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上门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上门

  第二天一大早,老李头见到陆旭高兴的不行,干脆连早点钱也不要了。说实话,陆旭还是有点郁闷的,昨天他和张贞娘一回来,张老大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等到问了老李头,陆旭才明白,昨天他答应出去就已经算是同意了这场婚事,一时间连思绪都凌乱了。

  在离开早点摊的时候,老李头就拉过陆旭低声嘱咐道:“陆公子,好好对张家姑娘,那是个苦命的孩子!”

  “李叔,那是肯定的,一会儿我就买些东西,打算上午去张叔家探望一下!”陆旭说道,他也是没办法,木已成舟,如果他现在反悔的话,估计张贞娘会直接自杀。这个世界,悔婚对于女子可是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张贞娘又背负了那种名声。

  在思虑了一晚上之后,陆旭还是决定先答应成亲,要不然张贞娘就真的活不下去了。然后再走一步看一步,他是一定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多在离开的时候给张贞娘留下万贯家财,保她一世的荣华富贵。

  “那就好,这孩子不错,就是命苦了点!”

  探望张家一事,陆旭是考虑周到的,毕竟在张家人看来他是已经答应了。如果不上门探望一下,表明一下态度,让老张家高兴一把,免得给人说闲话,而且他也很想再看到那一张令他魂牵梦绕的面孔。

  另外,陆旭还有其他的考虑,看看张家有什么困难,帮一把也是好的。

  等街面上热闹起来,陆旭就上街开始采购,买了些茶酒,买了不少猪羊肉,米面之类的,还给张贞娘买了一点首饰,扯了几块布,杂七杂八。

  想了下,陆旭又回到院子里,取了十两银子,不是他不想多拿,而是以他现在的身份,拿的多了不合适。

  东西有点多,陆旭便雇佣了一辆马车,直奔张老大所在的村子。

  三里铺村靠近大山,距离清河城大概有二十里左右。实际上,除了三里铺,这一带靠山的村有好几个,大多都靠着大山吃饭。

  陆旭坐着马车,看着外面的景色,感觉越是远离清河城,环境越好,空气越好,只可惜天地灵气还是一样的稀薄。

  ……

  “张老大今天是怎么了,笑的都快裂嘴了!”

  “莫非有什么好事?”

  村里的人,看到张老大接到了去清河城赶集的人带来的消息就匆匆回家,那笑容感染了许多人。有人问他,他也不说什么事,只说来客人了。

  张家,今天很是热闹。

  刚才老李头托五里铺上清河城赶集的人给张老大带来了消息,陆旭要来家里看望他们,也让他们做好准备,毕竟是未来姑爷第一次上门。

  张老大顿时松了一口气,赶回家来给妻子告诉了这一好消息。妻子如今身体虚弱,在家养病,无法干重活,但她的负担也重,告诉个喜事,也让她高兴高兴。

  当初老李头当拉媒,说是给女儿说亲事时,妻子背着他还哭了一鼻子,张老大也不好受。女儿有了克夫的名声之后也不是没人来说亲,但都是说给人做妾。毕竟以女儿现在的名声,已经不可能说的上好人家了。但对于他来说,如果让女儿去给人家做妾,和卖女儿似的,他无法接受,心里更是背负着沉重的压力。毕竟女儿实在是太命苦,他也知道,如果女儿给人做妾,也许可以帮到家里,但那就太对不起她了。

  现在好了,陆旭马上上门看望他们,那么这关系就名正言顺了,村里人也将不会用异样的目光看待张家。而且陆旭还是个读书人,可以说比先前的那三户人家都要来的好。

  未来姑爷要来,一家人顿时打扫整理起来,很是重视。

  “爹,我妹夫干啥的?真是咱们上次救回来的那人?”张虎扫着院,抽空好奇的问道。妹妹突然说好了人家,对他来说很是突然。

  “嗯,是他,好像是在一家店铺里做账房,他可是个读书人,在城里租了个院子,就在你李叔家旁边……”张老大面带笑容说道。

  “哦,我妹夫还是个读书人,咱们家可是三代都没出过一个读书的!”

  张老大见儿子一脸的高兴道:“是啊,贞娘的命真是苦啊,不过现在好了。”

  “希望这次不要再出事了!”

  “不许胡说!”

