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三十章 银瑞草

第二百三十章 银瑞草

  摊主是一个中年人,台上摆着几个小件,一件雕龙刻凤的镜子,不过看着做工似乎有些粗糙,当然了,即使粗糙,也是对于内行人来说的,陆旭愣是没看出什么名堂,只觉得很漂亮。还有一方砚台,不过看用过很多年似的。另外一件却是一块石头,看着又不象奇石。

  “老板,可以上手不?”

  “不好意思,人太多了,不行,就这么看吧!”摊主一口拒绝,一点也不热情。

  陆旭也觉得卖古玩的,的确很牛逼,既然不让拿在手里看,那摸总行吧?厚着脸皮,先指头触了一把那个镜子,马上就反馈出来了,没有灵气!

  再看那砚台,又是一件没有灵气的!

  “对那两件不感兴趣?这块石头可是我从一个朋友那淘的,不过这可是块有年头的玉石毛料,老坑的!”摊主一脸神秘的说道。

  毛料?玉石?赌石?

  原来,这个世界也有赌石?还真看不出来,估计一般人,即使你丢路边,他也以为是块破石头。

  也试着摸了一把那所谓的毛料,但上面丝毫没反应,陆旭的兴致就全没了。不知道是里面没有灵气,还是毛料就是一块没有玉石的石头。

  既然没什么意外,陆旭也没打算停留了,也没问什么价,直接走人。

  一连逛了七八个摊,耗了两个多小时,居然没碰见一件有灵气的。说实在的,陆旭也知道,如果要是有,那才是千古奇闻呢。

  陆旭这么做也只是增加自己的一个念想。

  “常老爷捡漏了!”

  “常老爷?”

  “常老爷你都不知道?那可是咱城里的大财主,收藏家啊!”

  陆旭也想看看古玩收藏家到底捡的什么漏,不过,他根本挤不进去,只看到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头被人恭围着,许多人正朝那边挤,这一下,周围其余的摊位就空出一大片来。

  正好,这边不挤,他倒可以看看。

  也是陆旭不知道常老爷的名头,自然不放心上,不过,就算知道人家很牛逼,他也没那兴趣和人挤成一堆。

  继续在其它摊位逛着,陆旭看的很快,到目前为止,没感应到一件有灵气的,这举动也看的不少人鄙视不已。

  这么快的速度看下来,能捡漏?

  就是内行,也得仔细品鉴,才能辨别真伪的。陆旭这样走马观花,而且还不时摸一把人家的物件,让很多摊主都皱眉不已。

  但是,陆旭真的很失望,看了有上百件了,也把这摊逛了大半了,瓷器、青铜、玉石、画卷、古籍手本等等居然全是没有灵气。

  “我这算不算是大海里捞针,指望瞎猫碰到死耗子。”

  “咦?”陆旭忽然停下了脚步。

  一个小摊边,一块就丢在旁边的垃圾堆一角,半截埋还在土里,和许多的杂物混在一起的小石头引起了陆旭的注意。

  陆旭若无其事的走到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捡起了这块最普通不过的石头。果然,石头一入手,他就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灵气。显然,这块不起眼的石头,里面肯定有大文章的,不过,这会儿他不方便多摆弄,一把塞进袖子里就离开了。

  走走停停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陆旭路过几家花鸟店铺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的住处后院还有一块空地,正好可以养养花种种菜。

  陆旭打算给自己找点事做,陶冶情操也罢,打发无聊也罢,反正现在有的是时间。也正好可以借这段时间磨练一下心境,修炼到了后期,感悟心境极为重要。

  一决定,陆旭就立即来了兴趣。

  大约走了百十米距离,陆旭看到一家种子店,便走了进去。

  这家种店面积不算大,不过,柜台上,里外架上,各种的种子非常多,看似很齐全、品种多元的样子。

  店主姓孔,也被人称呼为老孔,四十来岁,和陆旭其实照过面的。每天晚上,老孔就在意古轩附近的酒馆那里和一群人喝酒,有时碰到陆旭也会点点头,只不过两人没说过几句话话。

  “是陆公子啊?稀客啊,请进,陆公子这是有事?”老齐正打着瞌睡,见有客人来,抬头一看,居然是意古轩的账房陆旭,这个年轻人,虽然没接触,不过他对陆旭的印象算是极好的。

