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万魂幡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万魂幡

  “真是执迷不悟。”

  陆旭冷笑连连,双手掐诀,单手成爪状,凌空抓在对方的天灵盖上。这抽魂炼魄的手段可不是只有魔道中人才会,八国同盟六大派的大多修士都会这种秘术。

  “啊!”

  白袍人天灵盖上一抹绿色的光团跃跃欲出,使得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吓得一旁的岳凌霜和杨绍轩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这书生未免也太冷血了,听其话中的意思似乎正在将那白袍人的魂魄抽出了折磨。此时的两人却是选择性的忘记了,当初这些白袍人还有那位种中年人说的威胁的话。

  “看到你同伴的下场了吧,不想和你同伴落得一样的下场,那就告诉我你们来这里的阴谋是什么。”

  此时陆旭单手抓着那已经肉身坏灭的白袍人的魂魄,走到了另外一位白袍人的身边,蹲下身子笑着问道。

  “你……你……。”这位白袍人一脸惊恐的看着陆旭,以前宗内的师叔们也经常用这一招对付别人,所以他们很清楚被抽魂炼魄是多么的痛苦的一件事。

  “给你三个数的时间,三……”陆旭没有跟这位白袍人多废时间,直接念道。

  “我说,我说,我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在陆旭数到二的时候,那白袍人终于忍受不住了,心里防线直接崩溃。

  “这是我们来这里建立这个鬼牢,就是为了将鬼道中的鬼魂给劫下来,用来炼制万魂幡。”

  “你们总共劫下来了多少鬼魂。”陆旭追问道,他也听说过魔道万魂幡的厉害,据说要集聚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阴魂加以炼化,炼化的越多,万魂幡就威力越强大。

  “到目前为止,一共有近百万的鬼魂被我们拦截下来。”那白袍人道。

  “现在万魂幡在哪?”陆旭闻言心中一动道。

  “就在鬼牢之中,因为怕八国同盟的人发现这里的情况,所以几位师叔正在加紧炼制。”白袍人道。

  听了白袍人的话,陆旭愣了一下,没想到那万魂幡竟然在这里,他的龙象挪移功需要凝聚众多的阴魂之力,这万魂幡不就是最好的阴魂之力的仓库。阴魂之力并不是真正的鬼魂,而是数量极多的鬼魂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一种诡异的力场之力。

  “那这死亡山谷也是你们搞出来的?”陆旭接着问道。

  “这个不是,死亡山谷本就是一条鬼道,我们也是无意中知道死亡山谷的特殊,知道这里有一条鬼道,所以才在这里建造鬼牢炼制万魂幡。”

  “最后一个问题,鬼牢在哪里?”

  “就在那处高台的地下,万魂幡也在那里。”白袍人是彻底放弃了抵抗,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如实告诉了陆旭。

  “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我就送你一个痛快吧。”

  陆旭站起身,将白袍人扔在地上,掌心寒风一闪,一道风刃就切掉了对方的头颅,再然后,一股鲜血喷洒而出。

  在陆旭解决了这个白袍人的同时,手腕一抖,一抹青色的火焰在手心出现,瞬间将手中的魂魄焚化为虚无。

  从始至终,陆旭都没有看一眼岳凌霜和杨绍轩,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后,他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那里,就是那白袍人所说的地下鬼牢。

  “杨兄,我们该怎么办?”看到陆旭的背影消失,岳凌霜几次想开口,可话到嘴边,最后都还是忍住了。

  “我怀疑徐敷他们应该已经被抓进他们所说的鬼牢里了,咱们要把他两也救出来。”杨绍轩沉吟了片刻,下定了决心,答道:“而且这里太诡异了,只有跟着那陆公子才是最安全的。”

  陆旭一直往前走,他很清楚,岳凌霜和杨绍轩两人就跟在他的身后,对于杨绍轩将他指认出来的举动,说实话,陆旭并不是十分的生气,因为他本来就已经打算出手了,相反杨绍轩的指认还让他偷袭成功,一举将那个阴魔宗筑基期的种男人给击杀,省下许多时间。

  当然,不生气也不代表他就可以接受杨绍轩的举动,陆旭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这几人的事情他不会插手,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看他们自己的运气了。

  走上高台,陆旭往高台上的一处石像上猛的一拍,一个通往地下的洞口出现在眼前。顺着洞口下去,入眼处就是一个长长的走廊,而在这走廊的两边有着一个个的房间,倒真的和监狱一模一样,这应该就是鬼牢了。

  在走廊的最里端,就是一个宽广的大厅,大厅地面铭刻着一个黑蒙蒙的法阵。法阵中心两个白袍人正在祭炼着一杆一丈多高的大幡,在法阵的四周还有十多位白袍人束手立在那里。当陆旭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另外一端时,两位白袍人同时从地上站起,朝着陆旭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深入我八国同盟腹地还敢问我是什么人。”陆旭脸色阴沉的看着四周鬼牢中囚禁的鬼魂,冷冷的道。

  “八国同盟的人?”

