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诡异黑雾

第二百二十七章 诡异黑雾

  “玉玲珑,今日你是逃不掉了,怎么样,你还是跟在下回去吧,做我的双休伴侣总好过身死道消。”狄卞狂笑一声道。

  玉玲珑见到对方有四个金丹期修士,暗诌今天可能无法逃过去了。但没有立刻回答他,沉默了片刻后,突然玉手一指附近的陆旭,声音宛如冰下流泉般清冷开口道:

  “让我答应亦可,但却要先放他离开。”

  但声音还未落下,狄卞脸上刚浮现的一丝笑意,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的看了看陆旭所在一眼。

  而玉玲珑这话一出口,让在场的众人俱都一惊。

  不少人目光“唰”的一下,落在了陆旭身上。

  听了这话,恐怕任谁也都看出了这玉玲珑和陆旭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其中另一边的水晶,更是睁开了双目,面上满是一种奇怪的表情。

  “不必为我考虑,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走的,为今之计,为死战耳。”

  在这时,陆旭忽然一把抓住了玉玲珑的胳膊,微微一笑的说道。

  玉玲珑娇躯一颤,晶眸一转的看了看陆旭一眼,又扫了扫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掌后,竟在默然片刻后,微微点了下头。

  陆旭这才将手掌一松,不等狄卞再说什么,就身形一动的祭出月刃以及四枚铜钱。

  玉玲珑则恢复清冷之色,单手一招,大片的星光浮现而出。

  可就在这时,在众人所在的上空,忽然浮现出一大片乌黑的浓雾,甚是惊人。

  顿时,原本平静如水的天空,一下翻滚了起来,乌黑浓雾开始渐渐的下沉,缓缓往下方压去,最后停留在了百余丈的高空处。

  如此一副黑压压的样子,给人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可怕感。

  这一幕天象变幻,让刚准备大战的四方,全都心中一凛。

  随即黑雾之中诡异的黑光闪动,接着一道纤细的黑色裂缝,出现在了那里,随后,从缝隙之中一下又冒出了无数的漆黑雾气。

  这些雾气与原本就浮在高空的雾气相接在一起,随即马上急剧变大,片刻的功夫,就化为了数十里大小,并还在不停的扩张中。

  而黑幽幽的雾气中,不但隐有鬼哭狼嚎之声传出,并且,还有奇怪的黑色闪电,在雾中不停的跳跃闪动。

  更诡异的是,这些黑雾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仿佛被什么牵引似的一样,全都飞蛾扑火般的往雾气中飞射而去。

  转眼间,附近几十里虚空中的生灵全都一扫而空。

  但黑雾仿佛仍不满足,开始拼命扩充它的面积。

  五十里,六十里……

  顷刻间附近的虚空全都成为了黑雾的天下,那一眼望不到头的惊人黑色雾海,让人看了头皮发麻,心惊胆颤。

  而从高空看去,它扩散的范围,不久就到了陆旭等人所在之处。

  “那是什么鬼东西?”一个天残山的筑基期修士一眼看去后,马上惊呼了一声。

  “不好,那东西会把人吸进去?”只是片刻的功夫,另一个天残山筑基期修士心惊胆颤的狂吼一声,马上驾起遁光转身就跑。这时其他人也终于看清了,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墨色雾海,正如同活的一般,向这里狂涌而来。而且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都被吸了进去,无论是飞禽,山石,树木,还是人类。

  顿时,众人一阵大乱,那还顾得了打斗,全都化为了各色遁光,一哄而散。

  玉玲珑和陆旭也面露骇然之色。

  随后,玉玲珑毫不犹豫的一跺足,将陆旭拉倒身边,化为一道金光破空而去。

  狄卞满脸不甘的看了一眼玉玲珑逃跑的遁光,又看了一眼就要吞噬过来的黑雾,一咬牙,,化为了一道黄虹飞离了此地,那三个黑斗篷的金丹期修士紧跟其后的飞遁而逃。

  而与墨度赤筱对峙的董原几人,却是面色一喜,连忙放出飞舟,趁着混乱飞逃而去。墨度赤筱二人此刻也顾不得追杀,迫不及待的远离黑雾。

  但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先飞出去不远的几人,忽然如同中箭的飞鸟一样,纷纷一头栽下,摔到了地面之上。

  与他们出现的情形一样,坐在飞舟上水晶几人,同样的身形不稳,连同飞舟一起从空中掉落而下。

  他们的飞行法器,似乎在这一瞬间的工夫,失去了灵性。

  玉玲珑和陆旭,也只多飞出去片刻时间,就在不远处,周身遁光莫名的消失,从高空栽倒了下去。

  陆旭只觉全身灵气一滞,一丝法力都无法提出,整个人如同凡人一样,从高空落下。

  忽的,陆旭脸色一变,眼看要从数十丈高空,狠狠摔到地上的乱石堆时,却身子猛然一扭,腰肢弯曲成了一个诡异角度,同时双脚互点下脚背,人“嗖”的一声,斜射向了附近一颗大树,稳稳站在了枝头之上。