  听到儿子的话,张老大面色一怒,但随即心底又生出一丝愧疚,不光是对张贞娘的,还有对儿子张虎的。

  村里和张虎一般大的小伙子孩子都七八岁了,只有张虎至今还没能说的上人家,每次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就跟针扎似的。

  待院里马车进来时,一家人包括张贞娘都在院里等候了。

  “张叔,张姨,张哥!”陆旭一下车就招呼,张老大夫妇有些拘谨,张贞娘的小弟弟却是大胆的盯着他看。

  “哎,陆公子,快进屋!”张老大搓搓手,高兴道。

  陆旭一看几人中的张贞娘,今天似乎换了一个人一样,一身新衣服,更漂亮了,脸上笑容灿烂多了。

  “张叔不必客气,叫我六郎就行了,我买了些礼物在车上,先搬下吧?”陆旭没有表字,前世里在家排行老六,所以就多了这么一个亲近的人叫的称呼。

  “你这孩子,怎么买这么多东西,一家人不兴那个,不要乱花银子!”张老大道。

  “张叔,都没花什么银子,买点米面之类的,再说,张姨身体不好,作为晚辈,我上门怎么能空着手呢?”陆旭笑道。

  “这么多?!”张虎打开马车帘子一看,东西占了多半个车厢,这得花多少银子?

  一家人很快搬完东西,东西真的不少,但其实也没花多少银子。

  东西拿下来了,陆旭也就不管了,进里屋看望了两个老人之后,就和未来老丈人、大舅子坐着闲聊。不过闲聊也没啥意思,干脆打开带来的一坛酒,再拿过一包熟牛肉,小喝起来。

  张家如今也是务农为主,全年的收入大多在这里面,偶尔进山打点猎物贴补家用。不过,这也得看世道,如果碰上了草原上的胡人来劫掠,这一年的收成就全没了。

  不过,家里有老人,又有妻子病着,他也不怎么自由,不能时时的进山。

  陆旭可以感觉到这里面的心酸和无奈。

  小酒喝过,张贞娘和母亲进厨房做饭,张贞娘的小弟弟张威拿着干果欢喜不已,在一旁跑跑跳跳的。

  看着张贞娘家里的其乐融融,陆旭还是很羡慕的,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感受过了。

  “六郎,吃饭了……”

  陆旭一走神,想着一些事情,张老大不知什么时候走开,又过来招呼了。

  张贞娘的厨艺真的不错,虽然都是一些山里的东西,但是极为的美味。

  吃过饭后,陆旭坐了一会后就告辞离开了,在张父张母的依依不舍下,两人直送到了村口。临走时,陆旭给张老大放下了十两银子,让她好好给张母看病。最开始张父怎么也不肯收,直到陆旭祭出了做女婿的为丈母娘治病天经地义的法宝,张父才勉强收下。

  四十大几的汉子,差点落泪,只是一个劲嘱咐女儿:“以后好好和六郎过!”

  就是张贞娘的眼圈也红红的,显然,也是哭过的。

  第二天,陆旭又回到了意古轩那悠闲的生活,只是偶尔会想起那清丽精致的面孔。

  这天夜里,陆旭吃过了晚饭之后,路过一个阴暗的巷子的时候,两个黑影的对话吸引了陆旭的注意。

  “那里真的有一处价值连城的宝藏,你有地图!”

  “我没有骗你,宝藏我进去过,价值连城还是少说的,但是,里面的东西我一个人没法拿出去,其他人我也信不过!”

  “哦,里面都有什么东西。”

  “宝藏里没有金条、银条、元宝这些,但却有一座重达超过一百斤的纯金人像,太美了,顶上还有一些镶嵌的夜明珠,还有很多价值连城的宝物,我没有办法拿出去,只好还放在里面,不仅如此,我就是从里面得到一颗蜡丸密封的丹药,吃了使头脑变得无比清晰,很是神奇。里面还有很多,但却被一些神奇的力量束缚着,我拿不到!我估计是有什么阵法,要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陈道长了。”

  两个黑影似乎没有料到周围有人,所以越说越顺,陆旭虽然没有了修为,但是耳朵却是比一般人灵敏的多,隔着很远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听到最后一句丹药,让陆旭忍不住心中一动。

  “好,明天你把地图拿过来,到时候咱们取了宝藏五五分账。”

  “好,明天老地方见。”

  两个黑影说完了之后就分开走了,从始至终都没人意识到有一个人在附近。

  陆旭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双眼一咪,随即不动声色的跟上了其中的一个人。

  ……

  一栋黑暗的宅院里,有一间房灯是亮着的,不过陆旭失去了修为,只能隐约看到其渗透出的一点淡光来。

  陆旭一个翻身跳进了院子,轻手轻脚的贴上了墙根顿时听到了一丝动静,但这动静却让他愕然。

  耳朵里出现一阵令人热血沸腾的靡靡叫声来。

  “啊,啊,罗大爷,用力……”女人高亢的呻吟声,无比诱人。

  “**,大爷我厉不厉害?哈哈——”接着是一个男人得意的声音。

  “啪啪……”剧烈的撞击声不停。

  “罗大爷,该我了……”下一刻,居然又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在求日。

  “我草你八辈祖宗,双飞?”陆旭目瞪口呆,不由骂了一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