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苦命女孩

第二百三十一章 苦命女孩

  要说这张贞娘也算是一个苦命的女孩,人说深山育俊鸟,柴屋出佳丽,真是一点不假。张贞娘虽是个猎户的女儿,但出落的清丽俊俏,是个远近闻名的俏丽女子。

  只可惜红颜多薄命,这张贞娘前前后后许过三个人家,但都是在出嫁前的几天里意外身亡了。第一个,是邻村的一个壮小伙,本来两家关系极好,儿女长大了自然就结成亲家,可没成想成亲的半个月前,这小伙子进城买东西被一匹惊马给拖死了。

  第二个却是本地的一个镖师,也算是有两下子功夫,本来说好了亲事,没想到成亲一个月前走镖的时候遇上了山贼劫镖,力战而死。

  这下村里可就传出了张贞娘克夫的传言,没有人敢再娶。不过这张贞娘也确实是美貌,同村的一个猎户见了心痒,不信这个邪。结果两家刚说好亲事,第二天,这个猎户就在山里打猎的时候被野猪咬死了。

  如果一次那还说的过去,发生第二次,就有很多人信了,一年之内发生第三次,这张贞娘克夫的名声可就坐实了。这下,即使张贞娘长的再美,也无人敢上门提亲。再加之张家三个病人,还有一大家子要养,使得家中一贫如洗。

  这个世界,男子十多岁就成亲的很普遍,而张老大的儿子也因为家里的情况二十多岁了也没说成人家。张贞娘又嫁了三次没嫁出去,还得了个克夫的名声,可算是把张老大一家给愁坏了。

  听老李头的意思,张家就是因为张贞娘克夫的名声,再加上家里实在是困难,所以才考虑把张贞娘嫁给他。

  听到这,陆旭心里五味陈醋,这算什么?我成什么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一方面他作为修仙者,自然知道克夫这种事不存在;另一方面,他也是架不住老李头的热情来这里敷衍一下,他是修仙的,寿命长久,普通人则不过百年。

  感情就是笔负担,是一份责任,看着亲人渐渐老死,天人两隔的事情,陆旭并不想看到。再说他现在自身难保,意外的来到这个世界还法力尽失,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恢复。

  而且他是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的,如果到时候他离开了,怎么办?

  说着,老李头又说起了陆旭的事,其实就是打听些陆旭的情况,家里还有什么人什么的。

  半个时辰后,院里的那只黑狗又汪汪的叫了起来。

  老李头和陆旭正喝着茶,聊着天,听这声音,都站了起来,出门迎客。

  正是张家人来了。

  “李老哥,老嫂子,叨扰你们来了!”迎面是一个壮实的汉子,身材极为高大,不过,估计操劳多了,看着满脸愁容,此人就是将陆旭从河边救回来的猎户张老大。

  看到老李头身边的陆旭,张老大有些不自然,身边跟着一姑娘,穿着朴素,身材却苗条。本来说亲事是不需要那姑娘出面的,这个世界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多女子到成亲那一天才第一次见丈夫。不过张贞娘的情况有些特殊,名声极为不好,唯一拿的出手的大概就是相貌了,所以才会带来。

  老李头两口都出来了,陆旭就在身边。不由的扫了那张贞娘一眼,却一下子整个人都愣住了。原以为这姑娘应该是皮肤黝黑一点的,长相清秀一点,由于是猎户的女儿英姿飒爽一点。没想事实正好相反,张贞娘象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惹人怜爱,而且皮肤水嫩白皙,五官精致如玉,身材娇小,是一个小美人胚。

  不过这不是陆旭愣住的原因,再美貌的女子他也见过不少,世俗界的美貌女子还能比得上修仙的仙子吗。陆旭之所以愣住,是因为这个女孩跟他前世魂牵梦绕的女孩长得极像。

  那个女孩曾今是陆旭一生的梦,足足暗恋了六年,但却始终不曾表白。他与那个女孩从初中就是一个班,一直到高三上大学才分开。同学六年以来,陆旭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那是一个天之骄女,美貌、智慧、家境,无一不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说,整个学校的男生有大半都暗恋着她,陆旭只是其中一个最不起眼的**丝。

  一时间,陆旭惊呆了。

  这姑娘微一抬头,但却不敢看陆旭,脸上满是羞涩和不安。

  “张老弟,什么叨扰不叨扰的,平时是怕你进山了,我是欢迎老弟你来串门的,我这家里人少,不热闹!”老李头拉着张老大的手,热情的笑道,李婶却拉着张贞娘先一步进了屋。

  说着又介绍陆旭。

  “老弟,这就是陆公子,也不用介绍了吧,陆公子的命还是老弟你救的呢!”

