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夺路而逃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夺路而逃

  陆旭回头望了望自己爬出来的洞穴,不禁唏嘘的长叹了一口气,刚才在开凿通道的时候,他可是找到了不少的尸体,其中就有蒋庆刘驰的,这队守备灵矿的修士中恐怕活下了的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通道坍塌之后,里面就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地方,即使是筑基期的修士,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的,炼气期的弟子更是凶多吉少了。而且坍塌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一股巨力强压在其身上,要不是他抢先一步祭出护盾和青莲火种甲衣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不过,陆旭庆幸之余还是有些纳闷!

  怎么他们刚进入了地道不久,就发生了隧道崩塌和地震的事情,难道是那血河恶鬼搞得鬼?那股巨力明显就是人为的。

  要不是那股巨力先将他们击伤,恐怕蒋庆刘驰也没那么容易死在这里。

  ……

  在地表上,魔道众人正大举破坏着灵矿洞口,把山洞内的一切都用法器砸地稀巴烂。

  而在灵矿上的高空中,黑魔宗红发青年正对血魔殿的中年人说道:

  “冯兄,找到他们的尸体了吗。”

  “还没有,不过祝师叔已经一掌击碎了他们逃生的那处地下通道,祝师叔可是金丹期强者,他们是绝对活不下来的。”血魔殿中年人看了看不远处浮在半空的红衣老者,得意的道。

  黑魔宗红发青年闻言,点了点头。

  先前,就在他们击破的四象阵之后,血魔殿的一个金丹期强者突然来到了这里,见还有人逃走了,一怒之下,一掌拍出,直接将通道所在的一座小山击碎了。

  没多久,将灵矿一切彻底摧毁干净的这批魔道之人,纷纷来到了这位血魔殿金丹期强者面前。

  “你们去通知袭击其他几处灵矿的人,三日后来这里集合,随我一同前往攻击燕国最大的一处灵矿。”

  “是。”黑魔宗红发青年和血魔殿中年人闻言,连忙吩咐人四散去通知。

  一日后,六大派得到消息,魔道一个金丹期的强者突然出现的燕秦两国的边际处,而且四散在周围的魔道七宗修士似乎有向某处聚集的趋势,意图不明。

  这件事立即揪住了六大派上层的心,相比之下,陆旭所待的灵石矿被偷袭,倒变得无足轻重了。毕竟灵矿被毁,只要花些时间就可以恢复了,但对方一个金丹期强者突入可就是一件大事了。

  六大派高层火冒三丈地专门派出了一位金丹期修士前去追杀,誓要将对方赶出燕秦两国。

  但如此接连吃瘪,六大派自然不肯忍气吞声,也是派出了金丹期的修士前往魔道七宗的腹地。

  ……

  地下陆旭皱紧着眉头,终于认准了一个有流风吹动的洞口,指挥着月刃开凿,自己跟着走了过去。

  一连开凿了一个时辰,待的确感觉到了流风越来越大,才停下恢复一下法力。

  半晌之后,当陆旭终于感受到了光线,一脚踏出了地道时,迎面就碰见了十多个人,竟是黑魔宗红发青年、血魔殿中年人等魔道修士,其中竟然还有一个灵压气息极为恐怖的红衣老者。

  “尼玛。”陆旭想也不想,直接踏上青色飞剑,再给身上贴上一张符篆抹头就跑。

  这十多位魔道修士见到突然出现的陆旭,也是微微一愣,待陆旭跑出了近百丈才反应过来的追了上去。

  陆旭头也不回的一口气向前方遁出了近百里远后,身上青色符箓的灵力才终于消耗完毕,体表那层青光一下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开来。这是他花费了数千灵石购买的几张风遁符,速度极为惊人,这种符篆有价无市,极为珍稀。

  陆旭肉痛的看着消散的青色符篆,这才停下了遁光,用神识朝后面飞快一扫。

  他见后面并没有那十多位魔道修士的身影后,才神色一松的大吐了一口气。

  这最新出现的红衣老者,实力之强,十个陆旭也抵不上,见其身上的灵压,陆旭肯定对方是一个金丹期的强者。

  可是不可能啊。

  要真是此等存在,宗门应该会事先通知的,宗门的金丹期强者也不可能放任魔道金丹期的强者进入腹地肆虐。

  “要不要去将这消息禀报宗门。”

  陆旭飞快思量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但心念再一转后,又摇了摇头。

  此种事情,宗门的高层应该已经知道了才对,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就不想回战城。而且他虽然逃出了如此之远,但以那红衣老者金丹期恐怖实力,此地多半还不是很安全,还是快些逃远一些为妙。

  陆旭有了决定,当即取出一颗丹药服下后,就要一催足下青色飞剑继续向前。

  但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的高空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男子声音:

  “不错,不错,在筑基期来说你的遁速算是极快的了,可惜碰到了老夫,将命留下吧。”

