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零二章 邪灵化身

第二百零二章 邪灵化身

  只见其将那株灵药轻轻放置在这圆珠之上,同时另一手一阵掐诀。

  但见那圆珠顿时通体白光大起,散发出一圈圈的白色光晕,光晕在空中一种模糊便化作一丝丝纤细光弧将灵药层层包裹起来,灵药似乎像感受到了什么,药香散发的更加浓郁起来。

  随着那一圈圈的光晕化作光弧融入这灵药,原本通体白色透明的圆珠,开始由内及外的慢慢变为红色。

  然后是橙色、黄色……

  随着颜色的不断变化,莫新谷的眼神也愈发炽热起来。

  ……

  “不可思议,真正是不可思议,根据我的鉴宝法器七彩玲珑珠的反应,加上老夫多年来炼丹的经验判断,此灵药当是三千年左右的极品圣药,是炼丹的极佳材料。啧啧,尤其难得的是,这两株灵药似乎是刚刚出土,还未丧失多少灵性。道友用这两株灵药来抵偿灵石,倒也是能说得过去的。”

  “如此甚好。”闻言,陆旭心里微微一喜,却是不动声色将盒子递给了莫新谷。

  这两株灵药虽然对别的修士来说万分珍贵,但对于陆旭却是和咸菜一般,要多少有多少。

  不过,在见到莫新谷面上难以掩饰的贪婪后,他也对自己这灵药的价值有了个全新的判断,心中暗自嘀咕自己是不是太冒失了,恐怕会惹下不小的麻烦。

  “这位道友,我最近手中还炼制了不少的丹药,筑基期、金丹期的都有,不知道道友可有兴趣瞧一下?”小心翼翼将陆旭递给的盒子收下后,莫新谷忽然对着陆旭这般说道。

  “筑基期、金丹期丹药?”闻言,陆旭心里微微一动,眼中一丝迟疑闪过,不过随即却是苦笑着说道:“大师,实不相瞒,在下身上灵石有限,已经无法再买丹药了。”

  “无妨,灵石的事情好商量,道友依然可以用身上灵药来交换。”莫新谷毫不犹豫的说道。

  陆旭心里微微一动,此人乃是商盟的第一炼丹师,身上肯定有不少的丹方,莫不如……

  不过,他心中更清楚,此言多半是眼前这位炼丹大师在试探其身上是否还有千年灵药。

  出于谨慎,陆旭仅仅只是在意动之后就苦笑着摇头起来,说道:“大师,我身上灵药就这么多了,看来和大师的丹药是无缘了。”

  “哎,可惜了。道友,实不相瞒,老夫适才拍卖的莲华丹虽然是只有一颗,但是还有其他仅次于莲华丹的丹药,这都是老夫穷尽一生的心血炼制出来的。今日,老夫与你有缘,这才和你这般说的。”莫新谷微微叹息着说道。

  闻言,陆旭眉头轻轻一挑,看来这莫新谷今日对自己身上的千年灵药是极有兴趣了,自己想要轻易脱身恐怕是不容易的了。

  但他随即脑中灵光一闪,就想到了应对之法,当即一笑的说道:

  “既然大师这般说,想来那些丹药必定极为不俗。好,丹药在下就先行定下了,以后大师切莫再卖给别人了。至于那千年灵药,在下可再远走一趟深山绝地,看看能不能碰运气找到一些,一旦找到,在下必定前来兑换大师的丹药。”

  莫新谷闻言,眼睛顿时一亮,一捻胡须的点头道:“好说,上好的丹药老夫就给道友留下了,道友一旦找到上了年份的灵药,可随时到我这来交换。老夫随时恭候道友到来。”

  陆旭自然连连点头,表现出一丝对以后的交换的期待神色,这才让莫新谷表面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其他想法。

  之后,陆旭又和莫新谷谈论一番,才说出告辞之言,总算是从这地下拍卖会场地中脱身而出。

  自陆旭离开岳北城之后,岳北城内倒也是平静之极,虽然仍旧时有寻衅滋事之徒被城内投入黑狱,倒并未再发生什么修士无故失踪之事。

  数天之后。

  也就在陆旭参加应安城拍卖会期间,离岳北城数十里外的一片连绵山脉之中。

  某座高耸入云的苍绿色巨峰下,一座完全由黝黑的巨石构建而成的洞府内,不计其数的阴气飘荡在洞府墙壁上,将里面萦绕的阴森恐怖。

  然而此刻,在这阴森恐怖的洞府中,却不断有着惊惶、凄厉的惨叫声传出。

  只见一名一身白衣的女子身周环绕着一片金色的星光,在洞府中缓步而行,并有一道道金色星光激射而出,对洞府中一些因惊慌失措而到处逃窜的血色衣袍的修士,展开了雷霆般的血腥轰杀。

  女子肌肤雪白晶莹,貌美冷艳,瞳中却是晶光闪耀,此刻只剩下浓浓杀意,每一次法诀捏起,金色星光凝聚的匹练下必定会绽放出一朵绚烂血花。

  早已血流成河的洞府地面在阴气的映衬下,将洞壁也映衬得有如修罗道场。

  “这位仙子饶命,不知我们什么地方得罪了仙子,还望仙子恕罪。”有三个身着血色长袍的筑基期修士见已无路可逃,忽然“噗通”跪地,对着连连磕起头来。

  玉玲珑从刚刚踏进洞府到此刻也就一霎那的功夫,但死在其金色星光下的血衣修士却是不在二十个以下了。

  面对三名筑基期修士的求饶,玉玲珑眼中的杀意丝毫不减,面无表情的只是手腕一抖。

  “嗖”一声!