  “张叔好,还没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呢!”听到老李头的话,陆旭才回过神来微笑着向张老大施礼,三人进了屋,也到了隔壁。而张老大,则是不断的打量着陆旭,就算是想要嫁女儿,也得找户不错的人家,否则,他会感觉愧对女儿。

  要说陆旭也算是大变样了,张老大救起陆旭时,他极为狼狈,在河里泡了三天饿了三天,整个人就像个乞丐。

  而现在,满脸红光,面容清秀,举止有礼,而且身上有股读书人的书卷气。在这个世界读书人的地位可是很高的,说起来这桩亲事还是张老大高攀了。

  这场相亲的过程还算融洽,张贞娘基本不说话,这时候女子也一般不能说话的,更是不敢看陆旭的目光。倒是张老大对陆旭极为满意,毕竟女儿的名声极为不好,而陆旭又是个有身份的读书人。随即又问了些关于陆旭的一些事情,比如在做什么活计,比如家庭,何方人士,统统了解了一遍。

  尤其对陆旭打算在清河城定居,感觉很满意,如果只是过路客,会让人顾虑重重。

  饭后,老李头借口要和张老大喝酒,让陆旭和张贞娘出去走走,本来这是于礼不合的,但张贞娘的情况实在有些特殊。

  陆旭现在仍处于浑浑噩噩之中,也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下来。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男女大防极为严密,女子是不能和男子单独出去的,他答应了也就等于答应了这趟亲事。

  ——

  清河城也算是一个古城,有着不少的去处,比如寺庙,比如这街上聆郎满目的货物,陆旭和张贞娘双双出门,在陆旭的建议下,两人打算顺着街道随便走一走。

  张贞娘话很少,而且低着头,绞着手跟在陆旭身后。

  陆旭此时居然也感觉有些尴尬,怎么感觉怎么邪恶,他就象引诱小白兔的大灰狼,更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而且他的脑海里前世的那一抹倩影与现在张贞娘的面容不断的交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姑娘,你不用紧张,其实,李叔很是热心,我也是打着感谢一下张叔的救命之恩的念头来的。你知道,我是被张叔救回来的……”陆旭觉得还是要打破沉默,尴尬的说道。“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张贞娘柔弱弱的,楚楚动人,让陆旭不得不认真讲清楚,就在陆旭以为小姑娘估计不说话回应时,小姑娘却开口了。

  “我知道我爹的意思,想让我找户好人家,对方家里条件好一点,能够帮衬到家里一点,家里实在是困难。我也知道我的名声不好……”

  张贞娘这时却倔强的咬着牙,偷偷看了陆旭一眼,很直接的说道。

  “恩?”

  陆旭有点惊愕,张贞娘居然这么说?

  稍一怔后,陆旭这才明白过来几分,这都是生活逼的,都是她的遭遇逼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我!”陆旭想了下,组织着语言说道,生怕伤害到这小姑娘,却又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

  “陆公子,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害怕我?”张贞娘一仰娇美的玉脸,眼圈一红。“我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我也长大了,女人长大就要嫁人的,我想帮家里,哥哥到现在还没成亲,娘又病的很重……”

  “陆公子是不是看不上贞娘,是不是也怕贞娘克夫?”

  听了这话,陆旭心里的震动很大,忙否认道:“没有,怎么可能呢,克夫之言那是无稽之谈?更何况你长得很美,真的很美。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看着眼前的精致脸蛋,那种怯怯的神态,娇嫩可口,陆旭有种搂怀里大亲几口的冲动,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听了陆旭的话,张贞娘眼睛睁得大大的,一霎不霎地紧紧盯着他,泪水渐渐朦胧了她的眼睛,好半晌,她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声哭,哭得陆旭一股冷嗖嗖的寒意从尾椎一直透到后脑勺,这要多少心酸和委曲,才能哭得这么撕心裂腑呀。

  张贞娘哀哀地哭着,双手紧紧绞着衣角,生怕一放松就会萎顿到地上去。平时对那些关于她克夫的留言只是当做没听到,刚刚才见面,两个人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其实两人间还谈不上认识。

  但现在有这么一个人说她克夫是无稽之谈,说喜欢她是多么的珍贵,但张贞娘心底有种深深的恐惧,如果这个男人再出了意外,该怎么办。

  张贞娘觉得这一次的哭泣,撕心裂肺,这一次的哭泣无比的漫长。

  陆旭等张贞娘停止了哭泣,两人才回去,这一次的相亲也就正式结束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