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成亲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成亲

  “金丹期修士,怎么可能?“陆旭闻言脸色一变。

  “的确是一个金丹期修士,只不过来的不是对方的本体,应该是将一丝魂念附着在一具肉身上,才能使用遁虚破界石来到这方世界。不过也算是主人运气好,破界而来会大损那具肉身的实力,甚至不能够动用超过此界法则的能力,要不然主人绝不是那人的对手。主人也无需担心,也许那人和主人并不在一界。”

  闻言,陆旭瞪了龙儿一眼,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元磁地坑深近百丈,跳下来容易,但有元磁之力干扰,上去时却有些麻烦。陆旭先是按照龙儿的指点,把那几滴元磁地髓用一个药瓶装好。然后就直接用拳头,在那洞壁之上,轰出一个个坑洞。

  这些石壁不但光滑,也硬实无比,不过陆旭力量奇大,往往三两下就可轰出一个小坑,供陆旭踏足,仅仅半个时辰,就爬出了洞口。

  在那山谷之内,兜兜转转又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直到快要天亮之时,陆旭才从元磁地眼中走了出来。

  凌晨出谷,回到清河城城内则恰好是城门已开。

  刚一回到自己的那处院子,陆旭就听得旁边,老李头的声音:“六郎,你可回来了,都找你好几天了。”

  陆旭闻言一愣,道:“李叔,找我什么事啊。”

  “什么事,三日之后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忘啦?”老李头笑眯眯的道。

  “啊?”一时间,陆旭竟是愣住了。

  ……

  吹锣打鼓,喜气洋洋,院子里到处都充满着喜庆。这个婚礼很简单,只不过是请了些街坊邻居,还有张家的人热闹了一下。待得夜深了,众人也就离开了,但陆旭却是在房间里看着窗上的大红喜字发呆,这就要成亲啦?怎么会?怎么会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

  “主人在忧虑什么?”这时,龙儿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我……我也不知道在忧虑什么,我只知道我昏了头了,做了一切错事。”陆旭苦恼的道。

  “这怎么是错事了,不是挺好的,主人喜欢她不就行了。”龙儿淡淡的道。

  “这不一样,我是个修仙者,贞娘是个凡人,百年之后……”陆旭长叹了一口气道。

  “呵呵,原来主人在担心这个啊,其实很简单,主人让她也修炼不就行了。”龙儿轻笑一声的道。

  “这怎么可能……嗯?龙儿,你是说贞娘也有灵根。”陆旭没好气撇了撇嘴,但随即瞪大了眼睛,激动的道。

  “是啊,而且她的资质比主人好了不知多少倍,乃是水木两灵根。”龙儿讽刺的道。

  “那也不行,我早晚要离开这个世界的。”陆旭迟疑的道。

  “这个就更简单了,带她一起离开不就行了,主人莫非忘了龙神天宫?。”龙儿道。

  “是啊。”闻言,陆旭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直把一旁还盖着红盖头忐忑不安的张贞娘吓了一跳。

  但想到了可以将张贞娘一起离开之后,陆旭又纠结了,既然可以一起修炼、可以一起离开,那是不是自己就可以……

  “不行,你这个禽兽,人家才十三岁。”陆旭暗骂自己一声,脸上为之一红。

  ……

  两碗小米粥,一碟罗卜咸菜,就是成亲的第二天,陆旭和妻子张秀娘吃的第一顿饭。外面老李家的鸡正在打鸣,屋子里似乎还在弥漫着昨日喜庆的气息。

  昨天晚上,最终陆旭还是没有禽兽,而是老老实实的和张秀娘睡在一张床上,不敢有丝毫的动作,折腾了一晚上也没睡着。

  脑子里还在不断纠结着,尽管饥肠辘辘,陆旭也只是勉强吃了个七成饱就停下了筷子。

  张贞娘却吃得很是香甜,粗茶淡饭虽然太过艰苦,可是自己这次成亲丈夫没出事,她小小的心里只有欢喜和满足。

  不知想到了什么,陆旭不由暗暗一叹,看着这个根本就是个小女孩儿的张贞娘十分香甜地将一碗小米粥喝得精光,还用小舌头把碗沿都舔了个干净,陆旭心中不禁一阵酸楚:“该死的老天,这小丫头以前也不知吃了多少苦,不过……这个媳妇儿虽然年纪小点儿,却实在耐看。”

  他心里暗暗想着,见张贞娘摞下了碗,便将小盆里剩下的粥推了过去,温声说:“还没吃饱吧?来,把这些也喝了吧”。

  张贞娘这时才大胆地看了一眼自已的男人,他的模样还是十分清秀,身上有一股乡下汉子没有的书卷气,一双眼睛神采奕奕,见他好看的眼睛温柔地盯着自已,张贞娘不禁有些羞赧,她垂下了眼帘,轻轻地说:“相公,你还要出去做事,应该多吃些东西才是”。

  陆旭想了想,才在脑海中搜索出应该叫她娘子,不过陆旭实在不习惯,于是唤着她的乳名道:“贞娘,我早上不喜欢吃太多东西,你若不吃也就浪费了”。

  张贞娘想了想,向他腼腆地笑了笑,接过碗来低声道:“多谢相公”。

  陆旭细细打量她,这女孩儿穿着一身青布衣衫,她脸蛋儿看来还显得稚嫩,但极为精致。虽然年纪还小,但身材倒发育得有几分大姑娘的模样了,弯弯的眉毛,挺俏的鼻子,丰润的嘴唇,乌溜溜的大眼睛,显得十分可爱。