  读书人,彬彬有礼,谈吐文雅。

  “孔掌柜客气了,这不,我那小院还空着一片土地,闲着无事,想种点花花草草什么的!”陆旭笑着说道,看着如此多的种子,有点无从下手。

  “没错,你那个那地方,的确有块空地,院子里种点话多好啊!”老孔居然也知道那处院子。

  这就让陆旭惊讶了,难道老孔也去看过,想买!

  “孔掌柜居然这么清楚,那正好,给介绍一下,我也就是打发时间,但不知道种点什么花的好,毕竟现在大冬天的!”

  “呵呵,没问题!”

  老孔介绍着一些适合冬天种的花草,最起码经过几个月就可以开花了。

  紫玉华,覃柳花……五样,陆旭各选了一些。

  陆旭选好了花种拿着准备结帐,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凭着感觉,朝着一个角落的木架而去。那木架上,还有些灵芝、人参、何首乌等十几种知名的药材种子,越是靠近,一种有点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心头。

  尽管这丝气息极为的淡薄,如果不是对灵气气息敏感,估计陆旭会忽略过去的。

  灵气?

  没错!

  就是天地灵气的波动!

  “孔掌柜,再拿包这个!”陆旭凭着感觉,从架上抽出一包种子。只有这包有点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其余的灵芝,何首乌,甚至人参种子都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

  ……

  “陆公子慢走,有空一起喝酒!”结了帐,陆旭便没再停留,孔掌柜相送出了门,很是热情。

  “一定,一定,大家都是街坊!”

  等陆旭走后,孔掌柜才嘀咕道:“倒是个没有架子的读书人!”

  压抑着激动的情绪,陆旭很快回了自己的院子,来到后院,先不管其他几样花草种子,而是把那散发着灵气的种子拿出来,几百粒种子落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一摊开的瞬间,陆旭就觉得自己的感应没错,种子上的确有灵气波动,尽管很稀薄,很弱小。不过,很快他又有发现,并不是这袋里每一粒的种子都有灵气波动,实际上,陆旭一番辛苦的挑选,只在里面发现那么六粒。

  这让他哭笑不得!

  才这么点儿?

  ‘银瑞草’,难怪有些灵气溢出,竟然有这种药材。不过只有六粒而已,实在是太少了。‘银瑞草’可是炼制定元丹的主要灵草,怎么在灵气贫乏的世界有的?

  想了想,陆旭在院旁找到了一把锄头,将整个后院的地上的杂草全部清理了一遍,又对土壤翻了下,便分成两大块。一边种花草,一边种银瑞草,泾渭分明。

  种下花草种子后,又浇一遍水。而在另一块里,间隔比较大,种下了大片的种子,覆盖了大半的面积,剩下一小半面积,陆旭打算将那六粒银瑞草种进去,特别保护。

  “陆公子,陆公子!”

  才忙完后院的事情不久,陆旭正洗着手,院外传来老李头的声音。

  “李叔?进来,到后院喝茶!”后院里,陆旭招呼了一声。

  喝茶,这也是陆旭最近兴起个一个兴趣,可以缓解一下自己难以修炼的浮躁情绪。

  老李头是带着‘媒婆’的任务来的,兴致很高,似乎这是一件对他多好的事情。不过,这些天相处下来,陆旭也摸着点了老李头的脾性,这人很实在,老实忠厚,这家人是户好人家。这次要给陆旭张罗婚事,他的确是很热心。

  陆旭在后院里将茶具摆好,又提了壶热水过来。

  灌好开水,两个茶盅,只能喝几口的小茶盅,还有一个圆肚的小茶壶。

  “李叔,这是我刚买的茶叶,来尝尝——”

