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岳北城

第一百九十三章 岳北城

  “如此距离,应该差不多了。”玉玲珑走到附近的某条街上后,立刻站在路旁止步不前了。

  陆旭眉梢动了一动,但最终没有询问什么。

  只见月玲珑袖袍一抖,手掌一翻亮出一个寸许大小的白玉圆盘出来。另一手一阵掐诀,圆盘开始闪闪发光,片刻后,一道微不及察的虚影从远处一飞而入,玉玲珑见状,眉宇舒展开来,并往手中圆盘看去。

  但见圆盘通体有些半透明,里面隐隐还有一道虚影游动不已,随后便缓缓停下,指向某个方向。

  小半个时辰后,二人在圆盘的指引之下,来到了岳北城中某一处较为偏僻的街道旁,一家叫“悦来”的客栈门口。

  一般客栈是不可能建在这种僻静的地段的,毕竟这里哪会有什么客人上门。但对于某些不愿引起注意之人来说,此处才是最佳选择。

  “那两名执事最后留下标记的地方,应该便是此处了。”玉玲珑面无表情的站着,瞳孔微微一缩,缓缓的说道。

  而陆旭看到客栈破旧的匾额上歪歪扭扭的“悦来”两个字,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

  ……

  客栈中某处偏僻的庭院之中。

  院落内种满了各种不知名的花木,此地灵气比较充足,竟是生长的郁郁葱葱。

  一条蜿蜒碎石子铺成的小路,直通一间看似平常的客房门口。

  客房中,一男一女正站在仔细检查着什么,正是一路寻来的玉玲珑与陆旭二人。

  “看来两名执事的确也是谨慎之辈,不仅所选客栈地处偏僻不太引人注意,且租住的院落也如此僻静。”陆旭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点了点头说道。

  之前进入客栈,二人便找客栈掌柜打听了一番,在大致描述了下关于那两名执事的具体特征后,便知道数月前果然那二人在此地投宿过。

  其二人当时租住了一处不大的院落,一次性付清了一个月的租金后,并要求不受打扰。不过接下来的几日都不见二人出来,掌柜当时以为他二人外出办事,也未曾多想。结果到了一月之期后,还未见二人出现,掌柜才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头。检查那二人房屋也未见有行李,时间一长,此事自然不了了之了。在得知现如今那处院落已被几名妖族客人租住后,不用玉玲珑吩咐,陆旭便找到了那几人,略一展现实力,软硬兼施的便惊走了几人。

  ……

  一番检查过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现。

  “看来二人并未在此留下什么线索。”

  陆旭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玉玲珑并未接口,略一沉吟过后,一翻手,一个白莹莹的阵盘从其手中飞出,一阵模糊后,便悬浮在半空中。

  只见玉玲珑双手不停的掐诀,念了几句口诀,一伸手一道法诀打到了空中的阵盘上,顿时白光大盛。

  “这件搜魂阵盘,藏有采购的各位执事的精血,在一定范围内,或许有效。”玉玲珑神色平静的道。

  只见空中阵盘之中急速的旋转,随即表面白光一阵闪烁,白莹莹的阵盘中慢慢浮现出两道拇指大小的血滴,随即化为两道血影激射而出,在屋中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一没而入。

  陆旭一眼望去,那角落处赫然有数滴黑色的血滴。

  玉玲珑黛眉皱起,神色凝重,盯着那数滴黑血,眼都未眨一下。

  她方一踏入此屋之时,神识早已大开,将此屋连同方圆数丈内范围一切全笼罩在内。但以其金丹期的强大修为,当时却未曾发现有关那数滴黑血的蛛丝马迹。

  这一次,要不是玉玲珑将六大派高层为防万一所给予的那件藏有两名联盟执事精血的阵盘祭出,找出了这数滴黑血的踪迹,否则这件事更是毫无头绪了。

  即便如此,目前除了这几滴黑血之外,二人一时间却也无法找到其他什么线索。

  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有人刻意为之,竟不知施展了何种诡异手段,将此屋内与那二名执事有关的痕迹大都抹去了,竟是没有留下一点有用的线索。

  这些残留的黑血也可能是对方一时疏忽而已。,

  “看来那两位执事十有八,九全都已遭遇了不测。”陆旭望着这些黑血,叹了一口气后,喃喃的说道。

  “此事的确是有些蹊跷。”玉玲珑沉默了片刻后,缓缓地说道,其玉手往空中一招,白光闪烁过后,阵盘便激射飞回她袖中消失不见。

  “师尊这次通过阵盘虽然找到这里确实是两位执事所住的地方,可到目前为止,线索却非常模糊的样子,不知咱们接下来怎么办?”陆旭见状,目光微闪的问道。

  “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这里,自然再没有再退缩的道理了。”玉玲珑双眉一挑,语气颇为坚定的说道。

  “接下来该如何做,请师尊吩咐?”陆旭说道。

  “这两日你且到这城中打探下,最好了解下最近城内是否有什么异常之处,至于其他之事。我自有考虑的。”玉玲珑点了点头道。

  “是,师尊。”陆旭不加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

  “此事所涉之人想来并不简单,有可能牵涉金丹期的存在。”玉玲珑想一想后,又缓缓的说道。

  “金丹期!莫非和商盟三大势力有关?”陆旭听完后,有些讶然了。

  如果真和金丹期扯上了关系,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冒然介入此事无疑是有些惹火烧身了,虽说自己实力堪比筑基后期,更有进化的虚空猿相助,但遇上金丹期存在,仍不可能有胜算,还有性命之忧的样子。要知道在南疆的时候,他之所以能从金丹期修士手中逃脱,那是因为炼尸一脉主要的能力都在炼尸身上,去掉了炼尸,其战斗力就去掉了七成。