  发觉丈夫在看着她,张秀娘还以为自已的吃相有什么不文雅的地方,不禁有些害羞地偏过了身子。自定下婚事以来,这还是她和丈夫头一次坐在一块儿吃饭,虽说定下婚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在她的印象中,自已的丈夫在心里的印象仍然是一片空白,除了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是个读书人以外,竟然一无所知。

  昨日的婚事使得家里有点乱,平时陆旭虽然爱干净,但也不经常打扫,所以张贞娘喝完了粥之后就开始收拾起家里的物事。

  看着张贞娘麻利地收拾着屋子,陆旭不禁暗暗叹息,十三岁的女孩儿,刚刚过门儿就已经开始维持一个家了。看着她的美丽和乖巧,陆旭不觉有些心动,这女孩儿淳朴清纯的模样,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怜悯和爱惜的感情,想想自已对方才十三岁,他还真的不舍得糟蹋了人家。

  张贞娘收拾罢了一扭头,见他坐在炕上打量着自已,不禁脸上一热。这些日子多来,日日只盼着自已能够嫁出去,如今真的嫁过来了,被他这么看着,她却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她有些不好意思,羞羞答答地走进屋来,见他的目光还追着打量自已,脸蛋儿不禁越来越热,却不知道该如何跟他搭话儿。她在屋子里又磨实了一阵儿,红着脸凑过来结结巴巴地道:“相公,今天不用去铺子里吗?”

  一时间,陆旭也觉得有点尴尬,逃也似地出了屋子。

  离开了小院,陆旭微微一笑,心头涌起一阵暖意。

  陆旭自然不是去铺子里,而是来到了城外的一个小树林中,开始修炼。

  “主人的修为可以靠丹药提升上去,灵丹门的那些丹药虽然一般,但也足够了。主人的元磁霸体不止是可使人肉身强横,体质可比拟上古神龟,还附带了一门神通。现在主人需要的是修炼万象玄功中元磁霸体的元磁力场,主人不妨勤练不缀,这可是一门十分实用的法门。”

  “但是我的万象玄功只有炼气篇,以后的怎么办。”陆旭道

  “万象玄功已经失传了很久,但并不是消失了。龙神天宫的第十任主人也是出自万灵世界,和主人在一界,那里就有不少的宗门有万象玄功的残篇。到时候,想办法弄到就行了。”龙儿道。

  “哦,那就好。”陆旭点了点头,这才开始熟悉其自己体内的元磁之力来。

  一直修炼到傍晚,陆旭才踩着夕阳回到了家中,而他的小妻子早已准备好饭菜在等着他。

  夜晚,张贞娘又打来一盆热水,不顾陆旭再三的拒绝,温柔地替他洗起脚来。陆旭以前哪享受过这种待遇,可是推拒了一番,眼见反惹得张贞娘一脸的惶恐不安,他只好苦笑着任她服侍。

  洗漱完了之后,躺在床上,陆旭头枕着手臂,默默地想着自已修炼的事。耳畔听到张贞娘轻微的呼吸声,想来她已睡得熟了。

  两个人自成亲以来,虽住在一铺炕上,但陆旭却一直没有碰过她。睡在陆旭旁边,令张贞娘极为羞赧,睡了吹了灯他看不见自已的样子,张贞娘还是浑身发热,一钻进了被窝就把头埋进被子再也不敢露出来。不过她的心情却是极为开心,她成为了别人的妻子,生活又重新充满了希望和憧憬,只觉得无比欢喜。

  陆旭和张贞娘虽是夫妻的关系,可是在他心里,这女孩儿虽然生得楚楚动人,可遭遇却是令人唏嘘。她的不幸和坚强,让陆旭对这女孩儿怜惜不已,这么可爱的女子,还这么小,他可无法昧下良心打人家的主意。

  陆旭看了看张贞娘睡下的位置,屋子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听见她细细的呼吸声,象只小小的猫儿。

  胡思乱想了许久,陆旭渐渐感觉炕头的热度渐渐地冷却下来,不止露在被子外的脸冻得冰凉,被窝里也开始冷了。他自己肉身强悍寒暑不侵,却忽地想到自已都感觉到一丝寒意,张贞娘不是更加的冷。

  悄悄地伸出手去,摸了摸张贞娘身边的炕面,那里冰冷冰的。

  这时张贞娘的身子瑟缩了一下,好象身子弓了起来,陆旭脸上一热,她还没睡?他热着脸低声道:“贞娘,还没睡?”

  张贞娘含糊地应了一声,怯生生的声音好象有点儿发颤。陆旭叹息道:“炕都凉了,这么冷的冬夜怎么捱得过去?家里没柴火了吗?”

  “嗯。”张贞娘低低地说:“相公,昨天收拾家里,幼娘实在没时间去外面砍柴回来,只好……只好……对不起”。

  陆旭摸摸自已盖的辈子,心中一热,他忽地坐了起来,伸手去拉张贞娘身下的被子,炕面很光滑,那被子被他硬扯了过来。

  张贞娘心里有些发慌,颤声道:“相公,你……你做什么?”

  陆旭见她吓得什么似的,心中十分好笑,故意逗她说:“我们是夫妻呀,睡到一起有什么不可以?”

  张贞娘更慌了,可是夫君这么说实在没有什么不对的,她只好吃吃地说:“哦……,我……我们……”。

  陆旭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说道:“傻丫头,一层被子太薄了,看你在那里受冻,我能睡得下去么?来,我们睡在一起”。

  两条被子摆在了一起,陆旭把她的被子掀开,把自已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然后把她的被子盖在上面,说道:“你看,这样就好多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