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疗伤

第二百二十四章 疗伤

  “不!”下半边身子血肉模糊的黄袍中年人不甘的嘶吼道,身形这才倒射出十几丈远去。

  这位天残山的长老身为金丹期的强者,但还是有些小瞧了星河沙的恐怖威能,竟然在硬接下,一击就被斩成了两段。

  他死死盯着眼前的玉玲珑,脸上狞色一闪即逝,一张口,一团血光喷出,迎风而散,化为丝丝血气混入了周身弥漫的血雾之中,同时其双手和脸孔开始异常殷红起来,转眼间就鲜红似血,几欲从皮肤上喷射而出一般。

  黄袍中年人却恍若未闻般,手中手印捏掐的更加快了几分,又两口精血飞快喷出,剩余的大半边身子彻底被血雾罩在了其中,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下一刻,血雾笼罩的空间一阵扭曲后,黄袍中年人蓦然化为一道血虹冲天而起,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到了百余丈外,再一个模糊后,就彻底消失不见了踪影。

  这时,那击碎了黄袍中年人身躯的巨大星河,才光芒一敛,重新化为了一团细沙。

  不过这团细沙,随之一声哀鸣后,表面的金光几乎消散一空,变为了银白之色。

  从玉玲珑祭出星河沙,到黄袍中年人被轰掉半边身子,再到其施展秘术逃跑,整个过程只不过弹指一挥间而已。

  陆旭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半晌之后一回头看向玉玲珑时,却又是一惊。

  只见是这位美人师傅不知何时,竟然又昏倒在了飞舟甲板上。

  见此情形,陆旭无奈地苦笑一声,正欲俯身扶起她来,却发现在其脸上黑金之色一阵变幻。

  陆旭摇了摇头,也不知该怎么救治,只得大袖一挥下,又冲飞舟打出一道法诀。

  飞舟一颤之下,立时黑光大盛,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虚空之中。

  ……

  半日之后。

  数百里外的某个山峰中。

  一个数十丈大小的洞府内,洞府之中某处平坦之地上,玉玲珑正双眼紧闭的躺着一张石床上,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

  而陆旭在其不远之处席地而坐,待其全身法力稍许恢复之后,才缓缓睁开双眼,眉头微皱的看着石床上的玉玲珑。

  玉玲珑额头大冒虚汗,原本在祭出星河沙后黑金两色不断变换的脸上此刻却变得潮红起来,且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更是在微微颤抖着.

  陆旭见此,目光一闪,缓缓走了过来,一把将玉玲珑手腕抓起,并将神识缓缓放出,开始沉吟不语起来。

  半响之后,陆旭缓缓收回手掌,脸上若有所思。

  经过刚才的探查,便是发现这玉玲珑体内此刻情形十分糟糕,不禁各处经脉错乱,真元之力严重亏损,且发现了一股燥热的能量,慢慢的侵蚀着五脏六腑,若不加以驱除的话,恐怕后果真不堪设想了。

  不用想,陆旭也知道这毒就是玉玲珑之前服用那团黑金色火焰强行将法力恢复,所遗留的火毒反噬。

  但却没想到这火毒的后遗症,端的是厉害异常,宛如跗骨之蛆一般。

  以金丹期修为的玉玲珑**之强,居然都无法将此火毒逼出体外,此刻只能依靠残余法力将其强行压制。而且在其体内还有另一股燥热的能量,似乎是粉红色的,散发在其体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陆旭神识探查之后,心中一动。

  一道灵光闪烁而出,一枚外形圆润,宛如玉石般晶莹,散发着阵阵清香的丹药,出现在其手中。

  大袖一挥,手中的丹药就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玉玲珑的口中。

  丹药入口之后,就瞬间融化,化作一道精纯的灵气,游走在玉玲珑全身经脉之中。

  随后,陆旭双目一凝,伸出双掌,运转法力,在玉玲珑的身体数处,连拍几掌,帮助其将药力炼化,牵引到火毒所在之处。

  原本玉玲珑体内剩余的法力,在与火毒势均力敌的对抗中,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而由于陆旭丹药所化药力的加入,这种平衡瞬间便被打破了。

  “噗”的一声。

  仍在昏迷之中的玉玲珑,面色一白,不由得一张口,一团带着炙热高温的黑血喷了出来。

  看来其体内大部分火毒应已被两股力量合力作用之下,被逼出了体外。

  见此情景,陆旭却大松了一口气,想来暂时应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随后,陆旭就一个转身,在离其不远之处盘膝而坐运起功法,开始为自己恢复法力。

  正当陆旭双目闭上不到半盏茶工夫,其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一阵轻哼之声。

  这声音,却是从玉玲珑口中发出的!

  “莫非醒了么?”

  陆旭骤然睁开双眼,口中喃喃低语道,抬头向着玉玲珑所在之处望去。

  就在这时。

  玉玲珑刚刚睁开双眼的瞬间,其身体之内却猛地爆发出一道灵力波动。

  其经脉之中,本已所剩无几的炙热火毒,却在丹药之力消失的瞬间骤然爆发,接着其体表骤然间红光闪动之下,一圈圈的红色光晕狂涌而出,顿时便化作一团熊熊烈焰,将玉玲珑身体包裹在其中,疯狂的燃烧起来。

  这火焰呈黑金之色,散发出炙热的气息,端的诡异之极。

  陆旭见此,心中不禁大骇!

