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零三章 各方反应

第二百零三章 各方反应

  一听到“左光斗”两字,玉玲珑眼眸中忽然流转起一丝寒意,身上的杀意似乎更浓郁了一些,丝毫不理会这邪灵化身满脸哀求的表情,手上法诀一掐而起,滚滚的金光顿时在邪灵身子周围形成一只大手,一把将邪灵化身捞起,身躯化为一道金光的往回激射而去,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洞府之外,并猛然一声清鸣的往远处天边破空而去。

  ……

  “谁,到底是谁,竟然敢趁老夫外出之际在洞府之中做出此等之事!”就在玉玲珑掳走邪灵化身的小半日后,一声满含愤怒的叫声忽然在这阴气森森的洞府中响起。

  一个身穿血袍,鹰目古奇的老者正满脸煞气的看着洞府中凌乱的一切及遍地的尸体。

  此人正是天残山护法长老左光斗了。

  “好大的胆子,不止杀了老夫洞府护卫,还将老夫邪灵化身掳走。无论你是谁,让老夫逮到,必将你碎尸万段,以泄老夫心头之恨!”而后,当左光斗疾步进到那邪灵化身居住的血池中,瞧见那空荡荡的血池,而见邪灵化身竟然也没了踪迹时,顿时扬声长啸起来。

  随后,他枯老的右手一拍腰间,一个血色巴掌大小的法盘便是出现在了手中,法诀轻轻一捏,一道法力便从指尖弹射而出,被打进血色法盘中。

  “呜”“呜”声中,法盘迎风巨涨,瞬间就由巴掌大小变得有水缸般大小,同时表面一枚枚血色符文浮现而出。

  不一会儿功夫,当法盘上符文骤然收敛时,赫然现出一副清晰异常的图像来。

  只见能看到一名白衣女子金光包裹中,正提着邪灵化身的急速往远处腾空飞去。

  但是下一刻,白衣女子就似乎发现了什么,面上蓦然一寒,单手往邪灵化身身上一拍。

  “砰”的一声。

  法盘上血光一敛,所有图像尽数消失。

  “贱人,老夫定要活活撕了你!”见到法盘上这一幕,左光斗一声咆哮,手上再次变换起法诀来,随后法盘上血光又是一阵狂舞,最后,形成一条血色丝线指向西面。

  左光斗见此毫不停留,身上亮起一道道血色光环之后,身子渐渐模糊不清,一声长啸后,就化为一团血光冲出了洞府.

  同一时间.血光中的左光斗,还在法盘上用手指划动一些文字,竟在向什么人传送一些。

  五日之后。

  离岳北城千里之外的一座荒山,荒山上零零星星的散布着几株奇形怪状的树木,树木之下,一颗颗怪石在地面星罗密布。

  此地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说不出的苍凉与荒芜。

  但在这苍凉和荒芜中,另有一股化不开的血腥之味弥漫开来,一滴滴黑紫色的鲜血不断从一棵枯树之上滴落而下,使地上呈现一片狼藉,顺着枯树往上望去,赫然能看到一颗有如鬼怪的尸体正孤零零地悬挂在此株枯树的一根粗壮的枝干上。

  头颅脖颈处伤口平整,似被极其锋利的利刃一切而下,脸上的紫色肌肉已经完全扭曲僵硬,早已无神的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显然在临死前遭受了莫大的惊惧。身上的紫色纹路也似乎是被铁筛子筛过一遍一般,血腥的让人不敢直视。更加恐怖的是,这具尸体竟是有大小三个头颅,分明就是邪恶鬼怪。

  又是一阵风吹来,将空气中的血腥味吹散了一些,如果有人在此处的话,应该能看到旁边的一块巨石上被人用利器刻了几个大字。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并且,在这几个大字的下方还有一个小小的“玉”字!

