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出卖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出卖

  “怎么回事,怎么停下来了,莫非……?”岳凌霜有些纳闷的朝着一旁看去,这一看,却是吓得她脸色发白。

  只见不远处蓦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光幕,此时有无数双血手正拍打着光幕,那一双双的血手就好像溺水的人一样,胡乱的拍打着,然后结果就和溺水的人一样,注定是徒劳的。除了在光幕上留下一个个血手印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而队伍中的其他鬼魂们,没有一个人转头朝那光幕处看一眼。

  “叮……到了,都过来吧。”

  棺材中的那人的声音再次在队伍前响起,岳凌霜看着前后左右的人都转身,她也赶忙转身,不然的话,就她一个人方向不同,肯定会被发现的。

  岳凌霜这时候心里莫名的想起那位年轻书生,虽然对那年轻书生她是十分的讨厌。但至少对方知道的比她多,有他在的话,至少不会这么不知所措了。

  混在这群鬼魂之后,岳凌霜缓缓的走出鬼道,当她走出那黑乎乎的鬼道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状平台,而平台的一侧,站着整整一排的白袍人。

  “全部带走,你们几个将引魂棺带走。”其中站在最前头的一位白袍人说道。

  为首的白袍人的话说完,其他白袍人分别站在每个棺材后面的队伍前,手拿着黑色小钟,引着那些走出鬼道的鬼魂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咦,他怎么在那里。”

  岳凌霜眼尖,她发现在他所在的队伍后一个队伍中走来的鬼魂当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位不就是那位年轻书生吗,他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不过现实并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她这处队伍领头的那位白袍人也开始摇晃起了小钟,队伍开始走动了起来,她也不得不朝着前面走,没一会就走进了巨大平台的深处中。

  大概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岳凌霜的眼前一亮,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中心。在这广场之中,已经站了足足有十几排的队伍,就好像当初在营州军营观看官兵操练一般。

  等到每一位白袍人带领着队伍中的鬼魂都出现在了广场中心之后,最上方的那高台之上,走上去了一位中年人。

  “将这些鬼魂关到鬼牢里面去,这是咱们最后一批鬼魂了,死亡山谷的鬼气蔓延的很快,恐怕会引起八国同盟修仙宗门的注意,到时候这个地方就要暴露了,所以咱们要赶在暴露之前,将这些鬼魂炼化好。”

  中年人的话,让站在最前方的白袍人恭声应道,而此时的陆旭就站在白袍人的身后,目光在中年人身上打量了几眼之后,默默的低下了头,再抬头时,神情变得呆滞起来。

  “师叔,弟子有事情禀告。”一位白袍人突然开口说道。

  “说。”

  “这一次的鬼道中,闯进了五个活人,目前属下们已经抓住了三人,剩下的两人却没有发现。”

  “什么,有活人闯进鬼道?”

  中年人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目光开始在广场上的众多鬼魂脸上流转,岳凌霜自然也是听到了中年人和白袍人的交谈的,她微微的低下了头,眼角偷偷的朝着左前方瞟去,想看看陆旭会怎么应对,要知道陆旭站的可是第一排。

  “那个人,给我带出来。”中年人目光流转的在众多鬼魂中查看,突然一声厉喝,两位黑袍人听到中年人的话后,一个转身,片刻之后便出现在了那个男子的位置上,一左一右将一位男子给夹了出来。

  “师叔,这人果然是冒充的,他身上上挂着一张符篆,怪不得可以瞒过去。”白袍人将男子给带到队伍的前方,一把扯过对方腰间的一个香囊,里面郝然有一张符篆,朝着老者回复道。

  “不好,杨绍轩被他们抓住了。”

  岳凌霜看着杨绍轩被他们从队伍里给抓出来,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可她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救得了杨绍轩的,一旦冲出去,只会多一个被抓的人。

  这一刻,岳凌霜将目光看向了陆旭,她明白,如果真有人可以救杨绍轩,那就是这位神秘的年轻书生了。

  “说,你是什么人,你身上的符篆是怎么来的,你们闯进鬼道是为了什么?”中年人看向杨绍轩,质问道。

  “我……我是营州人士,符篆是小时候去道观求的平安符,来这里只是来找鬼灵花的。”杨绍轩有些结巴的说道,他没有想到自己能躲了这么久原来是因为香囊里的符篆的缘故,但最后却还是被抓出来了。

  “鬼灵花?”中年人从石台上下来,目光最后落在了杨绍轩身上道:“给你一个机会,找出你剩下的那位同伴,不然我将你的魂魄抽出,享受抽魂炼魄的痛苦。”

  中年人冷哼了一声,一把将杨绍轩的脖子提起,来到了第一排的队伍面前,说道:“从这里开始找,找到了之后就把他揪出来。”

  杨绍轩没敢拒绝,战战兢兢的在队伍里走着,他的身后跟着两名白袍人,很快杨绍轩就看完了前面三排队伍,来到了岳凌霜所在的这一排。

  岳凌霜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她不知道杨绍轩会不会真的揪出她,如果换位自己站在杨绍轩的位置上,自己又会怎么选择?

