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禁灵锥

第二百一十九章 禁灵锥

  金色星河“噗”一声的直刺入疯狂旋转的血色飓风之中,顿时金光狂闪爆裂出无数道金光,但下一刻又被血色飓风一吞而进,震得附近虚空嗡嗡作响。

  尽管两人斗得激烈异常,但如果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玉玲珑脸色已然苍白无比,绝对支撑不了多久的。

  左光斗何等精明之人,见此不由得心中大喜,一时间也顾不得什么,只想快些将玉玲珑击杀,匆匆将那盘护在胸前给自己加持上一层防护罩后,便操纵邪灵魔影冲出星河向玉玲珑狠狠扑去。同时左手不断掐诀,另一个圆盘幻化出耀人的血光,直冲玉玲珑而去!

  而那邪灵魔影极快,瞬间就冲到了玉玲珑身前,大口一张,就竟恶狠狠吞噬而去。

  但玉玲珑却毫无惧色,反而露出一丝古怪之意。

  左光斗见此,心中咯噔一下,正想作出何反应时,忽然听到“噗”的一声,虽然声音并不算大,但是方一传入左光斗耳中,却仿佛晴空霹雳一般。

  一道黑芒竟丝毫征兆没有的从后面虚空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竟然无视左光斗身边层层血色圆盘虚影和护体真元的从背后没入。

  他身躯一颤,一个踉跄的向后倒退数步,胸前当即一股鲜血喷泉般喷射而出,同时四肢发软,一阵眩晕之感从心中无端升起,浑身乏力更是瞬间从体内狂泻而出。

  “啊,禁灵锥。”

  左光斗惊惶的大叫一声,飞快在伤口附近点指几下,伸手往储物符中摸出一个紫色符篆,惊惶的贴在身上。

  与此同时,原本得到他的命令却没来得及攻击的邪灵魔影也与他失去了心神联系,重新化成了那颗圆珠的模样。

  轻风一动,一道黄色人影丝毫征兆没有的在那圆珠附近处闪现而出,一把就将这颗邪灵珠抓到了手中。

  此人嘿嘿一笑后,五指一抖,手中圆珠便化为粉末的随风而逝了。

  邪灵珠乃是一次性消耗之物,一旦启用哪怕没有耗尽里面能量,也无法再幻化出邪灵魔影来。

  此刻这颗圆珠,已经再无任何价值了。

  而诡异般出现之人,郝然是一名中年人,身着一身黄袍,但从其眼睛的颜色可以明显的看出不是人族修士。

  一看清这偷袭自己的人的模样,左光斗不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随即,他顾不得逼出体内的禁灵锥,勉强调动体内残余法力,单手虚空一抓,将刚刚激射向玉玲珑的圆盘招了回来。

  但未等他来得及控制血色圆盘,那黄袍中年人只是单手一招,其顿时五指一颤。

  血色圆盘顿时就被一股巨力吸走,一闪的飞落到了黄袍中年人手中。

  “狄卞,你要干什么,想造反不成……”左光斗话语声竟然微微有些颤抖。

  原来,这从背后偷袭左光斗的人却是天残山的异族长老狄卞。

  那狄卞并不搭理左光斗,只是微微向一旁的玉玲珑拱手道:“广寒仙子,没事吧,在下来晚了……”

  “狄长老何必多礼,你来的正是时候,不过眼下还是先将此人解决了,然后再说其他的事情。”玉玲珑此刻脸色煞白,显是受伤不轻,不过看其略有些戒备的神色,似乎也不知道狄卞会出现在这里偷袭左光斗。

  “呵呵,正该如此,仙子且先打坐调息一番,待在下为天残山清理门户。”狄卞有些歉意地冲着玉玲珑笑了笑。

  玉玲珑也不多言,召回星河沙,掏出几枚丹药服下,当即盘膝而坐调息起来。

  狄卞这才接着转向另一边,冲左光斗淡淡的说道:

  “左长老,在下这件禁灵锥的滋味如何?是不是感觉身上的法力被禁锢住了,呵呵,左长老,你擅自修炼北极域修仙界禁止的邪功,今日在下奉尊者之命,要清理门户。”

  “不可能,你放屁,尊者不可能这么做。”左光斗闻言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但此刻他全身的法力大半被体内的禁灵锥禁锢住,而此人却还是全盛状态,今日自己恐怕是难以从此地安全脱身了。

  一念及此,他脸上一丝绝望之色闪过,眼底泛出一阵殷红,显然打算要施展一种搏命禁术,不顾一切的与眼前之人同归于尽了。

  但未等他刚一掐诀,就觉得一阵冰寒之意犹如蚂蚁一般从心口处向四肢百骸迅速蔓延,丹田之中瞬间如坠冰窟,接着体表竟然缓慢地结出了一层霜,浑身麻木异常起来!

