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坤巫谷 5

第二百五十六章 坤巫谷 5

  这登仙会就这样一届届的办了下去,而每次都有十个散修修士能够获得飞升上界的机会,让其他的修仙者更为之疯狂了。

  到最后,几乎每个自认实力不弱的炼气期修仙者,都会拼死尝试几次闯擂,希望能走狗屎运,化鱼为龙。

  但这擂台也不是那么好打的,这是性命相关的事情,所以个个拼命。下手毫不留情,出手就是杀招,每次都会死伤不少的人,也让打擂的人之间,结下了不少深仇大恨。

  向文这一说,就是近一个时辰的功夫,听的韩目目瞪口呆。而在一旁一同听述的陆旭,更是获益非浅,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

  “我要是闯擂成功,岂不是也能获得飞升上界的机会。”韩目听完之后,一脸的向往之色。

  “做梦吧,你这样的水平要去打擂,就是个死!”向武听完韩目的白日梦话,忍不住讥讽了几句。

  “哦,为什么,我不行吗,总要去试试的?”韩目这次倒没生气,反而一本正经的向向文请教起来。

  向文有些惊讶,但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说道:

  “哼,你知道上一次登仙会胜出的十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吗?在擂台上死伤的炼气期大圆满的修仙者,又有多少?”

  “还望向兄赐教!”韩目颇为诚恳的说。

  “那次登仙会的夺檑战,我爷爷亲眼目睹了全过程,听了他的讲述我现在想起还后怕不已。”向文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脸色有些发白。

  “我们兄弟二人是不敢参加擂台赛的,只计划去看看而已,预备在炼气期呆一辈子等死了。而你们既然还有雄心壮志,那我就告诉你们一些擂台赛的厉害之处,免的你们死的不明不白。”向武淡淡说道。

  “报名参赛的人倒是没有限制,只要你是修仙者都可以去参加,但上去之前要签下生死文约,一上擂台,生死自负。”

  “只要是修仙者,那谁都可以去报名了,没其他任何限制,但也因此,让这擂台赛变得更加的惨烈!”

  “你们觉得坤巫谷现在这么多炼气期后期的修仙者正常吗?这里面大部分人,其实都是冲着登仙会来的。要知道坤巫谷的交易会经常会召开,但一般很少有炼气期后期的修仙者会参加,往年这会召开时,总共只有炼气期后期的修士数十人而已。而如今你们看看,这谷内炼气期后期的修仙者足足有数百人,而到了最后面几日,炼气期大圆满的人才会陆续到来,到那时才是这坤巫交易大会的最高峰。”

  “这些人之所以会先来我们坤巫谷参加交易大会,一方面是想淘换些所需的物品,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想趁此机会,先观察一下在登仙会上即将遭遇的对手,好做到知己知彼!”

  向文苦笑着道出了上面的话。

  韩目一听脸色大变,骇然说道:“照向道友所说,在谷内我见到的那些炼气期后期高手,也是来参加升仙会的了?那还比什么,其他层次低的人上去,不是找死吗?”

  “这可不一定,谁说层次高人的一定能赢层次低的,要是法力弱些的人使用了一些大威力的法术符篆,或随身携带某些厉害的法器,照样把那法力高的人打的满地找牙。”原本从进屋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莲花仙子,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让整屋之人为之侧目!

  “不错,莲花仙子说的很有道理,象我等修仙之人的争斗,法力深些浅些并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还是看所掌握的法术威力大小和对它们的灵活运用,以及所能借助的随身器物的威力!”欧阳策也十分赞同的说道。

  “莲花仙子和欧阳道友的话,的确是说到点子上了,否则这登仙会根本不用召开,只要所有参加的人往那一站,比一下谁的法力深厚些就可以了。”向文笑了起来

  听了向文等人的话,韩目并未高兴起来,却愁眉哭脸的嘴里嘀咕个不停。

  “厉害法器……大威力符箓……”

  向文这次没有理会韩目,而是继续说道:

  “因为参加擂台赛的人太多,所以登仙会同时会摆下十座擂台,代表着十个名额,谁想成为获得名额的人呢,就可上一座擂台进行比试。擂台选拔采用的是守擂制,两人比试,胜者可继续守擂,败者立即淘汰,然后再换另一个人上擂挑战。就这样一直下去,直到力战群雄,最后没有人上擂台挑战为止。最后剩下的十名胜者,就是获得名额的人,可以直接进入裂缝飞升上界,可谓一步登天!登仙会擂台比试的流程说起来就是这样的。不过别看我说的简单,可实际台上的那种惨烈景象,根本无法形容!”

