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乱逃 下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乱逃 下

  陆旭一听此话,心中一动,神识不由的扫了一下,心中顿时一紧。

  此时的他的体内确因长途奔驰,且在之前强行通过符箓提速之下,法力消耗了大半,显然是快支撑不住了。

  若是再不顾后果的驱使前行,只怕会法力不继了。

  思量到这,陆旭将思绪一转,一拍储物袋,掏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

  狄卞见状,面上一僵,立刻掐诀令脚下黄色飞舟加速赶上,同时继续以传音之术劝诱陆旭道:

  “看来道友也是聪明人,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我与广寒仙子其实也算是故交了,此次本想请广寒仙子去寒舍小坐一会,只是她心高气傲,我性急之下又说错了几句话。产生了点误会惹得她一怒之下出手相向,在下无奈之间才失手令她受伤昏迷。实是在下醉心修炼,不通人情世故之过,还望小道友原谅一二。道友依靠丹药补充法力又能坚持的了多久,难道你身上还有数十颗丹药不成。”

  刘老感到陆旭不理不睬,急忙将条件加码的提了出来:

  “道友尽管放心,只要你愿意停下来,让在下带广寒仙子随我回洞府,我不仅可以确保你和她的绝对安全,还可以送你一件极品法器作为报酬的。”

  见陆旭似乎在考虑自己的条件的样子,狄卞暗自得意自己这神识秘术的玄妙。

  以自己金丹期神识之强,加上此秘术之玄妙,对付区区一个筑基期小辈,自然不在话下。

  但就在下一刻,他笑容一下凝固住了,接着便脸色阴沉似水起来。

  只见前方的黑色飞舟在一颤之后的速度又提升了几分,显然先前并未真受到任何影响,狄卞心中也是一惊,暗道这小子修为虽然不高,但神识却能如此强大。

  他心中那对陆旭的杀心更盛了几分,决不可让这小子如此成长下去,否则,日后必将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一炷香过后,加速后的陆旭已与后面的狄卞拉开了足足有十几里的样子,但陆旭脸色却开始阴沉下来。

  在神识一探,他明显已感到体内法力已经有些后继无力了,毕竟他的丹药不是那种专门迅速补足法力的丹药,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而且随着不停的服用丹药来不及炼化提纯,他体内的法力也紧跟着杂驳起来。

  眼看着飞舟的速度降了下来,两者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小,陆旭没办法,只能一手翻转,手中又拿出了一颗丹药,张口吞了下去。

  随之他单足一动,就将自己体内大量法力直接往飞舟内狂注而去。

  黑羽飞舟一震后,当即体表黑光一盛,遁速就再次加快起来。

  陆旭感受着自己体内法力的宣泄而出,脸色凝重无比,知道如此下去,自己绝对坚持不了太久的。

  但眼下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当即暗自炼化丹药的药力,咬紧牙关,继续为飞舟输送法力。

  感应到前面飞舟速度加快的狄卞纵然一脸的铁青,但也并不着急,自己这飞行法器虽然速度不算顶尖,但胜在自己法力雄厚,丹药毕竟非长久之计,自己抓住他已是时间问题。更何况就凭前面那小子区区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不可能有多少丹药,总有用完的时候。

  ……

  如此二者在空中又是一前一后,持续了半个时辰。

  此刻陆旭因为法力损失太大,脸色极为苍白,双目神光也变得颇为黯淡。

  而此时,那黄袍老者已再次追进了距离自己十里之内,且再次通过神识秘术不停的骚扰他来。

  陆旭在自身庞大神识的保护之下,对狄卞的传音一时倒也无须理会,不过这时的他,体内法力已所剩无几,而丹药的补充根本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难道自己这次真要和一名金丹期强者正面交手不成?”

  陆旭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若是自己一个人,在巅峰状态之下,凭借其各种手段的话,应该还能有不小的逃走的机会。

  但若是带着昏迷的玉玲珑的话,能在其面前溜走的几率,可是实在没有多少的。

  更何况,自己此时的法力也差不多到了快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陆旭心中如此思量着,不禁将心神沉入体内,扫了一眼仍静静漂浮在丹田附近的青莲火种一眼。

  万不得已的情形下,也只有冒险将体内的青莲火种激发给予对方最后一击,但至于后果如何,陆旭心中却是一点底都没有的。他知道对金丹期强者来说,自己的极品法器根本就是摆设,目前拿的出手的也就是青莲火种了。

  “怎么,狄卞还是在紧追不放吗?”就在陆旭面色阴晴不定的时候,忽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陆旭先是一惊,随之大喜的立刻转身过来:

  “师尊,你醒了!”