  左光斗顿时面容铁青一片,目中满是绝望之色了。

  “呵呵,左长老,不要白费心思了,在下与你同处天残山共事多年,你的手段还是了解的。所以在下的这枚禁灵锥中加了寒毒冰液,要不了一时三刻你体内的经脉血肉就会冰冻住,怎么样,滋味如何?”狄卞并不以为意,轻声笑道。

  一旁的玉玲珑闻言眉头微皱,却也没有说话。

  “好,算你狠,我没想到身边还有这样一只毒狼,要死大家一起死。”左光斗眼中一片血红,趁着还未完全经脉被冰封,突然一张口,喷出一精血,随即猛地一拍天灵盖,就见其头顶幻化出了一个血红色鬼影。

  此鬼影方一出现的瞬间,表面就放出刺目血芒,无数血红色符文一飘而出,同时散发出阵阵血腥之气。

  左光斗再一张口,一道血箭喷到了上面。

  “嗡”的一声!

  鬼影身躯一震,一片片血色波浪一泛而出,惊涛骇浪般的奔狄卞一卷而去。

  这左光斗拼命之下明显动用了压箱底的保命秘术。

  狄卞见到此幕,脸色变了数变,忽然身形一晃,向后倒射处十余丈去。同时双手如车轮般飞快掐动,猛然一张口,喷出一柄黄色的飞剑。随即手中法诀一变,顿时那黄色飞剑剧烈一抖之下黄光大盛,迎风暴涨了数丈,化为一道残影飞袭而去,与滚滚而至的深红色波浪撞在一起。

  血红色鬼影竟然被黄光抵住,并未能一落而下。但那黄色飞剑却在阵阵腥臭的血光袭来之下,光芒渐渐黯淡,呈现出了不支状态。

  这时,正在盘坐调息的玉玲珑见情况不妙,银牙一咬后,纵身一跃,单手掐诀之下再次施展出星辰神通,但见一道金色星光从袖中飞射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迅雷不及掩耳的直接轰击在了已成为半个冰人的左光斗身上。

  左光斗不及防下,已冻结成冰的部分身躯瞬间化为碎末,但剩余的半截却还在金芒中挣扎,玉玲珑法诀一变,金色星光飞速旋转起来,将那半截身体直接绞碎,化为漫天血雨!

  只见一团绿色光团从中飞射而出,显然是想要逃离此地,却被星光回转卷中,彻底灰飞烟灭了。

  左光斗一丝,悬浮在半空中血红鬼影,也瞬间寸寸的瓦解崩溃开来,化为点点血光的凭空消失了

  狄卞见到此幕,顿时松了一口气,一招手,半空之中的黄色飞剑一个模糊后便缩小成数寸大小,没入其袖中不见了踪影。随即再将血雾中的禁灵锥收回,这才一转身,向玉玲珑一拱手的说道:

  “多年不见,广寒仙子这一手御星辰神通果然又精进了不少,以星辰神通的绝大威力,若你未受伤,莫说这左光斗,就是再加上在下,也是必败无疑。”

  “狄长老谬赞了,我进阶金丹初期不过十数年,怎能与两人对敌。星辰之力虽强,但进阶也较一般神通困难许多。我若想更进一步,还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对了,狄长老怎么会在这里,天残山尊者真的要拿下左光斗?”玉玲珑微微一笑的问道。

  “这是自然,左光斗修炼邪术,血祭了众多无辜的修士,我天残山断不会姑息养奸,包庇此人。”狄卞义正言辞的道。

  “哦,贵山尊者倒是深明大义。”玉玲珑淡淡的说道。

  “呵呵,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我天残山又怎会违背修仙界的铁律。仙子如今有伤在身,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去在下洞府中歇息一二。在下洞府就那边,离此地不过百余里之遥而已。”狄卞哈哈一笑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冲某个方向一指的说道。

  “多谢狄长老好意,此番我还有要事在身,不宜在这里多为停留,还是……”玉玲珑闻言,下意识的朝狄卞所指方向看了一眼,口中则婉转的拒绝道。

  但是她此话尚未说完,就觉得一股森寒之意突然从狄卞所在位置一卷而来。

  玉玲珑心中一惊,但倒也反应够快,几乎在出现的同时,身形骤然间倒射而出。

  但是在出其不意下,还是有些迟了。

  只见她身前空间波动一起,一枚黑色的短锥从虚空中闪出,闪电般从其右肩一穿而入,瞬间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意麻木了整条右臂,且有向全身蔓延的趋势!

  玉玲珑却身躯一个晃动后,出现在了远离狄卞十几丈远的另一处地方,二话不说的手指一动,在右肩处连点数下,封住了肩头的几处经脉,并又“啪”的一声,将一张青色符箓贴在了上面。

  当即一团青光闪动,肩膀上不断流出的鲜血顿时止住了。

  这时,玉玲珑才冷冷看向对面的狄卞,面无表情的问道:

  “说吧,为什么这般做。天残山尊者根本就没有下令除掉左光斗对不对,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