  玉玲珑见陆旭露出沉思之色一时没有说话的样子,又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两名执事也是筑基期中后期修士,能将他们无声无息的从客栈中掳走或杀害之人,也只有金丹期者才能做到。不过此事也仅是我猜测而已,至于是否真的如此,也是未知的。不过你在城中行走的时候,最好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额……多谢师尊叮嘱,弟子自会多加小心的!”陆旭难得见到师尊这么生动的表情,一时间竟是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道。

  ……

  一晚无事!

  第二天一早,陆旭就神色平静的走出了悦来客栈,开始沿着岳北城的街道,一家家商铺的慢慢查看起来。

  对于进入商盟后的第一次单独行动,且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之下,只能先尽量往人多之处走动了。

  这座岳北城纵然无法和燕国的江州城等一般意义上的城池相比,但商铺之多也颇为惊人。

  他足足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将其中小半商铺转过了一遍。

  虽然有不少的收获,并找到了一些各种属性晶石和稀缺材料,但是有关修士的类似消息,却丝毫没有。

  陆旭对此倒没有多少急躁之意。反而一直保持着淡然的神色。

  ……

  剩下的小半天时间里,陆旭仍旧在城内各处闲逛,并在之前打探到的几处专门出售消息的势力处购买了一些和此地有关的情报,

  终于让其对这岳北城情况有了一些大概了解。

  首先是最近的确有修士失踪,但此事却并非新鲜事了,甚至经常发生。但无一不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低阶散修,在城内各商铺或拍卖场所与人一言不合发生争斗,被天残山的修士轻则驱逐,重则废除修为投入黑狱了。

  所谓的失踪则是被那些谋财害命的邪道修士杀了,此事在岳北城内是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但一般人也不会提及,心照不宣罢了。

  其次便是有消息传出,魔道七宗的某一宗有三名被派来商盟的执事弟子,在城外被一不知名修士斩杀,落得个尸骨全无的下场。那个魔道七宗势力高层对此十分震怒,已派出宗内长老前来商盟调查此事。

  陆旭听闻此事时,面上神色不变,只是内心深处,却是暗叹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

  第三天上午。

  岳北城一家老字号的酒楼“醉仙楼”前,来了一位黑袍的青年。

  这人站在楼前的宽阔街道之上,眯着眼睛望了醉仙楼的招牌,神色颇有些古怪之意,正是陆旭。

  说来也巧,他原本便打算今日在城中酒楼之中打探一番,而昨日里那名出售消息的海族修炼者,在言谈之后,颇为热情的极力推荐此酒楼中的灵酒“醉仙酒”。

  酒楼面积不大,生意却异常兴隆,来往客人络绎不绝的样子。

  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此酒楼所售的灵酒“醉仙酒”,对修士大有裨益,凡人喝之也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从酒楼外大街上路过的行人,都能闻到酒楼上发出的浓浓酒香,让人垂涎欲滴,甚是诱人。

  陆旭在发现一楼用餐吃饭之人都是各族凡人后,便上到了二楼。

  在二楼靠街面窗口的桌子坐定后,陆旭便要了一瓶闻名遐迩的醉仙酒,并且要了满满一桌的当地美食。

  ……

  夹起一筷子妖兽肉,只见筷中的肉被红烧的色泽油亮。远远便可闻道一股浓浓的肉香,一股并不明显的灵气便随着肉香味四处逸散开来。

  陆旭一口将这块肉吞下,只觉口中的红烧肉入口即化,浓香酥烂。

  这时楼下传来了脚步声和一男一女轻声交谈的话语声。

  “噔噔”的上楼声音,清晰的传来。

  不多时,一名面容英俊,身材修长的白袍青年和一名身躯娇小,长得颇为美貌的白衣女修士,在楼梯口处出现。

  从他们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赫然也是两名修仙者。

  陆旭神识悄然一扫,就大概发现白衣少女应该是炼气期后期的修为,而一旁的青年修为是筑基初期的修为。

  少女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却一脸的担忧和焦虑之色,与青年并肩来到一处桌前坐下,没有吃喝几口饭菜后,就都停筷不动了,似乎均有心事在身的样子。

  “师兄,都已过去这许多日子了,还是没有他们的消息,客栈之中的确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吗?”白衣少女忽然对那青年说道。

  “芙妹,此地鱼龙混杂,大小势力众多,在事情未弄清楚之前,也别太着急,他们几人毕竟也是筑基期修为,也已不是第一次来这岳北城向那天残山采购资源了。”青年先是眉头一皱,目光四下一扫,并未发现有人注意到他们二人的谈话后,才神色一松的低声说道。

  “那他们会不会并未入住那家客栈?”白衣少女似乎并不甘心的问道,声音但明显小了许多。

  “这倒是不太可能。他们以前每一次来这岳北城做时,均是暂住在那家客栈的,与客栈老板也是熟识,师叔性格异常,为人稳重,在未发生特殊情形之下,不太会轻易入住陌生客栈的。”青年沉吟了片刻后,才低声回答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