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二十章 汇合

第二百二十章 汇合

  “不愧为广寒仙子,到了这时竟然还能如此冷静。没错,天残尊者的确没有下令除掉左光斗,不过在下这么做也是为了救仙子。仙子请放心,我不会伤及你的性命,甚至此事对你来说,说不定也是一场机缘的。”左光斗见此,却口出称赞之言,且看似一脸正气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此人是个君子呢。

  “你这般偷袭我,竟然还说是我的机缘,这么说,我是否还应该感激你了?”玉玲珑黛眉一挑的说道,同时暗运体内的星河沙,将留在肩膀处的禁灵锥紧紧裹住,防止其寒气的侵蚀。

  “说起来,在下与仙子也颇有些交情的,故而仙子也不必惊慌,只要照在下说的去做,就绝对可保你安然无事的。嘿嘿,另外我刚才可是在禁灵锥上加了一点料。”狄卞嘿嘿淫笑的说道。

  “哼,是吗?你打的倒是如意算盘。咦?下流……”玉玲珑忽然面露一丝羞恼之色,随即面色一寒的说道:“但你以为,区区一个禁灵锥,就真能将我擒下吗?”

  “仙子如今身中在下的百花合欢散,还是莫要乱动的好。”狄卞大笑一声,但随即脸上笑容忽的一收而起,面色变得阴沉起来。他深知这女人的厉害,因此不得不小心对待。

  玉玲珑却不再多说什么,猛然将左手之中早已紧握的一张淡金色符捏碎,金芒大盛之下,一道道灵纹在其身周荡漾开来。只见其身躯猛地一震,就见那禁灵锥竟是在灵纹的波动中被逼出了体外!

  随即包裹着禁灵锥的一层金色细沙一阵卷动,竟生生的将黑色短锥绞成了粉末。

  狄卞见此,大惊失色,只见玉玲珑下一刻竟还抬出了右臂,一阵掐诀之下,金色细沙光芒绚丽绽放,化为一道金色星河悬于头顶滴溜溜地旋转,甚至发出了尖利的空气爆鸣声。

  “星河沙,你明明已身受重伤,法力也已消耗殆尽,为何还能施展如此神通?”狄卞脸上露出忌惮之色,喃喃自语道,“不对,这股强大气息……你怎么……不可能的。”

  玉玲珑自然不可能回答他,法诀再变,星河回到身前,瞬间与身体合而为一,如一道金色星河般冲着狄卞飞袭而去!

  狄卞长眉跳动了一下,面色极为难看,连忙为自己在身上贴了一道提升速度的符篆,徒然化为一团黄光冲天而去,暂时躲开了声势浩大的贯天星河。

  但等他再次从口中显露出身形时,脸上却满是犹豫之色了。

  若是玉玲珑真还保留几分实力,星辰神通全力攻击,他决不愿去硬挡其锋芒的。

  但在他看来,玉玲珑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法力,多半也不过是强弩之末,只要与她拉开距离,等此女法力消耗殆尽之时,便可以轻易将其活捉了。

  只是他方这般思量着,又脸色一变起来。

  那道金色星河一个盘旋后,在空中划了一个小幅度的优美半圆后,再次向他激射而出,并且在途中一个模糊后,忽然幻化密密麻麻的大片星光,星光直冲九霄之外,哪有丝毫法力不足的模样。

  狄卞当即脸色有些发青了,忽然口中一声长啸,就化为一道黄色残影往某个方向激射而去,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处。

  星河骤然一敛后,漫天星光就消失不见了。

  玉玲珑身形重新出现在虚空中,并面带一丝冷笑的看着狄卞消失的方向。

  方才她不顾体内所受之伤,使出了紫霄宗一种独门秘术,强行将禁灵锥逼出体外,其实却不过是强弩之末,根本支持不了多久,若那狄卞再多留一刻钟,就足以看穿这一点了。

  只是修仙者大都无比惜命,特别是修炼到如此境界的强者,对自己一条小命更是无比重视,绝不肯以身犯险的。

  但对她来说,若是不冒此险的话,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不过玉玲珑也很清楚,这种小手段也只能拖延不了多长时间,当即服下数颗丹药后,再次不惜法力的施展神通,瞬间就远遁了数百丈,只是几息功夫,便只剩下了一个一闪而过的金色光点。

  而半盏茶工夫后,狄卞的身影却再次出现在此地半空之中,四下打量了一番附近情形后,脸上就满是懊恼的表情。

  先前他一时被玉玲珑的气势所摄,以为其通过某种宗门秘术要使出同归于尽的招数来,一时情急之顾不上分辨,竟还真的上了这种简单之极的大当。

  “哼,居然敢施计诓骗我!幸好我方才那一枚禁灵锥中提前注入了自己的一丝气息,凭你重伤之躯,又能逃到哪里去。哼,我必要将你拿下,好能得偿所愿!”狄卞自语的说道。

  接着他再定了定心神后,又忽然面露一丝狞色的继续喃喃道:

  “我修炼资质不行困在此境界已经很久了,时间也所剩无多,若再无突破,顶多再过数十年,就要坐化了。此次也不知是老天开眼,还是我时来运转,只要将此女活捉,以其金丹期女修士的身份,再加上九曲回廊的极品名,器,必将成为我突破瓶颈的绝佳炉鼎,届时我突破瓶颈有望,未来进阶元婴期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说到最后,狄卞不禁舔了下嘴唇,双目之中射出一丝狂热之色。

