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意外任务

第一百六十八章 意外任务

  双手掐诀,将浮在半空的符篆一引,指引着这些鬼魂重新回到鬼道之中,进入阴间轮回转世。

  其实陆旭心中也有些疑惑,到底有没有阴曹地府,这些鬼魂真的是去阴间轮回转世吗,因为即使是神通广大的修士,也没有人到过阴间。

  “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从今以后这里不用再派人看守了。”死亡山谷的小院之中,李克从后门走了进来,对着老把头和那个年轻的小兵道。

  “离开?”年轻的小兵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喜色,连忙说道:“好,好,我们这就回去向县令大人报告。”

  在年轻的小兵的心中,可以不用看守死亡山谷,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正好可以早点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那这里万一有人进去了怎么办。”老把头却是皱了一下眉,低声自语道。

  “没事,里面已经没有问题了。”

  李克闻言,朝着老把头两人说道:“你们现在就可以收拾下东西离开了。”

  “哎。”

  老把头和年轻的小兵两人忙不迭的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所谓收拾东西,不过就是拿上几件衣服,倒也没什么好带走的。

  待两人收拾好东西出来时,老把头问道:“李大人,那位陆公子还没出来呢。”

  “这个不用你担心,陆公子已经出来离开了。”李克回道。

  只是,就在李克带着老把头和年轻的小兵,去将后门关上的时候,却看到两个年轻人朝着他们跑来,边跑还边喊道:“快来人啊,有人被困在死亡山谷里面了。”

  “你们是谁?”李克看着这两个年轻人,朝着老把头一瞪眼,让你看好死亡山谷,怎么让两个普通人溜进去了?

  “你们是那群江湖中人?”老把头对眼前的这两人也是有一点的印象,昨天下午出现在大院的那群江湖中人当中,正好有这两人。

  “是啊,你快派人救救我们的同伴吧,他们五人进入死亡山谷,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刘存连忙急声道。

  “擅闯死亡山谷,自己找死怪的了谁。”李克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

  这时候的刘存二人也没有了先前的傲气,忙不迭的点头,恳求道:“你们一定要救救岳小姐她们。”

  就在这时,后门处又有两道身影,互相搀扶着,缓慢的朝着这边走着。

  “帮帮忙,救一下我朋友。”

  岳凌霜搀扶着杨绍轩,艰难的朝着后门走去,当她的目光看到隧道口的李克几人,脸上突然露出亮光,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喊道。

  听到岳凌霜的话,刘存二人快步跑了过去,当四人看到岳凌霜和杨绍轩的模样时,纷纷吸了一口凉气。

  岳凌霜还好,只是面容有些憔悴,面色苍白,但被岳凌霜搀扶着的杨绍轩,此时却是满头的白发,原本年轻的脸却变得满是皱纹,沟沟壑壑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大爷。

  “生气流尽,就跟以前进入了死亡山谷里面一模一样。”李克叹了口气,不禁想起了陆旭走时留下的话,说他已经将死亡山谷封印住,以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至于怎么封印住,立刻就不得而知了,这个杨绍轩也是倒霉,大概是最后一个被死亡山谷吞噬生气的人了。

  “咦,这死亡山谷吸收人的生气咱们都知道,可这位姑娘的生气为什么没有减少多少?”李克目光炯炯的岳凌霜身上打量,发现对方肩头贴着一张黄色的符纸,皱着眉头问道。“这位姑娘,你肩头的这张符箓是哪里来的?”

  “这个……这是我从陆公子那里得来的。”

  岳凌霜看着自己肩头的这张符箓,这是当初在鬼道里那位陆公子贴在她身上,当时觉得贴上了之后暖洋洋的,也就一直没有撕下来。

  “原来是陆公子的符箓,你也是运气好,竟然能得到陆公子的帮助,不过奇怪了,既然陆公子肯给你符箓,那为何没有帮你这朋友一把呢,以陆公子的本领,要带你们一起出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立刻有些狐疑的朝着岳凌霜问道,自从陆旭安然无恙的从死亡山谷回来,李克就知道对方绝不是普通人,而且自从陆公子出来后,死亡山谷里的阴气诡异的消失不见了,这种情况也肯定和这位神秘的陆公子有关。

  岳凌霜听到李克的话,俏脸上流露出一丝后悔之色,李克也都是察言观色的高手,一看岳凌霜这表情,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隐情,不过事关那位神秘的陆公子,他也不敢过多的八卦。

  “这样吧,老把头,你们二人送他们去东阳县衙。”李克沉吟了一下,决定道。

  陆旭离开了死亡山谷之后,就一路往东飞驰而去,打算找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继续修炼龙象挪移功。

  忽的,他怀中的紫霄宗令牌发出一阵嗡嗡响,陆旭连忙将令牌拿出,打出一道法诀在上面,没想到上面竟然冒出一大段出人意料的文字来。

  “要我去江州白家,帮助解决白家的麻烦。”

  陆旭心里一愣,但随即马上暗骂一声:“那个大嘴巴!”

