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夺命铜钱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夺命铜钱

  “我这飞剑可是上品法器中的极品,他竟然不闪不避……咦,这怎么可能?”

  飞剑撞上了白袍中年人,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陆旭失声惊叫了出来。

  原来这青色飞剑,和白袍中年人身上的滚滚魔气一碰触后,那魔气就如同活的一样,突然一卷的将青色飞剑硬生生的卷入了其内,任凭其乱窜乱飞,都无法飞离半步。

  “哈哈,小子,区区上品法器岂能奈何的了我。”白袍中年人狂笑一声,伸出一只被魔气包裹的大手,将这青色飞剑一把竟硬生生的抓了去,然后双手一搓,那青色飞剑立刻青光四溅的灵气全失,竟似彻底的报废掉了。

  这一下,陆旭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下,这白袍中年人肯定修炼的不是普通的魔功,看来其在阴魔宗的地位不低。

  白袍中年人可不会让陆旭细想,转眼间就到了其面前,并举起一只被魔气包裹的硕大拳头,狠狠的向陆旭砸了下来。

  陆旭心中一沉,一抬手,一面散发着耀眼土黄色光芒的小盾脱手而出,转眼间就涨大了数倍,稳稳的档在了身前,正好迎向了白袍中年人的魔气巨拳。

  “咣当”

  一声刺耳之极的巨大撞击声,响彻天地,震得附近没有提防的阴魔宗炼气期修士,都一阵的身形不稳,差点坐在了地上。

  站在远处的岳凌霜和杨绍轩同样头晕目眩了好半天,场中唯一神色没变的,就只有陆旭和对方的两个筑基期修士而已。

  陆旭毫无表情的盯着土龟盾,只见此盾虽然接下了对方这一拳,但原本平滑的表面也略微凹下了一个小坑,不禁暗暗心惊。

  这土龟盾有多结实,陆旭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对白袍中年人的忌惮不由得更多了几分。

  想到这里,陆旭不再犹豫的往储物袋中一拍。

  顿时一道半透明月刃和无影针同时飞射而出,毫不客气的向白袍中年人激射而去,这两件极品法器互相呼应发出的惊涛骇天的呼啸气势,让白袍中年人大惊之下,不禁面露一丝畏惧之色。

  他狂吼一声,身上的滚滚魔气突然大盛,竟一下的将其身影完全笼罩在了魔气之中,化为了一个两三丈高的巨大魔气团,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了。

  陆旭的月刃斩了过去,结果让陆旭感到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任凭他的月刃如何劈斩此魔气团,可是里面的就是丝毫动静没有,而且月刃一斩进半尺左右的距离,就再也无法寸进分毫,仿佛有护罩一样的东西硬生生的档下了所有的攻击。

  陆旭略感焦躁之下,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急忙向周围望去,结果入目的一切让陆旭杀机大起。

  那些阴魔宗的炼气期修士在那白袍年轻人的指挥下,竟然再次组织了起来,继续将他隐隐围住,还拼命的挥动手中的黑旗。这些黑旗都已响起了“呜呜”的鬼啸声,并涌出了诡异的黑色浓雾,围绕着黑旗不停的旋转着。虽然这些阴魔宗炼气期弟子被陆旭雷霆般的击杀了数人,但有了白袍年轻人这个筑基中期修士的帮助,弥补几人的缺失绰绰有余。

  这样的一幕,让陆旭想起了在灵石矿场时,所遭遇的血魔殿的血河恶鬼,其召唤仪式如此的类似,陆旭怎肯让他们成功完成。

  思量到这儿,陆旭立即身形一晃,人已出现在了几丈之外,猛的伸出右手,并且五指一张,就将天罗网祭出,罩住了那裹在魔气中的白袍中年人。随即另一只手一招,那几把正围着魔气团乱刺的法器,呼啸一声自动飞回到了陆旭身边,一边在其身边盘旋不定,一边嗡嗡作响了起来。