  陆旭的话让两个白袍人愣住了,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没想到这里这么快就被八国同盟的人发现了,只是不知对方来了多少人。

  陆旭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带着寒意的望着一干阴魔宗炼气期修士和法阵中心的两个筑基期修士。随即又目光热切的盯住了法阵上空的那一杆大幡,这应该就是它们正在炼制的万魂幡了。

  “你只有一个人,哈哈,就凭你一个筑基期初期的修士还想拿下我们?”

  两个白袍筑基期修士中年轻的那个一看清楚陆旭的修为,以及他身后两个明显是凡人的帮手,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没想到对方只有一个人,怎么可能拿得下自己这方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后期。

  另一个筑基后期的白袍人盯着陆旭,脸上浮现出了郑重的表情,此人一张国字脸,大概四十多岁。忽然开口道:

  “小心一些,这人虽然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但敢一个人来这里必定有所依仗。还是小心些,先摆下阴煞阵再说。”

  听了中年白袍人如此一说,那年轻的白袍人也面露谨慎之色,随即冷笑这道:

  “师兄,咱们这万魂幡用的都是凡人的魂魄,威力始终要差些,如今来了一个八国同盟的筑基期修士,正好可以吸收他的魂魄,壮大万魂幡的威力。”

  那中年的白袍人听了此话,嘿嘿一笑的答道:

  “这当然了,吸收凡人的魂魄只不过是炼制万魂幡的第一步而已,要想真正具备威能,还是要收集数万修士的魂魄精血才行。”

  从中年白袍人的嘴中得到了确认,那年轻人有些贪婪的回头望了一眼陆旭,突然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好,很好!既然你闯进了这里,今日就别想生离开此地了。”

  “摆阴煞阵,动手!”

  年轻人笑罢之后,脸色一寒的厉声喝道。

  顿时束手立在在一旁的十多个白袍炼气期修士,纷纷从身上抽出了一杆漆黑如墨的大旗,飞快的飞至了陆旭的四周,将他包围在了其中,并且马上开始挥动手中的旗子。

  “你们最好出去,这里不是你们能待的地方。”陆旭淡淡地对岳凌霜和杨绍轩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人就一阵的模糊不清,瞬间从原地消了踪影。

  岳凌霜和杨绍轩听了陆旭的话,连忙走到洞口,却不料出去的洞口不知何时已经关上了,两人不知怎么开启,只好惊恐的躲在一旁的角落,期望着陆旭能够安然无恙,否则他们二人绝无生还的可能。

  “小心!”

  那白袍中年人,见到陆旭消失的一幕,勃然变色的大声喝道,但是已经晚了一点。

  陆旭的身形在一名白袍炼气期修士的身后一闪即隐,这名正挥动旗子的修士立刻停止了动作,呆呆的站在原地。随后头颅没有任何征兆的骨碌碌地滚落了下来,无头的尸身冒出了数尺高的鲜血,一下载到在了地上。

  而这时,白袍中年人大喝的最后一个字,才刚刚出口。

  这一幕,让其他持旗的炼气期修士心里一凛,还没想到该怎么办才好呢!陆旭的身影就再一次凭空出现在了另一人的身后。同样地一闪即逝,这人也一样的头颅掉地。

  这一下,其他白袍炼气期修士不敢迟疑了,纷纷停下手中旗杆的挥动。而祭出了五颜六色的防护罩和各式地防护法器,。

  可就在这眨眼的瞬间,又有两名没有来及开启防护手段的炼气期修士,遭了陆旭的辣手,横尸在了当场。

  “小子,找死!”

  白袍中年人见此,两眼放出了黑红色地异芒,低吼了一声。全身放出滚滚的魔气,凭空向陆旭冲了过去,速度奇快无比。

  陆旭冷眼望了一下,全身包裹在浓密魔气中的白袍中年人直冲过来的架势,又望了一眼都放出了防护光罩,眼露惊骇目光注视自己地炼气期修士。当即果断的身形一闪,人就回到了数十几丈远的地方。

  而扑了个空的白袍中年人,发出了一声暴虐的怒吼,毫不迟疑的立即转向,继续向陆旭的立足处扑来,竟仍是丝毫法器都没有祭出的样子。

  见到此景,陆旭心中一动,当下一抬手,一柄青色飞剑,无声无息的直射向白袍中年人的面门。

  白袍中年人眼见到此飞剑袭来,脸上却狞笑了一下,不但没有停顿,反而直直的就硬迎了上来。

  陆旭见此心中一沉,暗道:

  “我这飞剑可是上品法器中的极品,他竟然不闪不避……咦,这怎么可能?”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