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邪灵魔影

第二百一十八章 邪灵魔影

  接着陆旭拿出了最后一个玉简,发现里面是莫新谷收集的一些资料,有炼器之术,驯养灵兽之术,以及炼丹之术。更让陆旭兴奋的是其中竟然还有不少的丹方,不光是筑基期的,甚至金丹期元婴期的也有,其中就包括那次拍卖会中出现的莲华丹。

  通过这玉简中的资料,陆旭也总算知道,原来那个白色的虫茧竟然是一件叫做噬灵虫的甲虫。

  陆旭见此不禁大喜,当即手中法决一掐,将体内法力往虫中灌注而去。

  “噗”“噗”几声!

  随着虫茧一阵白气冒出,表面开始浮现密密麻麻的白色符文,并滴溜溜一转后飞快的凝聚成一只白色甲虫的虚影。

  果然是噬灵虫!

  陆旭倒吸一口凉气,这实给其震撼了一把。

  要知道噬灵虫可是天地间的一个奇物,它本身没有丝毫的攻击力,平时以灵药为生,而且一旦成熟之后十天之内就会死去。

  但他死前会将其一身吞噬的灵药,以另一种物质的方式排出体外,这种物质就是炼器材料中的无上圣材——无相精晶!

  而且噬灵虫吞噬的灵药越多,排出的无相精晶也就越多。

  “这莫新谷倒是不愧为一个奇才。竟然能够将噬灵虫养到这么大,不知消耗了多少天地灵药,多半还需要一定的机缘才行。呵呵,没想到便宜我了,正好,如果我能晋级金丹期,将来炼制本命法宝,这无相精晶就是最佳的材料。”陆旭这般想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在手中的虫茧上,掩饰不住满脸的兴奋之色。

  他以前得到的大五行剑阵剑诀中所说,要炼制出五行飞剑,其剑胚材料必须是无相之物,也就是说剑胚材料要不在五行之中,否则会经受不住剑灵中的五行克制。

  而这无相精晶就是其中的极品。

  陆旭将玉简看完之后,当即将虫茧以及这秘籍都一收而起。然后目光一闪,落在了莫新谷尸体所化的那一堆灰烬上。

  他只是单手虚空一抓。

  “嗖”的一声,一大蓬的蓝色细针,从中一飞而出,并一闪的全落在了其手中。

  陆旭一把抓住,仔细打量了着这些蓝色细针,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碎星针的厉害,他先前就已经亲自品尝过了。

  如今落在了他手中,让其又多出一件利器,自然是大喜之极的事情。只不过他现在催动不了,盖因这些碎星针实在是太多了,对修士神识的要求达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

  以陆旭远超一般筑基期修士的强大神识,也差了不少,那莫新谷还是修习了“万象玄功?炼气篇”之后,神识涨大了一倍,才能够驱使如臂的。

  陆旭手掌一个翻转,这些碎星针就全都凭空消失不见了,接着再将附近的虚空猿同样一收而起,就不敢再在此地多停留了,袖子一抖,黑色的黑羽飞舟一闪的凝聚出来。

  陆旭单脚轻轻在地上一点,身子就一个晃动的出现在黑羽飞舟之上,单手掐诀一催,身下飞舟就化为一团黑光的破空而走。

  ……

  就在陆旭离开之时,离此处尚有一段距离的某处虚空中。

  “嗖”的一声尖锐的破空声!

  一道金虹从远处天边激射而来,只见金光一闪,就已经出现在了百丈开外。

  若是此刻近距离之下观看,便能发现金虹中包裹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绝色女子,眼眸中透出有些黯淡的晶光,但其身上的气息依然异常凌厉,仿佛一片无边的星河一般。

  正是那被左光斗一路追赶至此的玉玲珑。

  在这一路上,左光斗因为忌惮玉玲珑的星辰神通的强悍,也不敢和她靠得太近,只是将他们之间的距离保持在他神识能锁定其踪迹的范围内。

  而此刻的玉玲珑,因为在受伤的情况下依然施法星遁术逃遁,法力早已所剩无几,速度远远没有刚开始逃遁时的迅捷了。

  远远跟在玉玲珑身后的左光斗感受到这一变化,心里自然大喜。

  以他的估计,要不了多久,玉玲珑就将法力耗竭,那时候完全能轻易将其斩杀。

  又是这般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

  玉玲珑身后的空间忽然剧烈晃动起来,只见其脚下巨大星河一震之后,缓缓消散开。

  玉玲珑赶忙一挥裙袖,一艘梭形飞舟浮现在其身前,随后单手一掐诀,直接跳上了飞舟。

  “玉玲珑,你如今法力即将耗尽,老夫这就要你的人头来消我心头之恨。”百余丈之外的左光斗,将神识一收而回,已是知道了玉玲珑如今的境况,当即狂笑一声,一掐法诀,脚下血色圆盘骤然加速大半。

  站在飞舟上的玉玲珑,此刻不再操控飞行法器,而是缓缓转身,一脸郑重地望着身后紧追而来的圆盘。

  几息之后,血色一个闪动,,便追到了距玉玲珑身前二十余丈的地方,然后光芒一敛,露出站立在圆盘上的左光斗来,满脸的狰狞之色。

  玉玲珑黛眉一挑,玉雕般的面容上一丝冷意闪过,二话不说的一根玉葱般的手指朝对面一点,裙袖中立即有一道金虹爆射而出,一闪便是对着左光斗当头笼罩过去。

  “嗖嗖”几声!

