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疑情

第一百九十五章 疑情

  “哦。你们可曾打听出了什么?先前在酒楼之中听道友口气,可是打算就此离开岳北城的。”陆旭淡淡的又问道。

  “在下寻到师叔几人所住客栈,只知其在进入客栈内后,便未曾出来过了。以师叔筑基中期的修为,竟这般无声无息的失踪了,故而在下便觉此事蹊跷,怀疑与某些大势力有关,甚至可能牵涉到金丹期强者。而此等强者参与之事,又怎是在下所能够解决的。眼下也只能同师妹先返回宗门禀报。”白衣青年颇有些无奈的回道。

  “原来如此,不过从道友话中之意看,来这岳北城时间也不短了,可曾有其他线索发现?”陆旭听完后,略一思量后,接着又问道。

  “其实在下在城中这段时间,从一些旧识处得知,他们之中也有人在这岳北城中失踪,而且此种事情在护北城附近时常发生。而失踪者都是筑基期的修士。正因如此,在下才决定立即离开此城的。”白衣青年沉吟片刻过后,便接着回道。

  如此频繁的有筑基期修士失踪,且都是在这附近发生。

  陆旭听罢,目光微闪过后,心中隐隐感觉触碰到了事情真相的边缘。

  但他面上丝毫异色未露,只是冲白衣青年点点头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便多谢道友了。”

  下一刻,只见黑影一闪,陆旭竟然直接横跨数丈远距离,一个模糊的出现在了白衣少女背后处,并且“啪”的一声,在其肩头上轻拍了一掌,再身躯一晃后,就幻化出数道残影的重新回到原来之处。

  整个过程电光火石,白衣青年纵然一惊的,再次想放出灵兽在途中阻拦,却只是扑到了陆旭所化的一道残影而已,根本没有沾到陆旭身躯半分。

  “你到底在我师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白衣青年一抬手,掏出了一柄青色的长刀,冲陆旭恶狠狠的说道。

  而白衣少女也面色“唰”的一下,变得异常苍白了,但等其再仔细检查自己体内情形时,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道友不必惊慌,在下只是在你师妹身上留下一个印记而已,若是发现道友所说有何虚假,好能再次找到道友确认一二罢了。道友放心,这个印记三天之后便会自行消散,或者,道友现在就想起什么需要补充的话了。”陆旭背负双手,不慌不忙的说道。

  “在下所知道的,已经全告诉阁下了。”白衣青年两手握拳,满脸怒意的盯着陆旭,显是对其师妹极为紧张。

  “若是这般,自然最好不过了。不过阁下若再想到什么事情,可到岳北城悦来客栈找我。”

  陆旭说罢,身形一晃,直奔岳北城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了。

  等陆旭走后,白衣青年握紧双拳才缓缓一松而开。

  “师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做?”白衣少女抬头望着陆旭离去的方向,神色有几分惊慌的样子。

  “没想到如今这一行尚未打探到你父亲等人的消息,却又惹出这般一名厉害家伙。你我先去附近的宗门据点待上三日,看看情形再说。等在路上,我先看看能否拔除此人所下的印记再说。”白衣青年脸色阴晴不定的一会儿后,才一跺足的冲白衣少女说道。

  随后青年将那白衣少女肩头衣衫揭开,赫然发现一个银白色符文标记正铭印在少女肩头,不禁哼了一声。这青年直接揭开少女的衣服,而对方也丝毫没有反对,显见二人乃是情侣关系。

  “师兄,刚刚这人实力真这般可怕吗,竟然让你也不敢与之正面。”白衣少女见此,则贝齿一咬,有些恨恨的问道。

  “此人应是一名体修,且绝对是筑基初期之中的强者,刚刚一击他好似还未尽全力的样子。看来这商盟似要有大事发生了。”青年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说罢便携着白衣少女化同样御空飞行的远去了。

  ……

  悦来客栈门前显得有些冷清,除了偶尔路过的两三人外,连商贩都未见一个的样子。

  此时,一个面貌清秀的黑袍青年正一路急匆匆的向这里大步走来,在门口微微一顿后,便一迈而入的进入了客栈。

  正是从城外密林处一路马不停蹄赶回的陆旭了。

  只见他方一踏入客栈后,便一连穿过了几个院子,径直来到了一处较安静的庭院内,在某间屋子前停住了脚步。

  玉玲珑所租住处此时正房门紧闭,看来自己这位师尊外出尚未的样子。

  陆旭见此,微微皱起了眉头,倒也并未在意,料想这位金丹期师尊也不可能真一直留在屋内不外出的,便转身回到了自己屋中,静心等候起来。

  盘坐床铺之上的陆旭,定了定心神,将方才从那白衣青年口中所述之事在脑中飞快过了一遍,整个人便开始冷静下来了。

  从目前得到的来看,此地莫名其妙失踪的那些人都是筑基期修为的修士,且大都是在附近失踪,左右离不了岳北城方圆百里之内。但是问题是为什么要选择这些人下手呢?在他看来,原因无外乎两个,要么是为了筑基期修士的身家,要么便是为了人了。