  脚步声越来越近,岳凌霜让自己尽量保持空洞的模样,双眼毫无焦距,不去与杨绍轩对视。

  但最终,杨绍轩还是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这一刻,岳凌霜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跳动,一股被出卖和背叛的情绪从心底冒出。

  “这个是你的同伴?”白袍人沙哑的声音在岳凌霜的耳边响起,岳凌霜已经绝望了,甚至打算认命了。然而,岳凌霜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心情变得十分的复杂。

  “不是。”

  杨绍轩说完这话之后,再次抬起了脚朝着前面走去,岳凌霜其实对杨绍轩的心思一直都明白,杨绍轩喜欢她,但是她对杨绍轩却不感冒。

  从小到大,因为身处武林世家的条件和自己的相貌,岳凌霜从来不缺爱慕她的才子俊杰,但是杨绍轩给她的印象是太浮夸了,而且也没有男子汉的担当,甚至身手还不如她。

  以岳凌霜的家世,自然想找一个顶天立地的绝世英雄。

  而现在,杨绍轩没有揭发她,这让岳凌霜的心里涌上一股异样的情绪,这个人,似乎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

  “现在就剩下两排了,别说我没警告过你,我师叔已经说了,一旦没有找出你的同伴,你将被抽出魂魄,抽魂炼魄的痛苦可不是一般的难受,而且被抽魂炼魄之后将永世不得轮回。”

  杨绍轩听了白袍人的威胁话语,浑身一颤,但还是继续朝着前面走去,就当他走在下一排的最前面时,突然愣住了,随即,手指着最前排的男子,说道:“他是我的同伴。”

  陆旭看着杨绍轩手指着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依然是呆滞的空洞望着前方。

  “他是你同伴?”

  两位白袍人出手如电,直接抓住陆旭的双肩,半响之后,其中一人惊叫了一声,说道:“这人身上没有任何气息,也没有符篆的灵力,怎么可能是你的同伴?”

  “不错,这分明就是一个鬼魂,你小子想骗我们,看来是不说实话了。”

  两位白袍人手从陆旭的肩膀上撤开,反抓住杨绍轩,直接把他给压往前面去。

  “我没有骗你们,他真的也和我们一样,是活人。”杨绍轩不甘心的叫着,明明这位年轻的书生和他们一样,都是从外地来到东阳县的,怎么可能是鬼魂。

  “把他放开。”

  高台上的中年人听着杨绍轩的喊叫,缓步走到了陆旭的跟前,目光仔细的在陆旭身上打量,突然,一手直接朝着陆旭的天灵盖抓去。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紧随着中年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一道青色的火焰闪过,他的手掌瞬间被焚烧的一片焦黑。

  “不好,这人有诈。”

  一群白袍人听到中年人的吼叫,再看到中年人焦黑的手掌,同时朝着陆旭跑来,而此时的陆旭脸上哪还有一丝呆滞,双目清明,冷哼了一声,包裹着青色火焰的手掌毫不犹豫的朝着中年人拍去。

  中年人被陆旭这一掌拍中,瞬间就如同一个掉线的风筝,在半空中呈抛物线般的掉落在了高台边上,生死不知。

  解决了中年人,面对这群冲过来的白袍人,陆旭冷笑了一声,双脚一踏,双手飞快的结着一个手印,半透明月刃激射而出。

  “噗、噗、噗……”

  一连串的的头颅掉在了地上,这些白袍人身上的白袍瞬间破碎,露出里面的衣服。

  “阴魔宗的人?”

  看到这些白袍人里面明显的阴魔宗服饰,陆旭楞了一下,随即眼中杀机更盛,手势一变,喝道:“你们魔道七宗的人好大的胆子,区区一个筑基期几个炼气期修士也敢闯到我燕国腹地。”

  十数道残月乍起,狂风暴雨般迎向那十几个白袍人的身上,几乎是白莹莹残月一过,白袍人全部倒在地上。

  “你们胆子还真是不小啊。”陆旭走到中年人的身边,从他身上摸出一块令牌,果然是阴魔宗的令牌,这中年人还是一个筑基期初期的修士,要不是他的青莲火焰具有克制魔功的特性,要解决他还真有些麻烦。

  “陆……陆公子,我不是故意的。”杨绍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战战兢兢的朝着陆旭说道。

  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仙手段啊,十几个人在瞬间就倒在地上,这位陆公子怎么出手的他都没有能看清楚。

  陆旭看了杨绍轩一眼,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这让杨绍轩的心更是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就好像一个等待处决的囚犯。

  “你不能杀他。”

  而一直呆在队伍当中的岳凌霜也是跑了出来,一把挡在了杨绍轩的身前,目光炯炯的看着陆旭。

  陆旭眯着眼看着岳凌霜和杨绍轩,良久之后,转身走到了一位白袍人身前,这位白袍人并没有死,此刻正躺在地上呻吟着。

  “说吧,这里是怎么一回事?”陆旭冷冷的问道。

  “你是谁,敢破坏我们阴魔宗的大事,你将遭到我们阴魔宗的全力追杀。”白袍人很硬气,不但没有回答,反而双目瞪视着陆旭。

  “阴魔宗,嘿嘿,你们正在和我们八国同盟大战,你认为我会怕吗?”陆旭呵呵一笑,“把关于这里的一切信息都说出来,不然我可以让你尝尝抽魂炼魄的滋味。”

  “你以为你是谁,我们这里还有数位筑基期的师叔。”白袍人有些不屑的答道,要不是眼前这书生偷袭,师叔中了他的暗招,否则他又怎么会是师叔的对手。

  “真是执迷不悟。”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