  不用想,肯定是燕国京城那个驻守的炼气期弟子告知了宗门他在这附近,这才摊上了这么一个任务。而且对他发出命令的还不是他的那位师尊玉玲珑,而是碧寒峰的白峰主。

  原来这江州白家是白峰主哥哥的后人,因为他的哥哥是没有灵根的凡人,无法修仙只能待在世俗世界。但其家族毕竟是其哥哥的后人,白峰主自然会保证他后人的安全和荣华富贵。因此这白家几百年来,都在这位白峰主的暗中扶持下大富大贵了数代,有危险的话,他也早帮他们清除了干净。不过后来白峰主忙于修炼,已经近百年没有关注江州白家的情况了。没想到近日白家出了一件事,那位白家的现任家主捏碎了他留在家中的符篆求助。其实原先白峰主是想让其门下弟子去的,但是最近其门下的弟子都分派了执事走不开。而恰好在京城驻扎的那位炼气期弟子就是碧寒峰的人,向他报告了陆旭在附近的事,这才给他发出了这个命令。

  另外还告诉陆旭,他已经写了一封信交给了那位驻守在京城的弟子,说明他的身份和情况,要他先去京城将信件取了再前往江州白家。

  “白家,江州白家?”陆旭见到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娇小可人的身影,喃喃的道:“莫非这个江州白家就是白灵儿所在的那个?”

  燕国京城既然是国都自然是燕国境内的第一大城,但燕国的第二大城却是江州城,在数百年前,江州城甚至还是国都,只不过后来不知为何迁到了现在的京城。

  江州城不但是燕国第二大城,更是恰巧位于燕国最中心的腹部,到处四通八达,水路交通极为发达,是燕国境内最繁荣的城市,甚至比京城还要繁华。

  而这么一所城市内,自然里面早已寸土寸金了,不但房屋之类的价钱是普通城市的数倍,就是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钱,可也没人愿意卖啊!

  毕竟住在江州城里,本身就是一种财富实力的象征。

  整个江州城,被人为划为了东西南北四片区域。

  东城区是贵族的所在,自然不会让普通百姓住在其内,其中住的大多是官员以及书香门第。而与其相对应的西城区,则是商贾富豪的住处,全都是清一色的商人才有资格搬入其内。若是一旦某户破产了,则这家人自然也要搬离出此区才可。

  江州城内,与西区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南区了。与西区一色的高宅大院相反,南区则全是参差不齐的平屋,里面住的全都是从事最下层工作的杂役、小商小贩之类的穷苦人家。当然,也有一部分什么事都不做的无赖闲汉,及从其它区搬来的落魄人家也住在此处。

  而与南区遥遥相对的北区,则住的是一些武林世家。

  这些人家虽然因没有官职在身而无法住进东区内,但是豪宅深院却一个比一个建的富丽堂皇,武林世家一般都是有这个底蕴。

  处于北区最中心的武林世家——白家,就是其中最顶尖的武林世家。

  其宅院占地足有数十亩之多,让知道江州城地价的人无不张嘴结舌大半天。

  白家不但富可敌国,雄霸江州附近的武林,而且听说其家主更是神通广大,在朝堂之上都有高官专门替他们出头说话。

  如此一大武林世家的下人,自然底气十足,说起话来,也比其他宅院的下人大声了许多。

  白家把门的门房白全就是如此想的。

  每次来到白家想要求见家主的人,无论是何身份来历,是否有官职在身,全都对他这么一个小小的白家下人客气万分,不敢得罪他分毫。

  久而久之,这让白全几乎都有了自己也是大人物的感觉。

  因此,后来每当有人送拜贴求见白家某人时,自然一些孝敬是少不了的。否则,白全自然不会给其好脸色看了,说不定搁置了三四天后,再予通禀也说不定。

  当然,真要是一些大有身份的人上门,他白全还是规规矩矩的,完全表现出一幅任劳任怨的忠仆模样。

  对那些经常进出的少爷小姐们,更是鞍前马后的殷勤之极。

  别说,这样一来他白全还真让不少主子都大为地满意,甚至有小道消息说,最近还要将其提升为外院副总管之一,可以管理几十个白家下人。白全知晓之后,心里越发的美滋滋了。这几日走路都些轻飘飘的感觉。

  如今他白全白大爷搬了张长凳,正躺在其上的在大门口的阴凉处避暑。今日一早,家主就出门会见几个绿林豪杰去了,几位少爷和小姐也和其他的公子哥们,一同到东郊打猎去了,如今的宅院内除了几位夫人外,就只有在病中的大小姐还在。

  这也让他可以送了一口气。可以放心的偷闲一二了。

  当白全被那凉凉的微风吹得有些迷糊的时候,忽然身前传来了一声年轻男子的声音。

  “请问。这里可是白家吗?”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