器灵力的威能。当初我们奇巧宗就是吃了血河恶鬼腐蚀特性的大亏,咱们还是撤吧。”

  刘驰此言,让蒋庆等修士面面相觑,露出惊恐之色。

  这时,那条血河已经和大阵的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禁制冲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低沉的爆裂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

  只见那血河波浪一波接一波的不停撞击着四象禁制,让禁制光幕荡漾个不停,但总算是挡住了血河中的巨型恶鬼的突进,这让阵中的六大派修士都暂松了一口气。

  可是陆旭等人没有轻松多长时间,就再次的提心吊胆起来。

  因为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四象光幕却在血河的反复腐蚀下,已渐渐黯淡了下来,这明显是大阵将破的迹象。而那些血魔殿修士虽然也同样满脸大汗的挥动着大幡,显是催动此血河恶鬼是一件消耗极大的事,但明显再支撑个一时半刻绝无问题的。

  这下阵中的所有修士,都变得惶惶不安了。

  根据其他灵矿被袭的情形看,落入了魔道七宗手中的六大派修士虽然不是立即杀死,但也会马上被押运至敌后,谁也不知做俘虏后到底会被魔道之人怎样处置。

  但八国同盟和魔道七宗打到现在,已可谓仇深似海。哪会这么轻易优待对方俘虏的?尤其对方还特别擅长抽魂炼神的魔道宗门,这更让六大派修士大为不安。这就好比抗日战争时期,落到日本人手中,除了投降,就是个死,而落到魔道手中,死都是一件幸福的事。

  虽然擅自撤退会受到宗门的惩罚,但大阵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起了这个心思,可每个人都怕担上战场逃跑的责任,谁也不敢先开口。

  “撤吧,再苦撑下去也无济于事,那巨型恶鬼的实力直追金丹期强者,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最终还是刘驰将撤退这两个字说出了口。

  这话如同巨石激起千层浪,顿时让蒋庆的修士松了口气,但随后就兴奋了起来。

  “对,还是撤吧。”

  “就算宗门怪罪下来,我们也认了,总好过落在魔道七宗手里。”

  “对。”

  ……

  见有人担起了先开口的责任,众人俱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喜不自胜起来。

  陆旭也是惊喜异常,毕竟,他同样对那些血河恶鬼丝毫办法都没有,就是想拼命恐怕都无从拼起。更何况,他早就想走了,只不过他腹黑了一下,没有先开口。他知道,一定会有人害怕,忍不住开口的。

  眼见四象阵就要被破,蒋庆和刘驰商量了一番,就再没有迟疑的下了撤退的命令,众人一溜烟的跑向山洞中预留的逃生地道。

  至于灵石矿则不用担心,对方顶多只会把洞口彻底毁掉,让此处矿源在短时间内无法再恢复灵石供应而已。

  所以他们要做的,只是拍拍屁股走人即可。

  就这样,剩下的陆旭等守矿的四十余名修士,在蒋庆刘驰的带领下进入了灵石矿的某个地下通道内。但是在刚进入地下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到了整个峡谷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果然如此,四象阵被破了。”刘驰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顿时,众修士的脚步更快了许多。

  ……

  地道内,被众修士手上的月光石给照的通明,而从地道四周布满的灰尘可以看出,此地道想必是修建了有些年头了。

  地道很长,众人足足走了半刻钟,还是没有见到丝毫的通风口。

  可就在此时,地道突然间剧烈晃动了起来,并在几声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中,竟一点点的崩溃了。

  在众修士的惊恐目光中,无数的泥土巨石直接就把众人掩埋在了其下,整个地下世界又变得漆黑一片了。

  ……

  数个时辰后,地下通道的某个石壁上,“哗啦”一声破出了个大洞,接着一柄半透明的月刃从洞中射了出来,在地道中斩出一条粗糙的过道,然后再次飞射回了洞中。

  一顿饭的时间后,一股柔和的光线从石壁上的洞中射出,只是光线后紧跟着爬出来了一人,正是遭遇塌蹦而大难未死的陆旭。

  陆旭站起身来,望了望四周的环境,脸上显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他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开凿出了这么一条通道。

  陆旭托起一块月光石四处查看了一番后,才长出了一口气的瘫坐在地上。

  在地道崩溃、石土掉落下的一瞬间,陆旭飞快的撑开了土龟盾并激发出了青莲火种的火焰甲衣,结果虽然在一连串的大地晃动中,被深埋在了地下,但总算有了喘气缓手的余地。

  不过地形在颤动时变化太大,陆旭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更无法辨认方向。无奈之下,只好放出了半透明月刃和青色飞剑等法器,往几个方向同时挖去,希望能找到一条出路。

  就这样,陆旭每次都先控制法器,开凿出数条通道,随即把一定范围内都先探查一遍,然后挑选出最有可能是生路的方向前进。如此一连枯燥爬行了数个时辰后,终于法力开始不继了,这让陆旭不得不停了下来。

  劫后余生的感觉还真是好啊!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