  陆旭听了这话,当即一个激灵,抬首往那边高空一看后,面色顿时变得没有半点血色了。

  只见在数里外的高空中,一个身穿血色红衣的老者,正满面狞笑的望着他。

  赫然是那名刚刚见过的血魔殿金丹期强者。

  陆旭脸色连变数下后,忽然又掏出一张青色符箓往身上一拍,就再次在青光包裹中向一侧方向破空而走了。

  这种风遁符他只有五张,是用来保命用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用了两张,直把陆旭心疼的嘴角一阵抽搐。

  不过,形势逼人,不用不行了。

  血魔殿祝姓老者见此,自然勃然大怒,体表血光缭绕,也驾驭遁光的急追而来。

  转眼间,二者就相隔数里的一口气遁出了百余里之外。

  风遁符是一种罕见的风属性遁术符箓,一旦施展加持后,遁速之快足可让筑基期敌人追之莫及。

  血魔殿祝姓老者虽然是一名金丹期强者,但自身并不以遁术擅长,所用也只是一种很普通的魔道遁术,速度只是平平。

  故而血魔殿祝姓老者虽然全力催动遁术,仍然无法拉近和陆旭间的半分距离。

  如此一来,他越追越怒,不由的满心思全是将对方追上后,要好好折磨一番的恶毒念头了。

  前面一路飞遁的陆旭,也将风遁符的效力发挥到了极致,体内法力已经沸腾而起,同时脑中疯狂转动不已。

  如今之计,只有飞回战城了,否则恐怕摆脱不了这血魔殿的金丹期强者,他不信对方敢跟着他往战城方向去。

  但是,他手中虽然还有三张风遁符,却也顶多只能让其飞出一千余里远,就会恢复原来的遁速。而这点距离,根本无法支撑其飞回六大派驻扎的战城。

  而附近的地形他极为熟悉,去往战城那个方向一路下去平坦之极,一旦丧失了遁速后。根本避不可避,没有半分能隐藏的地方。不过他沿着战城方向飞下去,应该有不小几率碰到六大派中人,但以后面追兵的恐怖实力,恐怕一般帮手也根本无法阻挡其的,除非正好能碰到一名宗门的金丹期强者在附近。

  但这种几率实在不太大。

  并且他现在更加担心前方会不会有对方设下的埋伏。

  毕竟那十多个魔道修士可是不见了踪影,要真如此的话,他现在沿着此方向逃下去,只是自找死路的事情。

  与此相反的是,他若是现在掉头向另一方向逃窜话,应该在四张风遁符堪堪用尽的时候,能进入燕国的苍岭山脉中。但如此一来的话,那方向上绝对不会有任何六大派修士出现,他就只能彻底一人来应对后面的血魔殿金丹期强者追杀了,

  不过在他的记忆中,苍岭山脉极其巨大,并一直通往燕国境内深处。他只要能逃入此山脉中,应该有不小可能借助地形之利摆脱追兵的。

  陆旭心中飞快思量一遍后,就果断的做出了决定。

  他忽然单手一掐诀,当即体表青光一闪,就方向一变的向一侧激射而去了。

  血魔殿祝姓老者见此,自然不肯放弃的同样一个拐弯,仍然一路紧追不放。

  这时,陆旭又往口中抛入一颗丹药,补足长时间全速飞遁消耗的大量法力,好在他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丹药。

  血魔殿祝姓老者在后面见此情形,当即心中一声冷笑。

  以他金丹期修士神识的强大,自然一眼就能看出陆旭不过是一名筑基期初期修士,就算再服用丹药补充消耗的法力,在此种速度下又能够坚持多久去。

  毕竟像风遁符这种飞遁符箓,飞的越快消耗法力也就越多。

  在他想象中,以陆旭这种逃窜之法,恐怕一时半刻后就要法力消耗殆尽了。

  一名筑基期初期修士的修为,在其眼中是根本不值一提的事情。

  不过等陆旭一口气飞遁出了二百多里远去,速度仍不见有丝毫减慢后,血魔殿祝姓老者脸色终于微微一变了。

  按照其估计,一名筑基期初期修士的法力到了此刻,应该已经消耗七七八八,无法再支撑下去才是的。

  但就在这时,陆旭身上青光一闪的溃散而灭,赫然是风遁符灵力终于用尽了。

  血魔殿祝姓老者见此,自然大喜,正要一提法力,一口气追上去的时候,陆旭却单手一个翻转,又将一张青色符箓贴在了身上,再次化为一团青光的破空远去了。

  这一次,血魔殿祝姓老者再也忍不住心中郁闷的破口大骂起来,再没有金丹期强者的丝毫风范了。

  对这位血魔殿祝姓老者来说,像风遁符这种等阶的珍稀符箓,其身上也没有几张的,并且大都是防御攻击符箓,还无任何一种飞遁之类的。

  而对方区区一名筑基期初期竟然接二连三的用出风遁符来,这怎不让其暴怒无比起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