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五十章 解惑

第二百五十章 解惑

  “夫君那些银子都是仙法变出来的吗!”张贞娘撑起手臂道。

  陆旭见她好奇的表情说不出的可爱,一时忍不住抬手在她臀部上啪地拍了一巴掌,笑道:“对。”

  一掌下去,想不到松软的裙下那翘臀竟然丰挺结实,手感柔软,再看张贞娘被打了这一巴掌,呀地一声,灯影下只见她鬓发潦乱,媚眼如丝,这十三岁的小妮子不经意间所展露的风情实是媚惑已极,小腹更觉火热,生怕自已一时情动会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来,忙翻身倒在炕上,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掩饰地道:“好啦,睡觉吧。”

  张贞娘被他在臀上拍了一掌,拍得浑身燥热,小妮子竟也春心燥动起来,虽然不曾和夫君有过太热烈的举动,可是这种忽尔表现出的亲昵,却也使她开心不已。

  男女情事竟是这般得趣,若是夫君他……他,贞娘忽地想起了刚才的那个话题:“既然夫君要带贞娘一起离开,那为什么不能圆房。”

  陆旭闻言心中一热,半晌才道:“修仙有好几个阶层,第一步是炼气期,第二步是筑基期。到了筑基期之后寿命就能够到两百多年,而你保留处子之身有助于筑基成功几率,所以现在不能圆房。”

  张贞娘细细的听着陆旭解释,好奇的道:“原来修仙真的可以延长寿命,那我爹他们可以修仙吗。”

  陆旭闻言道:“不行,修仙是要有灵根的,我看过了,你家里除了你没人有。”

  张贞娘闻言眼神一暗,半晌才道:“那相公是炼气期还是筑基期。”

  陆旭揉了揉张贞奶的头发道:“筑基期,所以我有两百多岁的寿命,你想啊,如果我们圆房了,导致最后你没筑基成功,那怎么办。”

  张贞娘一听这解释,才点了点头,感觉到相公腹下的挺起,不禁小心问道:“相公,只要不圆房都行吗?”

  陆旭诧异,便点头道:“嗯,不圆房就都行!”

  张贞娘露出羞涩的笑容,小手伸进了被窝,摸进了陆旭的裤头里,随即颤颤的上下捋动,显然很紧张。

  咝!

  陆旭受这一刺激,腹下更狰狞了:“贞娘,你这是……”

  “相公,我看你难受,就,就想……其实出嫁前我娘教过我的。”张贞娘羞的说不下去话了,心里更是如小鹿乱撞,紧张的不行,临出嫁前,母亲特意拉着她到房间里教了些伺候男人的方法,此刻她只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而下一刻,张贞娘就脸红红的揭开被子,自己钻了进去,爬到了陆旭的腿间。

  陆旭心跳加快,他预料到了什么,下一刻感觉到腹下坚挺进入了一个温润的所在,然后张贞娘连舔带含,被子下一起一伏的。

  太刺激了!

  “贞娘……”陆旭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微微闭眼享受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旭闷哼一声,随即就见张贞娘脸色通红的捂着小嘴,蹑手蹑脚的下了炕朝外间跑去。

  第二天一大早。

  隔壁老李头家的大公鸡扯着嗓门“喔喔”地叫个不停时,陆旭睡得正香,迷迷糊糊地醒来,顺手摸了一把,怀里却空空的,急忙睁开眼,被窝里已经空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陆旭走到外屋探头探脑地四下看看,就见好大的一捆柴禾儿,有些树枝上还有一些积雪,一个小小的人儿,正奋力的拿着斧头在劈着柴,脸庞冻得红通通的。

  陆旭连忙跑过去,心疼地道:“贞娘,快放下,怎么砍这么多柴禾”。

  张贞娘看见是他,想起了自己昨晚的大胆,脸上一红地道:“相公,你怎么起来了,外面好冷呢,快回屋去。贞娘劈完了柴就去做饭。”

  陆旭有些责怪的瞪了贞娘一眼,他一把抢过贞娘手中的斧头丢在一边,双手捧着她红通通的小脸,感动地说:“贞娘,你以后不要劈柴了,你该叫我起来的,这活儿应该我们男人干才对”。

  张贞娘被他捧住了脸颊,心里暖烘烘的,她认真地道:“那怎么成?你是读书人呢,如果干这些粗活会被人家笑的,相公,快回屋里去吧,别冻着了”。

  她的手也冰凉冰凉的,手背通红,十指都有些僵硬,陆旭把她的小手包在手掌里说道:“你才应该赶快进屋暖暖,你穿得也太薄了。”

  张贞娘羞笑道:“不会呢,贞娘身子结实。相公,你饿了吧,我去做饭去”。

  陆旭鼻子一酸,把张贞娘拖到屋里炕沿儿上坐下,拉开自已的胸襟,把她的双手放到自已的怀里,拿出大丈夫气概霸道地说:“老实坐着,把手暖过来再说,看你冻的”。

  张贞娘怔怔地看着他,吸了吸鼻子,忽然抽抽噎噎地掉起眼泪来,陆旭一愣,急问道:“贞娘,你怎么了?”