  原来这狄卞在数年前外出游历的时候,竟无意间闯入了一个邪修的坐化之处。

  这位邪修乃是一个元婴期的强者,留下了传承的玉简,其中就有一个炉鼎采补的秘术。

  狄卞当时正因瓶颈无法进阶而遍寻机缘无果,遇到此事自然惊喜交加,几乎根本没有多想的就立刻开始研究。

  他原本一直再苦苦需找着身怀极品名,器的金丹女修,没想到竟是在不久前遇到了玉玲珑这位当年的故人上门。其借助那邪修秘术的寻器之法,竟发现这玉玲珑身怀绝世极品名,器。

  结果,他自然大喜过望。

  像玉玲珑这般法力精纯的金丹女修士,又身怀极品名,器,对狄卞来说,可不正是绝佳的炉鼎吗!

  如此一来,在牵扯到修为进阶的秘密和自己的寿元长短,这位天残上长老自然不会再顾忌当年的那点故人之情,才会偷偷跟着二人,在偷袭收拾掉左光斗后,忽然偷袭了玉玲珑一把。

  当然他如此做的后果,只要稍有传出,自然这辈子多半就无法再回到天残山了。

  一想到这里,狄卞一时间没有急着去追踪下去,反而站在原地,脸色阴暗不定了好一会儿。

  少商山,是应安城南面一百多里外的一座山峰。

  在这片连绵的山脉之中,此山峰原本并不起眼。只是山上遍布一种肉色的树木,且山峰外形奇特,远看仿佛一根手指,故而得名。

  此时,陆旭所乘的黑羽飞舟正来到了山峰上空百余丈之处,突然眉头一皱,却是感到袖中的令牌突然一阵轻微的震动。

  他当即袖子一抖,那枚宗门令牌一飞而出,悬浮在眼前,令牌表面紫光闪动,一行金色小字浮现而出。

  陆旭看过后,当即神色一变,单手一掐诀,黑色飞舟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就认定某个方向的激射而去,同时将自己庞大神识一放而出开始一遍遍的不停在附近区域扫过。

  一盏茶工夫后,只见远处天边金光一闪,一个金色光点出现在了那里,随后便向这边飞射而来。

  陆旭见此,不禁精神一振,当即也是一掐诀,操纵黑羽飞舟迎了过去。

  几乎眨眼工夫后,陆旭就觉得金色光点,一下放大了几分,并且金光中隐隐看到一名身着白衣的苗条身影,正向自己这边赶来。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金色光点突然忽明忽暗起来。

  陆旭又飞出了一小段距离,就停下飞舟不前了,因为金光已到了前方不远处,随后一闪而逝的停下,露出了里面之人。

  正是玉玲珑!

  “师尊!”陆旭吃惊的喊出一声后,就再也说不出后面的话语。

  但见这位平常容颜冷若冰霜的美人师傅,这时面色呈现一股异样的潮红,一看就极为不正常,显得极为古怪。

  玉玲珑见到陆旭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就突然脚下一个踉跄,随即星河瞬间化为点点星光消散在空中,身躯一软的就往地面直直的坠落而下。

  陆旭心中一惊,猛然一催法决,黑羽飞舟一颤之后,顿时往其坠落方向激射而去。

  在距离玉玲珑不足两三丈距离之时,他袖子一抖,当即从中涌出滚滚白气,化为一条白色绳索的向前方一卷而去。

  “噗”的一声。

  绳索瞬间缠住玉玲珑的腰部,将其一下拉扯到了黑羽飞舟上。

  陆旭这才长吐了一口气,操纵绳索的将美人师傅平躺在了飞舟甲板上。

  而此刻的玉玲珑。勉强睁开了似已变得沉重万钧的眼皮,冲陆旭断断续续的说道:

  “有人在追过来……狄卞,金丹初期……此…此地不宜久留,需要赶紧离开……给我争取些时间。”

  玉玲珑话还没说完,终于支撑不住,直接昏了过去。

  陆旭一听“金丹初期”这四个字,心中一凛,当即二话不说的手上一掐法决,立刻先将黑羽飞舟一掉头,朝原先方向激射而去了。

  然后他又袖袍一抖之下,取出了数个药瓶,从中倒出一把各色丹药,给昏迷不醒的玉玲珑服下。

  结果片刻工夫,玉玲珑异样潮红的脸色总算正常了一些,但仍然丝毫没有醒转的样子。

  陆旭脸上一阵古怪,不过也看的出来她受伤极重,竟然远超自己预料,而将其击成重伤的,应该就是后面的追兵了。

  如此一来,他眼下情形可大大的不妙了。

  陆旭一边无奈思量着,一边通过神识不停在后方区域扫过,时刻关注着后面动静。

  ……

  一炷香的时间后。

  少商山上方百余丈之处。

  身着黄袍的狄卞,正静静悬浮在空中,若有所思的独自思量着什么。

  “没想到玉玲珑还有同伴在此接应,现下应是差不多逃出百里之远了。”

  他此刻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手中一个黄色阵盘,上面有一点白光,正一点点的往阵盘边沿处缓缓移去。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