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血河童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血河童子

  不过半个时辰后,当陆旭再次一次捏碎袖中的第三张风遁符,让身躯再被青光包裹起来的时候,老者再没有开口咒骂的意思了,只是默默催动遁光的紧追下去。

  但从血魔殿祝姓老者不时看向陆旭的阴沉目光来看,显然其已经发下了狠心,打算就这般和陆旭一路耗下去了。

  当然他心中仍然大为纳闷,不知陆旭到底服用了何种灵丹妙药,竟然能一直拖到现在还不见法力消耗干净。

  这时,陆旭感受着从体内丹药传出大股灵力,心中却是大喜之极。

  他刚才服用的丹药,自然是青阳丹,普通的丹药,也根本无法维持其这般速度的长久飞行。

  而且这时候,被青莲火种淬炼过的一身精纯法力的好处,终于显现出好处来了。

  此刻在他飞行的时候,丹田中每时都在恢复着一些先前消耗的法力。虽然不多,但如此长时间叠加起来,自然数量也是惊人之极的……

  再加上筑基期丹药青阳丹的补充。

  不过这也幸亏只是飞遁而行,否则要是与人长时间激烈争斗话,其体内法力恢复,恐怕就根本赶不上消耗之用了,即使有丹药的补充也不行,毕竟青阳丹不是纯粹的补充法力的丹药,炼化需要时间。

  不过如此一来,陆旭倒是有了一丝底气。

  他精神一振后,当即再次服下一颗青阳丹,仍然闷头狂催风遁符之力,化为青光的破空而行着。

  当然纵然如此,陆旭身上气息也比一开始时,明显削弱了近半之多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就在陆旭用掉了最后一张风遁符之后,前方看似空旷的大地上,终于现出了苍绿色的连绵山脉踪影。

  陆旭见此狂喜,猛然两手飞快一掐诀,体表青光竟然再为之一盛,速度赫然比先前又一下快了两分的奔那片山脉激射而去。

  后面血魔殿祝姓老者见到山脉的时候,却脸色蓦然一变,这才明白陆旭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面容飞快变化了几下后,手中连连掐诀,一股浓烈的血气从其身上涌出,并迎风化为血雾的弥漫而开。

  血雾渐渐凝实,化为了一艘血色的飞舟,血魔殿祝姓老者一脚踏上了飞舟,身形一闪的就整个人就“嗖”的一声,流星般的向前激射而去了,飞遁速度比先前几乎增加了小半之多,开始飞快拉近了和陆旭之间的距离。

  这位血魔殿祝姓老者施展的自然是一种颇损元气的魔道秘术,虽然能让其遁速大增,并要损耗不小元气,还有一定的后遗症。

  故而老者先前根本未曾想过使用此术的,但现在眼见陆旭就要逃入山脉中,才一急之下的再无任何顾忌了。

  只见血魔殿老者脚下血色飞舟一路血光狂闪,片刻工夫后就离陆旭不过三四里远了。

  他望了望远处已经变得清晰许多的陆旭背影后,当即面上狞色一现,忽然一手从袖中探出,冲远处陆旭所在虚空一拍。

  “噗”的一声。

  一股庞然巨力当即隔空向陆旭背后狠狠一撞而去。

  等陆旭发觉背后情形不对,再想躲避时候却根本来不及了,只能心念飞快一转,当即将体内青莲火种往背后一涌而去。

  当即青焰一闪,青莲火种当即从其体内泛出,并瞬间凝聚成厚厚一层青焰甲衣挡在了身后。

  这时,巨力才无声无息的正撞了了上来。

  “轰”的一声!

  青莲火种所化青焰甲衣几乎只是一闪,就化为点点火星的碎裂而开。

  而陆旭更是只觉后背一热,嗓子一甜,整个人当即被击的向前飞出一大截,张口喷出数团精血来。

  后面的血魔殿祝姓老者见此大喜,但下一刻,却又骤然大骂起来。

  远处陆旭,虽然被击的向前飞出,但身躯猛然一扭后,就在虚空中又站直了身形,并且反趁势借着巨力,猛然遁速再一增小截。

  反而后面血魔殿祝姓老者,因为刚才出手一击的耽搁,让自己遁速下降了不少,只能无比后悔的再催动脚下血舟急追而上。

  这时候,陆旭身周泛起一大片的绿色浓雾,随即整个人就裹着浓雾一闪的没入群山之中了,并且在绿色浓雾的掩护下,就此诡异的不见了踪影。

  在后面急追的血魔殿祝姓老者,虽然脚下的血舟让其遁速大增,但毕竟是秘术加持的结果,故而还无法做到进退自如,加上绿色浓雾的遮掩,一个不小心的真就此跟丢了陆旭踪影。

  不过血魔殿祝姓老者毕竟是金丹期强者,面对此情形,血色身躯猛的一顿的停在了某座山峰上方,不怒反笑了起来。

  “小子,你莫非真以为藏了起来,老夫就找不到你了。刚才那一掌,虽然没有要了你的小命,但却让你身上就此沾染了老夫一丝气息在上面。以我的神识强大,将你找出来还不是片刻间的事情。你以为你还逃的掉吗,现在老夫就让你看看金丹期与筑基期的差距。”

  话音刚落,血魔殿祝姓老者当即在空中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蓦然点在了自己眉心处。

  “噗”一声,一股恐怖仿若实质的庞大神识,当即从老者身上冲天而起,并在高空中一个滚动后,就像雷达一般的辐射而开,无论树林地下,几乎全都被一缕缕神识扫描而过。

  血魔殿老者原本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但等其神识将附近扫荡了七八遍后,仍然没有收获后,面上终于露出了惊疑之色。

  他通过刚才那一掌自己留在对方身上的气息,能模糊感应到陆旭肯定停在附近区域没有走远,但等真动用神识去寻觅时,却无法确定其真正位置所在。

  血魔殿祝姓老者心念飞快的转动几遍后,忽然手中法决一变,其脚下的血舟忽的化为点点血光的碎裂而开。随即张口喷出一口精血,手中连连掐诀,只见其身周忽的浮现出一条长长的血河,血河滚滚涌动,竟是在顷刻间从血河中走出了数十个两尺多长的童子。

  这些童子通体血红,一看就并非实体,但身躯一阵扭动之后,就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

  它们或洞穿树木而过,或直接飞入地中不见了,有些甚至直接没入附近几座小山之中。

  而血魔殿祝姓老者却立刻在空中盘膝坐下,双目一闭,默默的不言不语了。

  这正是祝姓老者修炼的一种血魔殿独门秘术!

