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定阳锁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定阳锁

  “好了,咱们可以继续走了,记住不要碰到这碗。”姜大牙将碗给摆好,朝着陆旭和白灵儿招呼了一声,也没有解释一句,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只是,姜大牙没有看到的是,陆旭的身子在经过这碗的时候,手指尖轻轻的弹出了一道法诀,让碗闪烁出了一道白色的光华。

  这一回,三人走了不到一会的功夫之后,终于是看到了村西头了,姜大牙也是松了一口气,抹了脸上的汗,暗骂了一句:“今晚还真是邪门,不过还好,总算平安无事了。”

  “两位,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先前干嘛要在地上摆一只碗?”心情一放松,姜大牙又存了卖弄了心思,朝着陆旭和姜大牙说道。做了这么厉害的事情,如果不找人炫耀一下还真是膈应的难受。

  “是啊,确实是挺好奇的,我还以为大晚上你肚子饿了要弄吃的。”陆旭脸上古怪之色一闪而过,笑呵呵的接话道。

  “饿,我就算再饿也不敢在这路上吃东西啊。”姜大牙说完之后,似乎是知道自己又有些说漏嘴了,连忙转移开话题,“我这碗呢,可是可是大有来头,不知道两位信不信这世间有鬼?”

  “鬼这东西,我是不相信的,怎么,姜大牙你要是有什么说道,不妨给我讲讲,好让我知道。”

  姜大牙听了陆旭的话,嘿嘿一笑:“陆公子乃是读书人,有文曲星保佑,一般的鬼都不会找上你的,自然是不信的,不过没碰到不代表没有,就拿咱们刚刚走的路来说。”

  “两位有没有发现,这村子明明不大,但是咱们刚走了这么久,还没有走到村头,这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陆旭顺着姜大牙的话问道。

  “那是因为有鬼不想让我们走过去?故意给我们来了个鬼打墙,鬼打墙听过吧。”

  “没听过。”陆旭跟着摇了摇头。

  白灵儿看着陆旭和姜大牙的对话,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当看到姜大牙狐疑的看向她时,摆了摆手手,说道:“你继续说,我也挺好奇的。”

  在白灵儿眼中,陆大哥很明显是故意装傻,和这姜大牙一唱一和,装的煞有介事。

  “这鬼打墙,说白了就是鬼迷惑我们的眼睛,明明前面有路,但是因为我们被鬼蒙蔽了眼睛,就感觉前面是一堵墙,然后我们就会在鬼设计好的路线中不停的走,实际上我们就是在原地打转。”姜大牙得意的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这鬼打墙我以前也是听说过,这一次竟然真的遇到了?那我们该怎么办?那鬼不会杀我们吧。”白灵儿说完,一脸的惊讶,还带着一丝惶恐,下意识的抱紧了陆旭的手臂。她突然想到,刚才真的可能碰到了鬼。

  “放心吧,那鬼已经被我给扣住了,看到我先前那块碗了没,那碗里就扣着跟咱们捣蛋的小鬼呢,不过好在这小鬼只是跟咱们玩玩,我这人呢也不是嗜杀之人,就只是把这小鬼给困住而已。”

  姜大牙说着还摸了下自己那一撮的小胡子,装出一副高人的模样,“两位可别不信,我那碗是有叫法的,这叫压鬼碗,所谓压鬼碗就是用公鸡血浸泡过的碗。”

  “公鸡血这东西两位应该听说过吧,两位还年轻,可能不知道,这公鸡血可是好东西,是小鬼最害怕的东西。”

  姜大牙卖弄起来,不需要陆旭去接话,就一股脑的将肚子里的货往外倒。

  “而我这碗啊,在家里的时候,便是天天泡在公鸡血里,这样久而久之这碗也就有了公鸡血的阳热之性,也同样可以压鬼。”姜大牙得意的说说道。

  姜大牙和陆旭还有白灵儿卖弄的时候,步子也没有停下,三人到了村西头的一户人家的门口前。

  “舅舅,舅舅……”

  姜大牙走上前,敲着房门,没一会黑暗的房间内亮起了昏暗的光亮,门被打开,一位五十多岁的黄脸汉子出现在门口,当看到姜大牙的时候,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不是说了过了冬就不要来的吗?”

  “舅舅,我这也是没办法,那边给了一大笔钱,家里房子要翻新,需要一大笔银子,所以只能冒险走一趟了。”姜大牙此时乖的就像一个小孩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房子要翻新?”姜大牙的舅舅听到这话脸色才缓和下来,不过当看到姜大牙身后的陆旭和白灵儿两人,却又再次呵斥道:“这两人又是谁?”

  “舅舅,这两位是要去奎家村的,和我顺路一起搭个伴,打算今晚一起在你这借宿一晚。”

  “既然是这样,那就进来吧。”

  姜大牙的舅舅没有再说什么,将门给打开,让姜大牙还有陆旭和白灵儿三人走了进去,随后又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你们一路上没有碰到村子其他人?”姜大牙的舅舅道。

  “碰上了归爷爷,不过我报了舅舅的名号,归爷爷就没有为难我们了。”姜大牙大大咧咧的道。

  “你们碰上了归爷爷?”姜大牙的舅舅听了这话,愣住了,目光变得古怪起来,低声说道:“归爷爷在前几天死了。”

  “砰。”

  姜大牙刚刚坐在板凳上的屁股,猛地往后一倒,直接是落在了地上,抬起头,一脸惊恐的看向自己的舅舅:“归爷爷死了?”