  陆旭望了一望身边的这两件法器,突然手再次往储物袋中一拍,六枚一模一样的黄色铜钱出现在手中。

  他轻轻往外一抛,顿时化为了六道黄光,奔向了某个阴魔宗炼气期修士。

  这套“夺命铜钱”,是陆旭在昊天宗的昊天丹宫一战时,从那绿毛铁尸储物袋中搜刮到的战利品,威力相当的不错。而且因为是成套法器,较好操纵,就被陆旭留了下来。

  陆旭再用手一指其它法器,一道半透明月刃和一枚近似透明的无影针一声长鸣后,同样朝其他方向飞了出去。

  此时才真正露出了陆旭法力精纯以及神识强大的好处,竟然操纵这么多法器而丝毫不乱,这让望见如此多的极品法器奔自己而来的持旗修士,露出惊骇之色,哪有半分硬接的念头。

  他急忙将手中的黑旗冲着六道黄光一抛之后,就想御器躲开,可是黑旗在六道黄光一绞之下,立刻爆发出一团黑光,寸寸的断裂了开来。

  接着六道黄光丝毫停顿都没有,一下就到了这名阴魔宗炼气期修士的面前,并狠狠的击在了其护罩上。

  可怜,只不过是一名炼气期修士的低阶护罩,哪能抵挡的了六枚极品法器的合力一击,这护罩仅仅支撑了片刻的时间,就发出了一声破裂的清脆声,烟消云散了。

  在阴魔宗炼气期修士绝望的目光中,六道黄光围着他轻轻一绕,这名修士就“扑哧”一声,被铜钱切割成了碎块。

  与此同时,后面飞出的半透明月刃和无影针,也飞向另外两名修士头顶,同样不费吹灰之力的击破了他们的防御法器和护罩,并将人斩为了两截。

  这一下,其他修士慌乱了起来,那还顾得上布什么大阵,当然是保命要紧了。

  大部分人都是立刻反身飞天而逃,一些胆子大和脑子不太灵的修士。则放出了自己的得意法器,想拼命阻挡陆旭的进攻。

  但可惜的是,陆旭没有和他们打斗纠缠的意思,完全是毫不客气地全力压上。

  近十道法器的光华不论碰上什么法器,都一窝蜂的一齐而上,阻挡的法器根本是以卵击石,马上就会被击成了无数的碎片从这世间消失了。至于法器的主人,陆旭自然也不会放过的,顺手一齐抹杀掉了。

  此时,除了跑出了数十丈之远的那些阴魔宗炼气期修士外。留在此地未动的,就只剩下了露出不可思议目光的那个白袍年轻人了。这所谓的“阴煞阵”算是一点威力没有发挥,就被陆旭先知先觉的提前废掉了。

  陆旭的目光转向了那白袍年轻人,让他暗叫了一声“不好”,同时做出了戒备姿势,身上还发出了淡淡的黑光,将身形掩盖了其中。瞬间变得魔气森森起来。

  “哼,死。”陆旭冷笑了一声说道。

  虽然这人用的也是魔功,但明显比之那白袍中年人要逊色的多。

  陆旭不知道,此时地白袍年轻人正暗暗叫苦不迭呢!

  陆旭的修为明明比他低,但法器的犀利,远超出了他预先的谋划。

  他本身就是筑基期中期修士,可是陆旭这位筑基期初期修士地实力。根本就不是宗中那些同为筑基期初期的修士可比。别说一对一了,估计就是两三名同阶一齐上,也不见得能是此人对手。

  那快到几乎肉眼无法看清的极速身法,一人可以同时操纵近十柄法器地诡异御器,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

  如今看来自己虽然修为比他要高,也一定不是此人的对手。他虽自负实力远胜其他筑基初期修士,但见识到陆旭的恐怖,心中不禁有些胆寒。身形不但不进,反而小心异常的慢慢后退了开来。

  而躲在一旁观战的岳凌霜和杨绍轩则被陆旭的大展神威惊得目瞪口呆。

  这两人虽然知道陆旭很厉害,但是到底有多厉害也无从得知,可如今亲眼目睹了,陆旭用神仙一般的手段一人就将十几个人,瞬间斩杀了五六个之多,其余之人则被惊骇的远远遁去不敢看一眼。这种手段,这种神通广大,简直就是毁了他们的三观,两人同时在心底疑惑:“他到底是什么人。”

  陆旭指挥着六枚铜钱所化的黄光、一柄月刃刃、一枚无影针,将这名白袍年轻人围困在其内狂攻个不停。

  虽然对方身上黑气滚滚,煞是惊人,还隐隐有数颗魔气骷髅头呜呜作响,但还是在这近十件法器的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下,很快就被陆旭击成重伤。

  陆旭深吸了一口气,正要一鼓作气将那白袍年轻人拿下时,突然一声充满了暴虐狂吼之声,从一侧天罗网禁锢的魔气团中传了出来,声音中充满了说不尽的疯狂之意。

  那白袍年轻人闻听此声,不禁兴奋的面露狂喜之色。

  而陆旭的神情郑重了起来,也顾不得对面的白袍年轻人,急忙手中掐诀,一连将数道法诀打入天罗网之中。

  只见天罗网吸入了几道法诀之后迎风而长,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口五六丈高大的巨大金网。

  “噗”的一声闷响后,巨网紧紧的将正产生诡异变形的魔气团,越收越紧,顷刻间,就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吼声了。

  见到陆旭这一手,刚露出喜色的白袍年轻人,不禁呆滞住了。

  难道自己这位筑基后期的师兄,就这么轻易的被捉住了不成?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