  金色匹练在一道金芒中飞卷而出,几乎眨眼的功夫就从三人身上一闪而过。

  随着“噗”“噗”“噗”的三声闷响传来。只见到三人身子就在星光中被搅成了一片漫天血雾,竟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被玉玲珑无情斩杀了!

  最后,玉玲珑晶眸缓缓移向洞府深处,法诀一掐而起,星光再次化为一道金虹,对着深处的另外十余个早已因惊惧而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或在角落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炼气期修士激射而去。

  霎时间,只见漫天金光一闪而过,数道血箭激射而出。

  在一连串的“噗”“噗”声中,数个炼气期修士从各自胸口瞬间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之后,玉玲珑法诀又是一掐,一道长长的金色匹练再次横削而出。在耀眼的金光闪烁之下,又有四颗脑袋突然落地,在地上滴溜溜转动不停,脸上依旧保持着因极度惶恐而扭曲的表情。

  如此这般,玉玲珑手中法诀不断变换,金色星光凝聚成一道道剑型光华不断在洞府之中横穿直飞,以雷霆之势对着洞府中剩余的血衣修士展开了彻底的血腥清剿。

  半盏茶的功夫,玉玲珑已杀至了洞府深处,此刻,印入她眼帘的是一道约莫两丈高的黑色大门。

  只见黑色大门上白光流转之下,一圈圈黑色光晕缓缓从其上方荡漾出来。这光晕看似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是从其中传递出的能量波动却给人一种坚不可摧,厚重异常的感觉。这显然是一道防御力极为惊人的禁制光幕。

  玉玲珑晶光闪闪的眼眸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黑色大门,手中的星光便是滚滚而起,同时,她手中法诀飞快地变换着。

  顿时,道道金色光芒不断将她身子包裹,最后这些金光一阵狂舞后。赫然看到玉玲珑的苗条身影突兀变得模糊起来,随后竟然在原地消失不见。一时间,只剩下半空中的一条金色的星河在震动。

  这正是玉玲珑身为金丹期修士使出的星河神通!

  “嗖”的一声!

  这时,星河忽然停止了震动,冲着黑色石门激射飞去,金光一闪而下,便没入了那坚硬厚实的黑色石门中。

  同一时间,黑色石门之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随后就在一声震耳轰鸣的巨响中,被加持惊人防御禁制的给色石门竟然被玉玲珑星河一击之下轻易破开了!

  破开石门之后,玉玲珑身影再次在一阵模糊中显现出来,她视线缓缓在密室中扫过,很快,她视线直接落在了密室正中间的一个血池之中。

  满是血腥味的血池之中,盛满了满满一池鲜血,在这鲜血之上却站着一个紫色的人影。

  只见其面目狰狞,皮肤上布满了诡异的纹路,微微眯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其脑后竟是还长着两个略小的头颅。

  这“人”似乎正在吸收这血池中的能量,一张狰狞的脸上满是愉悦之色。

  此时的它当是听到石门被破的巨响声,立刻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让人望之生畏的鬼脸。

  此“人”一看之下,便是个邪恶之极的存在!

  “你是什么人,竟敢强闯本座的洞府。”鬼脸人一见到来人是一名身周萦绕着星光的陌生白衣女子,顿时大惊失色,口中这般说着已是骤然出手。

  它法诀刚刚掐起的瞬间,身上的气息展露无遗,竟然拥有金丹期的修士,但身上气息却是若隐若现,真正战力却十分弱小的样子,以玉玲珑金丹期的强大神识扫视下,一眼便看出其是一个纸老虎,空有金丹期的修为。

  “哼,邪灵,你应该才刚刚凝聚肉身不久吧,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修炼血祭邪灵的魔功。”玉玲珑见状冷冷一笑,只见她白皙的玉手轻轻对着邪灵点出,邪灵身子周围顿时金光大盛起来。

  “不!”

  到片刻工夫,邪灵就大叫一声,身躯一软的毫无动弹能力了,全身犹如陷在沼泽泥地中般。

  “这位前辈饶命,我乃是天残山护法长老左光斗的邪灵化身。还请仙子看在左光斗的面上放了在下一命。在下一定感激不尽。”见识到玉玲珑实力之后,此邪灵化身顿时被吓得浑身发颤,毫无战意之下口中不停对着玉玲珑惊呼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