  “嗯,今天是归爷爷的头七,你们也不用多想了,这桌子上有一些饭菜,你们先吃着,我要出去一下。”

  姜大牙的舅舅从大厅的一角拿出了一顶皮帽子,戴在了头上,而陆旭的目光却是被姜大牙舅舅脖子上的一个缠满了红绳的小锁给吸引住了目光,眼中精光一闪。

  姜大牙的舅舅出了门,姜大牙倒是大刺刺的重新做回了板凳上,将桌子上的菜盖子拿开,拿起了碗筷,朝着陆旭和白灵儿说道:

  “陆公子,您二位也来吃点吧,到了我舅舅这里就别想那么多了,不会有事的,明天天一亮咱们就离开这里。”

  “你吃吧,我这还有一点吃的。”

  陆旭笑着摇了摇头,只看了桌上的饭菜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从包袱里将一些干粮拿了出来,示意白灵儿吃包袱里准备好的干粮。

  “陆公子,我舅舅的手艺不错的,别看这些菜不起眼,但都是山里的,在外面想吃都吃不着。山里的东西在这大冬天可是不多见……”

  “不用了,你吃吧。”陆旭还是摇了摇头。

  “好了,我们现在还不饿,先进去休息了。”

  陆旭见白灵儿有些冷,朝着内里的休息间走去,白灵儿自然也是跟着进去,只剩下姜大牙一个人在外面慢悠悠的吃着。

  归家村,在陆旭三人先前走过的那条道路上,此时归爷爷拄着拐杖站在了那只姜大牙放置的碗的面前。

  “小柱子,那位仙师大人把你给扣在了里面,我也不敢放你出来,惹火了那位仙师大人,咱们归家村所有的人都要遭殃。”

  似乎是为了回应归爷爷的话,扣在地上的碗,轻微的抖动了一下,从里面传来呜呜的哀求声。

  “小柱子,我看那位仙师大人也不会和你太计较的,等他们明天走了,我再放你出来吧。”归爷爷叹了一口气,拄着拐杖朝着前方走去。

  当归爷爷的身影消失在道路深处后,姜大牙的舅舅出现在了那碗的面前,姜大牙舅舅皱眉看着地下的碗,将碗给拿起,“走吧,以后不准再捣乱了。”

  “呜呜~”一股阴风吹动,从姜大牙舅舅的身后吹起,很快便消散不见。

  放走了碗里的小鬼之后,姜大牙的舅舅又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很快也消失在了一条巷子内。

  “陆大哥,这归家村我觉得怪怪的,到处都阴森森的。”躺在床上,白灵儿趴在陆旭怀里道。

  “哪里不对劲?说来我听听。”陆旭仰躺在床上,揉了揉白灵儿的秀发,说道。

  “这村子太安静了,就算这个小山村里人少,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而且我听说越是这类在山边的村落,就越会养家禽,尤其是狗,既可以防一些野兽,又能防贼。”

  白灵儿下巴顶在陆旭的胸口,歪了歪脑袋道,“就咱们先前碰到的那位老爷爷,如果按照姜大牙的舅舅说的,那位老爷爷已经死了几天了,那出现在咱们面前的又是谁?”

  “还有姜大牙的这位舅舅,我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浑身都打了一个冷颤。”

  “这归家村的秘密可不少,先休息一会,今晚上有好戏要看。”陆旭轻轻的抚摸着白灵儿的纤背,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

  白灵儿刚要问是什么好戏,门外就传来了姜大牙的声音,他笑着道:“两位肯定是坐马车的时候骨头都抖松了,也是,我们走山人都习惯了,第一次走的人恐怕受不了。这天可够冷的,我去得喝点酒御寒。”

  说完这一句,姜大牙就没了声音,似乎是去拿酒去了。

  陆旭神识扫到姜大牙离开了之后,对着怀里的白灵儿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先前姜大牙舅舅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缠着红绳的小锁。”

  “看到了,这可能是蛮族人的习惯吧。”白灵儿扑闪着大眼睛猜测道。

  “你错了,这红绳缠锁可是大有讲究的,这叫定阳锁,作用是将人的阳气给定在身体内。”陆旭认真的说道:“这世上一些经常接触尸气鬼魂的人,很容易就会出现阳气外泄的情况,而给脖子上戴这么一个缠着红绳的小锁,就可以将自己的阳气给定在身体内,一般义庄里的看尸人、官府的仵作都会戴这样的定阳锁。”

  “陆大哥你的意思是说,这姜大牙的舅舅经常接触尸体鬼魂,要靠这定阳锁来定住自己的阳气?”

  “不止这么的简单,把头抬起来。”

  陆旭让白灵儿将伏在自己怀里的小脑袋抬起来,右手掐诀,在白灵儿的眼睛上,施加了一道法诀。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