  陆旭额上的冷汗,这才冒了出来。

  所幸他的肉身够强大,不需要什么灵力法力就能临空扭转身躯,否则堂堂一个筑基期修士竟被活活摔死,这可真成了修仙界的一个笑话了。

  他稍微定了定心神,却忽的脸色一变,其身边却是不见了玉玲珑的踪影,他们俩刚刚明明是一起摔下来的。

  陆旭心里一凛,急忙想放出一丝神识,来扫视下周围,结果神识一动后,心里一下冰凉无比。

  原本强大无比的神识,此刻在躯体内一动不动,竟无法再离体分毫。

  陆旭倒吸了口凉气。

  如今法力、神识同时失效,他此刻和一个普通凡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不要说施展法术,就连储物袋和灵兽袋都无法打得开。

  陆旭扭头望了望,已清晰可见的滔天黑雾正在急速的向他靠近,顿时脸色一阵的发白。

  以这黑雾的速度,他现在的凡人之躯,根本不可能侥幸逃生。陆旭脸色一沉的略想一下后,就一咬牙,猛然身形晃了晃,人就要往远处逃。

  就在陆旭刚要起步飞奔的同时,百余丈高的无边黑雾瞬间扑到了他所在之处。

  陆旭才刚踏出一步,就感觉一种奇大无比地吸力从黑雾方向发出,还未明白怎么回事时,他就被凭空摄了过去。

  陆旭心里一阵骇然,几次想扭动肢体,打算用强大的肉身力量挣脱而逃,但丝毫效果都没有。

  片刻后,他被一下吸入了漆黑如墨的雾气之中,随后无数黑色闪电交织而起,将他瞬间包裹在了其内。

  就在陆旭在摄入黑雾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狄卞、墨度、赤筱、水晶……最后还有那个令他牵挂的绝色倩影。

  玉玲珑在这一刹那也看到了陆旭,或许是心有灵犀,两人同时对对方笑了一下。

  一声低沉的轰鸣声传出,陆旭被吸入了黑雾之中,在黑芒闪动中,只觉两耳嗡鸣乱乱响,各种古怪的声音往脑中狂灌而进,整个人也在天旋地转之中,根本无法看清任何东西,只觉得眼前漆黑一片。脑海中只有最后那一个笑容,那么从容,那么凄美,那么令人魂牵梦绕。

  忽然陆旭觉得身子一顿,眼前蓦地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裂缝,随即身躯就被吸入了裂缝,从鬼雾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日后,北极域流传着一个传闻,商盟附近出现了奇怪的黑雾,能够吞噬万物,数百修士以及诸多凡人被黑雾吞噬,不见了踪影。

  三个月后,那些外界原本以为被黑雾吞噬的修士前前后后的出现了,有的被黑雾丢到了数百万里之外,有的被丢到了北海之中,散散落落毫无规律。

  半年之后,失踪已久的丹阳峰峰主玉玲珑忽然回到了紫霄宗,第二天,这位金丹期强者就下令,各处紫霄宗的弟子留意陆旭的下落,但始终无过。

  而之后的许多年里,紫霄宗,甚至北极域,再也没有人见到过陆旭的身影,他就像根本不存在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年后,达兰族的异族大军悍然入侵正道联盟,正道联盟发出照会,要求境内的正道修士奋起反抗,大战一触即发。

  三年后,惨烈的魔道七宗与八国同盟六大派之间的战争终于结束,最终以魔道七宗占领齐国,八国联盟退守七国结束,双方在燕齐边境签下停战协议。这一场惨烈的战争,陨落了数万修士,双方俱都元气大伤。

  七年后,达兰族与正道联盟之间的战争结束,达兰族从正道联盟诸国掠劫了大批的修仙资源之后,退回了领地。

  短短十年之间,北极域战火连天,修仙界大伤元气,于是在此后的数年之内,北极域修仙宗门大举向外招收弟子,以恢复战争的损失。

  ……

  陆旭躺在半是冰凌半是水的河流边一动不动,感受着河水的冰冷,同时心里在默默计算着时间。

  没有记错的话,按照太阳的下落升起,他在这里已经躺了三天之久了。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现在所望的天空上,那个太阳竟然那么小,只有他原来所在的万灵世界的一半那么大,他也不知道这太阳升起落下是不是十二个时辰。

  是的,陆旭能够感觉的出来,这里不是万灵世界,但是到底是哪里?他也是一头雾水。

  一来这里灵气并没有万灵世界那么浓密,或者说加上“浓密“两个字简直就是对灵气的侮辱,这里的灵气根本就稀薄的令人发止,二来就是他出现在这里的方式有些特殊,完全是那黑雾中的一道黑色裂缝造成的。

  一想起当日在黑雾中遭遇的事情,陆旭脸色实在不太好看,心中隐隐后怕不已。

  不过,他现在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他刚刚脱离那黑色缝隙,出现在此地,却发现他的身体居然动都动不了。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事情是他身上的法力和神识居然全都消失了,现在他的体内哪怕连一丝的法力也没有。

  也就是说他现在彻彻底底的就是一个凡人,最令他痛心的是,身上的储物袋和灵兽袋都不见了,也不知是丢在了黑雾里,还是来到这里被身下的这条河流冲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陆旭神色一变,脸上现出了惊疑不定的神情,但可惜除了头颅略微能动一二外,其他任何举动都无法做出。

  过了一会儿后,从某个方向传来了脚步移动的声音,并且隐隐夹杂着野兽吼叫的嘈杂之声,竟似乎有什么人从附近飞快经过。

  陆旭眉头一皱,现出了犹豫之色,不知道是否该主动引起来人的注意。

  若是他不主动出声的话,在身体半躺在河流里的情况下,相信对方也无法轻易发现他的。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