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宰相门房七品官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宰相门房七品官

  “请问。这里可是白家吗?”

  白全刚有的睡意,被此声给搅得的不翼而飞,感觉难受之极,不禁没睁开眼就虚火上升地大骂道:

  “喊什么喊,你个倒霉催的,没看到爷正在睡午觉吗!”

  说完此话,白全才十二分不情愿的睁开眼望去,满脸都是恼怒地神情。

  这也是他从对方的话中,抢先为主地认为对方是个小角色,才敢如此放肆对待的,因为江州城内谁不知道白家,还用问吗。

  白全终于看清楚了身前说话之人,是位年纪二十一二岁的男子,相貌勉强算是清秀,一席半旧不新的青衫。从里向外的透露出一股书卷气,分明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

  看到这里,白全倒是不敢怠慢了。

  在普通的老百姓的眼中,读书人自然是极有身份的,但白全看其身上的行头,却又是倨傲了起来。虽然极为干净整洁,但一看就知道是旧衣服,恐怕没什么来头。

  见此情形,白全自然又高傲了起来,他斜瞅了书生一眼,似乎想起了对方刚开始的那句问话,就随意的问了一句:

  “你到我们白家干什么?我们这里可不招算账先生的,还是赶紧离去!我白家的账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人都收的,还是先去找个保人再来说吧。”

  白全凭借着自己以往的经验,立即就断定了这位满是寒酸气的读书人,肯定是异想天开的想要在白家内谋个账房的差事,这样的人他可是见的多了。

  “我不是找应聘账房的……白应天是我大伯,这是家里人让我捎带给大伯的一封信!”书生在听了白全的话后,从怀内掏出了一封书信出来,向白全解释道。

  “什么?老爷是大伯!”

  白全正觉得口干,想要拿起附近的一个大茶缸子灌上几口时,顿时被书生的这番言语给吓得直接将茶水喷出了口,大惊失色的问道。

  “是……家里人让我这么称呼大伯的。”书生挠了挠头,脸上有些羞涩的样子。

  可是这次,白全再也不敢轻易嘲笑对方了,万一此位真的和自家家主有什么牵牵挂挂的,他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于是他犹豫了下后,又小心的问道:

  “这封信,能否让小的看一眼啊?公子请放心,在下只是看下封面,绝不敢拆启的!”

  书生听了白全所言,却出乎意料的点头同意了,并且一边将此信递给他。

  白全接过这封折的整整齐齐的信,连忙瞅了数眼。

  虽说一般的下人,根本就没有几个能识字的,但是白全小时候却是上过半年私塾,倒也能识文断字的。也就因此,门房这个无数下人羡慕的工作才能落到他头上。

  “应天贤侄亲启。”

  信封上的这几个漆黑地大字,让白全心里一阵的乱跳。看口气似乎还是自家家主的长辈啊。

  想到这里,白全脸色马上一变,努力挤出了几丝笑容,冲书生说道:

  “这位少爷,我家老爷不在,但是几位夫人都在屋内,要不要将此信转给夫人啊?”白全不禁态度大变,就连称呼都立马升格了。

  “这不行,这封信一定要大伯亲手拆看的!”书生摇了摇头道。

  “这样啊,要不我先回禀一下大夫人,看看大夫人到底要怎么答复少爷?”

  白全可不敢就此放书生离去,万一真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让自己给耽误了,那回头就要倒大霉了。但交予大夫人处理的话,这可就不管他的事了,白全做了这么长世间的下人。这点心计还是有地。

  这次书生却一口同意了。

  白全松了一口气后,急忙招呼住一位过往的下人暂时帮自己盯住书生。自己就往宅子里跑去。

  遇见的其他下人,见到他如此火烧屁股的样子,都有些惊讶!

  白全直接跑到了后院,再向内院的一位大夫人身边丫鬟说了几句话后,就安心的回到大门前等候回话了。

  回到门前的白全刚和这书生赔笑了几句话,一位相貌清秀的小丫鬟一溜小跑的过来了。

  走到二人跟前后,她颇感兴趣地望了几眼满身书卷气的书生,就口述了大夫人地传话。让这书生先去一间厢房歇着,等老爷回来之后再来断定其身份真假,毕竟白家这一族的人的确很多,说不定真是那位偏房的长辈有事找上门来了呢。

  既然上面已经有话处理此事了,白全也就安心了,继续守好他地大门。

  而那个小丫鬟,则带着书生向暂时待客的厢房走去。

  半路上许多人见到这寒酸书生的样子,都略感惊讶的多望了他几眼,猜测着这书生到底什么来历。

  这让看到这幅情景的小丫鬟,不禁失声笑了起来,又笑眯眯的重新望了几眼这书生。

  将书生在前院一处厢房内安置下之后,小丫鬟叮嘱书生几句让其不要乱跑,就嬉笑着回去复命了。

  等小丫鬟刚离开屋子,原本一幅寒酸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突然一挺身子,眼中的书卷气“忽的”一下消失不见了,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种淡淡的飘逸出尘的气息,哪还有丝毫的酸腐书生在身。

