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入世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入世

  若是陆旭不主动出声的话,在身体半躺在河流里的情况下,相信对方也无法轻易发现他的,但马上陆旭心的这一丝踌躇,就彻底抛弃了。

  因为一头一身黄毛的猎犬,诡异的出现在了陆旭附近,离他不过十数丈之远,游弋不定,口中还发出汪汪的犬吠之声。而且声音很大,悠扬之极,方圆百丈之内都可听得清清楚楚的样子。

  陆旭长吐了一口气,眼下的情况,就算他打算击杀这头猎犬也绝对无法做到的,也只能静静的等下去了。

  果然没有多久,地面一阵的轻微震动,似乎有东西冲他这边飞驰而来。

  在一阵低低的脚步声后,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到了陆旭附近,并且在很远的地方还有两个身影停了下来,均一言不发的望着河边的陆旭,目光中带着狐疑。

  陆旭头颅一偏,扫了这些人一眼。

  随即心中微微一松。

  来的一共三个人,头前一个身材魁梧、穿着灰青色直裰的彪形大汉,大概四十岁出头,上身斜披了一块破破烂烂的兽皮,背着一张捕猎的长弓,手中拿着一杆铁叉。

  后边一个人大的二十出头,提着一张弓,背了三四只长长的毛羽在风中猎猎发抖的野鸡,小的是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红扑扑的圆脸蛋儿,虽然脏兮兮的,却壮得象个石墩子。

  他才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件破羊皮袄,背了一张弓,正好奇的看着陆旭。

  陆旭打量着这些人同时,这三人似乎看出来了陆旭处境的不妥,原本绷得紧紧的脸孔放松了几分,但是仍没有随意靠近的样子。

  其中那个四十余岁的壮汉,忽然转首冲一旁的一名青年说了一句什么,那名青年立刻走过来将陆旭从河里拖了上来。

  这青年随即对陆旭,叽里咕噜的说了一番他根本无法听懂的话语,见陆旭丝毫反应没有,眉头一皱的又打量了陆旭数遍,才冲那大汉又说了几句什么。

  ……

  暑九浓冬盼春光,整个冬天分外的寒冷。

  早晨的清河城,暖阳渐渐露出笑脸,普照着全城,气温在飞快的升腾着。浓雾渐散,白霜附草,不时寒风吹拂而过,又带走了一丝日头带来的暖意。

  “呼——”城中,一栋老旧的小院子里,枯死的大树桩下,陆旭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从盘膝入定醒来。

  一晚上的吐纳,努力感应天地灵气,但无奈,效果却极微,接连半个月了,他并没有感应到一丝一毫。

  一时间,陆旭觉得整个天空都灰暗了。

  自从半个月前,陆旭被那三个猎户救回了城里,他就一直在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陆旭知道他来到了另一个小世界中,但是这个小世界的空间法则比外界残破的多,所以处处压制着修士。如果他所料没错的话,神识会被压制,就是其它方面也被压制着,比如,御器飞行非常困难、挪移也很困难等等。

  是的,这是他的猜测,因为陆旭现在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卷入黑雾中那个黑色裂缝的原因,他现在丝毫法力都没有,甚至神识都失去了。

  一般来说,如果修士仅仅是法力消耗光了的话,神识应该不会有事的,所以陆旭猜测他可能正的失去了修为。

  而且这处小世界不仅这些方面压制,事实上,在这空间,修炼速度、突破难度,同样受了极大的压制,难度比之前要大的很多。甚至这处小世界灵气稀薄的令人绝望,按照陆旭的计算,以他的灵根资质,就是修炼一千年也绝对到不了炼气期后期,就更不要提筑基了。

  “炊饼,炊饼……”

  一觉睡了一个多时辰,院子外面的叫卖声响起,陆旭还有些困乏,但却不得不起床,今天铺子还要开门做生意。

  修为没有了,陆旭自然做不到辟谷了,那种一晚上不睡觉就困得不行的感觉也时隔多年的找上了他。

  伸了伸懒腰,陆旭简单的洗漱后,穿上了一件破旧的青袍、布鞋出门,去街边老李头的早点摊吃点东西。

  老李头五十多岁,脸膛黝黑,满脸的皱纹,但却是一个老实勤快的人,儿女都是城里做小买卖的本分人。为了给小儿子挣点娶媳妇的钱,便和老妻老两口一起在城东街边开着早点摊,由于味道不错,倒是有不少人光顾,陆旭出来时,铺外的小桌几乎满员。

  “陆公子起来了,吃点什么?”