  两人就在后院的桌前坐下,小圆桌虽然是旧物,但整体完好,一左一右放着两把小木椅,正好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老李头是自陆旭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上门,实际上,这一条街上,只要不是隔着太远的老住户,彼此大多熟悉的。老李头就经常和以前这个院子的主人时来串门,可惜那户人家搬走了,如今邻居成了陆旭。

  “哟,那要尝尝,你们读书人就是会享受,陆公子,你不知道,我是个老茶罐了,不过,太好的茶,我可喝不起!”

  喝茶自己倒,才泡不久的,也没那么多讲究,先怎么样后怎么样。不过即使这样,在吹了几口气后,老李头端起小茶盅一抿,顿时眼睛一亮:“好茶!”

  “这是什么茶?很贵吧?”

  “龙湖茶,我是不大懂,只知道喝着觉得不错,也没贵,一两银子一斤。”陆旭笑着说道。

  陆旭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做了几次劫富济贫的好汉之后,身上倒是有不少的银子。

  “好茶!对了,陆公子,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有意,我老李可以安排你们见见面,人家可是个好姑娘。”

  “这,不过……李叔,你应该看出我不小了,都二十多了,人家十三岁,人家愿意?”陆旭本想一口拒绝的。不过,一看老李头的热心面容,他突然改口了,微笑道。

  到这个世界后,他的生活的确太单调了,出去走走也好,就算认识一些朋友也是好事!

  “什么呀,大十几岁还叫大啊。你是读书人,有身份,我给那姑娘家说了,人家说可以接受,不过具体成不成,那得见姑娘的父母才知道。”老李一听陆旭答应,顿时高兴道。

  “得,那就见见,我来这里长期定居,结识的人不多,就算交个朋友也好,热闹点!”

  “那还等什么,没事的话,现在就走!”

  “老李,这么急?”

  陆旭晕了,这老李头也太过热心了吧?

  但到底没顶住老李的坚持,而且也不是去那姑娘所在的村庄,人家父母会赶到城里,就在老李家见面的。

  无奈,陆旭赶着买了点干果之类的东西,给老李头带上。

  第一次上门,总不能空手着。

  两人到老李家时,院里腾起来一条黑狗,朝着陆旭汪汪大叫。

  “去!”老李头呵斥了一声,那黑狗顿时上前讨好的舔着老李头的脚。

  “儿女都分家过了,家里就我们老两口,就养了条狗,热闹一点!”

  “李叔,你这地方不错,大家是邻居,以后得长期往来,平时没事了过来坐坐,别的不说,好茶相待!”陆旭笑说道,他现在还无法修炼,只能试着融入周围的生活。

  “哈哈,行!”老李头乐了。“老婆子,陆公子来作客了,一会儿张家老大也过来,多准备点菜!”

  其中一间房里传出李婶的应声,接着就门帘揭开了,李婶也和老李头一样,一副慈祥的面容,两人很有夫妻相。

  “婶子好,今天来唠叨了!”陆旭喊了一声。

  “陆公子,快进来,我这家里有点乱。”李婶不好意思说道。

  “婶子别张罗,好着呢!”陆旭客气了一句,他住的地方也有些乱的,一个男人生活,的确不够细心。

  外面很冷,陆旭和老李头就在隔壁的炕上坐着,炕是热的,暖和极了。

  李婶在厨房忙,一会儿还得接待客人。

  和老李聊了一会陆旭才知道,这户人家还和自己有点关系。那张老大就是将陆旭从河边救起的那个猎户。张老大的名字就叫张大,在三里铺村,过来清河城里得走几个时辰。

  而那姑娘,叫张贞娘,家里的条件很是困难,上边一个哥哥,下边一个弟弟,她是老二。而且家里母亲病了,还有两个常年靠药罐子维持的老人,把家里的积蓄全都耗光了,负担极重。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