  不久以后,还算平静的岳北城便在一则惊人的消息席卷下,终于变得震动起来。

  此消息便是关于一名来自外地的人族女修,其不仅闯入天残山护法长老左光斗的洞府之中,将府内上下约莫六十名护卫屠杀殆尽,还将其血祭的邪灵化身击杀,并将悬挂在岳北城千里之外的一座荒山之上。

  此消息一经传开,岳北城中上上下下皆是一片哗然,在震撼的同时自然纷纷议论起来。

  要知道,这邪灵化身可是灭绝人性的邪修秘术,早就被北极域修仙宗门联合禁止修炼。

  想那左光斗早年一心苦修参悟功法,花费数百年的时间进阶金丹中期,只可惜从此以后再没能有所存进。如果不及时的想办法进阶元婴期的话,再过数十年就要寿元耗尽坐化了。也怪不得其会不顾一切的血祭邪灵化身,要知道,一旦血祭邪灵化身成功,就可以通过秘法将元神转移到化身上,重新获得新的肉身。

  这种方法可以解决修士寿元的问题,但有两个难处。

  第一,就是邪灵化身必须血祭,整个过程要吸收数百个筑基期修士的精血,以及十数位金丹期修士的精血,才能血祭成功。

  第二,就是邪灵化身血祭成功之后,元神的转移非常的困难,动辄就会产生抗反,元神消亡。从古到今,只有邈邈的数人成功过。

  如今有人杀了这邪灵化身,自然便同在这左光斗心头狠狠刺了一剑。而且,在见到了这邪灵化身之后,一直流传在岳北城中的筑基期修士失踪的事,幕后的凶手也就呼之欲出了。

  而这左光斗,众人均知道这位天残山护法长老,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据称即便是遭遇金丹后期强者都可与之周旋不落下风,在天残山地位之高仅次于天残尊者。其在整个商盟也算是权势骇人,不少中小势力或宗门的高层光是提到“左光斗”字。心里都会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可现如今这位天残山大人物左光斗的邪灵化身竟然被一位外来的无名女修明目张胆的斩杀掉了,自然让不少人都目瞪口呆了。

  但天残山方面,一时间对此却并未有太大动静,好像尚不知道要如何应对此事。

  而岳北城中众多修仙者,更是对玉玲珑身份纷纷起来。

  不久后,就有那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甚至连其身上的星辰之力且为最近在与魔道七宗大战的八国同盟金丹长老身份都挖了出来,自然是引得一干人等啧啧称奇。

  在此消息传开后没有多长时间,岳北城又流传出另外一个消息。说是岳北城中近一年来无故失踪的筑基期修士,竟然全部是被左光斗血祭了邪灵化身。这就等于是将事情挑明了,此消息引的不少散修和一些相关大小势力不满,大有要天残山对此事给出一个交代的意思。

  如此一来,整个天残山势力范围内都被卷入了此事,好一阵大乱。

  但不久后,天残山那边立即派遣高层抵达岳北城城,对此事加以了否认。

  虽说谁都知道此时千真万确,但形势比人强,人家拳头比你大,自然指鹿为马也无人敢出声。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岳北城中在无人敢做出头鸟得罪天残山这般庞然大物情形下,也只能这般不了了之了。

  但这样一来,不少修炼者一想到玉玲珑杀邪灵化身的事情来,自然暗自叫好不已,对其惊人胆识更是连连钦佩之极。

  没有多久后,广寒仙子玉玲珑的名头便传遍了商盟。

  ……

  岳北城不远处,一座光彩熠熠、终年浓雾缭绕的环形山脉。

  山中一处修建的雄伟壮观的洞府中,几名神态各异的修士正静静坐在蒲团之上。

  这些人大都气息凝厚,既有人族、妖族,也有其他异族人,穿着各色的长袍,但袖口上却都铭印着天残山的图案,浑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波动,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这些人正是天残山的金丹期存在。

  此刻,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一样,有的流露出思索之意,有的隐隐露出愤怒之色,还有的眉头皱起似在担忧什么……

  半晌,一名气息远超众人的白发老者走了进来,视线缓缓在众人中扫过,淡淡开口道:

  “几位长老,现在对此事可有什么看法了?”