  “哎,又扮演了一回书生。”青年望了望屋外的方向,微皱了下眉头,嘴里喃喃自语道。

  他正是全速飞行,辛苦赶了半个月的路,总算到了江州城的陆旭,而白家就是宗门碧寒峰白峰主要求他帮助的对象。

  不过,陆旭一想起白峰主给他安排的身份,不禁就大为郁闷。

  他竟然在信中让白家之主,给其安排个白家偏支后人的身份,让陆旭扮作一位想要考科举的寒酸书生模样,这才能掩人耳目的住进白家。免得被旁人发现白家与白峰主的关系,毕竟现在正和魔道七宗打仗。

  穷酸书生的身份,虽然让陆旭有些不爽,但是他装扮起来却毫不费力。毕竟陆旭前世的时候,是货真价实的读了十几年的应试教育,书卷气还不张手就来。至于那股寒酸气,前世就是一个**丝青年的他,可谓是本色演出了。

  陆旭将屋门关好后,就在床上打坐练气起来,毕竟时间可是不等人的,虽然筑基之后能有两百年的寿元,但时不我待,结成金丹可是千难万难之事。

  不知不觉中陆旭就打坐了一下午,直到傍晚时分,才终于有人敲响了屋门。

  陆旭精神一振,随即脸上的神采消退的一干二净,立即恢复了那满是书卷气的寒酸书生形象。

  而打开门后,外面站着一位仆役打扮的下人。

  “我家老爷回府了,现在夫人唤你过去,现在跟我走吧!”这下人毫不客气的对陆旭说道,然后转身就走,看来并未怎么将陆旭放进眼里。

  这也难怪,此位和那看守门房的白全不同。

  身为大夫人身边的心腹,他每年见到的来白家打秋风的旁支穷亲戚可并不少,自然也就不怎么当回事了。

  照此位的想法,多半家主稍接待一下这寒酸书生,就会拿些银两打发其回去的,根本不会让其在府内多待片刻的!

  而陆旭老实的答应了一声,就跟着此人出了厢房,直奔白府的客厅而来。

  此时,客厅内一位三四十岁、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向坐在主座位上的白家之主白应天提起陆旭之事。

  “既然敢执信上门,多半不会假了!看来真是哪位家族长辈,托人找上门来了。”

  “看看到底有什么要求?如果不过分的话,就尽量满足一下吧!不要让我们这一支人,在家族内落个嫌弃穷亲戚的坏名声。”

  白应天年约五十余岁,身材高大,丝毫不显老态,太阳穴鼓鼓的,显是有一身高深的功夫。只不过似乎有什么烦心事,紧皱的眉头露出了一丝疲惫,他喝了一口参茶,润了润嗓子后,缓缓的说道。

  “老爷明见,咱们家的确不缺这点银两,但名声可不能坏了”对面的妇人点了点头的说道,这夫人端庄华贵,但面容却是带着一丝憔悴。

  白应天见此,叹了一口气。

  这位夫人跟自己这么多年了,但是那股体贴的玲珑心思,可是一点都没有减少过,这让他对其越发的喜欢。

  只是如今女儿卧病在床,夫妻二人都是满脸的担忧。

  “老爷,妾身已经派人将此人唤来了,老爷见过一面后,就由妾身来应付这等小事吧!”妇人接下来,继续温柔的说道。

  白应天闻言,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屋外就传来了下人的禀告声。

  “老爷,小的带客人到了,是否现在就要召见?”

  “嗯,将人带进来吧。”

  白应天随口吩咐完后,又端起参茶喝了一口。

  “遵命!”

  下人应了一声,就不在言语了。

  而客厅外,走进了一个下人及其身后的一位满是书卷气的寒酸书生。

  此书生一边走着,一边左盼右顾的打量着客厅内的一切,似乎对房内的任何东西都极为感兴趣,明显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等二人走到了厅内时,那个下人回禀了一声,自动的退出了厅外。只剩下了书生一人,有些忐忑的面对着白应天夫妇。

  白应天和大夫人见到书生那副寒酸的样子,不禁相视会心的一笑,接着白应天轻咳嗽了一声,就和颜悦色的对书生说道:

  “听说小兄弟有白某长辈的书信,不知此事是否当真?可以将书信交予在下一观吗?”

  书生自然就是陆旭,望了这位白家之主一眼,才将那封折的整整齐齐的书信,递给了白应天。

  漫不经心的白应天,将此信接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立即拆开书信。而是大有深意的望了一眼陆旭,就忽然将书信放置了桌上。轻拍了两下手掌。

  “啪”“啪”两声后,从厅外立即走进了一位满头白发地枯瘦老者。

  白应天二话不说的一指此书信,枯瘦老者立即恭敬的上前将书信拿起,接着就把此书信对着斜射进厅内的日光端详了一番,又问了问气味最后双手捧着地又将书信放回了桌上。

  “没有问题?”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