  只见后面飞舟甲板上,原本躺着的玉玲珑竟不知何时坐起了身子,面容虽然还是些苍白,目光仍然冷淡如冰。

  “嗯,你做的不错,我暂时没什么事了,这厮竟然至此还不愿放弃,看来要让其真正死心不用些手段是不行了。”玉玲珑目光向飞舟后方处扫了一眼后,冷笑一声的缓缓说道。

  陆旭闻言,面上有一丝若有所思之色,但没有接口什么。

  “你且坚持拖延一会儿时间,下面一切全都交给我就行了。”玉玲珑一双美眸中,晶光流转的接着说道。

  陆旭虽心中有些疑惑,但也只能点头答应,单手一掐诀之下,飞舟速度立时加快了几分。

  这时,玉玲珑却单手一个翻转,摸出一个尺许长白色玉盒,表面贴有一张金色符箓。

  就见玉玲珑袖子一抖,符箓当即飘落而下,盒盖也瞬间自行一打而开。

  ‘“嗖”的一声。

  一道火光从玉盒中激射而出,直奔玉玲珑面门激射而去。

  玉玲珑不动声色的手臂一动,一把将火光抓到了手中。

  赫然是一团拳头大小,金黑色的怪异火焰,只见其不断的在跳动,火焰的中心一点点黑色的斑点让人感到有些怪异。

  随即她忽然将手中火焰一口吞了下去,蓦然从飞舟上一站而起。

  只见她面上浮现出一层黑金之色,但身上气息竟然以极快速度飞快暴涨着,并在片刻功夫后,就脸色恢复如常,双眸精光闪动,似乎一身法力已经恢复如初了。

  这时,不远处虚空中黄光一闪,一枚通体黄色的飞剑先从远处一冲而出,一名黄袍中年人随之驾驭着飞舟一闪而出,身形一个盘旋后,就停在了半空中,但看向这边的眼神满是吃惊之色。

  玉玲珑见此,只是微微冷笑,示意陆旭将飞舟停下来。随即二话不说的一张口,一道金色光芒顿一喷而出,并一个盘旋的悬浮在身前。

  光团之中,赫然包裹着一团金色的细沙,一经出现便微微震动起来,颇具灵性的样子。

  正是玉玲珑体内所蕴养培炼多年的星河沙!

  就在这金色细沙出现的瞬间,一旁的陆旭却是顿感身边蓦然一寒,附近一阵阵的彻骨的寒意传来,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但心念一转之下,就明白应是周边的虚空被玉玲珑所祭出的星河沙散发强烈的气息牵引所致。

  玉玲珑只是玉指轻轻一指前方,身前金色细沙突然迸发出一阵耀眼的金灿灿星光,一闪之下便是消失在远处了。

  下一刻,只见黄袍中年人前方不远处的虚空之中一阵波动,一道金色星河从中一闪而出,金光闪烁中顿时化为遮蔽小半天空的巨大星河,爆发出磅礴的气息,引得四方流云如万马奔腾般滚滚而动,迅雷不及掩耳的击到了黄袍中年人眼前。

  黄袍中年人见此情景,倒吸一口凉气,不假思索的猛然张口喷出一团精血,在空中化作雾状,纷纷融入到飞剑之中。

  飞剑在吸收了黄袍中年人精血之后,骤然爆发出一股冲天气息,在被法决一催后,赫然也迎风狂涨,化为了六七丈般巨大剑影,并在黄光大盛中,发出一声凄厉尖鸣的一迎而上。

  “噗”的一声,巨大星河一闪的击在了飞剑虚影上,当即将其一击轰的倒飞出去数丈远去。

  飞剑当即体表虚影尽散,体表尽是裂痕的重新现出了原形。

  巨大星河却依旧势不可挡的,直奔黄袍中年人迎面轰去。

  “给我爆!”

  黄袍中年人见玉玲珑的星河沙,竟然有这般大声势,也不禁脸色一白,但马上又眼中凶光一闪,瞬间打出数道法决。

  而倒飞回来到飞剑微微一颤后,当即体表涨缩不定,并在无数黄色符文涌现后,忽然化为一团黄光的爆裂而开。

  只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滚滚的黄色震荡气浪瞬间将激射而来的巨大星河卷入其中。

  正当黄袍中年人脸上神色略微一松的时候。

  滚滚气浪之中突然金光大放,星河沙所化的金色星河眨眼之间便到了黄袍中年人眼前,毫不停留的猛然轰下。

  黄袍中年人大惊,只来及将袖中一口盾牌往上方一扬祭出,但方化为一块圆溜溜的盾牌后,就瞬间被星河一轰而碎。

  黄袍中年人一声惨叫后看,护体真元连同贴身所穿的一间黄色内甲,都被瞬间一斩粉碎,小半边身子当即化为了漫天的血雾,漂离溃散。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