  玉玲珑虽然身受重伤,但是这一手星辰神通威力却好像丝毫不减当初,金虹所过虚空中立即有尖利爆鸣声传出来。

  四周空间隐约扭曲模糊,似乎是被金虹威能直接撼动样子。

  左光斗见此,心中大惊,不敢怠慢,大手忽然一按血色圆盘,圆盘之上当即浮现出一团血光,与此同时,身下之物同时全速后退开。

  他没想到玉玲珑到了此时,仍然攻击犀利如旧,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先将其残余法力耗尽再说。

  玉玲珑岂会不知道左光斗的心思,冷笑了一声,法诀一变,虚空对着左光斗画了一个圆。

  顿时,左光斗身边金光骤然大盛,金虹开始围绕其身子狂舞不定,已是将他退路完封锁的样子。

  她竟是在逼迫着左光斗与她正面交手!

  左光斗见此,面上一惊!

  他可不愿和对方同归于尽,匆忙之下只能手上一翻,慌慌张张的取出另一个巴掌大小的血色圆盘,法力灌注进之后,顿时迎风暴涨,眨眼功夫就足有丈许般巨大,一个模糊后,就幻化出无数圆盘虚影,就其身躯护在了其内。

  下一刻,只见漫天金虹与那圆盘虚影撞击之下,犀利星光无孔不入,一时将圆盘之上的左光斗逼得节节后退起来。

  左光斗心中一凛,不及多想的脚下圆盘一收而起,袖子一抖后,取出一颗圆珠。

  圆珠遍体血红,铭刻有道道狰狞的血色花纹,极为浓郁的血腥之味从中一荡而出。

  左光斗神色一沉,屈指一弹便将这颗圆珠弹到半空。

  顿时空中狂风大作,一头的邪灵虚影从这狂风中一凝而出。

  一声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

  只见邪灵虚影飞快的在空中一个盘旋后,身上浓浓的血色光芒流转,散发出阵阵腥臭之味。

  煞气冲天的血芒霎间充斥在大半天空,远远看去,左光斗头顶之上好像升起一头邪恶之极的恶魔!

  玉玲珑见此情形,面色骤然一变,所催金虹越发凌厉异常,但一时间却也无法破空那些血色圆盘虚影。

  左光斗微微冷笑,手中法决变化不停,玄奥之极。

  那头邪灵虚影在耀眼的血色光芒中不断长大,形象也越发逼真起来,唯一诡异的,就是头上一物闪闪发亮,正是先前那颗圆珠所在之处。

  玉玲珑见状,知道要破掉这邪灵虚影,必须先攻破那颗圆珠,立刻掐动法诀,灿烂星光一颤,直指邪灵头顶而去。

  当即“嗤嗤”声大作,密密麻麻的金色星光顿时冲邪灵头上圆珠激射而去。

  但这时,这邪灵虚影已是长到十丈左右,栩栩如生,宛如活物。

  只听它昂首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竟把空间震得扭曲起来,荡起阵阵涟漪,星光均都被一震而开,有些甚至倒卷回来,直接反冲玉玲珑激射而来。

  玉玲珑一怔,但马上反应极快的身形一纵,竟窜出十余丈去,堪堪避过了星光的洞穿,但黛眉为之一皱。

  这颗圆珠所化邪灵虚影当真诡异莫测,看似实力竟似不下于一般金丹初期强者。

  “哼,能死在老夫的‘邪灵魔影’之下,你也算是一场造化了。”左光斗冷冷的望了远处的玉玲珑一眼,阴森的说道。

  乍一听到‘邪灵魔影’这几个字,饶是以玉玲珑心性,也不禁有微微一惊。

  所谓的邪灵魔影,是用陨落掉的金丹期修士的元神以及全身精血与一种名叫‘邪灵珠’的特殊材料精炼而成,再血祭数十位筑基期修士,吸取这些修士死前的怨气。其所幻化的邪灵虚影,实力境界只比陨落的金丹期修士生前略低一些,但生前大半神通都可保留下来,实在是罕见之极的宝物。

  不过好在这邪灵珠也是消耗品,并且其所化金丹期邪灵只能维持极短的时间,再加上其珍贵无比,因此持有者除非在遭遇强敌的生死关头,否则绝不会有轻易动用此物。

  但如此一来,玉玲珑可就相当于几乎同时面对两名金丹期对手,就算其实力完好无损之时,恐怕……

  玉玲珑也不说什么废话,一咬银牙,掏出一枚淡金色符篆一捏而碎,紧接着双手十指如车轮般变换不停。

  只见一条条金色灵纹百川汇海般注入玉玲珑的体内星河沙之中,其上先前有些黯淡的金芒再次闪耀暴涨,一道十余丈长的星河影像在头顶凝聚出来,与周围分化的无数星光相互间竟产生了淡淡的相互连通,隐约形成一座星河大阵的样子。

  玉玲珑法诀一变,巨型星河影像当即凝实起来,并向着左光斗所在之处飞速落下。同时周围星光再次掉转方向,向其激射而出!

  左光斗见此,脸上狞色一现,单手一掐诀,另一只手冲邪灵魔影遥遥一点,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邪灵魔影顿时身躯一抖,无数血气立刻化为血芒的爆射而出,攻向周围星光,接着又是一张口,喷出一股十余丈之高的血色飓风,迎向了落下的巨型星河。

  密密麻麻的血芒与星河蓦一接触,竟然发出金属碰撞的怪异之声,而后纷纷化为了点点寒光从空中消失掉了。

  紧接着刺耳的爆裂声大起!

  金色星河与血色飓风也撞击到了一起。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