  筑基期修士的身家姑且不说了,在修仙界来说杀人夺宝最好下手的对象就是落单的筑基期修士了。盖因第一,筑基期修士不同于炼气期的修士,身家肯定比较丰厚,而炼气期修士杀了也得不到什么东西;第二,筑基期修士的修为还不算太高,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令人难以招架的神通秘术。

  可是,至于吗,为了这么点财富如此频繁的猎杀筑基期的修士。如果有这份实力的,可以如此简单的猎杀这么多筑基期修士,还会在意那点家当。

  除非……

  除非幕后的凶手的目标不是为了财富,而是意在修士本身,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失踪的都是筑基期的修士了。

  而陆旭早在宗门时,便通过藏经阁中了解到,一些邪修者能有一些极为诡异的手法。将活人精魂或者精血抽出,用来修炼一些威力邪异的魔功。甚至是,直接取其肉身用来炼制攻击力极为恐怖的傀儡、炼尸、法器。

  毕竟一些修炼者为了追求强大实力,往往什么样的残忍手法都能做出来的。

  不过是否真是二者之一或还有第三种可能,还是两说的事情。

  但在眼下这种诡异情形之下,自己倒是要真多些小心的。

  陆旭思量到这里,长长吐了一口气后,将杂念一收,开始闭目入定起来。

  ……

  半日后。

  “快出来,我带你见一个人去。”陆旭耳边忽然响起玉玲珑冷冷的一句传音声。

  陆旭闻言,自然一惊,当即跳起,推门走了出去。

  此时,一袭白衣的玉玲珑正在站在客栈门口处。

  只见陆旭还未来得及向这位冷冰冰的师尊问好,玉玲珑便不容分说的立刻转身就走。

  陆旭见此只得苦笑一声,就此跟着走出了悦来客栈。

  “也不知这位美人师傅想要带我去见何人?”路上,陆旭心中暗自思忖着。

  但其自觉从那位白衣青年处打探到的消息颇有些用处,便开始通过传音向着玉玲珑说道:

  “师尊,弟子这两日在中处打探消息时发现了一些线索,或许与那两位执事无缘无故失踪之事有关……并且,此岳北城的天残山势力好像对此事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

  当下,陆旭一五一十将这两日打探到的消息都告知了玉玲珑。

  玉玲珑听完陆旭所述的话后,神色有些动容,却并未说话。

  陆旭见状,便不做声的继续跟随了下去。

  一顿饭功夫之后,二人便来到了岳北城中一座高大石殿之外。

  石殿由一种不知名的坚固巨石建筑而成的,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散发着一道道淡淡光晕,想必应是其中布置了不少的禁制,似乎并不简单的样子。

  石殿外站着几名,装束同城门口的天残山修士一般,只是气息更加的强大,身上包裹的全身盔甲在夕阳的余晖映射下,颇有些耀目诡异之感。

  单单从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便能发现,这些修士的竟然全都在炼气期后期,甚至有个别的已经在筑基期初期了。

  陆旭心里暗暗吃惊,脸上却不动声色。

  玉玲珑走到这些修士前,向为首一人传音的说了几句什么话,这名修士却立刻面露恭敬之色的转身向殿内做主之人通禀而去。

  玉玲珑则神色不变的在原地等候着。

  时间不大,门内脚步声传来,那名修士又匆匆跑了出来,只见其一摆手后,其他修士立刻退让到了两边,做出了恭请的姿势。

  玉玲珑二话不说的朝殿门内走去,陆旭自然紧跟着玉玲珑进入到了殿门之内。

  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二人来到石殿的正厅中。

  只见此大殿大厅呈长方形,约莫数十丈大小,两旁树立着不少奇形怪状的雕像,大殿中央处只有一张桌子及十多把椅子,使得大殿看起来无比的空旷深邃。

  只见这大厅之中,正站着一名身穿黄色长袍的高大身影,正背对着入口处的方向,负手而立。

  兴许是听到了脚步声,这高大身影缓缓转过了身子,只见其大概四十来岁,国字脸,瞳孔却是有些妖异的呈深红色,其所散发出的气息好似深不可测的样子,而这种威压感觉,陆旭在玉玲珑的身上也能感受到。

  此中年人显然也是一名修为恐怖的金丹期强者!

  而从这中年人的双瞳上,陆旭能判断对方似乎不是一个人族修士,但有不像是妖族那么简单。毕竟妖族在化形之前,总会留下些妖族特有的标志的,而这中年人除了瞳孔之外几乎就是一个人类。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