  向文说着说着,感慨起来。

  “我记得我爷爷说过,一百年前的擂台战中,光死去的炼气期后期修士就有数十个,甚至还陨落了十数个炼气期大圆满修士。至于那些想上去拼一拼的炼气期中期的修仙者,死在擂台上的就更多了,听说不下数百人,毕竟到了最后几回合的人,没有哪个会轻易放弃到手的成龙之路,死伤的就更厉害了!”

  向文说道这里,脸上一片叹惜之色!

  “还有,就算是获得了名额也不代表安全,最后进入裂缝的修士更加的凄惨!”

  一个女声突然响起,竟是那沉默寡言的莲花仙子,又开了尊口。

  向文闻此言,笑了起来。

  “莲花仙子说得对,当年我爷爷也有说过,一百年前所有进入裂缝的修士据说都死在了空间裂缝之中,尸骨无存!”

  “哦?为什么!”韩目疑惑的道。

  “我看欧阳道友,气定神闲,想必对此事也应该知晓,还是欧阳道友来给他们解释一下的好!”向文嘿嘿笑了几声,轻飘飘的把问题甩给了欧阳策。

  欧阳策有些意外,但随即就默然承认了,他沉吟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没错,其实进入了空间裂缝比之守擂台还要危险,实不相瞒,在下的祖父就是上一届获得登仙会名额之人。”他摇摇头道。

  “为何,获得了名额不是直接飞升上界吗!”韩目睁大了眼睛,有些疑惑。

  “哪有那么容易,那可是空间裂缝,里面有着空间风暴,寻常的修士触之即死。那些进入其中的修士,连同几大门派的修士,都曾留下本命玉牌,一旦身死,那本命玉牌就会碎裂开来。在下的祖父在进入空间裂缝之后,只数个呼吸,玉牌就碎裂而开。据说,那一次所有飞升的修士撑到最后的,也仅仅是四十息!”

  欧阳策一边说,一边不停的叹息,而韩目等人早就听的眼直了。

  “那岂不是,获得了飞升的名额也是死路一条。”韩目喃喃自语道。

  “想想看,飞升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千百年来,据说只有三个人的本命玉牌未碎裂。而且那处空间,裂缝许出不许进,进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向文神色冷然,还带有几分自嘲!

  “照这样说,要想获得飞升的机会,就必须参加登仙会擂台了?。”陆旭摸了摸鼻子,显得若有所思。

  “这是自然,而且获得那十个名额的也大多都是修仙家族的人,散修历届以来寥寥无几。”向文道。

  “难道我们散修,真不如修仙家族弟子吗?即使他们资源丰富些,也比我们普通散修强这么多?”莲花仙子不服气的问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们散修中出现高手的几率,的确远比对方低的多,更何况我们单独个人,在人力和物力上更不能和人家一族相比,在外部条件上,就比对方差的远了。我祖父是我们这一家几百年内最出色的天才,才勉强争夺到那么一个机会。”欧阳策的声音,有些苦涩之意。

  “我也听朋友说过,我们散修和修仙家族的人相比的确差了些,即使天赋比他们出众,但资源跟不上也会落后于他们的脚步!”向文也沮丧的说道。

  “好了,我们修为不行,登仙会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就不要多想了。至于一百年后的那一次,就更不用多想了,到时我们都早已化作黄土了!现在还是说说明日摆摊的事吧!”

  欧阳策给屋内的人安慰后,又把话题扯开了。

  “唉,一想到参加不了这次的登仙会,可真是让人不甘,生不逢时啊!”韩目有些无精打采的道。

  欧阳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又看向了莲花仙子几人。

  “嗯,我们先统计一下大家各自的东西吧。”莲花仙子倒很干脆。

  “好,好!陆道友真的不参加摆摊吗,长长见识也好啊。”欧阳策很高兴的样子,又向陆旭问道。

  陆旭听闻此话,摇了摇头,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脑海里却是在和龙儿一起交流登仙会的事情,寻到了储物袋之后,炼气期的修士在他眼中都不够看的,要想获得一个名额可谓是轻而易举。关键是尽快提升修为的事情,而且还要做一番掩盖,否则一个炼气期初中期的修士获得了名额,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最终还是龙儿提醒了他利用万象玄功中隐匿修为的法门,鱼目混珠。

  “在下身上的确没有可交换的东西了,就不参加了!”陆旭微笑着摇了摇头道。

  “呵呵,好吧,既然陆道友如此说了那就算了!”欧阳策道。

  既然此事也已解决,众人都纷纷起身,告辞回去了。陆旭也在二楼找了间空房子,安歇了下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