  没想到此火毒居然如此难缠,仅仅一点残留都如此惊人。

  然而,就在火焰爆发的瞬间,玉玲珑身上的白色裙衫瞬间化为飞灰,洁白如玉的身体。就这样**裸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看着火焰之中如羊脂白玉般的娇躯,陆旭一时间怔住了,不禁有些口干舌燥起来,心中暗道:“不要这样吧,哥们可还是个处男,你又是我师父,不要逼我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啊。”

  绝色的容颜配上洁白如玉的肌肤,再加上那光滑笔直小腿,纤细的腰肢,在黑金火焰的衬托下,此情此景实在是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陆旭心跳猛地加快了几分,目光深深的被吸引住了,一时间无法自拔,就连呼吸也不知不觉变得急促了起来。

  不过也就是这一声稍重些的深深呼吸之声,终于让面前的**佳人,清醒了过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玉玲珑也是瞪大了美目,同样怔住了当场,一时间竟忘记了遮掩一下自己的身体。

  她面上一丝羞恼之意闪过后,忽然单手一挥,当即一股金灿灿狂风一卷而开,不但将体表火焰一压而灭,更是瞬间就将陆旭推出了数丈之外。

  而当此风一敛消失的时候,玉玲珑不但站起身来,身上赫然多出另外一套精致异常的白色宫装,望向陆旭的双眸,更是骤然间多了一丝杀气。

  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骤然从美人师父身上爆发而出,就宛如寒冬腊月一般,使洞府之中的温度骤然爆降,隐隐结出冰霜。

  陆旭心中一沉,知道这时解释什么也无用,苦笑一声后,正欲回身退出洞口。

  玉玲珑见此,玉脸却是蓦然一沉,袖子一抖之下,当即一道金色飞虹席卷而出。

  金芒之中,隐约包裹着一股灿烂的星光。

  而陆旭和玉玲珑之间,不过相隔数丈远距离,金色星光几乎一闪后,就到了其面前,这一击快似闪电。

  “不要这样吧,我好歹是你徒弟,又不是故意偷看的。”陆旭心中咆哮不已,再想放出防护法器和其抵挡,却已是来不及了,索性心中一横,双臂猛然往身前交叉一档,同时经脉中法力疯狂涌出。

  刹那间,其双臂上之上青焰一闪,竟生出了厚厚的一层青色火焰,这青色火焰蕴含炙热的高温,宛如一层铠甲覆盖在皮肤之上,并瞬间叠加了数层之多。

  “噗”的一声。

  金色星光瞬间洞穿其手臂数层青焰而过,留下一个血色洞孔,又一闪的狠狠扎在了陆旭胸膛上。

  一道尖锐的碰撞之声,回荡在山洞之中,金色星光当即溃散而开。

  陆旭只觉胸前仿佛被炮弹击中一般,当即一声闷哼后,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出去,并重重撞在了后面丈许远的石壁上,让这整间洞府都微微一晃。

  幸亏,之前洞中布置了天门金锁阵,此时法阵光幕轻轻一颤,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光芒之中符文流转,将四周墙壁牢牢固定,以至于山洞没有坍塌。

  陆旭强忍着手臂上的剧痛,蓦然一低首,这才看到自己胸膛处衣襟已经化为飞灰的残缺了一大片,显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但上面同样多出一个手指粗细的伤口,隐隐有鲜血流出。

  陆旭见此,顿时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要不是他修炼了龙象挪移功肉身极为强悍,恐怕刚才这一击,真要洞穿其心脏而过了。

  这美人师傅已经身负重伤,随手星辰之力一击,竟然还有这般大威力,不愧为最玄妙的神通之一。

  这时,不远处的玉玲珑,见自己一击竟然没有得手,也是一怔,但马上黛眉倒竖而起,单手虚空一点,就又要催动星辰之力。

  不过就在这时,这美人师傅忽然面现痛苦之色的一声闷哼,嘴角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手中所催法决不由的为之一缓。

  “不管了,还是小命重要,师傅不师傅的先制服了你再说。”陆旭见此,心念一转,想都不想的身形一动,就化为一股狂风的从墙壁上一扑而来。

  玉玲珑见此也是一惊,但如此短距离下,根本来不驱使星辰之力,只能下意识的一只芊芊玉手冲对面一拍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

  陆旭手臂一动,同样一掌拍出,两手正好击在了一起。

  玉玲珑手掌一颤,但觉自己手掌仿佛拍到了铜墙铁壁上一般,同时一股惊人巨力从对面手中传出,手臂一麻后,身躯不由得向后倒退出了两步。

  陆旭却只是身躯一晃,就若无其事的样子。

  对面的美人师傅大惊之下,再也顾不得什么,单手急忙一掐法决,体表淡淡金光一闪,就要催动某种威力极大的秘术。

  陆旭见此,几乎下意识的又欺身上前,两臂一个模糊后,竟一把抱住了正在施法的美人师傅,并骤然发力死死抱紧。

  就在身体被抱住的瞬间,玉玲珑只觉身躯已微一僵,体内刚刚提起的一丝法力,顿时溃散而开,口鼻间尽是浓浓的男子气息,让其惊怒之下,却不由的浑身发软,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力气。同时体内的百花合欢散药力也上来了,更是一股燥热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对玉玲珑来说,被男子这般如此贴身抱住事情,自然是以前想都没有想过会发生的。

  对她来说,自从踏入修仙界,拜入了紫霄宗门下后,便因为修炼资质惊人,被丹阳峰峰主直接收为亲传弟子,全心加以栽培,结果让其短短百余年时间,就进阶到了金丹期境界,从而名震整个八国联盟。而其师傅冲击元婴期失败,寿元耗尽坐化之后,更是直接将丹阳峰峰主的位置传给了她。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