  此刻说话的正是天残山天残尊者,一名修为已经达到元婴初期,实力足以排进商盟前三的真正强者。

  “尊者,这玉玲珑击杀邪灵化身一事的确让人颇有些头疼,若是稍微处理不当,恐怕会给天残山带来意想不到的灾祸。”另一名身着黑袍的异族男子,苦笑一声的说道。

  此言一出,其他几名长老脸色均都未变,显然对这异族男子要说的东西,都早有几分猜测了。

  “哦?俾长老你倒是说说,会有些什么灾祸?”天残尊者闻言,眉头微微一挑,神色有些古怪,目中更有一丝说不出的莫名意思闪过。

  “是,尊者。”异族男子微微一礼的说道。

  “首先,据下面调查得知,这名叫玉玲珑的女子一身星辰神通修炼得出神入化,虽然本身实力只是金丹初期,但因身怀星辰之力,恐怕一般金丹后期也奈何她不得的。其次,她的另外一重身份乃是八国同盟的一位长老,在八国同盟中地位尊贵,我们动她,就意味着和八国同盟交恶了,这对我们天残山发展可极为不利的……”

  “嘿,俾长老,交恶就交恶,凭我们天残山如今的底气和实力,难道还需要惧怕区区一个八国同盟吗,何必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更何况,八国同盟此刻正在和魔道七宗大战,哪有余力来对付我们。”俾长老话尚未说完,便被另外一名身材高大的满脸络腮胡子大汉“嘿嘿”冷笑着打断。

  “若只是面对一个八国同盟,的确不足以让我们惧怕,可是,你可曾想过,到那时候‘炼宝阁’和‘丹谷’又会是何态度,他们两家可都一直对我们天残山虎视眈眈的。”俾长老看了那名络腮胡子大汉一眼,又接着缓缓的说道。

  商盟中天残山、炼宝阁和丹谷呈三足鼎立之势,表面上看似和平相处,但暗中的争斗却是一直未曾间断过。

  毫不客气的说,一旦有一方的势力稍微出点闪失,立即会被另蚕食。

  在此情况之下,若天残山真与八国同盟交恶,甚至发生争斗时,炼宝阁和丹谷自然乐得来做这个后来黄雀的。

  此言一出,在座的其他天残山长老,脸上也渐渐变得郑重起来,显然也大都在头疼此事。

  天残尊者脸上也是露出思索之色,半晌才继续开口道:“俾长老所说虽然有理,此事总归要有一个处理之法的,我们终不能就这么一直拖下去吧。否则在外人看来,可会留有不小的笑柄。”

  “尊者,此事倒也不难处理,这天残山杀的是左光斗的邪灵化身,和左光斗有仇。对此,我们大可睁只眼闭只眼的,毕竟和整个天残山的利益比起来,左光斗的这点仇恨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况且这血祭邪灵化身可是北极域修仙界明令禁止的秘术,这左光斗是咎由自取。如今,左光斗已带着奉长老和其他一干属下,去追杀那玉玲珑了,应该算是左光斗的私事而已,我们天残山方面可以表面上不管不问,既不去阻止左光斗的行动,但也不用派人手相助左光斗去追杀玉玲珑。以后若是真要面对八国同盟质问的时候,我们大可说这只是其二人之间的个人恩怨,我们天残山并没有插手二者之间的丝毫事情。相信那个时候,八国同盟即便恼怒,也是无话可说的。而且,也可以借此摆脱咱们天残山包庇血祭邪灵化身的恶名。”此刻,另外一名生有一对白眉,鹰钩鼻的老者,面露狡诈之色的说道。

  听完此言,在座不少人纷纷点头称是。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