  张贞娘从他怀里抽出一只手来,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没,人家开心,相公,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贞娘能嫁给你,是贞娘的福气”。

  张贞娘真的觉得无比满足,上天待她真是不薄,虽然以前受了那么多委屈,但上天给了她一个最好的相公。这个世界给自已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满足和幸福充满了她小小的心灵。看着她那么容易满足和感动的幸福表情,陆旭情不自禁地把她搂在了怀中:“以后不许劈柴了,你忘了相公是修仙者了吗。”

  说完,陆旭牵着张贞娘走到了院子里,面对着那一大堆柴火,手中十指连弹,射出一道道风刃,顷刻间就将那些柴火切割成了一小块一小块。随即单手一招,,只见一道白色的光华一卷,劈好的柴火当即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墙角。

  张贞娘瞪大了眼睛看着陆旭眨眼间就将柴火都弄好,眼中闪烁的惊奇的神采,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的道:“这是仙法吗,相公好厉害。”

  这一刻,看着张贞娘崇拜的眼神,陆旭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直恨不得仰天狂笑一声。

  ……

  吃过早饭之后,陆旭将一门碧波功默写给张贞娘,让她在房间里修炼之后,就来到了后院里。这才有闲暇检查从灵丹门得来的丹药,辅助修炼。

  “居然是养精丹,还有炼元丹……”

  养精丹是练气期修士服用培蕴法力时用的丹药,里面整整十瓶,每一瓶中都有十二粒之多。那炼元丹也有三十余粒,可以炼元固本,强健肉身,这些都是上好的丹药,就是炼制用的灵药差了一些。

  这些丹药,都是练气期中后期修士常用的灵丹,不过像他这样炼气期初期的也可以使用,只是药力过猛有些危险,不过陆旭此前不知服用过多少丹药自然不在乎。

  在万灵世界许多大家族子弟都是依靠灵丹之助,以参差不齐的资质,早早就踏入到了练气期后期的。

  虽然会导致根基不稳,但只要肯花时间去提纯淬炼就会没问题,只不过许多人都不会浪费时间去做这个,盖因提纯法力消耗的时间可能会是修炼的几倍。

  不过陆旭倒是不用担心这个,他本就已经筑基过,而且龙象挪移功最重根基,不管怎么杂波的法力,经过了龙象挪移功的淬炼都会精纯无比。

  “主人真是好福气,贞娘真的是个可怜又可爱的女孩!”

  如空谷清泉般的声音响起,龙儿的身影浮现而出,立在他的身侧。

  “我也这么觉得。”陆旭想起了房间里的那个小人,心中也是一暖。

  “我刚才查看过了,主人尽可安心服用丹药,不用担心根基的问题。其实龙儿也觉得主人真是福缘不浅,竟然能找到这两本最适合主人的功法,只怕这两种功法只有主人能够练成,也只有主人会去修炼。”

  陆旭微觉诧异,龙儿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有些奇怪?什么叫只有我能练成,只有我会去练。见这‘龙儿’用惊奇的眼神打量着自己,他心中着实怪异道:“这怎么说?”

  “看来主人对着两门功法还真是不太了解呢!”

  ‘龙儿’不以为意,眼神始终平静清澈:“主人可知,在万灵世界,可能只有你一个人在修炼这两门功法?”

  陆旭闻言是微微一愣,怎么可能,龙象挪移功也就算了,但万象玄功可是大大的有名,怎么可能没有人去修炼。

  “看来主人是有些不相信,待龙儿给你解释一下你就知道了!”

  龙儿摇了摇头:“万象玄功和龙象挪移功都是无上的绝世功法,也是这世界威力神通最为强大的功法之一,但是这两门功法修炼的条件极为苛刻。可以这么说,这世间只有最聪明的人和最蠢的人会去修炼这两门功法,也只有这世界灵根资质最好的人和灵根资质最差的人会去修炼这两门功法。”

  陆旭听着,只觉心中分外腻歪,这是什么意思:“那我是哪一个?”

  “在我看来,主人是处在两者之间。主人天资不行,但有玲珑秘境在身,而且既不是聪明绝顶的人,也不是愚昧蠢笨之人。”

  听到此处,陆旭心中便暗道一声‘这不是废话,说了等于没说’。

  随即却又听那云儿继续道:“这两门功法其实都是绝世神功,之所以没人去修炼,只不过是因为它们太鸡肋了。龙象挪移功和万象玄功都是入门极难,而且修炼消耗的时间几乎是其他绝世功法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如果主人没有玲珑秘境,那么龙儿第一个反对主人修炼这两门功法。主人修炼成了龙象挪移功第一层,应该知晓其中的困难。而且这两门功法在前期威力只能算是普通中的下等,还比不上一些二流的功法,只有到了金丹期时才会产生质变。但这世间,数万年中,才有可能有一个人将这两门功法练到金丹期。”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