  这些血河童子没有丝毫攻击力,也无法执行太复杂的命令,但通过心神感应联系,每一只都可当做其眼睛般存在。

  如此一来,先前即使有些地方可以欺瞒过其神识之力,但在此种情形下,也可一览无遗了。

  ……

  数十个血河童子一闪的没入某座山头的山腹中后,立刻一哄而散的到处寻觅起来,

  有的直接往山头上方飞去。有的却朝地下处急坠而去。

  不大一会儿,它们就发现数座地下钟乳洞窟,和十多条潜藏极深的地下暗流以及数个妖兽的洞窟。

  但这些血河童子在这些钟乳洞窟、妖兽洞窟和暗流河道中飞快寻觅了一番后,仍毫无所获,就不再有任何迟疑的纷纷离开此山,向其他区域搜索去了。

  而其中一处看似普通的钟乳洞窟中,有几只癞蛤蟆欢快的里面跳动着。

  忽然一只癞蛤蟆向前一跳后,却仿佛碰到了什么东西般的被一弹而开,并且前面的东西闪烁了一下,但片刻后就一切恢复如常了。

  癞蛤蟆一跳一跳的往前方再跳了几下,确定真无法直接跳过后,当即就和其他几只癞蛤蟆一个跳动,往其他方向跳了过去。

  这时候,若是那位血魔殿祝姓老者在这处钟乳洞窟里面的话,可定可以看出,陆旭赫然正身处一根根巨大的钟乳中。并且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胸口贴着一张土黄色的符篆。

  符篆激发出一阵土黄色的光晕,将陆旭的身躯幻化成了一根颜色和钟乳一般的石笋。

  先前一个血河童子飞身进入洞窟中,看到陆旭的身躯,就如一根石笋一般,连气息都和石笋一样的。

  陆旭自己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口鼻中丝毫气息没有,仿佛一个死人一般。

  ……

  血魔殿祝姓老者在外面驱使那些血河童子一找就是小半个时辰之久,当身上突然一声闷响,体表残留的血河渐渐干涸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几乎同一时间,遍布整个区域的血河童子当即纷纷的自爆而灭,连一只都未曾剩下了。

  “竟然能同时躲过我的神识和血河童子的搜索。看来这小子多半有什么隐身手段,这才能隐匿的这般深。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手段逼你出来。”血魔殿祝姓老者脸色变了数下后,长吐一口气的喃喃说道。

  随之他身形一个晃动,冲天而去,几个模糊后,就出现在了千余丈的高空中,袖子一抖,一只手掌就从中探出,向下方徐徐按去。

  “噗”的一响!

  一只血气弥漫的巨大手掌虚影,当即在老者身下虚空浮现而出,并且从中涌出一道道血光,往下方某个山头一压落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那座山头上半部分在血光缭绕中,竟然被硬生生的压塌了小半。

  接着大手五指一分,又往附近另一座山头一扫而去,又将此山也从中间硬生生扫塌小半边。

  接下来的时间里,这只血色巨手在老者操纵下,几乎无坚不摧,不过片刻间的工夫,就将附近山峰全都一举推倒,附近一片狼藉。

  在此过程中,血魔殿祝姓老者早用神识将此区域罩住,只要有丝毫异常迹象出现,就绝瞒不过其神识探查。

  但一直毫无收获!

  “好,很好,既然如此都不见踪影,想来应该藏在极深处了。”

  血魔殿老者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再深深看了下方地面片刻后,就要拿出法宝将整个地面铲开。但就在这时他腰间处,一块血色的令牌,正嗡嗡的响动不已。

  老者眉头一皱后,单手一拍令牌,当即上面飞出一抹血光,并在空中一阵扭曲后,就幻化出一段文字。

  “师叔,在燕秦边界处发现一个八国同盟金丹期修士,似乎是冲着我们来的,属下们该怎么办,还请师叔示下。”文字一显现而出后就“噗”的一声,就此闪动几下的溃散开来。

  “什么,有金丹期修士出现,来的好快。”老者听完这些话,面色隐约闪过一丝凝重,但当其目光再一扫下方的狼籍的地面后,目中又露不甘之色来。

  “算你小子走运,下次再见到你,老夫定要将你抽魂炼魄。”血魔殿祝姓老者飞快思量了片刻后,就满脸不甘的飞身而走,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正在钟乳洞窟里面盘坐不动的陆旭,似乎有所感应,也徐徐睁开了双目。

  大概一个时辰后,陆旭才鬼鬼祟祟的走出了洞窟,确定了那血魔殿金丹期修士真的已经走了之后,才长出一口气的祭出青色飞剑,顺着相反的方向激射而走。

  战城前线,陆旭是不想回去的,那里简直就是修仙者的绞肉机,一个不慎就有陨落的危险。反正现在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陆旭打算找个地方好好躲起来修炼,提升下自己的修为。至于八国同盟与魔道七宗的战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一个筑基期的小人物,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