  “一碗豆花,半斤大饼,照旧——”老李的豆花,做的很不错,滑软浓香,盖上一层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秘酱,很是好吃。

  “豆花一碗,加葱,新鲜大饼半斤……”

  “老李这吆喝中气十足啊——”

  “可不,我看城里,几个早点摊,也就老李这里生意兴隆,一个月能挣不少的银子呢!”

  “听说昨天老丁家母猪生了八只崽子,那母猪……”

  “嗯,好吃!”张卫东随意的说道。“李叔,最近生意怎么样。”

  “还行吧,陆公子,你是打算在清河城定居了?成亲了没有?”老李头给陆旭端了一小碗清汤来,似乎随意的问道。

  “是有这意思,那院子我租了三年了,是打算长期定居的,不过人生地不熟的,我这人身无长物,也没成亲,怎么,李叔,打算给我做媒不成?”陆旭笑笑说道,他也随口说的。

  “还别说,真有这么一个茬,你如果有意思呢,等忙完了,我和你聊聊,对方姑娘十三岁,虽说家里不富裕,不过姑娘人长的漂亮,也是本分人家。”老李头眼睛一亮,马上就接过话头说道。“你先喝,我去忙了,你好好考虑下!”

  说完,老李头继续忙去了。

  陆旭微怔了下,随即摇头笑笑。他没将这事放心上,他今年有二十多岁了,人家姑娘才十三岁,如果在前世才是个初中生,这代沟可不小。另外,他是意外来到这个世界的,自然也没考虑什么成亲的问题。

  而且修仙者,寿命极长,并非短短百年。但普通人,却是百年之后要化为一杯黄土的。一旦和普通人结合,结果可能就是要面临生死相隔的一天。

  不过,老李头也是好意,他还要领这情的。

  陆旭飞快的喝了豆花,吃了大饼,付钱走人。对于这种事情,他没半点兴趣,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吐纳一会儿,争取早日感应到天地灵气。

  这一步很重要,陆旭现在恨不得一天时间扳成几段来。

  每天这种早点摊,很多街坊的人都在谈论一些人家发生的事情,已经是惯例了。这些人,往往都是家境比较殷实的人家,要不然也不会出来吃早点,有老有小,说事时还遮遮掩掩,似乎真的知道不少城里的稀罕事似的。如果有心每天坐在这里,什么鸡飞狗跑,什么倒灶的事情,都能听到的。

  不过,这些人不认识陆旭,陆旭也想不认识他们。每天来这吃吃早点,静静听听闲趣,吃完就走人,没有任何的交集。

  ……

  由于陆旭没有了修为,做不到辟谷,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来了——吃饭。他身无长物,身上的储物袋、灵兽袋都不见了,就算是在这里,没有法力他也打不开。不得已,陆旭只得在城里找了份工作。

  他毕竟是曾今有过筑基期修为的人,即使现在修为失去了,但有两样东西是不会丢的。第一,就是经过龙象挪移功第一层淬炼的肉身;第二,就是修仙者过目不忘的脑子,超越常人的领悟力、理解力。

  花了三天时间,陆旭就学会了这里的官话,这才让他找到了一份工作。做一家古董店的账房,这还是他识字会记账的原因。

  俗话说的好,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大康朝建国到现在已经五百多年,如今算的上是国泰民安。

  长安街一家老旧的门打开,陆旭工作的这家铺子就算开门做生意了,里面只有一张旧桌子,几个木架,所以铺里算空荡荡的。

  除此之外就是一个掌柜的,一个伙计了,再就是陆旭这个账房了。

  陆旭就坐在桌子后边,桌上放着一个账本,正无聊的发呆,或看看街边的行人。他的确很闲,事实上他只能算是一个兼职人员,每个月只是盘一下账就行,自然酬劳也是少的可怜。而陆旭选择做这个工作,一是的确需要钱,二是看能不能在这里找到关于修仙的东西。他总有种感觉,这个世界应该没那么简单。

  上午,城里街道上人慢慢多了起来,买菜的,逛街的,摆摊开店的,等等,很是热闹。说起来,清河城虽然是一个小城,但繁华度却是不低。面积虽小,但大街道也有那么七八条,人口有也有二十多万常驻,交通发达。

  ‘意古轩’的牌子在门面正上方,别看铺子小,但生意却着实不错。而且这意古轩是有来头的,乃是泰州古家在清河城开的分店。

  意古轩,本质算是清河城古董界的领头羊,比起城里的其他古董铺子,底蕴要深厚的多,后,台也要结实的多。有买,也有卖,最后一点,它还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是其与其他铺子的差异。

  但也有共同的,古董铺子,有种说法是,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只要做成一笔,什么利润都回来了。

  从早上到午,别人的生意搞的红火,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意古轩,愣是只有两三个人,不过,收古董,开这种店,本就是这样,你不可能指望每一天都有生意。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